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感觉季子强有点奇怪了,作为苏良世,恐怕大大小小的讲话不下几千场了,他怎么可能找不到讲话的重点,而季子强认为自己也听过太多的报告,也不可能听不懂别人讲话的主题但今天这样的情况却出现了,这是不是有点奇怪?

    不奇怪,一点都不奇怪,季子强马上就意识到了今天这种情况的根源,那就是苏良世在讲话中有意的在忽略着一些问题,什么问题,那就是细节,他整个谈话都像是漂浮在水面上的浮萍,也像是游荡在山峰上的雾霭,让你看不清,听不真,这显然的,是苏良世有意为之,他是在掩饰着某些东西。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换着其他人,也许不会有太深的感觉,因为本来常委们大都是省委这面的人,对今天的地铁工程知道一些,可谈不上太熟悉,而且有苏良世和政府的大大小小官员们认真的研究着,所以这个会议对大部分常委来说,就没有太多实际的意义。

    但季子强不一样,因为他看到过颜教授的那本日记,从日记中,季子强能清清楚楚的明白苏良世在掩饰什么,所以在苏良世讲完话之后,在其他都觉得无话可说的时候,季子强发言了。

    “苏省长,我想谈点自己的看法。”其实对这个问题季子强也早就做过深刻的思考,一直以来,他都没有确定应该怎么做,他反复的,矛盾的想着这些事情,

    想着颜教授笔记本里的那些东西,季子强是带着一丝的沉重,从根本上讲,季子强不是好勇斗狠的人,相反,他的潜意识里面,带有世界大同的味道,这种想法是美好的,也是不现实的,季子强知道,残酷的现实令自己有了很大的改变,可是,内心的愿望是不可能完全改变的。

    有那么一个阶段,他甚至想不再去管那个笔记本的东西,因为那上面涉及的人员太多,真的拉响了这个地雷,未必就是一个好事,炸到一大片,最后北江市肯定也乱了,在得与失之间,季子强很难找到一个平衡点来。

    但今天听到了苏良世的讲话,看到他可以的在掩饰那些关键的细节,季子强还是忍不住了,他希望他的发言可以警告一下苏良世,让他多少收敛一些,要是真能达到这个效果,自己就此打住,也算尽到责任了。

    苏良世没有想到第一个发言的是季子强,他皮笑肉不笑的说:“欢迎季書記给与建议和指正,我们洗耳恭听。”

    “指正谈不上啊,不过就是一点看法。”季子强说。

    苏良世又是一笑,说:“呵呵,我们就不要客气了,有什么你就说吧。”

    “好,我对省政府关于地铁项目做的工作感到很敬佩,你们确实费心,辛苦了,这些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的,我就不在赘述,我想说的就是在地铁项目的招标上,不知道省政府是做了那些应对的措施,这一点对地铁项目的质量和成本都是很关键的,所以想请苏省长在详细的介绍一下。”

    苏良世脸色有那么一点变化,对这个问题,他确实是在刻意的淡化,其实今天所有的讲话也都是为了冲淡具体的细节,他不想让别人参与的过多,更不希望有人影响到他对整个地铁工程的设想和安排,但很不幸的是,季子强却绕过了所有繁琐的遮掩,一针见血的就找到了这个问题的关键,这不得不让苏良世心头冒火。

    只是这个地方不同于其他的地方,就算苏良世心中有很多对季子强的不满,他也无法表现出来,他略微的思索了一下说:“子强同志说的这个问题我们正在考虑之中,现在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所以具体的招标等事宜今天恐怕一时难以给大家汇报。”

    季子强越加相信了颜教授那本日记中所写的东西了,看来苏良世等人正在处心积虑的打着招标的主意,现在苏良世的话不过是一种推口,像今天的这样为地铁工程的常委会肯定不会经常召开,苏良世只要应付过这个会议,后面的事情就完全由他随心所欲了。

    想到这里,季子强微微的一笑,说:“苏省长,既然地铁项目很多具体的细节你们还没有完全考虑好,那么我看这个会议只能算一个地铁项目的预备会,等你们商议确定之后,我们在认真的在这里过过,你看怎么样?”

    季子强很婉转,但还是挑明了事情的实质,断绝了苏良世想要蒙混过关的后路,让所有参会者都明白,今天这个常委会不能算地铁项目最终的决议会。

    苏良世一下被季子强打乱了计划,季子强提醒了每一个人都对地铁项目关注起来,这里坐的随便哪一位,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刚才大家不过是不太主意,也没怎么上心,现在季子强这稍微的一提醒,他们也都明白过来了,不错,苏良世在给大家打着埋伏,他想用一个大概的,笼统的汇报,让参会者表示认可,和他共同分担责任,至于以后怎么操作,也许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叶眉也看出了苏良世的企图,说:“我看子强同志的这个提议是很不错的,这个项目对北江市来说很重要,我们既然是北江市最高的管理会议,我们就要完完全全的了解项目的重要细节,我们也期待苏省长能尽快的落实好其他部分,争取下一次再召开会议的时候,大家可以听到更为详细的情况。”

    苏良世暗自叹口气,又是这个季子强啊,为什么自己总在关键的时候遇到他,他是自己天生的克星,自己的好事难道就这样被他破坏掉吗?苏良世心有不甘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是啊,是啊,是有很多细节问题没有给大家汇报,但子强同志啊,这个工程是一个巨大的,繁琐的工作,想要把所有的问题都一一在这样的会上给大家全部介绍清楚,那是有很大难度,不要说开三两个常委会,就是开十天半个月,只怕也难以全部说完,所以我觉的啊,子强同志你是有点强人所难,照你这个想法,就算在等一年也难以开工,很多工作都是边干变研究。”

    苏良世很巧妙的把季子强的话夸张之后,推演出了一个不可实现的结果,而且苏良世还知道,对这个项目,李云中是很关注,重视的,他也绝不能容忍谁来干扰,影响到工程的正常進度。苏良世希望可以用工程延期来给李云中造成心理上的威胁,让他在这个问题上站到自己的一面。

    季子强也几乎在苏良世刚刚讲完这段话之后,就明白了苏良世的意图,季子强不禁扭头看了李云中一眼,但李云中的脸上是看不出什么表情的,他像是在深思,又像是在等待,等待苏良世和季子强继续说下去,以便他自己做出最终的决定。

    季子强也几乎在苏良世刚刚讲完这段话之后,就明白了苏良世的意图,季子强不禁扭头看了李云中一眼,但李云中的脸上是看不出什么表情的,他像是在深思,又像是在等待,等待苏良世和季子强继续说下去,以便他自己做出最终的决定。

    季子强必须对苏良世的话做出反击,他不能让苏良世把自己绕進去:“苏省长,你可能有点误会了,我并没有要求听到所有的的措施,我只是想知道一下你们对工程招标有什么措施,除了地铁施工,还有所有站点的施工,我想啊,这应该是很重要的一个部分,相信苏省长也一定有所考虑吧?”

    苏良世让季子强一下就逼到了墙角,他无法回避,也难以推诿,同时苏良世也不想让季子强继续的质疑下去,能在这个会上定下来最好,免得夜长梦多,节外生枝。

    善于周旋的苏良世还是没有怎么犹豫就说:“呵呵,看来季書記对这个事情很关注,这件事情很简单的,我们省政府有一个招标办公室的,我想下一步再聘请几个专家就可以了,这都是常规的处理方式,我倒觉得啊,这个事情我们少插手一点更好。”

    季子强摇摇头,说:“苏省长,我倒觉得这个件事情在整个工程中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建议,此次地铁的工程招标,我们打破常规,邀请国家相关权威部分的专家组成一个招标组,做到公开公正,同时,尽早的在全国媒体刊登招标邀请,这样才能让更多的,更好的企业到北江市来,不知道我这个建议苏省长认为如何?”

    苏良世一下脸色就变了,这个季子强,真不是东西,要照他这个方式来招标,整个前期的准备工作和已经谈妥的很多事情都会出现问题,难道这个小子听到了什么风声不成?

    苏良世冷哼一声,说:“季書記你是什么意思,是不相信我们政府招标办公室的同志吗?你认为邀请专家就那么容易啊,再说了,我更倾向于我们本地的企业参与到北江市的建设中来,这些企业在我们前期的准备工作中,都是出了力,费了神的,他们做这个项目,我更放心。”

    本书来自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