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继续说:“第二个问题,那就是萧博瀚是否投敌?这还是用刚才的方式来推断一下就可以得出,他没有投敌,因为对方正在使用大量的特工在找他。”

    季子强停顿了一下,说:“第三个问题,那就是萧博瀚应该还活着,他可能是因为其他的一些原因,比如受伤,比如被困,再比如他感受到巴尔的摩对自己形成的巨大威胁,所以他只好潜伏下来,等待救援,或者等待时机的成熟才离开那里。”

    季子强逻辑清楚,条理分明的推断让总理和范部长都连连的点头,不错,季子强带给了他们一个全新的思路,连范部长都不由的叹口气说:“看来我们太过担心行动的重要性了,反而没有季子强同志旁观者清啊,要是这个推断可以成立的话,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一点,但现在很奇怪的一点就是我们出动了所有巴尔的摩的潜伏者寻找萧博瀚,按说他是可以联系上他们的,但为什么萧博瀚始终没有消息?”

    总理说:“你的意思是就算萧博瀚生病,他也应该能联系上我们的同志。”

    “是的,这次我们是全力以赴的,动用了几乎在美国的所有网络,包括很多好些年没有用过的潜伏者,这个规模是很大的,巴尔的摩也不过那么大的一个地点而已。”

    总理办公室的三个人都一下陷入了深思中,因为还有一个可能性是季子强没有说出口,但三个人都知道的,那就是或许萧博瀚已经牺牲了,只是没有找到他的尸体而已。

    这个想法季子强也是有的,但他不愿意往上面想,在没有确认萧博瀚已经牺牲的准确情况下,季子强是把事态往最好的方向的设想,但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才能找到萧博瀚,既然国安局出动了那么多的特工都没有办法联系到萧博瀚,可见事态的严重性,自己能想出一点什么有益的方法吗?

    季子强紧紧的锁着眉头,而且还情不自禁的站起来,在总理的办公室走动起来。

    这个时候,不管是范部长,还是总理,再也没有对季子强这中旁若无人的行为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了,他们也知道这个季子强投入進来進行和他们一样的思考了,从刚才季子强的几点判断来说,他们也认可了季子强对这个行动的参与。

    季子强在短短的这段时间中,出现了很多想法和推断,他的脑袋在高效的运转,而且他可以抛弃所有的其他想法,管他娘的什么核潜艇,管他什么隔音材料,这都不是季子强关注的重点,不仅不是重点,他压根就懒得去想这些问题,这也是季子强和总理,和范部长在思维上不同的地方,人家考虑的是国家,国防大事,他考虑的就是怎么找到萧博瀚的问题。

    这想法真是差距很大,可是有一点确是共同的,那就是找到了萧博瀚,一切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季子强在转到第12圈的时候,突然的站住了,他又低头的想了想,然后走到了总理办公桌的旁边,说:“让我到美国巴尔的摩去,我帮着找萧博瀚。”

    总理难以置信的抬头看着季子强,说:“你不是国安局的人,你也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你去帮不上什么忙的。”

    “总理,我认为万事万物其实都是想通的。没有谁天生就是搞这个工作的。”

    “这我知道,问题是你去了不会有太大的效果。”

    季子强摇着头说:“我们这样推想一下,我们在那面的人出动了许多,为什么萧博瀚还是找不到?这应该是有原因的?”

    范部长接了一句:“什么原因?”

    “可能我们找的人行动很不方便,他们要顾忌到美国情报局的人对他们的监视和威胁,也可能是萧博瀚发觉了他们被美国情报局的人监视了,所以不敢和他们联系,而我去就不一样了,我可以自由的行动,因为我没有在美国情报局的案底。”

    总理摇着头,说:“这个理由不充分,就算他们不对你太过关注,但你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萧博瀚,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可以让萧博瀚自己来找我,因为他信任我,他知道我去就是为了找他,所以我可以守株待兔。”

    “他找你,你用什么方式让他可以找你?”总理有点兴趣的问。

    季子强一笑,说:“我要作为北江市的市委書記,带着考察团,大张旗鼓,轰轰烈烈的去,让他们巴尔的摩的报子,电视,媒体天天放我到头版头条,那样的话,只要萧博瀚还活着,不管他在什么地方,都能看到我。”

    季子强这个建议让总理和范部长都沉默了,也让他们两人眼前一亮,是的,从理论上讲,这个方案是可行的,但实际效果会怎么样?总理和范部长还是有点吃不准,当然,总理心里又想,退一步来说,季子强的这个方案对整个行动也不会造成其他负面的影响,就算季子强出去瞎晃悠了一圈,什么结果都没有,那也没有关系,其他行动依然不受影响,这就算是一个毫不相干的附加的行动吧。

    总理用办公桌上的签字笔在桌子上轻轻的敲打了一会,毅然抬头,说:“你想好了?”

    “想好了!”

    “都需要一些什么援助?”

    季子强想了想:“请商业部和外交部帮我联系和安排考察的事宜,其他的暂时就不需要什么了。”

    范部长看了看总理说:“总理,你。。。。。。”

    总理点下头:“这没有什么坏处。”

    范部长也说:“坏处当然是没有,但我怕没有效果啊。”

    季子强说:“多一点可能性总该是好的。”

    范部长像是下定了决心,说:“你英语怎么样?你对巴尔的摩熟悉吗,看来我需要给你安排一些国安局的人随同配合。”

    季子强微微的摇着头,说:“我觉得还是不要国安局出面吧,你们的人说不上在美国情报局都挂过号的,我就想单独的行动,这样不管成败,都不会影响到你们其他既定的方案。”

    “但季子强同志啊,你要知道,虽然你是代表政府前去考察的代表,也不能避免危险的发生,至少要有熟悉那个地方,并且精通搏击的人跟上才稳当一点。”

    总理也让点头说:“是的,那些行动和你在办公室不一样,要有充分的准备。”

    季子强想想,觉得也有道理,就说:“那行吧,我接受范部长的安排。”

    总理站了起来,说:“好吧,今天就谈到这里,一会我就和商业部,外交部研究一下,范部长,你们安全部也尽快的拿出一个季子强同志去的方案来,争取早点实施这个计划。”

    “是,我回去就着手研究。”

    季子强也站起来,说:“我在北京等你们的消息?”

    总理想了想,说:“不用了,几天的假期已经到了,你回北江市,这样更自然一点,我们安排好了自然会通知你。”

    “好的,我等候总理和部长的消息。”

    季子强告辞了,这个时候,季子强是一点都没有感到害怕的,他觉得他去寻找萧博瀚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萧博瀚是自己的朋友,最好的朋友,自己绝不能坐视他在异国他乡陷入危机,自己要救他,一定要救。

    走出了总理的办公室,季子强看到外面走廊上等着好几个准备见总理的干部,他们都很是奇怪的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季子强,不知道季子强是何方神圣,在总理办公室能坐这么长的时间。

    虽然季子强对这几个人都不认识,但还是客气的对他们点了点头,心中暗想,从他们的气度上看的出来,这几个人绝非等闲之辈,有一个人季子强看着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季子强走了好几步之后,才恍然的记起这是南方城市的一个刚刚空降的省委書記,难怪看着眼熟了。

    季子强本来还想着是不是转身去和人家套套近乎的,但想到刚才人家那焦急和奇怪的眼神,季子强觉得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离开为妙。

    到了停车的地方,季子强打开车门的时候,就见乐世祥已经在后座上眯着眼休息了,身上盖着一条毛毯,季子强一看时间,自己坐在总理的办公室待了一个多小时,他自己都感到时间过的很快。

    乐世祥在车门开开的时候醒了,他抬腕看了看时间,脸上充满了一种疑惑和不解,一个小时四十分钟,这真实匪夷所思,自己在总理办公室谈工作都没有用过怎么长的时间啊,这小子和总理在谈什么?他说:“你们这么长时间?谈什么呢?”

    季子强坐上车,笑笑说:“汇报了一会北江市的工作,又谈了谈几个政策上面的问题,这不知不觉的就把时间耽误了。”

    乐世祥心中暗自警觉起来,真不知道季子强和总理怎么谈的政策,这小子可不要张个大嘴随便说,要知道,很多人都是祸从口出,但看看季子强的情绪,似乎还不错,乐世祥也就不想在问了,他知道,要是季子强愿意说,他一定自己会说的。

    不过回去的一路,季子强却什么都没有多说,一直都在深思。。。。。

    本书来自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