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心里也轻松了许多,华悦莲摆脱了痛苦,这对于季子强来说,也是一种心灵的解脱。

    华悦莲也在憧憬着什么,她那柔柔的记忆在胸中漂浮,回忆有时会让人心碎,心碎地把记忆洒落一地却又落地成花,被清风吹起融会在暖暖的空气中更让人眷恋,那是怎样的一种情感,如原野的一道风景,她欣赏着它的美丽,对爱,她的一种体会是即使心碎也会觉得甜蜜,她无法拒绝真实的自己,爱如冬天的阳光,那种感觉让她觉得给人一种温暖自己也不会感到寒冷。

    季子强就在华悦莲的脸上看到了一种毫无掩饰的向往和幸福,她已经解脱了套在她脖颈很长时间的枷锁,她要飞翔,她要去追寻自己美丽的人生,美丽的梦想。

    “我突然想喝点酒。”她微笑着说。

    “为什么?”他笑笑说。

    “我想为今天的解脱喝一杯。”华悦莲很自信的说。

    “好,我来陪你喝,但我们都不能喝醉,可以吗?”季子强怜爱的看着华悦莲说。

    “当然了,我可不想在今天这个时候喝醉酒,而且身边还有一个极具杀伤力的男子。”华悦莲调侃一句季子强。

    季子强就嘿嘿的笑了起来。。。。。。

    他们后来在夜风中分手告别了,遥遥的望着华悦莲今宵的容颜在此刻季子强不知道下一次和华悦莲相逢的时候会在何年何月,在无法预知的重逢里季子强明白,他和华悦莲再也不能有今夜这般柔情相对,也许这种离别,只有心痛没有感觉;也许这种放纵,只有疲惫没有快乐;样子迷失的双足,在夜色中长久的停留;他留下了他挥动的手,留下了他没爱完的山水,他的记忆冻结成冰,街道上的喧哗和热闹都是与他擦肩而过的路人,快乐亦逃之夭夭,他和华悦莲的过去已被打上了死结,也许以后开始新的旅程会是一个最美的结局。

    回到自己的家里,江可蕊和小雨都已经休息,季子强在漆黑的客厅里点燃了一枝烟就那样一个人在客厅里坐着,想着,透过窗口的玻璃,他看这家属院里窗口的灯火点点内心更添一阵黯然。

    但后来季子强还是让自己暂时忘记华悦莲,他还有更多的事情要思考,他不能沉湎在这儿女情长之中,因为他不是一个诗人,他生活在现实里,他肩上有太多的责任,他到了书房,打开了自己的公文包,坐下来再一次的翻开了那个颜教授的笔记本,接合今天苏良世在会上的态度,认真的思考了好一会,但一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季子强还是拿不定主意在接下来自己应该如何的处理这个事情。。。。。。

    到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季子强刚刚踏進办公室的们,红色的保密电话就响了起来,季子强快步走到办公桌的旁边,接通了电话:“喂,你好,我是季子强,请问哪位?”

    “你好啊,子强同志,我国安部的老范。”

    “奥,范部长,你好,你好,请问有什么指示。”此刻的季子强心中已经感觉到了一些什么,所以他心中还是有些激动的。

    “请子强同志记好了,外交部已经联系到了美国巴尔的摩的华人商团,他们会在今明两日给你们发出一个邀请函,接涵后,请立即动身前往巴尔的摩,执行我们预定的计划。”范部长的声音很平静,但季子强再也无法平静了,事情正在走向最关键的时刻。

    季子强连忙答应着说:“好的,我会尽快执行,另外啊,在人员配置上不知道你们部里有什么考虑。”

    “嗯,可能计划会有一点调整,具体的情况我就不在这里细说了,今天下午,会有人和你联系的,整个计划和我们的构想他都会详细的告诉你。”

    季子强点头:“这样啊,那么谁会来和我联系呢?”

    范部长一笑:“哈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有一点我还是要提请季書記注意,不要勉强自己,更不要感情用事,正如我们提前预约的那样,你这不过是一个辅助行动,万一困难太大,要懂得适时收手。”

    季子强也很凝重的说:“谢谢部长的提醒,我明白,请部长放心。”

    对面的电话中范部长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又说:“总理让我给你转达一句话,他希望你能保重自己。”

    季子强一霎那心中就涌动起了一股暖流,他明白这个句话的含义,更能体会到总理对自己的关爱,就为了这样一句话,自己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谢谢,谢谢,也请部长你转告总理,我一定努力完成这计划。”

    “嗯,那好吧,就这样。”

    范部长挂断了电话,季子强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他也知道,这次的行动就像大海捞针,他更知道,这次的行动充满了危机和陷阱,也许,当然了,这只是也许,也许自己要经受生命中第一次真正的考验。

    放下了电话,季子强慢慢的坐了下来,连秘书小刘走進房间的时候,季子强都没有觉察到,直到小刘给他开始倒水,开始收拾桌面的时候,季子强才恍然惊醒过来,说:“今天下午有什么安排吗?小刘。”

    小刘停住了自己正在清理桌面的动作,拿出了一个笔记本看了看,说:“下午有团省委的一个会议,还有市工会主席要来汇报工作,安排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另外要到开发区检查工作,晚上是市招商局宴请澳洲的一个商人,据说这个商人投资额度很大,招商局局长和岳副市长都希望你能出面作陪,但还没有征求書記你的意思。”

    季子强静静的听着,等小刘说完之后,季子强才说:“今天下午的所有活动全部取消。”

    “全部取消?”小刘有点诧异,因为其他几个活动都是昨天季子强同意的。

    “是的,全部取消,如果还有其他的什么临时事务,你一概的推掉。”季子强干脆的说。

    现在任何的事情和自己将要去救援萧博瀚的计划都无法相比了,季子强要好好的盘算后面的事情,而且,范部长也说了,会有人和自己在下午联系,这事情要详细周密的商讨,一点都不能分心。

    小刘也不再多说什么了,赶忙收拾好办公室,下搂找文秘书长,重新调整季子强全天的工作了。

    季子强就一个人在办公室坐着,刚想了想萧博瀚的事情,有突然的想到了昨天常委会的地铁工程,季子强担心起来,昨天李云中的态度很是暧昧,那么下一步地铁工程会怎么進行?自己那个时候可能在巴尔的摩了,已经不能在这个事情上给与苏良世限制,这又该怎么办呢?

    季子强心情有点被破坏了,他不愿意想其他的问题,他只想考虑萧博瀚的事情,但地铁的项目又不断的出现在季子强的脑海,让他无法放手。

    这真的难住了季子强。

    他叹口气,目前只能顾一头了,相比于萧博瀚的生命,相比于国家的安慰,地铁项目中的**内幕算不得什么了。

    可是在他还没有坐下的时候,他的想法又发生了变化,不对,这个事情也不能袖手旁观,就算自己不再北江市,但秋書記在,谢部长在,自己何不把笔记本交给他们两人呢?有他们在常委会盯着,苏良世也会有所顾忌的。

    不过这样的话,会不会引起另一场北江市的大拼杀呢?

    季子强是有些担忧的,可是也就那么一会的功夫,他还是决定这样做了,他翻出了笔记本来,给小周去了一个电话,让他准备车,自己马上要到省委去一趟。

    季子强没有带小刘,他单独的到了省委,车在省委的大门口很顺利的就進去了,季子强下车之后,犹豫了一下,他在叶眉和谢部长之间考虑了一下,最后觉得还是交给叶眉好点,至少叶眉来处理这件事情更恰当,这源于叶眉的职位更方便一点。

    季子强让小周在这等自己,他就上楼了,一面走,一面季子强还在反省着自己这样做是不是恰当,因为这个个笔记本中涉及到的政府官员很多,从苏良世到下面一些厅的一二把手,很多都涉及其中,这一点是最可怕的,一但处理失控,肯定会带来难以估量的灾难。

    低着头,季子强走到了叶眉的办公室门口,他站住了,不行,这样做太危险,自己会把叶眉置身在重重的围困之中,当叶眉知道了这个件事情,她也就没有了其他的选择,她只能站出来阻止,自己倒好,屁股一拍就到了美国,剩下这一个烂摊子让她一个人来应付。

    不行,不能这样做。

    季子强站住了脚步,他没有去敲响叶眉办公室的们,就那样站了好一会,最后转身又离开了,在这个时候,季子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个烫手的山芋自己何不扔给李云中呢?扔给他才是正确的选择,李云中在接到这个烫手的山芋之后,他的选择并不多,他要么就是出面制止苏良世的计划,让地铁的项目在阳光中展开,这不仅可以让他认清苏良世的丑恶嘴脸,还能分化和瓦解李云中和苏良世多年的联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