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感觉到了华悦莲的紧张,就问:“想什么呢”

    她说:“不告诉你,就像你不告诉我一样。 ”

    季子强疼爱的说:“我没有什么事瞒着你。”

    华悦莲叹息了一声,说:“你心里有一种担心,一种你自己也掌控不了的担心,我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了。”

    季子强就把手上的力气加大了一点说:“我很佩服你。真的你就像我身体的一部分,我稍有点什么变化你都能感觉到。”

    华悦莲幽幽的说:“只要用心爱一个人,就能感觉到这个人的每一个微小的变化。”

    季子强吻了一下华悦莲的粉项,说:“没什么的。你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

    华悦莲说:“我能感觉到这次和以往都不一样。”

    季子强说:“不一样也没什么。我能妥善处理的。”

    华悦莲好奇的问:“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事吗”

    季子强想了想说:“我正在干一件大家都想干,但很难的事情。”

    华悦莲问:“是正确的吗”

    季子强若有所思的说:“什么是正确的呢每个人理解的方式是不同的,我干的事情都是我认为没有错的。”

    华悦莲放心了,她说:“你自己要小心点。我看得出来要办成这事并不轻松。”

    季子强也附和着说:“是啊,没有那一点事办起来会轻松的。任何事情在办的时候,在实施的过程中,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阻力,但每一次我都会冲破种种阻力的,因为我是正义的。”

    华悦莲嘻嘻的笑了起来,她反手在季子强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说:“有时候我觉得你很不虚心,很喜欢自己夸自己。”

    季子强很坦诚的说:“我只有在你面前才敢夸自己,因为你是我唯一的港湾。”

    华悦莲有了一种幸福,她把身体再向后靠靠,用自己柔美的身体使劲的挤压着,摩擦着季子强。

    季子强便开始抚摸她,华悦莲的身体渐渐放松,瘫在沙发上,季子强将那衣衫像剥竹笋一样一件件除去,感觉人世间最美丽的图景也莫过于如此,季子强趴在华悦莲的身上,吻着她身上每一寸柔嫩的肌肤,看着她美丽的曲线,华悦莲实在是太美丽了,脸上的微微泛着红潮,兴奋的呼吸还没停息,散乱的头发和着汗水散发出一股迷人的幽香。看着这一付迷人的景象,原本早已兴奋的季子强紧紧抱着华悦莲相吻,华悦莲也紧紧抱着季子强,疯狂的亲吻着他的耳朵、脖子及嘴唇

    这一天对季子强来说是快乐和幸福的,也许这就是上苍在大战前给他的一次奖赏吧。

    哈县长在这一天也是快乐的,他已经叫来了政府招待手的李所长,这个李所长也是哈县长的一个嫡系,听说他们还有点什么扯皮子亲戚关系,当初为这个所长的位置,哈县长也是给出过力的。

    哈县长就说出了自己的意图,让李所长按自己的想法,软硬兼施,一定要说动那个叫张好的女孩重新告状。

    李所长领命回去,巧妙的给张好施加了压力,让她明白,吴书记骗了她,这个招工就根本没进入企业档案,这其实还是一个临时工。

    张好也一直在后悔,后悔自己轻易的放过那个糟蹋自己的吴局长,后悔不该听家里的话,让自己现在还在心痛。

    而这个招工的再一次被骗,彻底就激发了她的憎恨,她决定了,一定要告倒那个人。

    李所长对她是同情的,他马上就给哈县长汇报这个问题,他希望哈县长能够答应在张好告状以后,能把她工作解决了,不能让一个受害者再伤心。

    哈县长在听到这一汇报后,义愤填膺,他立即拍板做了很明确的表态,我们社会就是要为弱势群体服务,这个事情他同意。

    哈县长甚至还亲自和张红讲了两句话,对她表示了同情和慰问,答应一定给她把工作解决了,不会让一个弱女子的心再去流血。

    当这一切都处理好以后,哈县长就笑了,他已经可以看到,不久的一天,自己一定会搬进旁边的那个县委大院,一定会坐在那个吴书记常坐的椅子上发号施令,对,就那个椅子,自己去了绝不换,以后还是坐他那个旧的,那个地方才是自己真真的归宿。

    季子强和哈县长快乐的一天很容易的过去了,第二天,郭局长就开上车到了县政府大门口旁边停下,他锁上车门,但车里还有一个人,这就是刑警队的王队长,面包车的窗户采用的是特殊遮阳膜,里面可以看清楚外面,外面是一点也看不到里面的设备和人。

    这是季子强他们商定的第一步计划,要在哈县长的办公室里装上监听装置,本来他们也想过给北山煤矿范晓斌那装上,但考虑到那地方人迹稀少,不便于在那长久的停留监听,所以就选定了先对哈县长的办公室监听。。

    郭局长来到了哈县长的办公室,刚好里面就哈县长一个人,郭局长就很谦恭的对哈县长说:“县长,最近案件有些新的突破,我想给你专门汇报一下。”

    哈县长心里是很不高兴,这个郭局长你小心点,老子迟早要收拾了你,季子强的前车之鉴你没看清,只怕有天收拾你的时候后,你没有季子强这么好的运气了。

    他也不能不听,就对郭局长说:“你先坐吧,我把这一点写完就听你汇报。”

    郭局长就赶忙说:“行,你先忙你的,我坐这等一会,不急。”

    他就做到了沙发上,很老实的抽起烟来,一只手在不知不觉中把监听器装在了沙发的下面弹簧里面。

    等好一阵,也没见哈县长停下手中的事情,郭局长也知道,这是哈县长在故意的冷落自己,就那破文件,什么时候写不是一样啊,何必耽误别人的时间。

    但郭局长一点都不在意的,耐心的等他写完。

    好久以后,哈县长放下手中的笔,走了过来,郭局长这才有机会对他汇报说:“哈县长,最近我们得到了线报,那个范晓斌手下叫蒋林志的马上要到广东一个县上去,我们准备和当地的警方一起联系一下,最好是可以派人过去,这次的消息还是比较准确的。”

    哈县长心里就一阵的紧张,但他的表情是纹丝不动的,他说:“你们真的这次能保证把人抓住。”

    郭局长迟疑了一下说:“还是有很大把握的。”

    哈县长生气的说:“把握,把握,上次不是也有把握吗最后结果怎么样,我给你老郭说啊,做什么事情我们都要多想几个可能性,我看这样,你们和广东那面警方联系一下,让他们协助调查,要是确定无误了,你们在派人过去抓捕,这样更稳妥一点。”

    郭局长就还想说什么,哈县长摆摆手说:“这件事情就这样吧,你也不要在坚持了,最近县上事情也多,用钱的地方也多,能省点先省一点吧。”

    郭局长灰心丧气的说:“唉,那我就先联系去了,听消息说,这个叫蒋林志的嫌疑人,有可能明天就到广州了,那我就不耽误县长的时间了,我赶快回去布置一下。”

    哈县长点头说,你先去吧,有了最新情况及时联系,该出手的时候,我不会阻拦你们的。

    郭局长也不敢在多说话了,连忙的离开了哈县长的办公室,下楼以后,哎,还给麻烦了,那车启动了几次也没点着,他就过去给门卫说了一声,说车先放这,自己到时候找人过来收拾一下,门卫老头是认识郭局长的,连连的讨好说:没问题,没问题。

    过了没多长时间,季子强就接到了郭局长的电话,说在车里的王队长,已经录到了一段哈县长和范晓斌的电话对答,哈县长在对范晓斌电话里说:“是我,你那面有点问题了,这样,你晚上想办法把人甩掉,到翔龙宾馆503号来,我们商量几个问题,电话里怎么说的清,见面谈”。

    这段电话他们知道哈县长是给范晓斌打的,不过哈县长还是比较谨慎的,在电话里很注意。

    季子强和郭局长在电话里分析,一定是哈县长听到事情紧急,才给范晓斌去的电话,那么晚上要是到酒店在搞一个监听,一定会有更大的收获,

    郭局长就很快的过来修好了车,把车又开到了翔龙酒店,王队长就下了车,找到了5楼的服务员,

    说昨天他们在503住的,可以没注意,在把东西掉房间了,想来看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