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你还送给我看?”李云中淡淡的问。

    “但也许全是真的,所以我也很犹豫,不知道是应该相信,还是应该不信。”

    “嗯,是啊,那么你能告诉我这笔记本是从何而来吗?”

    季子强很干脆的说:“不能,这是一个匿名者寄到我办公室来的”

    “奥,这样啊,但我们应该怎么来甄别它的可靠程度呢?”李云中说道这里,又是在办公室走动起来。

    季子强心中想,毫无疑问的,李云中已经相信那上面的东西是真的了,他不过在给他自己留下更多的缓冲时间,他也同样的感到棘手,他必须仔细的考虑该怎么应对这个突然出现的情况,面对如此众多的高官,作为李云中,也是会倍感压力的。

    季子强早就想好了应付李云中这个话的预案,他不慌不忙的说:“要检验它的真伪其实也很简单。”

    李云中站住了,他注视着季子强:“奥,那么谈谈的你想法。”

    “只要李書記对此后的招标稍微的关注一下,看看初选入围的名单中是不是有上面记载的和政府官员们关系密切的那些公司就可以了,而且这次的招标可以用议标的形式,等政府确定之后,汇报到你这里的时候,你可以比对上面记载的情况做出甄别。”

    李云中不置可否的有开始走动起来,不错,季子强说的这个方式当然是可行的,但问题并不在这里,李云中要考虑的是一旦真的是这样的话,自己该怎么处理,这才是问题所在。

    全部处理,那显然是不能的,不要说会让北江市的政府陷于瘫痪之中,就是由此引发的政治风暴也是自己无法承受,但不处理?也说不过去,自己的党性,原则也不也许自己放过他们,另外还有季子强的虎视眈眈,他对苏良世的抗击可是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想到这里,李云中有感到了一点迷茫,季子强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拿出这些东西来,其实换个角度想想,要是等招标完成之后,季子强再拿出这个东西,恐怕苏良世就算彻底的完蛋了,因为不管怎么说吧,现在一切都还没有成为既定的事实,一切都还来得及修正,而且季子强更知道自己和苏良世的关系,这无疑会给了自己一个帮苏良世解套的机会。

    是啊?季子强为什么要这样?

    李云中有点想不通,以自己对季子强的理解,季子强从来都不缺乏智慧,更不缺乏权谋机巧,有这样好的一个机会在手中,他完全可以将苏良世一役击败。

    李云中站住了脚,坐了下来,看着样子说:“你讨厌苏良世。”

    季子强有点不解的说:“这有什么关系?”

    “有啊,子强同志,你好像放弃了一次机会,一次对苏良世同志反击的打好机会,不是吗?”李云中看着季子强的眼睛,不动神色的说。

    季子强也就明白了李云中话的意思了,他很认真的点点头,说:“是啊,这本来是一次机会,但我考虑之后,还是决定放弃了。”

    “为什么?能说一个可信的理由吗?”对政敌之间的这种仇恨,李云中理解的很深刻。

    季子强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上一个虚无的目标,好一会才说:“我不想让北江市发生混乱,更不想因为政治斗争而让国家受到损失,我宁肯错过这个机会,也要让地铁项目顺利的,圆满的完成。”

    季子强的话让李云中一下震惊住了,他看着季子强,心中更是澎湃激荡,不错,也只有这个理由才是最为充分的,看来自己还是对季子强误解了,过去以为季子强和颜教授他们一起想要抵制自己一手扶持的地铁项目,自己还差一点点就和季子强反目为仇,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明明和苏良世有很大的怨气,可是他还是放弃了对苏良世致命一击的机会,要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啊,恐怕不仅仅是北江市的政坛混乱,连自己都会难辞其咎,不得不为苏良世他们的行为买单了。

    李云中在内心里对季子强重新的做出了一个评估。

    “谢谢你,谢谢你能有这的胸襟和情怀。”

    季子强摇摇头说:“这不算什么,换着是你,你也会一样的,因为我们和有的人是有区别的,我们不会因为权利而斗争,我们只会因为无奈才斗争。”

    李云中细细的咀嚼着季子强的话,很沉重的点点头,说:“是啊,但现在这样的干部已经不多了,很欣慰,我还是遇到了一个。”

    “云中書記你客气了,现在的问题是下一步書記你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对这一点,季子强一直都没有一个好的方案,他也和李云中一样的矛盾着,在处理和不处理之间徘徊了许久,否则,季子强也不会认为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了,他可以因为大的利益放过一些人,但他却无法准确的定位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李云中反问季子强:“子强同志,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为好?”

    季子强摇摇头,说:“我不知道,这个事情现在就是書記你的事情了,我不会在过问,但不管書記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

    李云中说:“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是啊,但对有的人,还是要展开必要的惩罚,当然,我说了,怎么处理是云中書記你的事情了。”

    “嗯,好吧,我们先不动神色的看看再说,要真实这样,下一步我i们在不引起过大波动的情况下,逐步的,不做痕迹的慢慢解决,你看这样做怎么样?”

    季子强认真的想了想,恐怕也只能这样做了,但这样做也只能是李云中才能办到,换做其他人,包括自己来处理,因为手里没有李云中这样绝对的权利,所以无法做到如此举重若轻。

    “嗯,書記一定更能深思熟虑。”

    李云中点点头说:“看来你也有过犹豫啊,所以你把这个火球塞到了我的手中。”

    季子强笑笑,说:“也不全是如此,我还有一个时间上的问题。”

    “什么意思?”

    “云中書記,这次我到北京啊,刚好联系上了一个在美国的华人商社的会长,他邀请我近期到他们那里考察一下,我想刚好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项目,北江市也需要这些人的投资。”

    “你要出去考察?”李云中若有所思的说:“子强同志,我觉得这个时候出去考察不太好,一个是已经到年底了,工作很忙,在一个地铁项目马上要动,你们北江市要配合的地方很多,你现在出去时机不太好。”

    季子强出去的事情是必须给李云中说的,一个省委常委,绝不可能说走就走,必须获得李云中的同意,但季子强又不能拿国安局或者总理来压李云中,他只能想办法来说服李云中。

    “書記,这事情我看你就同意了吧,我真的和人家约好了的,这两天人家的邀请函就来了,我再说不去,好像不太礼貌吧?”

    李云中很坚持的摇着头说:“现在真的机会不是太好,我不同意你这个时候离开。”

    季子强有点头大起来,李云中不同意,事情就麻烦了,到时候迫不得已只好请范部长或者总理来给李云中打招呼了,不过那样的话,也就会增加李云中書記对自己的猜疑,自己私下里去见总理,作为自己直接领导的李云中,心里肯定是不会舒服。

    季子强又说了好一会,但李云中一直没有松口,季子强只好摇着头离开了,他想,到时候再说吧,车到山前必有路。

    回到了市委办公室,没过一会就到了中午休息的时候,季子强今天只能在市委伙食上吃饭了,小雨在幼儿园,江可蕊在单位,家里老妈还没回来,没人给他做饭。

    所以简简单单的吃了个饭,季子强就上楼稍微的休息了一会,但他根本都休息不好,范部长说今天下午会有人和自己联系,会告诉自己整个行动计划,这有点让季子强心神不定,到底计划是一个什么样子,能有多大的成活率,这都是让季子强担忧的,可是自己只能听从他们的安排,要说起来别的,自己或许不输于谁,然而说到这样的秘密行动,自己完完全全的是一个门外汉了。

    这样想着,季子强也没有办法休息了,他就拿起了几份文件,慢慢的看起来,希望可以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后来季子强真的很好的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他开始投入到了文件的处理和正常的工作中,特别是峰峡县里齐玉玲的工作汇报,一下吸引住了季子强。

    齐玉玲没有回省城,她是给季子强做了一个电话汇报,在汇报中,齐玉玲说:“季書記,我和罗县长已经连续召开了几个工作会议了,下面的干部还是心有余悸,工作热情不是很高,都在担心后面会不会还有什么变化出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