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了家里,江可蕊少不得要问东问西,因为毕竟季子强是去见的总理,所以大家好奇一点也很正常的,但季子强当然是不能给他们说的那么清楚了,一个是本来这样的事情就是国家机密,在一个,季子强更不希望江可蕊和家人为自己担惊受怕,在北江市季子强也许算得上一个人物,但到了国外,在面对那些满身血腥,杀人不眨眼的特工的时候,季子强就会无足轻重。

    不过季子强天生的具有说谎的细胞,所以他那一阵高山流水的乱喷,喷的江可蕊是一愣一愣的,肯定也就信以为真了。

    但这也就是骗骗江可蕊而已,对乐世祥来说,季子强的话中就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不过当着江可蕊的面,乐世祥什么都没有多问,甚至在有的地方还帮着季子强打个掩护。

    但在其他人都不在跟前的时候,乐世祥忧心忡忡的问:“子强啊,为什么要说谎?”

    季子强帮乐世祥倒上了一杯水,想了想说:“因为事情重大,我不希望可蕊担心。”

    “奥,这样啊,有危险吗?”

    “有,但我还是必须要做。”

    乐世祥叹口气:“我明白了,作吧!”

    乐世祥在中南海的时候都已经有了一种预感了,作为曾经的一个地方大员,他给总理汇报过多次工作,早就熟悉了总理的工作习惯,季子强今天反常的行为,也就预示着季子强根本都没有给总理汇报北江市的工作,季子强越是强调这点,也就越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不过有一点乐世祥是相信的,那就是季子强和总理谈的事情肯定是重要,而且正当,季子强不想细谈,那是一定有他的道理的。

    第二天中午,乐世祥在家里宴请了中组部的萧副部长,季子强作陪,大家一起谈的甚是融洽,对季子强上次的任命,这个萧副部长也是出了很多的力气,季子强自然少不得要敬几杯酒表示一下自己的感谢,但萧副部长也是不敢托大,面对季子强这样一个后起之秀,他的前途和未来也是难以限量。

    到了当天的下午,季子强和江可蕊就要离开了,十一的假期过的很快,而季子强心里也装着许多事情,他回去还要早早的准备好另外一场工作,现在这个工作已经超越了其他所有的事情,成为季子强最大的思考对象了。

    离别的时候,江可蕊还是有点难以割舍,北京到北江本来并不遥远,飞机也就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情,但不管是江可蕊,还是乐世祥,江处长,他们却都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相聚,每个人的工作都安排的满满的,这就让一家子人天各一方,相互牵挂。

    季子强看着恋恋不舍的江可蕊,拥一下她的肩头说:“以后我们尽量的抽时间多来看看来看两位老人吧。”

    “谢谢你,子强,真希望有一天你调到北京来上班,那样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天天团聚了。”

    季子强爱怜的笑笑,说:“我会努力的,”

    “唉,其实我更希望你不要努力,有句诗不是说过吗,‘悔叫夫君觅封侯’,有时候啊,我真的向往那种平平淡淡的,普普通通的生活。”

    “是啊,我也希望,可惜我们不能。”

    季子强心中也是有许多感慨,假如自己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是不是会过的更快乐一点呢?

    飞机起飞了,从上蓝天,把那姨婆艳丽的晚霞留在了季子强他们的身后,季子强又开始思考起来了,下一步总理和范部长会怎么安排呢?自己该做点什么样的准备?到了美国是不是能顺利的找到萧博瀚?对了,还有那个关乎着中国安危和国防的资料能不能安全的带回来?这许许多多的问题让季子强费神而头大。

    到了北江市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秘书小张也早早的带着车在机场等候季子强他们了,而王稼祥夫妇也在酒店里定了一桌菜,等着季子强他们吃饭,对王稼祥这小子,季子强是一点都不客气的,从机场出来,就直接到了地方,两家人再加上秘书小刘,算是庆祝了一下已经过去的十一节。

    两人回到家里,一下感到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熟悉,北京是很好,乐部长家里的四合院也很精致,但比起这个一百多平米的小屋,季子强却更感到舒适,老爸和老妈在季子强他们离开省城的那天就回到了柳林市了,她们一样的也向往自己的老家,现在小雨也大了不少,不是那么太让人操心了,季子强就答应二老回去待上一段时间再回来,让他们缓解一下思念故土的乡情。

    所以在给小雨洗完澡,安顿小雨睡觉之后,房子里就变得很安静了,最近这段时间里,季子强越来越依赖江可蕊了,季子强就搂着江可蕊感受着彼此的温存,好一会没有说话。

    人的想法是很奇怪的,谁都有軟弱的时候,在北江市政坛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强势,现在又遇上了萧博瀚的这档子事情,恍惚中,季子强感觉到了軟弱,他希望能够得到撫慰,和江可蕊之间的那种浪漫爱情,早已经转化为亲情,家是季子强最为渴望的港湾,在家里,季子强什么都不用想。

    好一会,江可蕊才转过头来看着季子强说:“你这两天有心事,我已经感觉到了。”

    此刻的江可蕊穿着睡衣,头发蓬松,温香怡人。

    季子强笑了笑,说:“是啊,很多事情都要提前思考好。”

    “什么事情呢?”

    “工作啊,这次给总理汇报了北江市的情况,我自己都有点内疚啊,和全国相比,我们北江市还是明显的落后了许多,你说我能不愁吗?”季子强合情合理的给江可蕊编造了一个借口。

    江可蕊还是有点疑惑,就想继续的问几句,季子强也怕江可蕊问多了,自己最后说出了漏洞,不等江可蕊说话,他就低下了头,吻住了江可蕊刚刚微张的小口,两人的嘴唇粘在一起,好长时间没有分开。。。。。。。

    收假了,在季子强上班的第一天还是很忙的,很多业务局的一把手,不断的来给请安,汇报工作,季子强就很少说话,主要是听,这些领导也都可以恰如其分的掌握住时间,一般就20分钟的样子,捡紧要和重点的汇报,每当一个领导汇报完毕,季子强总是说上那么几句不痛不痒,千篇一律的鼓励。他到真的让这些下属们有点吃不透了,今天季子强的少言寡语,更让他显示出一种深不可测的意境,让一个个下属小心翼翼,充分的感受到了季子强的威严和冷漠。

    实际上,季子强是昨晚上累了,现在不想说话,到不是说他真的就那么高深莫测,只是下面领导把他猜错了。

    但另一件事情扰乱了季子强的思维,那就是省委的常委会在当天晚上召开了,季子强吃完晚饭从家里直接到了省委的小常委搂,常委们大部分都住在省委家属院,所以他们来的很早,现在算算,恐怕也只有叶眉和季子强是住在外面的了。

    不过叶眉也已经到会议室了,季子强估计叶眉下午就没有回去,他和其他常委打了个招呼,走到了叶眉的身边,说:“秋書記十一没到外面转转?”

    叶眉看看季子强,说:“哪有时间啊,十一事情比平常都多,什么地方都去不成。”

    “额,辛苦了秋書記。”季子强到是有点惭愧,自己这个十一过的有点太逍遥了。

    他在自己应该坐的位置上做了下来,谢部长隔着桌子说:“子强同志,十一去北京玩的怎么样啊?”

    季子强有点惊讶的说:“谢部长你怎么知道我到北京去了?”

    “呵呵,昨天给你老岳父去电话,他自己说起的。”

    “奥,哈哈,我就说嘛,主要是老婆很久没有回去了,我陪着回去看看。”

    “应该的,应该的。”

    几个人正说着话,李云中就带着秘书走進了会场,秘书放下了李云中的公文包,又帮他泡好了水,才返身关上门,离开了会议室。

    李云中慢慢的看了一圈参加会议的人,今天来的很齐,全部都到了,收假的第一天,各位领导都没有出去。

    李云中点点头,说:“今天有要耽误大家一点时间了,没办法啊,最近的事情比较多,今天我们议题只有一个,就是关于省城地铁项目,这里有几个问题要大家讨论一下,现在先让苏省长给大家把情况介绍一下吧。”说完,李云中对苏良世示意一下,让他讲话。

    苏良世清了一下嗓子,就开始说了,他主要讲诉的就是省城地铁的一些规划,布局,以及下一步需要配合和注意的地方,他讲的很笼统,给季子强的感觉有点朦朦胧胧的。

    要说起来,季子强对地铁工程确实是了解的并不多,他只能知道一个大概情况,现在苏良世讲的也比较散,季子强有好一会都没有找到苏良世讲话的重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