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去的路上,乐世祥沉默了许久之后,说:“子强,你今天有点冲动了。请大家看最全!”

    季子强理解乐世祥说的是什么意思,他点点头说:“看着总理的眼睛,我就觉得我应该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

    “但这会给你带来风险的。”乐世祥有点忧心忡忡的说。

    季子强也深有同感,说:“我知道,可是我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说话的机会,这个问题我想了好久了,却没有地方述说,压在我心头太久了。”

    “是啊,你说的是不错,但。。。。。唉,算了,说就说了吧,不过那个乌克兰副总统今天是很高兴,你可以往他这多考虑一下,这次他准备和我们国家签注好多个项目的,光我们部里就是6个,到时候看看有没有你们北江市合适的。”

    季子强忙说:“谢谢爸,我正愁如何扭转北江市经济发展局面呢,有一些跨国公司到北江市来,我这日子就好过了。”

    “先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这些事情现在都只是意向,等签字画押之后再说吧。”

    但不管怎么说,季子强还是觉得今天晚上是大有收获的,不仅见到了总理,还一吐了心中埋藏很久的那些话,也算是一吐为快,再加上说不定还能弄一两个项目到北江市去,那自己可就赚大发了。

    回去之后家里人都还没有休息,江可蕊抱着小雨,正和老妈看着电视,见季子强他们回来,一听说是见总理了,江可蕊也是吃惊不问季子强:“你该没有乱说话吧?”

    乐世祥看了季子强一眼,没有说什么,季子强当然不能让江可蕊担心了,就摇着头说:“我能乱说什么啊。”

    “嗯,不乱说最好,就怕你牛脾气上来了,逮着什么说什么。”江可蕊说。

    季子强嘿嘿的笑着,说:“不会,不会的。”

    后来回到卧室之后,季子强就给江可蕊讲起了今天的见闻,还说到了那个乌克兰的总统,说的江可蕊真是后悔莫及,早知道今天怎么的也蹭着一起去,自己在电视台播放过多少总理的新闻啊,但却还一次都没有见过总理呢?这季子强倒好,稀里糊涂的不仅见了总理,还见了一个外国的总统,真让江可蕊羡慕不已。

    这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季子强带上江可蕊和小雨早早的起来了,季子强和江可蕊都对传闻已久的升国旗仪式很是向往的,都想亲自感受一下那个气氛,季子强还想带着江可蕊娘母两人好好的游览了一下北京,要说起来,不仅小雨没北京没有什么印象,就是江可蕊其实也没有真正的畅游过北京,而秋高气爽的十月,也正是北京最美的时候。

    他们没有让乐世祥安排车子,一家三口打了的士来到**广场,那里早已挤满了前来观看升旗的人群,季子强抱着小雨,也就挤進了人群中,时间不长,国旗护卫队迈着矫健的步伐,护送着国旗来到升旗台前,在日出的一刹那,一名武警战士将五星红旗抛向空中,红旗迎风展开,随着旭日徐徐升起,整个广场上空回响着雄壮的国歌声。

    这一刻季子强不由的就自己激动起来了,看着这面神圣的五星红旗,他心潮澎湃,思绪万千。霎那间,一幕幕同舟共济的感人场景,一篇篇耳熟能详的动人传奇,顿时幻化成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在他的眼前一一浮现,又一次深深地拨动着他的心弦。他在这一刹那间,感觉到了一种神圣和庄严,这种感觉季子强自己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会油然而生那一种自豪。

    接着,他们又到了**纪念堂前,虽然离开馆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但丝毫没有让季子强退却,他们一直排队等候着,季子强还专门买了一枝白菊,耐心的等待,前面排队的人动了起来,季子强抱起小雨,拉着江可蕊,随着徐徐前行的人流,毕恭毕敬地走進纪念堂,他总算看到了这个在中国历史长河中最为神奇而伟大的人物,他静静地躺在水晶棺里,穿着整齐的军装,披着鲜艳的党旗,令人肃然起敬,季子强默默地献上白菊,思绪万千。

    就是这个躺着的人,改变了一个历史,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回顾那些峥嵘岁月,令人不禁感慨万千。

    出来之后的江可蕊说:“子强,你崇拜毛爷爷吗?”

    季子强很是凝重的点点头说:“很崇拜,他的确是一个伟人。”

    “那么你对伟人的定义是什么?”

    季子强想了想,若有所思的说:“伟人,是让所有人都明白人类自己本身都是伟大的,并通过感觉自身的伟大,而约束自己,使这个世界更和谐!”

    江可蕊有点疑惑的看看季子强,说:“我觉得伟人首先是让别人都觉得自己很渺小。”

    季子强摇摇头说:“这是认识上的一种误差,其实伟人的作用就是用来激励后人的。”

    “算了,这个话题有点大,我们现在应该到什么地方去?”

    “看看故宫怎么样?”

    小雨就问了:“故宫是什么?”

    季子强摸摸小雨的脑袋,说:“故宫又称“紫禁城”,是明清两代的皇宫,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宫殿,这里曾居住过24个皇帝。站在太和门前放眼望去,你会被眼前金碧辉煌的建筑所震慑,庄严绚丽,神秘莫测,充满了王气和霸气。里面的台阶、走廊全都是汉白玉铺陈,连雄狮也是青铜铸的,样子十分威武。你想不想看看啊?”

    小雨扭着脑袋想了想,说:“爸爸,我们还是先吃点东西,那样才有力气去看故宫。”

    季子强和江可蕊都笑了,也是该吃点东西了。

    他们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吃的,三个人简简单单的吃了一点。

    然后,季子强带着这娘母两人参观了故宫,这里确实很大,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养心殿以及皇帝的书房、卧室、更衣室和上朝的地方他们都去看了,也确实让人感到震撼,季子强还看到了皇帝的龙椅。他发现每座大殿的上方都悬挂着一个球体,听导游讲,如果皇帝是真命天子,这个球就会保护他,如果不是的话,这个球将会掉下,把其砸死,故宫真大,他们参观了三个多小时,还没看完它三分之一的景点。

    但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接到乐世祥的电话,乐世祥有点急促的说:“子强,你在什么地方,奥,故宫啊,那赶快回来吧,有急事。”

    季子强从乐世祥的口气中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现在季子强也不知道乐世祥到底找自己是什么事情,但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就不敢多问什么,赶忙说:“好的,我马上赶回去。”

    季子强放下电话,对江可蕊说:“老爸叫我们回家,说有急事。”

    江可蕊也只是略微的紧了紧眉头,就说:“好,那我们赶快。”

    他们带着小雨出面了故宫,找到了一辆车,很快返回了乐世祥那个四合院中。

    乐世祥正在焦急的等着季子强,见他回来,连声的说:“换衣服,换衣服,总理让你到中南海办公室见他。”

    季子强听的也是粟然一惊,来不及多问,到了卧室,三五两下换上了一身西服,出来之后乐世祥也不多说什么,抬腿就往外面走,季子强对江可蕊招招手,赶忙跟了上去。

    外面的车已经发动了,乐世祥一面走,一面看了看手表,自言自语的说:“可不要迟到了。”

    两人上车,乐世祥拍拍司机的肩膀,说:“尽快赶到中南海。”

    司机二话不说,一脚油门,车就冲了出去。

    季子强这个时候才用有点疑问的眼神看看乐世祥,说:“不知道总理让过去是。。。。。。”

    乐世祥摇头:“我也不知道,刚才总理办公室来了电话,说总理要见你。”

    “这样啊。”季子强想,昨天刚和总理在一起吃过饭,怎么今天又紧急的召唤自己,也不知道回事什么事情啊,希望不是昨天自己有什么话引起了总理的误会。

    乐世祥也是皱着眉头,他也觉得有点突然,一般情况,像季子强这个级别的干部,是很少得到总理的亲自接见,季子强是因为什么引起了总理的关注呢?

    是昨天他对现行政策的评论?或者是那个乌克兰的副总统对季子强大有好感,今天还要让季子强陪着喝酒?

    乐世祥自己都摇摇头,觉得这两种可能性都不是很大,那么会是什么呢?

    为了抢时间,司机开的很快,有的路段直接抄的近道,好像还闯了几个红灯,但对乐世祥这个级别的车来说,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一路上,乐世祥不断的看表,直到车進入了中南海大门的时候,乐世祥才轻轻的长出了一口大气,对季子强说:“还好,总算提前了5分钟。”

    季子强也一直被乐世祥那有点焦急的神情感染着,他并不知道总理办公室通知的几点接见,但现在听到了乐世祥的话,季子强也放松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