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啊,现在就要回去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一下,你们再多住几天,要是觉得无聊,我安排人陪你们转转省城?”

    “不用了,我们自己安排吧,但我希望我们不要耽误太长时间。”这个时候,箫易雪的眼中就有了一份焦虑。

    季子强也明白,箫易雪和自己一样,也是在担心着萧博瀚的处境,今天晚上两人很少说道萧博瀚,不是他们不想说,而是大家都在刻意的回避,不希望这个话题触动彼此最为軟如的地方。

    “放心,我会尽快安排。”

    季子强站了起来,他不敢在看箫易雪的眼光。

    可是却响起了敲门声,这让季子强记起了对面房间里还住着两个安全部的同事,也许他们要来见见自己了。

    不过箫易雪的神色突然的有了一点变化,她不认为敲门那会是自己的两个同行,因为没有自己的召唤,他们不可能自作主张的要求進来,这显然是不合规矩的。

    箫易雪就抢在了季子强的前面挡住了他的去路,说:“你坐坐,我去开门。”说着她走向了门口。

    门开了,一个服务员很恭敬的笑着,他探头看了看房间里的两个人,说:“我来更换床单。”

    箫易雪也笑着说:“现在换?好吧,请進。”

    这个服务员推着一辆服务车走了進来,他有点笨拙的从服务车里抱起了几个床单,但显然的,他很快发现,箫易雪的房间只有一个单人大床,他迟疑了一下,并没有把手里的几条床单放下,还是抱着它们,走向了床边。

    箫易雪的眼睛就眯了一下,脸上闪显出了刚才季子强看到了那种萧杀的表情了。

    她用余光看着这个越来越近的服务员,她在等待,也在研判着。

    箫易雪看到这个服务员若无其事的展开了床单,而床单中间裹着一个小小的喷洒玻璃瓶子,这个服务员就很奇怪的笑了笑,用手抓住了瓶子。。。。。。

    但就在这个时候,箫易雪一直按在床头的手就动了那么一下,她手里的枕巾就像一道彩虹一样挥了出去,箫易雪出手之前毫无预兆,灵巧的身体速度极快,加上手腕翻折的力度有些巧劲。

    力量就是这么神奇,几个微妙的动作叠加,即使是柔軟如枕巾,到达服务员的下颚时,疼痛的感觉也不会逊色于一条軟鞭,不过是接触面积比较大,力道散开了,不至于破皮见肉而已。

    那个服务员绝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发生,他手里的小瓶子就掉在了地上,一只捂住了左边的颚骨,肌肉和皮肤组织发生的变化很快,已经肿起了一大块,他的眼睛也一下什么都看不到了,疼痛让他身体颤抖起来。

    这个时候,门外突然的冲進了两个人,也就是季子强進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两个男子,他们动作敏捷,像是彻底的激怒的雄狮一样,其中一个伸手抓住了服务员的衣领,向前拖曳,服务员的身形一个趔趄,刚想站定,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另一只手重重的轰击在服务员的肚子上,这一拳力量极大,他的手臂成九十度角,利用挥动手臂带动肘部,势如破竹。

    服务员吃痛的微微弯曲了身子,这个年轻人原本抓着他衣领的手,已经举在了空中,重重的落下,砸在服务员肩膀与脊椎的交叉处,人体背部最脆弱的肌肉上。

    这个服务员再也扛不住了,他轰然的倒在了床边的地毯上,连呻~吟都没有发出,就晕死过去了。

    季子强张大了嘴,好一会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完全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局势惊呆了,这到底是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呢?一切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真实,却有是那样的虚幻。

    箫易雪拍了拍手,看着目瞪口呆的季子强,笑笑说:“季書記,没有吓着你吧?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同事。”

    说着,箫易雪指了指刚刚進来的两个人,对他们说:“这就是季書記,你们认识下。”

    这两人都对季子强笑笑,不过笑是笑,但脸上的冷冽之色依然浓重。

    箫易雪又对季子强说:“这两位一个是李剑,一个叫王涛。都是安全部的人。”

    季子强压压心中的刚才的惊慌,伸出了手来,和他们都握了握手,不过心里又想,这两人的名字一定是假的。

    等大家见过面之后,箫易雪就拿起了刚才那个服务员掉在地上的瓶子,用力的摇了摇,然后独倚着灯光仔细的看了看,嘴角露出了鄙夷的冷笑,抬脚踢了一下还躺在地上的那个服务员。

    季子强也瞅了瞅地上的服务员,问箫易雪:“这个瓶子是什么?”

    箫易雪说:“新式喷雾迷药,可以让人暂时的失去知觉。”

    “啊,这样啊,那么我们就应该好好的考虑一下了,会不会是我们的计划已经暴露了,对方想要暗算你?”季子强思考着说,因为这里是箫易雪的房间,对方肯定是冲她而来的。

    箫易雪很是奇怪的看着季子强,看了好一会,看的季子强都有点不安起来,说:“怎么了,难道事情很严重?”

    箫易雪就笑了,说:“季書記,亏你想的出来,用这样的人来对付安全部的顶级高手?对付部长亲自安排的行动?”

    “那这??”季子强不解的问。

    “这人只有两种可能,要不就是为钱而来,小偷小摸,要不就是为了你而来,你看看他脚上的那双皮鞋,一两千元的鞋子能是一个服务员穿的吗?要真是对付我的人,那绝不会露出这样低劣的破绽。”

    季子强这才仔细的看了看,不错,这个服务员的皮鞋真的还是名牌货呢,这也太不小心了,看来真的不会是美国情报局的特工:“箫易雪,那你觉得他是来抢钱的可能性大,还是对付我的可能性大点?”

    箫易雪沉思了一下,说:“对付你的可能性大一点,上次我说过,北江市道上有传言要收拾你,在一个,抢钱用这样的手段很少,应该是冲着你来的。”

    季子强点点头说:“是啊,是有这个传言,但他们用迷幻药对付我?这能把我怎么样。”

    箫易雪只是稍微的想了想,刷的脸就红了,看着季子强说:“你试想一下,当我们两人都昏迷了之后,他会做什么?利剑,搜一下他的兜里,一定有照相机。”

    那个利剑就弯腰摸了几下,果然从服务员身上掏出了一个数码相机来。

    季子强很奇怪箫易雪怎么知道对方身上有相机,有些茫然的问:“他用相机做什么?”

    箫易雪恨恨的瞪了季子强一眼,说:“我的大書記啊,当一对男女都晕迷了,你说相机可以做什么,自然是。。。。。是剥光我们两人,拍照之后,留下一些证据,然后以此来要挟你听从他们都安排,不听就让你身败名裂。”

    季子强有点傻了,好一会才摇着头说:“这样啊,这样啊,好悬。”但季子强的心里却又在想,要是那样的话,自己是不是会和箫易雪那个什么什么一下的,奥,不对,自己失去知觉了,肯定是做不成什么的,但是,自己醒来之后呢??

    季子强转动着眼珠,就想得有点入神了,他嘴角自然也露出了一些坏笑来,箫易雪的脸就更红了,真想过去揪住季子强的耳朵,让他想点正常的东西:“嗨,季書記,现在我们先把这个人处理掉吧?”

    季子强一下醒悟过来,忙说:“好好,我让邬局长他们过来吧,既然不是针对我们行动而来的,就没什么大不了的,让他们慢慢的查。”

    箫易雪本来是想自己审问这个人,因为这个人的身后显然就是对季子强不利的那伙人,从他口里或许可以查到,但看了看现在这个环境,箫易雪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不管怎么说,自己这次的行动是很重要的,不要因为这个事情引起别人太多的关注,反正过几天季子强就要离开北江市了,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等那面的事情办妥了,自己再留在北江市来,好好的帮季子强把这些潜在的危险排除一下。

    箫易雪点头认可了季子强的安排。

    季子强拿出了电话,给邬局长挂了过去,让邬局长不要声张的秘密带几个人过来,把这个嫌疑人弄回去,季子强还给邬局长说了箫易雪刚才的判断,说这人可能是对付自己的黑道人物,请邬局长详细的查查。

    对北江市有人想对付季子强的事情,邬局长也是知道的,现在听说弄了一个活的,他也很兴奋,自己一定要撬开这个家伙的嘴,帮季子强排除威胁。

    季子强在打完电话之后就离开了这里,但箫易雪怕季子强再有什么危险,留下那两人在屋子里等着邬局长,自己陪着季子强一起出去,一直把季子强送到了家属院的门口,箫易雪才和季子强分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