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好,谢谢季書記。”电话那面就传来了成厂长‘嘿嘿’的笑声。

    季子强也是挺高兴的,有这个大款一路前往,就能节省很多费用了。

    放下了电话,邬局长就笑着说:“季書記找到一个冤大头了。”

    “嘿嘿,他们出点水是应该的,你说是吧?”

    邬局长也是哈哈哈的笑着说:“那是,那是,对了,我给書記汇报一下今天审讯的情况吧。”

    季子强不再开玩笑了,点头说:“嗯,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如此大胆?”

    邬局长有点难为情的掏出了香烟,给季子强也发上了一支,帮他点上说:“季書記,很遗憾,虽然这个嫌疑人交代的比较多,但有用的信息却不多。”

    “奥,怎么这样?”季子强吸了一口烟,说。

    “他交代了一个和他联系的人,这个人是北江市一个很不入流的混混,答应成事之后给她10万元,已经给她预支了3万。但一大早我安排人去抓这个混混的时候,人已经跑了,所以线索也就断了。”

    “一个小混混?”

    邬局长点头说:“显而易见的,这个指示他的小混混背后还有人,就凭他一个混混,只怕既没那个实力,也没那个胆量来指示这件事情,但问题是我们找不到他,就查不出背后的人。”

    季子强沉思着说:“是啊,这是个问题。”说道这里的时候,季子强就想起来箫易雪分析的嫌疑人准备使用的招数,到底对不对呢,季子强想证实一下,又问:“对了,他们准备怎么对付我?”

    邬局长也笑了,说:“他交代的,当天晚上,人家找到他,给他说了你去的酒店,还说了你進的房间,然后给他了一瓶迷药喷剂,一个照相机,让他進去弄翻你,把你和你那个女朋友。。。。。。嘿嘿,弄倒床上去,照一些照片。”

    季子强一听果然是如此,看来箫易雪够老道的,几分钟时间就看出了对方的招数。

    邬局长继续说:“这人到了酒店楼层的服务台,迷翻了一个服务员,穿上了人家的衣服就找你们去了,没想到進去还没动手,就让你那几个朋友看出来了。。。。。。”

    但季子强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用手制止住了邬局长的话,凝神思索一下说:“邬局啊,你有没有想过,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存在?”

    “什么问题?”

    “是谁告诉他们了我的行踪,昨天我是一个人出去的,恐怕连我的秘书都不知道我要去的准确位置,而对方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找到我,这是不是很奇怪?”

    邬局长眼前一亮,说:“季書記的意思是有内鬼?”

    季子强紧缩眉头,说:“这只是一个可能,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在市委的门口一直有人在守候我,嗯,等等,这也不对,我开的不是我的专车,就算有人在外面守候,也应该认不出我,我想一下。”

    季子强站起来,一遍遍的围着沙发绕着圈子,后来猛地停下来说:“车队?市委小车班?只有他们可能会听说是我借车,从这里入手应该会大有收获。”

    邬局长默默的点点头,季子强的思路他也明白了,问题极有可能真的出现在这个环节上了。

    邬局长站起来,说:“我马上和你的司机小周谈谈,他当时借车的情况会对我们有帮助的,然后我会对小车班展开调查。”

    季子强缓缓的摁息了烟蒂,他想,只要邬局长照着这个思路展开调查,一定会有所获的按这件事情对自己来说,只能到此为止了,自己现在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来分心考虑这个事情,让邬局长慢慢的去调查吧,自己要准备出国考察的事情了。

    回到家里的季子强已经是有点疲惫了,今天他处理了很多棘手的公事,他希望在离开之前,把亟待解决的一些问题都提前处理了,为此,当天还连续的召开了一个业务方面的小会,该叮嘱的叮嘱,该安排的安排,回家已经是夜色阑珊了,他走進盥洗室,用凉水洗了把脸,觉得人舒服,也精神了许多,又刷了牙漱了口,又将头发梳了梳,方才走出来。

    江可蕊已经在卧室床上了,他正在看着一本书,季子强在她身旁坐下来,说:“怎么还不睡觉?”

    “等你回来啊,你还需要吃点什么吗?”季子强摇摇头,端起床头柜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没有说话。

    江可蕊说:“怎么啦?这么沉默起来了,不想点什么吗?”

    季子强叹口气,放下茶杯,然后说:“我可能这几天要出国一趟。家里就你一个人,又要辛苦你了?”

    江可蕊很诧异的问:“出国?”

    点点头,季子强说:“是啊,是美国巴尔的摩华人商团邀请的。”

    “现在这个时候去?那我陪你去吧?”

    季子强赶忙摇头,说:“这恐怕不行,影响不好。”

    实际上这次不让江可蕊去和影响好不好一点关系都没有,关键是季子强绝不能让江可蕊去陪着冒险的,这种事情,谁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样的状况呢,自己面对的不仅是国际罪犯集团,还有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那些杀人不眨眼的特工。

    江可蕊有点沮丧的说:“奥,那就算了,但你去了之后要多保重你自己啊,外面不比家里啊。”

    季子强点点头,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不断的涌动。

    江可蕊看着季子强的这个样子,笑了:“咋啦?忽然这么深沉起来了,好酷哦!莫非是舍不得哀家。”

    季子强也笑了,说:“当然舍不得你了,这要分别好多天的,每天不听你在耳边叨叨几句,睡觉我都不踏实啊。。”

    江可蕊‘呵呵’的笑了起来,说:“好吧,好吧,今天我就多叨叨一会,让你听个够。”

    “今天随便你怎么叨叨,我就当是一种享受了,你说说,还有比你叨叨更好的享受吗?”

    江可蕊一笑:“其实,这个世界,也是有很多享受的东西的啊,比如,美味佳肴,比如,美景美人,再比如,一份美好的感情。”季子强说:“是啊,如果不是因为还有这些,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江可蕊却叹口气端起杯子喝茶,然后,又叹口气,说:“只是,很多东西,追求起来容易,很多东西,也有可能一辈子也无法拥有。”她轻轻地喝茶,然后,仰起脸,看着窗外迷离的星空,眼神也迷离了起来。

    季子强凝视着江可蕊,说:“你在想什么?”

    江可蕊缓缓的说:“那年,我认识了你,才开始了第一次正式的恋爱。我无法自控地爱上了你。要知道,女孩子在那个岁数的时候,是什么都不懂的,就像是一张白纸,尤其是初恋,似乎总是很容易地全身心投入,毫无保留,也不知道该保留什么,傻傻地,只觉得天是那么的蓝,水是那么的清,风是那么的温柔,生活是那么的美好。在甜蜜的眩晕中,我才慢慢的醒悟过来,其实爱一个人也是一种负担,爱你,就会为你紧张,为你伤神。”

    说到这儿,江可蕊停顿下来,苦笑了一笑。

    季子强没说什么,静静地看着她,心里却在想,江可蕊说的不错,现在的女孩子对这个社会和人生又懂得多少呢?更多的,只是怀着满脑子的爱情梦幻的一时狂热罢了,而这种一时狂热的所谓爱情又可以维持多久呢?

    只有经历过真正生活的人,才知道爱情的可贵。也才知道怎么维护这样的爱情。

    季子强点点头:“是啊,一个女孩子,能有多少年轻的时光呢,青春永远在我们还不懂得珍惜品味的时候,就已经过去了。”

    季子强看看夜空,夜空黑暗而又深邃;我又看看闫昵,她的表情,在夜色和微暗的灯影里,却是异常的平静。

    “其实,我也并不想有多么复杂的爱情,我只想好好地爱一个人爱一辈子,幸福简单地生活一辈子。”江可蕊说道:“也许是吧,快乐往往来自于简单,过多的磨砺,只会让我们的心灵失去光泽,过早地老去。幸福,有时候其实也就是一种简单,只有不幸才是复杂的。所以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而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她仍旧缓缓地说道。

    她的话,让季子强仿佛透过她妖娆性感的外表,看到了她那一颗已经沉淀下来的心灵。

    是的,她是很能干,比一般的女子有着许多过人的智慧和技巧。

    季子强不知怎么心里忽然就一軟,他静静地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轻轻地拍了拍,江可蕊也就无声地顺势偎到季子强怀里来,双臂环绕了过来,搂住了季子强。

    江可蕊这时低声地在季子强的怀里说:“我也不奢求什么,只要能在你身边,只要能每天看到你,我就满足了。”

    季子强亲了亲她的脸颊,说道:“谢谢你。”

    是的,季子强似乎只能对她说这三个字,除此之外,季子强还能说什么呢?

    “好了,你去洗洗早点休息吧。”

    季子强站立起来,独自進了卧室的卫生间,一面泡着,一面闭着眼想着江可蕊刚才的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