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李云中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按住此事,但这样的话,李云中以后都会有后顾之忧的,因为他知道自己清楚这件事,既然自己清楚,那么是不是叶眉等人也都清楚,这会让李云中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对自己产生顾忌,所以这虽然是一个选择,但相信李云中绝不会选,而且以自己对李云中書記的了解,他也不可能任随此事在他眼皮底下发生。

    这样想着,季子强觉得豁然开朗起来,这些天一直为此事忧心忡忡的情绪,突然的一下就得到了缓解,是的,所有的风险都完全释放了,自己还能讨得李云中的信任,还能让李云中向自己靠拢过来,这对以后的工作是极为有利的。

    季子强的脚步轻快了许多,他惬意而愉悦的到了李云中的办公室门口,也没有见到李云中的秘书,季子强敲响了李云中虚掩的办公室门,等里面传来了脚步声的时候,季子强就看到了李云中的秘书正有点诧异的看着自己:“季書記来了?”

    “呵呵,是啊,我有点像不速之客吧。”

    “季書記客气了,这。。。。。那请進吧。”换着别人,恐怕秘书会摆上脸色的,什么人如此大胆,敢敲書記的办公室门,而且办公室里面李云中正在和别人谈事情,但对季子强,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季子强这个人还是有点难纏的,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季子强让了進去。

    季子强跨步走進了办公室,一進去就看到李云中正和一个下面市委書記在谈话,看到季子强進来,李云中紧了紧眉头,这小子怎么电话也不联系一下,就闯進来了,他没有搭理季子强,继续对那个書記说:“班子的团结很重要,我希望你回去之后好好的考虑一下前段时间你们在这个问题上的缺点,多想想。”

    “是,是,谢谢書記的教诲,我一定好好反省。。。。。。。”

    季子强是不在乎什么的,李云中不理他,他自己就找个沙发坐了下来,一面接过了秘书端来的睡,一面翻起了茶几上的一份报纸,大有坚决不离开的味道。

    这确实让李云中有点头大,一般的人,不管是谁,看到别人正在谈话,肯定会客气两句,先回避一下,但遇到季子强这个的人,李云中自己也知道,所有的规矩都形同虚设,这个人根本就不按规矩来。

    不得已,李云中只好匆匆忙忙的结束了和这个市委書記的谈话。

    那个書記可能是被李云中批评了,所以脸上有点虚汗,走的时候又殷勤的过来给季子强发了一支烟,才头如鸡琢米一样的离开了办公室。

    李云中叹口气,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说:“你以后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啊,整天神经兮兮的,给人搞突然袭击。”

    季子强嘿嘿的一笑,拿出了自己的烟,给李云中发上一只,说:“我这不是事情急吗,就没有来得及给書記你打电话了,下次注意,下次一定注意。”“好像你说过好多次下次注意的话了,我都不相信了。”李云中没好气的抽了一口烟,在季子强的对面坐了下来:“说吧,什么事情?言简意赅,我一会还有事情。”

    季子强嗯了一声,说:“好好,那就简单一点,我想来谈谈地铁项目的招标事宜,昨天的常委会上李書記态度不够明确,我回家想了一个晚上,还是没有想透書記你的意思,所以今天就来了。”

    李云中微微的摇了一下头,说:“就这个事情?”

    “是啊,就这个事情。”

    “子强同志啊,我理解你的想法,你说的也是有道理,但有一点你忽略了,那就是我们要相信自己的同志,按你说的从国家部位邀请砖家来组成招标组,那么你让省政府这些干部怎么想,他们可是为地铁项目呕心沥血,费心费力了一年的时间啊。”

    季子强刚要说话,李云中抬手制止了他,继续说:“还有一个啊,子强同志,我更倾向于工程交给我们北江市本地的企业来做,这其中的含义我不用多说,你也应该明白吧?”

    “書記,这我当然明白,他们做肯定能给我们北江市的经济添砖加瓦,但要有个前提。”

    李云中眉毛一挑,说:“什么前提?”

    “那就是在同等条件下才行,如果他们最后多用了几个亿,甚至是几十个亿的资金,就算他们给北江市带来了一点经济增长,但相比起这些,也是很不合算的。”

    李云中一下就拧紧了双眉,冷冷的看着季子强说:“你又在危言耸听了,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自己的同志,这恐怕是你心理上的问题吧?”

    季子强淡然的一笑,没有在意李云中咄咄逼人的目光,他端起了茶杯,很小心的喝了一口,才慢条斯理的说:“你想这是危言耸听吗?”

    说完,季子强的眼光就和李云中的眼光相遇了,他们都毫不退缩的看着对方,足足对视的有10来秒的时间。

    渐渐的,李云中瞳孔收缩了起来,他体会到了季子强的这句话,也就在这个时候,李云中的心中有了一阵的悸动,看季子强的这个样子,莫非这个项目里面真的有什么猫腻?而且既然季子强追上了这个件事情,恐怕就不是小猫腻了,毕竟季子强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副县长,一个省委常委绝不会因为一点点小问题来和自己纠纏不清的。

    要说起来,这样的项目想要完全杜绝一些不正之风显然是没有办法做到的,吃吃喝喝,送点礼品,这很难处理,风气早就变坏了,只要不是很过分,李云中还是能够理解,但太严重了,那就不能置之不理,因为那样的话,就真的有可能会出现季子强说的那样多出几个亿,甚至更多的预算出来。

    李云中口气冷冷的说:“子强同志,我希望你能说的详细一点,这样我才能对你形成有效的支持。”

    季子强也明白了,李云中已经觉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要是这样的话,自己是该抛出这个山芋了,至少现在从李云中的表情看来,他并没有参与到这个事情中来。

    季子强点点头,说:“当然我会有更详细的证据,但我想先了解一下書記你的态度。”

    “大可不必如此,只要有证据,我肯定不会听之任之。”李云中回答的很干脆。

    “好,我要的就是書記你的这句话。”

    季子强从自己带来的包里拿出了那份笔记本,递给了李云中,说:“書記,请你先看看这个。”

    李云中接过了笔记本,站起来,走到了自己办公桌旁做了下来,拿起眼镜带上慢慢慢的看起了笔记本上的东西。

    渐渐的,李云中的脸色就变了,起初是涌上了红晕,再后来又变得惨白,太阳穴上面的青筋鼓了出来,他的鼻息也沉重了许多,他没有看完这些东西,就一下把笔记本拍在了办公桌上,好一会什么话都没有说。

    季子强也是第一次看到李云中如此震怒,他有点心悸,有点担忧了,他不知道接下来李云中会如何的爆发,他会对笔记本里的内容感到气愤,还是会对颜教授感到更大的憎恶?

    这很不好说,不过好的一点是,季子强把笔记本最前面的一张撕掉了,这样,至少李云中还不能确定笔记本到底是谁写的,但这一点也没有减轻季子强的担忧,毕竟,是自己让这个北江市最高权利拥有者感到了极度的愤慨。

    季子强说话了:“李書記,这事情。。。。。。”

    李云中抬手阻止了季子强的话,没有让他说下去,李云中站起来,走到了办公室的窗户前,沉思着,季子强在这个时候就看不到李云中的表情了,他只能看到李云中的后背,看到他略显僵硬的身躯在散发着浓浓的,让人惧怕的气息。

    好一会,办公室里两人都没有在说什么,季子强也在紧张的思考起来,他要预先设想好李云中有可能出现的各种反应,也要提前准备好自己将要怎么来给与不同的应答,现在一切都很难说,从来都没有人能够猜的透这个北江市第一人的想法,季子强也不能猜透。

    后来是李云中的秘书打破了这个沉寂,他敲门之后走了進来,说:“書記,办公厅的厅长已经来了。”

    秘书是在提醒李云中,后面还有很多安排都已经耽误了。

    但李云中没有转过身了,只是对后面的秘书摆摆手说:“让他们回去。”

    “回去?”秘书惊诧的重复了一句,但李云中没有回答他什么,秘书赶忙退到了门口,悄无声息的出去,他关上门,也轻轻的‘嘘’了一口气。

    李云中缓缓的转过身来,看着季子强,此刻的李云中已经平静下来了,脸上没有刚才的愤怒,也没有那种渗人的冷峻,他一如平常那样的淡定和平和:“子强同志啊,你觉得这个上面记载的东西真实性有多少?”

    季子强摇摇头,说:“也许全是假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