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呵呵,看来自己今天运气不错呢。自己今天的表现,都还是可圈可点,都还颇为迎合李云中的心意。

    这时,只听李云中又说道:“老实说吧,我对于东坡的字是颇为喜爱的,也是颇下了一番功夫的,但是,觉得东坡的字,虽然看上去简单易学,可是真要是练起来,却又困难重重,一笔一划,都自称风格啊。”

    季子强附和道:“是啊是啊,从这幅字可以看得出,李書記是狠下了一番功夫做了一番研究的。”

    “好,咱坐下来慢慢说,小张啊,给泡点茶过来吧。”李云中说着,示意季子强在旁边的一张竹藤椅上坐了下来。

    外面的保姆小张听到他的喊,在屋外应了一声,随即片刻之后端了两盏茶送了过来。

    李云中自己则在书桌后面的那张红木高背椅上坐了下来。

    两人这一聊就是好长的时间,好在外面江可蕊是知道季子强有事情的,也不来打扰,坐在客厅里逗着柯小紫的儿子玩,这里季子强才慢慢的把话题说到了出国考察的事情上。

    李云中今天的情绪还是很好的,季子强聊到了他的心窝里,所以在季子强提出这个事情的时候,李云中邹着眉头想了好一会,说:“你这小子,就不能推迟一段时间去啊,非要现在就去。”

    季子强解释说:“这次是商务部帮着联系的,我怕错过了这个时间,以后机会难找啊。”

    “奥,商务部帮忙的,他们为什么要帮忙?”李云中有点疑惑的问。

    季子强就嘿嘿的一笑说:“这不是十一到北京去看望老丈人了吗,刚好遇到了商务部的一个司长,顺带着求了一下人家,李書記你也知道,现在招商引资难度多大啊,每个地方都在想办法。”

    李云中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季子强是走了门路弄来了这个考察,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去就去。

    李云中摇着头站起来,说:“你啊,一天就是歪门邪道多,但先说好了,最多给你十天的时间,超时了,回来看见我不收拾你。”

    季子强嘴里答应着说:“一定,一定按时返回。”心里却i想,哼,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只要让我出去了,嘿嘿,什么时候回来就由不得你了。

    出来的时候,季子强正要招呼江可蕊和小雨回家,却看到柯小紫正在给孩子喂奶,她侧着身,身材优美,动作温柔,女人味十足,季子强一下就被她吸引了,那两只沉甸甸的乳让季子强好一会发愣着,但后来他看到了更惊讶的一幕,自己那个宝贝儿子任小雨,竟然也跑过去,万般喜爱的抱着柯小紫的乳吸了几口,引得柯小紫和江可蕊哈哈哈的大笑。

    这看的季子强心里咚咚的乱跳,这小雨怎么和自己一个德行啊,莫非这就是江湖传言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吗?

    否则,小雨为什么也和自己一个爱好呢???

    这个发现啊,让季子强郁闷了好长时间,直到回家之后他自己捧起江可蕊的两颗乳吸起来的时候,季子强还在想着今天看到小雨吃柯小紫咪的那一幕。。。。。

    季子强带着北江市的这些男女下属们准备离开北江市了,他们将要飞往遥远的陌生国度,飞往一个崭新的世界,对同行的这些人来说,他们是非常兴奋,但也有些紧张,这不是到新马泰随便转转,而是要有一个12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到一个世界最为强大的国家去。

    江可蕊带着小雨一同到机场为季子强送行。

    送行的人很多,用了好几辆小车和面包车,小车自西而东穿越这个省城的都市,季子强看着船外林立的高楼、流线型的高架桥、流苏样穿行的小车,还有错落有致的街头绿地,显得既现代又精致,犹如一位美丽干练的女白领。

    季子强感叹这城市变化的快捷,转头对江可蕊说:“比起我第一次到省城来,现在的变化可是真大啊!”

    江可蕊也回想到自己做姑娘时候的北江市,那时候的街道好像人很少,车很少,高楼也很少,她笑笑说:“你是在发感叹吗?”

    “是啊,时间混起来真快,弹指间,好多年就过去了,对了,这次我到美国之后,你一个人在家要多注意休息啊,另外我给妈去电话了,这几天他们就能过来帮帮你。”

    “你就放心走吧,多大的个事,不就是过去看看吗?搞的跟生离死别似的。”

    江可蕊是不知道的,现在的季子强心中已经感到了这趟旅途的风险了,但他一丝都不能表现出来,他只能笑笑,用胳膊紧了紧江可蕊的肩膀。

    在季子强他们和送行的家属,下属们挥手分别的时候,几乎没有人会感到担忧,人们都认为这次是一个难得的出去旅游的好机会,更多的人都是很羡慕的。

    季子强坐过很多回飞机,但大多是国内短程,都不足两小时。这次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且将飞到地球那边去,身子老是悬在空中,作为地球人,心里不踏实,境若浮萍,不,简直堪比游丝。尤其在飞经湍流、偌大的飞机颠簸得像筛糠时,老实说是会有点紧张。

    离开过、失去过地球,方知地球之须臾不可离。人是地球的儿子,离开母亲的怀抱,生命很难有着落。

    季子强他们乘坐的是波音777,航空公司属美国,飞机上没有“空姐”,唯有“空婆”,可这些美国的“空婆”体态撩人,态度好,有耐心,面对有的国人为索要一杯开水,她们拿遍机上各种饮料如果汁、可乐、咖啡、雪碧、红茶等等,最后竟开心大笑。

    在季子强他们乘机的十几个小时里,“空婆”们几乎没有停止过忙碌,其间像拿遍饮料类的无效劳动多多,也毫无怨言与为难神色,这一点和中国的空姐相比,确实要让人好感不少。

    季子强坐在位子上动弹不得,新鲜感逝去之后,便有点昏昏欲睡。按照几十年的生物钟,瞌睡可不管你悬在天上不天上,它踏着钟点光临。飞机过乱流一“筛糠”,瞌睡即被吓跑。机身恢复平稳后,再也睡不着,便想看看眼前的电视。

    屏幕就在面前座位的椅子背面,能打开,季子强就算懂一些英语,但看着还是有些费劲,电视中的对话说的都很快,不像一般和人对话那样,带着手势,说的也慢。

    季子强的旁边坐着就是箫易雪,她看得兴致勃勃,季子强马上有点自卑起来,即痛恨自己没能把多年前学的英语捡起来,他恨恨的看了箫易雪一眼,手不停地摁,但所有的电视都是英语,季子强听着实在是不很舒服。

    不过还好,“空婆”送来的一份杂志到是中文的,这就成了季子强在旅途中聊以慰藉的一个玩意了,他翻来复去的看,最后连杂志下面的小广告都差点背下来了,上面有个关于美国的报道,让季子强看了暗自摇头,觉得不可思议,上面说,美国有关部门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经过十年的卧底侦察终于揪出一批**分子,并逮捕了案发州的一些议员,包括市长和若干个副市长,还有涉案的四十多名**分子。报导接着又说,此案震惊了全美国。

    的确够震惊的了,不仅震惊了美国人民,也震惊了中国人民,更震惊了季子强。

    因为他们经过十年的卧底侦察,才查出了一批在季子强看来几乎微不足道的**分子。用一位检察官的话说,该州政府官员接受贿赂的金额从1,500元到17,500元不等;还有一位市长被查出侵占两万五千美元的罪行。

    读到这样的数字,谁能不震惊呢?想不震惊太难了!季子强倒是认为,美国有关部门如此的反腐收获不是工作效率低,就是智商低下,号称世界上最富有的第一经济大国美国,其政府官员的金钱犯罪数额竟然与其大国经济实力如此不对称,花费如此大的代价,干出了这么小的事情,比例之悬殊,让人有没正事儿的感觉。

    也许令人震惊的地方就在这里吧?而且令人震惊的程度无法用语言能描述得恰当!季子强甚至怀疑美国人是不是脑子里灌水了?是不是还不清楚什么叫**?还是故意在跟世界认真地搞笑?

    就这几个数字而言,加到一起,季子强的数学学得再不好也能算出来:15001750025000=44000美元。这个数字可相当于一个普通美国人一年的薪水啊!这帮**分子太不讲究了!用季子强的话说,你弄这么点钱,以后还怎么做人啊!的确,从另一个方面看,美国政府官员的智商也真没那么高,这么点钱开个什么理由都能完美地搪塞过去,怎么就那么弱智呢?此种不正常的表现,如何能让人信服?

    的确,这事季子强也完全无法相信。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