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也是可以想象到这样的一个情况的,他说:“玉玲同志啊,你的问题是正常的,我会让纪检委尽快对峰峡县有问题干部一个目前的处理结果,另外,我希望你们多深入基层,少开点会,摆出一副展开经济工作的姿态来,这样或许他们慢慢的就安心了。”

    “嗯,谢谢季書記的教诲,我还想请市里给与适当的支持,这几个月峰峡县比较混乱,所以很多行业收入都收到了影响,能不能请市里在政策上给与一定的支持。”

    “奥,你想要什么样的支持呢?”

    后来齐玉玲就说希望市里给与一点费用支持,并希望季子强能亲自到峰峡县去检查一下工作,也算是安定军心吧。

    对第一个费用的问题,季子强马上就答应了,但让他亲自到峰峡县去一趟,季子强却没有办法答应她,因为自己有没有时间过去,现在已经很难说了。

    这样,季子强又忙了一两个小时,却突然的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远在新屏市的萧易雪打来的,她说她此刻已经到省城来了,想和季子强见上一面,季子强犹豫了。

    季子强需要等待更为重要的那个人出现,所以对萧易雪的邀请有点迟疑不决,按说萧易雪第一次来省城,季子强不管怎么讲,都应该去见上一面,招待一下,但季子强又怕错过了和国安局的人接头:“萧总啊,你已经住下了吗?”

    “嗯,今天刚到一会,已经安顿住下了,你什么时候可以过来?”

    “是这样的,我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一下,晚上吧,晚上我过去找你怎么样?”季子强想,就算国安局的人和自己见面,但总不能谈到晚上去。

    “不行,我大老远的来看你,你怎么这样冷淡啊,至少我们应该一起吃个晚饭吧?”萧易雪有些嬌柔的撒着嬌。

    季子强邹起了眉头,这事情好像自己于情于理是有点说不过去,萧易雪从来还没有到省城找过自己,人家第一次来,自己就推三阻四的,虽然自己是有重任在身,但人家不知道啊,人家会怎么想自己你呢?

    季子强又迟疑了一下,说:“好吧,你等我,我马上过去,晚上我们一起吃顿饭。”

    “嗯,这才是待客之道吗?要是请客你没钱,我可以请你啊。”萧易雪很是调侃了季子强一下。

    季子强摇摇头,放下了电话。

    对于安全部到底派谁来见自己,季子强也是一点都不知道,想想也没什么,反正自己的手机开着的,再说了,对方肯定也不会到办公室来见自己,按电影上拍的那样,肯定是到一个荒无人烟的树林接头,但很遗憾的是,好像范部长并没有给自己说接头的暗语,难道现在接头都不需要这些方式了吗?

    季子强一路有点郁闷的下了搂,他考虑到晚上有可能和特工接头,所以就没有让司机小周和秘书小刘跟上,他让小周到车队帮他弄来了一辆普通点的三菱轿车,一个人开上,就往萧易雪住的酒店奔去了。

    这是一个在市中心的酒店,地处繁华闹市区,季子强的车直接开到了酒店后面的停车场,当他上楼到了萧易雪住的房间门口的时候,季子强看到了对面一个房子里的们开着,里面正坐着两个目光犀利的年轻人,他们也看到了季子强,双方的眼光就那么对视了一下,季子强感到有点寒冷的味道,这两人的眼光很冷,冷的让人很不舒服。

    季子强转过身去,用背对着他们,敲响了萧易雪的门,但季子强还是分明的感受到后背上有点凉飕飕的,那应该是对方的目光吧。

    门开了,季子强看到了萧易雪,她还是像自己第一次见到她的那个样子,清纯,淡雅,美丽而迷人,淡红色无领上衣,让萧易雪露出曲线流畅的双臂黑色低腰七分裤儿,只现出修长的小腿足登细高跟儿七公分深色真皮凉鞋,极长而笔直的腿,削瘦却不零仃的身材就勾勒出一个完美的体型。特别是那段腰肢,显得极其柔軟。

    此刻的萧易雪完全没有在电话中那样的调皮,她用一种略带迷离的眼神注视着这个一直以来都让她有着幻想的成熟男子,她知道这已经是一种幻想了,但一向骄傲的萧易雪还是无法彻底的抛弃这个幻想。

    季子强在萧易雪的注视下有点局促,他读得懂这样的眼光,他就努力的让自己显得自然一点,笑笑说:“难道你不邀请我進去坐坐?”

    萧易雪恍如梦中惊醒,脸上飞起了一片的桃红,说:“到门口了,还非要让人邀请啊,不会自己進来。”

    季子强心想,你把门挡着的,我怎么進得去,但女人总是这样,自己千万不要指望和她们讲道理,道理这个词,在女人的辞海里几乎是不存在的。

    “好好,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季子强笑呵呵的就走了進去。

    等身后的门关上之后,季子强就听萧易雪说:“季書記,今天是不是很忙啊?”

    “嗯,本来是要等一个客人的,但也许他耽误了。”

    萧易雪慢慢的走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说:“没有耽误,她已经站在你的面前了。”

    季子强刚想笑一笑,但他看到了萧易雪眼中那凌厉的目光,刚才还温柔可餐的小女人就在这一瞬间改变了整个气质和精神面貌,让季子强倏然震惊,他想,难道自己等待的人就是萧易雪吗?

    季子强慢慢的眯上了眼睛,他看着这个眼前冷峻,但又异常嬌美的萧易雪,好一会都没有说话,他几乎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推断,但他还是想亲耳听到萧易雪自己说出来。

    萧易雪慢慢的又变成了季子强所认识的小女人了,她在季子强对面的圈椅上坐下,推给了季子强一杯刚刚泡好的茶水,说:“你很惊讶吧?是觉得我不像?”

    季子强点头说:“我无法确定,刚才的你是有那么一股子寒意,但现在没有了。”

    萧易雪轻柔的笑笑,用手拢了拢头发,说:“你看的很准确,应该这就是我此次被范部长挑选上的原因,他说:萧易雪同志本来很危险,可是她让人一点都不会觉得她是个危险的人物。”

    “你很危险吗?这句话我应该怎么理解呢?”季子强眯着眼问。

    “你不必理解,你只要知道一点,我杀过人,还不是一两个。”萧易雪很平淡的说。

    季子强脸上就一下闪现出了一种由于恐惧而并发出来的惊讶:“你杀过人?”

    “这很奇怪吗?要说起来,我比堂哥萧博瀚要早進入安全部许多年,本来我以为可以不用在经历那种生活了,但这一次范部长他们认为我最合适,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暴露过,而且萧博瀚看到我的时候会更有安全感,最后一点,那就是因为我在国外生活了多年,对巴尔的摩,我比大部分人都要熟悉很多。”

    季子强惊诧的听着箫易雪的讲述,内心中的震撼是无法比拟的,他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就算自己亲眼看到的东西,或许也并不是它最真实的情况,自己从来都把箫易雪看成是一个嬌滴滴的大小姐,可是谁能想得到,她还杀过人,好杀过很多的人。

    季子强心有余悸的说:“真是不可思议啊,好吧,好吧,你先不要吓唬我,我们说说行动的安排吧?”

    箫易雪就妩媚的笑了起来,说:“我没有吓唬你,我只是让你知道一下我们彼此的底细,好吧,闲话休说,我来说说我们这次的行动。。。。。。”

    刚说道这里,季子强就抬手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说:“先等等,我觉得我们应该明确一下,这个行动到底谁指挥谁?这一点很重要的。”

    “嘻嘻,你觉的应该是谁指挥呢?”箫易雪反问。

    季子强毫不犹豫的说:“办法是我说出来的,行动当然得我来指挥。”

    箫易雪叹口气说:“不错,是这样定的,我带着两个人只是作为你的随从来保护你,我的身份是你的翻译。”

    季子强奥了一声,嘿嘿一笑说:“这就好,这就好,那么现在你可以汇报行动计划了。”

    箫易雪就白了季子强一眼,不过还是很认真的给季子强把这次行动的计划详细的说了一遍,箫易雪告诉季子强,明天一早北江市就会收到巴尔的摩华人商会的一个邀请涵,然后季子强可以在政府或者市委挑选一些领导一起前行,但范部长的意思是不要找的太多,有那么十来个人的考察团队就可以了,毕竟这是一次至关重要的行动,会有风险的。

    在考察团选定之后,尽快的离开大陆,巴尔的摩华人商会也会和当地的政府提前沟通,到时候不仅政府会出面接待,其他一些企业也可能会对这个考察团发出邀请和接待,至于剩下的事情,就完全靠季子强在巴尔的摩之后随机应变的。

    季子强很认真的听着箫易雪的述说,他的脑海中已经在构思着下一步自己应该做的那些工作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