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晚上好长时间都没有睡下,今天这连续的几个事情,让季子强感到真的匪夷所思,特别是自己一直把箫易雪当成一个温柔的女人,却没有想到,她还是老牌的安全部特工,这个反差也太大了一点,让季子强好长时间都没有适应过来。

    还有一个问题也是值得关注的,北江市竟然会有人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来对付自己,今天多亏是遇上了箫易雪这样的特工,要是换做在其他地方,自己可能是着道了,那样的话,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应对了。

    季子强辗转反侧了很久,到后半夜的时候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季子强就起床稍微洗漱一番,赶到了市委,今天季子强有很多事情要做,刚到办公室就见到了文秘书长,他说他收到了美国巴尔的摩华人商会发来的邀请函,过来询问季子强怎么处理。

    季子强拿着这个邀请函装模作样的看了好一会,说:“文秘书长啊,这可是一个好事,我们北江市下一步就是要集中开发招商引资的活动,多认识一些海外的华人商团,对我们是大有益处的。”

    文秘书长笑笑说:“这个事情当然是好事了,但现在接近年底,不管是政府,还是市委,我们都很忙,这个时候过去有点不大合适,要不我回函把时间延后一点,开年再去怎么样?”

    季子强故作深沉的想了想,说:“这样不好吧,人家是一片热情的,我看这样,开个会讨论一下吧?”

    文秘书长犹豫了一下,但看到季子强这样感兴趣的样子,也不好给他泼凉水,便点头问:“那書記你看那天开会?”

    “择日不如撞日,通知下去,下午召开副厅以上的工作会议。”

    “奥,好吧。”文秘书长有点难以理解的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下去通知会议了。

    季子强想了想,就拿起了电话,给市委的几个常委以及王稼祥,岳副書記等人都预先打了个招呼,他可不希望在会上大家众口一词的抵制这个考察,当然这样的情况出现的概率也不是很大,但防范于未然也是季子强历来的习惯。

    到了下午上班的时候,各位常委和副市长们都陆陆续续的到了会议室,季子强最后一个到达,他進去就看到了杨喻义那双充满了怨毒的眼光,但季子强并不在意在他怎么想,现在季子强觉得所有的一切都算不得什么,只有一步步完成自己心中的计划,那才是正事。

    季子强居中而坐,扫视了一圈,就淡淡的说:“今天请大家来,是有一个情况要通报一下,也和大家商议一下,现在请文秘书长把情况介绍介绍。”

    文秘书长等季子强讲完了,就把那封巴尔的摩的邀请函拿了出来,逐字逐句的读了一遍,最后有把巴尔的摩商会的情况介绍了一番,这也是文秘书长临时抱佛脚,今天才从网上看到的一些资料,他知道季子强的想法,所以在介绍这个商社的时候,少不了的要添油加醋一番,但说真的,这个商会在美国的影响力度也只能算很一般了,不过在座的各位谁也不太了解这些,现在听文秘书长说的天花乱坠的,都以为这是一个很大的,实力很强的,在美国很有影响力度的商团了。

    等文秘书长介绍完了之后,季子强就看了一眼宣传部的部长席建安,这席部长早上已经接到了季子强的电话,而且季子强还说准备让他一起前去的,他当然高兴了,不说自己可以到外国逛一圈,就是能和季子强单独在一起待上那么十天半月也是好事啊,可以更好的和季子强加深彼此关系和感情,这对所有的下属来说,都是求之不得的。

    所以没等季子强看第二眼,宣传部席部长说话了:“好事,好事啊,我建议我们马上动身,要是我们反应过快,说不定今年还能给北江市弄伤几个项目回来呢,现在全国各地招商多困难啊,人家能主动邀请我们,就说明对我们北江市很有信心,也很有意向,季書記,这事情就不用商议了,肯定大家都支持。”

    这席部长的头一带,接下来组织龚部长,纪检委書記田展照,副市长岳苍冥和王稼祥等人都表态支持,会议室就成了一片到的气氛了,季子强偷偷的笑着。

    但他还没有笑完,杨喻义就说话了:“季書記,去当然是应该的,但都是谁去?这一点很重要,有的人恐怕走不开吧。”

    杨喻义见这几个人如此情绪高涨,心中就估摸着季子强是不是想带他们过去,不然他们高兴什么,对季子强离开北江市到国外考察,杨喻义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他本来就不想见季子强,季子强不再家里,北江市就是自己说了算,但他有点担心季子强会不会自己不去,让他带队去,这可不好,万一自己前脚走,季子强在后面给自己搞点事情出来,那才得不损失呢。

    季子强对这个问题早就想过的,他这次去的目的是寻找萧博瀚,不是真的招商引资,季子强不会,也不希望因为这个行动影响到北江市的正常工作,所以王稼祥和岳副市长肯定是不能去,他们两人目前都有重任在肩,文秘书长也是不能去,市委这一摊子事情还要他顶上,虽说有屈副書記主持工作,但季子强还是有点信不过他。

    季子强就想了想,说:“巴尔的摩的钢铁、造船和有色冶金向负盛名;其次是化学、军火、电子、食品和服装等工业也很是发达,我想啊,我就带这些相关的领导前去观摩和交流一下吧,市委宣传部席部长去,政府里面发改委主任吉琼玉同志,工业局的齐局长,还有招商局王局长去,另外我们在邀请省钢的成厂长去,对了,可以再带上一两个私营企业的老板一路吧,今天国家商务部说他们会安排三个人随行,一个好像是翻译,还有两个是联络员吧,我看这样人就差不多了。”

    杨喻义邹了一下眉头,这季子强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看来他已经想好了这件事其的,你都想好了,还装着让我们商议个屁,假惺惺的。

    杨喻义就哼了一声,说:“这个事情恐怕还要给省委,省政府打个招呼,我们商议了也不算。”

    杨喻义一说到省委,季子强也是有点头大的,李云中已经是表态了不让自己出去了,自己又苦于没法给他细说这其中的关系,看来还得好好想想这事,还有啊,给省政府苏良世汇报的时候,他会怎么想呢?

    季子强心里郁闷,但脸上是一点都没有表示出来,点着头说:“那是肯定要打招呼,我们今天先定下来,到时候我和他们说,其他人还有什么建议和意见吗?”

    这谁好提出反对的意见啊,明显的季子强自己都准备好了,别人说什么那不是自找没趣吗?有几个副市长是心里不太舒服的,这么好的机会也不让他们出去,但看看季子强,他们还是一起点点头,什么都不敢多说了。

    会议开的很顺利,结束之后,季子强就让文秘书长联系省钢的成厂长,把这个事情说了,还没等季子强走進办公室,成厂长的电话便追了过来:“季書記啊,这次是你带队考察吗?”

    “是的,我带队过去。”季子强走進了办公室,回身关门的时候,看到邬局长跟在自己的后面,季子强想,邬局长可能是为酒店里发生的那件事情来给自己汇报的,他就点下头,把邬局长让他了办公室。

    手里的电话继续传来成厂长的声音:“好好,只要是季書記你带队,我肯定亲自陪同,另外啊季書記,你看能不能让我带一个朋友一起过去。”

    “你带谁啊。”季子强很随意的问。

    “额,你认识的,搬迁公司那个周佳芳啊,呵呵,人家也是我们的客户,费用你放心,不让政府出,也不让省钢出,她自己负担自己的。”

    季子强暗自摇摇头,这个成厂长啊,真是色迷心窍,这样的阵仗他也要把情人带上,但季子强想想,人家是部管的企业,和北江市本来一点关系都没有,自己这次不过是为了凑人数,再说了,季子强心里还有小算盘呢,想让他钢厂出点水。

    季子强沉吟了一下,说:“去可以,不过要注意一点影响,虽然你们不是北江市的企业,但传出去总对你不好吧?”

    “是,是,那是一定要注意的。”

    “不过老成啊,你也知道,政府这面的费用紧张,你看能不能从省钢。。。。。。”

    成厂长一口就截断了季子强的话:“这个请季書記放心,费用我来,你们都不用管了。”

    “呵呵,好好,成厂长就是家大业大,爽快,本来我还准备邀请几个私企老板一块过去呢,现在我看不用了,你多带几个厂里的人,另外搬迁公司的周总就算是民营企业的代表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