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江市的夜晚,一直都是异常的美丽,每一夜,如期而至,但对于黄老板来说,往往都是最令人讨厌的时候,他不喜欢夜晚,从来都不喜欢,虽然他本来应该是一个生在黑暗中的人,他站在窗前,冷冷的望着外面,每一个人都有条不紊的在忙碌着,此时此刻,在这座如同堡垒,保护着集团中心和机密的花园别墅中,也只有自己是静止的,与这里是格格不入的,就像局外人。

    他再次环顾了一遍,这里一贯迷人的夜景,恐怕没有第二个人比他更能体会了解到自己的事业,自己除了表面的一些事业,其他做的都是些黑暗的营生,生存在这里的人,都需要有一颗能在黑暗中燃烧的心脏。

    黄老板自问,他是能够适应这样的黑暗,并且一直做好了准备,让自己能够融入其中,并且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渴望,比起他过去的那很多同行来说,他是更渴望变得强大,他紧紧的攥着拳头,倚在窗沿上,负气般的拉上窗帘,已经过去好些天了,但那个葛秋梅拉下水的市委的干部却没有给出一点点有用的东西,他竟然连季子强要到北京去过十一都不知道,这真是一个荒唐的笑话,要是早告诉自己这个情况,或许在外面对季子强发起攻击要比在北江市好得多。

    这个时候,别墅的们拉开了,葛秋梅带着嬌媚的笑容走了進来,黄老板看着她,说:“怎么才来啊,路上很堵吧?”

    “不堵,我给你挑选了一个礼物,生日快乐,黄哥。”葛秋梅走过来,坐在黄老板的身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很小的长方形盒子。

    黄老板这才想起,今天好像还真是自己的生日,但他有点沮丧的说:“在这里,是没有‘生日’这个词的,这次十一国庆节,我们又损失了不少的人员和生意,照这样发展下去。。。。。。”

    葛秋梅好像心思不在这上面,她递过来一个盒子。

    黄老板有点无奈的接过来,在手中颠颠葛秋梅送过来的盒子,从盒子里面发出的声音判断,盒子里的东西,小巧而沉重。

    葛秋梅就温柔的用手撫摸着黄老板的手背,说:“何必想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呢,今天不能生气,要快乐一点,看看我送的礼物,看看喜欢不喜欢。”

    黄老板苦笑了一下,但还是打开了盒子,在打开的一瞬间,黄老板眼前一亮,那里面是一把折叠刀,很古朴的样子,刻着些看不懂的符号,很奇怪的折叠刀,说不上好看,偏偏让黄老板觉得很喜欢。

    他将刀展开,上好的钢料,制作的刀身,锋利无比。

    “为什么送我这个?”黄老板表现出喜悦之情。

    “因为今天是你生日。”

    “我是说为什么送我这把折叠刀。”

    “因为我知道你最喜欢这样的刀。”葛秋梅用很温柔的,女人的声音说。

    “是的,我很喜欢。谢谢你!!”

    女人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修长的手指,放在了黄老板的下巴上,而后划过黄老板的后颈,身体轻轻的向前,微微向上抬,渐渐靠近,她吻住了黄老板,黄老板依合着对方的动作,做出反应。

    葛秋梅的舌,顺着齿缝,伸進了黄老板的腔内,时不时的,黄老板会在舌间翻覆时,碰触到葛秋梅敏感的上颚,痒痒的感觉迫使葛秋梅不由的将嘴张的大了些,顺带着发出一声低吟。

    黄老板有点激动了。

    葛秋梅自然明白黄老板的意图,对于男女之间处理**的方式,葛秋梅是熟练的,她知道应该怎么做,她很快的调整了一下身体的位置,闭上眼,等待着黄老板的下一步动作,睫毛仍是不断的煽动着。

    黄老板的手指,在葛秋梅开了的缝隙的衣服中轻轻的碰触,最后闭上眼,像是在竭力的控制着一些情绪。

    深秋的天气,微凉,胸前的衣襟敞开着,葛秋梅感觉胸口是很沉闷的冰凉。

    但就在这个时候,葛秋梅放在沙发上的包里响起了急促的手机振铃声。

    “不要管”。黄老板说。

    “好吧,我们不去管他,来吧,我们继续。”葛秋梅就没有去动那个包。

    但电话却很顽固的一直响着,这让刚才酝酿了好一会的那种浪漫的氛围大打折扣,黄老板和葛秋梅相视着,看了几秒钟,都一起笑了,黄老板说:“关掉吧,关掉吧,在这样响下去我会郁闷的。”

    葛秋梅就莞尔一笑,说:“好啦,好啦,我来关上手机。”

    她伸出了芊芊玉手,提过自己的坤包,拿出了手机,但很快,她的脸色就是一变:“嘘,市委办公室的李昊展。”

    黄老板一直在微笑着,但这个时候,也是一下紧张起来,瞪眼看着葛秋梅,说:“快接电话。”

    葛秋梅不再犹豫,接通了电话:“喂,昊展啊,找我有事嘛。”

    黄老板眼中闪过一丝醋意,他在想,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自己一定要让这个叫李昊展的人痛苦一次。

    电话那面传来李昊展的声音:“秋梅姐,你不是想等到季書記单独在外面的机会吗,我下班的时候听说他的司机给他借了一辆车,我就跟在后面,后来他到了菊花酒店,好像上了8搂,你要是想见他现在就可以试试,不过可不能对他说是我给你的消息啊。”

    葛秋梅一下在眼中就有了冷意,但嘴里还在说:“这你放心,我就想和他谈点交易,大姐怎么可能出卖你呢。”

    “嗯嗯,这就好,这就好。事情办好了,我们也见见面吧?”

    “当然了,我还会感谢你的。”

    葛秋梅很快的挂上了电话,看着黄老板,说:“季子强刚到菊花酒店8搂,行动吗?”

    黄老板阴沉的看着窗外,说:“你要注意一点,这个李昊展会不会是个后患?”

    葛秋梅摇摇头,说:“放心吧,等这个事情一了,我不会让他活在世上多嘴多舌的,现在我们还是说说计划吧?”

    “计划你不用管,我来负责,现在我需要搞清几个问题,季子强到菊花酒店去干什么?他间的人是谁,在一个,他能在那里待多长时间?我们是否来得及动手。”

    “奥,那你快联系吧。”葛秋梅有点焦虑的催促了一句。

    黄老板点点头,拿出了手机,开始对手下的几个亲信做出紧急的安排了。。。。。。

    季子强对即将临近的危险是一点都不知道的,他依然在房间里和箫易雪商讨着下一步的计划,由于需要谈论的细节很多,所以两人也没有出去吃饭了,就在房间里随便的弄了几片面包就着茶水边吃边研究。

    按季子强的意思,为了让萧博瀚能在茫茫人海中知道自己已经到达巴尔的摩,最好的办法就是请巴尔的摩的华人商社对这次北江市的考察做出一个大规模的舆论宣传,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箫易雪说问题不大,就算华人商社没有做到预期的效果,但自己对那里是很熟悉的,自己可以来办理这些事情,一定可以达到季子强希望的效果。

    季子强心中暗自庆幸着,还好,自己有箫易雪协助,不然自己去了也是两眼抹黑,看来隔行如隔山,这范部长的安排真的尽善尽美了,在这个时候,季子强突然的有担忧起来,万一自己去了一无所获,真的是对不起大家,也辜负了大家的一片希望啊。

    但此刻不是担忧的时候,季子强就接下来还有的很多细节做了详细的询问:“这两个随你一起来的安全部特工什么时候到?”

    箫易雪用手指了指外面,说:“他们就在对面,你来的时候应该看到他们了吧?”

    季子强就想起刚才看到对面两个男子那冷冽的目光了,季子强连连点头,说:“怪不得,怪不得。”

    “什么怪不得?”

    “我在说他们的气质和眼神,对了,是不是可以让他们过来,我们一起见见面?”

    “当然要见面了,不过稍等一会,等我们商议好一切细节之后吧,他们是不需要知道任务的,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你的安全。”

    “奥,那好吧,我们继续。。。。。。”

    两人又谈起了整个计划中很多微小的细节,现在多了解一点,对季子强是大有益处的。

    他们谈论了有大概两个小时的样子,箫易雪到后来的时候,已经变的越来越温柔了,她身上那让人心悸的萧杀早就荡然无存,有时候,她会不自觉的往季子强的身边靠靠,让自己身上那若有若无的淡淡的幽香传到季子强的呼吸之中,慢慢的也让季子强有点心神恍惚起来,不得不说,箫易雪是一个绝对能够吸引男人的女人,不完全是她的美貌,还有她身上那种成熟而优雅的气质,这其实本来也是季子强所喜欢并难以抗拒的魅力。

    后来季子强觉得自己应该尽快的离开了,不然他怕自己的心中会多一些儿女情长的东西出来,他说:“那好吧,今天我们先讨论到这里,等明天接到对方的邀请函之后,我在过来。”

    “现在就要走了吗?”箫易雪有点不舍的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