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副省长也意识到了什么,不紧不慢的插了一句话:“季書記啊,我们也不说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话,但这么大一个地铁项目,对我们本地企业来说也是百年难遇的,把这些项目送给别人,我想啊,于情于理都不合适吧,我们北江市的企业也是需要政府来支持的。”

    这政府的两大首脑都对季子强展开了针锋相对的反击,让会议室的气氛有点紧张起来了,大家也都知道,季子强一直和苏良世省长是有隔阂的,他们会不会因为此事演变成一种对垒呢?而李云中書記却还没有表态,自己应该怎么说?

    连组织部的谢部长都邹了一下眉头,他想帮着季子强反击一下,但那样做显的过于直白,反而会冲淡季子强今天的主题,把一件对工作的建议变成了两个派系的争斗了,所以他俺耐住自己的情绪,没有说话。

    但他不说不代表别人不说,叶眉是不想忍耐了,她咳嗽一声就想展开回击。

    也就在这个时候,李云中在叶眉说话之前讲话了,他绝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最后成为苏良世和季子强他们对决的起因,至于地铁工程准备来,李云中觉得还可以从长计议,但不能在这个地方進行了。

    “好了,好了,刚才大家都谈到了自己的一些看法,我觉得都有一定的道理,今天也是先请良世同志汇报一下最近一个阶段的准备情况,至于其他更多的细节,可以慢慢的了解,但我还是希望,工程可以尽快的展开,我们的时间是很紧张的,年内把一切准备好,争取来年破土动工。”

    不管是季子强,还是苏良世,都有点无法把握李云中话中的意思,他似乎在支持季子强此次会议不作为最终会议的建议,又像是认可苏良世希望简化程序,尽快开工的想法,但同时,却又仿佛在批驳他们双方各自的立场,这让今天的常委会变得有点扑朔迷离起来。

    季子强不由的邹起了眉头,好一会都没有说话,在这个问题上,季子强本来是有很多顾虑的,假如没有李云中旗帜鲜明的支持,自己就要三思而后行了,看来今天的会议也只能先到此为止,不管怎么说吧,自己也算给苏良世敲响了一次警钟,让他明白,自己正在远远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多少应该会有所收敛。

    后面的会议就没有更多的议题值得讨论了,李云中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让苏良世和季子强这对阵的双方都暂时停止了相互的攻击,会议开的就更为沉闷,更为窒息。。。。。。

    会议结束之后,季子强最后一个起来,他收拾好会议桌上零零散散的东西,刚准备离开省委回家去,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季子强接上一听,那里面传来了华悦莲的声音,季子强一愣,赶忙接通电话,话筒中就听到了华悦莲略带些沙哑嗓音:“子强,你有时间吗?我想见见你。”

    华悦莲的声音有着极强的感伤,季子强想起了上次自己见到华悦莲的情景,季子强知道华悦莲这些年过的并不快乐,每次想到华悦莲,季子强都止不住感到了忧伤很深深的内疚,季子强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她的请求:“我有时间,我现在就可以过去。”

    “谢谢你,子强,我等你。。。。。。”

    他们把见面地点约在了华悦莲家附近的一个酒吧,这些也是季子强要求的,他希望让华悦莲更方便一点,自己是无所谓的,但她不行,记得上次华悦莲就因为见自己而回家后引起的麻烦。

    季子强的小车还在院子里等着他,季子强上车之后给小周说了地点,小周就启动了汽车,对这个城市,小周太过熟悉了,熟悉的根本都不需要去思考就能找到最佳的路线。

    车穿越在省城大大小小的街道里,季子强半闭上眼,回忆着和华悦莲的每次相逢,回忆着自己和华悦莲那个初次相识的春天,时光荏苒,物转星移,这些年过去了,但季子强心中的那份眷恋却一直都没有消失,想到华悦莲,季子强都会有一种切肤之痛。

    睁开了眼,季子强摇摇头,想要摒弃那些凄伤的感觉,他抬头看车车窗外,这个时候,季子强发现城市的夜晚也格外的美丽,眼前一辆辆汽车疾驰而过,不知何时,路灯们不约而同地睁开了眼睛,把道路照得亮堂,橙明的灯光下,马路也露出了温柔的一面,变成了暖暖的颜色,带点褐、带点黄、又有点儿金属光泽,夜暮完全笼罩了城市,眼里只有那雾气一般的淡淡的黑与橙黄的灯火在闪耀。渐渐地,灯火越来越亮。

    季子强一眯眼,眼前是一幅可以汇拟《星夜》的画卷,纯黑的背景,无数八边形的星星一闪一闪,相印争辉,一股风流过,星星的光芒被吹得四处流溢飘到远方,城市的夜晚,是灯火通明,艳丽繁华的,但同时也是冰冷孤独的。

    见到华悦莲的时候,季子强一脸的惊讶,他们从上次酒吧分手之后,现在的华悦莲瘦了很多,眼神中渗满着忧伤,笑容也不像往日那么自然,她看起来心事重重的,她穿着一件颜色素淡的套装,没有化妆,甚至连头发都没有好好梳一下。不过,即使如此她看起来还是美的。她的五官十分精致,身材也很好,她是个标准的中国美人。

    对于华悦莲来说,她多么渴望可以见到季子强,但显然的,华悦莲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要让自己表现的淡漠一点,然而,这样的告诫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见到季子强的这一刹那,华悦莲的眼神就迷离了起来,面对季子强,她的心很难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平静很笃定,因为这个名字和这个人在分手后的这许许多多的日日夜夜里,出现的频率是那样的多,每次都让自己难以割舍。

    季子强也是一样的,虽然自己和华悦莲分手了,但在很多时候,他还是会想起华悦莲来,在那些伤感和落寞的夜晚,他的怀念中经常的会有华悦莲那婀娜的身姿。季子强看到华悦莲那蒙蒙似雾的眼神中,他的心一点一点的荡漾开来,他专注而又温情的看着华悦莲,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多年未见的情人一样,他们一起坐了下来,他们也没有通常的寒暄和客套,他们就是那样静静地彼此看着对方。

    好一会季子强才说:“最近你过的好吗?”

    华悦莲摇摇头说:“不好,很不好。”

    季子强的心就往下面沉了,他努力的不让自己的表情出现过多的忧伤:“你有什么打算吗,我曾经劝过你,假如生活的太痛苦,那就换一种方式生活吧。”

    华悦莲没有回答,她长久的看着季子强,她哭了,无声的哭泣,眼泪缓缓的流淌了出来,季子强有点无助的看着华悦莲,他知道这种时候自己不管用上什么样的语言,那都是无力的,不管什么样的话,也都缓解不了华悦莲心中的忧伤,他只有看着她的眼泪像雨水一样地落在了桌子上,许久,她擦干眼泪,神情是那样的哀怨。

    “对不去,悦莲,我让你想起了伤心的事情。”季子强轻声的说。

    “没有,你没有什么对不起的,要知道,有时候女人流泪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我没有伤心,真的,就是感到累,感到无奈,但不伤心,从此之后我不会在伤心了。”哭过以后的华悦莲明显的感觉好了很多。

    季子强说:“那就好,那就好,何必伤心。”

    华悦莲点点头说:“是的,我不会在伤心了,我要告诉你,过一两天我就离开北江市到北京去了。”

    季子强说:“你到北京?”

    “是的,这些天来我想了很多,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何必让自己过的这么艰辛,我离婚了,调回父母的身边,他们也老了,也需要有人照顾。”

    季子强看着华悦莲,使劲的点点头,在桌子的对面无限温柔地俯瞰她的眼睛说:“不错,你可以重新开始你的生活,回家吧,那里会是你温暖的港湾。”

    华悦莲眼中迷离的雾气又一次升起了,她注视着季子强,说:“或者这是我最后一次邀请你相会了,也许我们以后都不会在相见,这应该是我们的一次告别吧。”

    季子强伸出手来,握了握华悦莲放在桌面的手说:“希望今天的告别是你今后生活幸福的一个拐点,我祝福你”

    “谢谢你。”她笑了笑,笑的很温馨,她说:“在你面前哭一场,我舒服了很多,真的,当明天的朝阳升起的时候,我想,我会忘记本来早就应该忘记的往事,我会重新开始我的新生活。”

    季子强就想,或许华悦莲在经历了太多的刻骨铭心和生活伤痛之后,她已经明白和理解生命和生命的本质,也知道所有的浮华,所有的成败得失,那些都不过是过眼烟云,她的那颗心经历过人世所有的沧桑与悲痛,她已经学会从容与坦然,学会让自己的精神和灵魂自由而随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