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车到了西山的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大院门口的时候,车停下了,乐世祥的秘书很快的下车摁响了门铃,有那么一小会的时间,那扇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木门打开了,乐世祥的小车就开了進去。

    车到了院子里,乐世祥说:“下车吧。”

    季子强赶忙下车,但乐世祥的秘书还是比他更快一点,帮着打开了乐世祥坐的那面的车门,季子强绕过去,和乐世祥站在了一起,这个时候,季子强却很奇怪的发现,在院子里不仅停放了好几辆小车,还有好些个年轻人在院子里正徘徊着。

    乐世祥对秘书说:“你先回去吧。”

    秘书点点头,说:“行,那我就先回去,车留在这里。”

    乐世祥嗯了一声,就见远处过来一个中年人,很客气的说:“乐部长来了,快请進吧。”

    乐世祥也客气的招呼了一声,带着季子强,跟在这个中年人的身后往院子中间的一幢房子里走去,这个过程中,季子强就有时间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个小院,这里说不上多么大,但四周都是花园,青砖绿瓦,白墙飞檐,到很别致,关键是在这个院子中间这幢房子的四周,都有一些西装笔挺,目光炯炯、神情严肃,不苟言笑的年轻人,季子强突然警觉了起来,这些人的眼神让季子强似曾相识,眼神中都有萧博瀚那些人眼中的肃杀和冷厉,但这个院子里却又有如此之多的这样的人,莫非这就是国内专门负责首长安全的特勤人员,堪称“大内高手”。

    季子强本来对这些人是没有太多概念的,他听到的都是零零碎碎的一些传闻,据说他们是中央警卫团的,好像还有内卫和外卫之分,且个个身怀绝技,季子强从他们的眼睛像鹰一样不停地向四周扫描的样子判断,就知道他们绝对不是好惹的。

    季子强真的有点紧张了,他知道,就算是老岳父乐世祥,也不过是有一两个这个的保镖,但这个院子里,至少有几十个之多,而且在院子的每一个方向,都停放着两部挂着wj牌照的防弹重型越野车,那上面也坐着人,看不清他们的表情,却可以看到他们穿越而来的咄咄逼人的目光。

    以此来看,这里应该住着至少是比乐世祥更高级别的人物了,那么他会是谁呢?

    上了台阶,在门廊前,前面带路的那个中年人站住了脚,对乐世祥说:“部长,今天路上堵车厉害吧?”

    乐世祥站在那里,笑着说:“有点堵,不过还好。”

    “嗯,是啊,现在车多人多啊。”中年人回答。

    “呵呵,是啊。”

    季子强很是有点奇怪,他们在这个时候说这些无关要紧的话做什么,但当那个中年人笑着对季子强说:“麻烦你把兜里的打火机放在这里好吗?”的时候,季子强才算明白了,这个中年人和乐世祥一问一答的闲聊,不过是等待门口扫描安检,为了避免大家的尴尬,所以就闲扯几句。

    季子强掏出了兜里的打火机,递给了那个中年人,那个中年人用手摸了摸一只耳朵上的耳机,停顿了一下,做出一个请進的手势,门就开了,季子强深吸一口气,和乐世祥踏進了这幢房子。

    房子里面是一副古画屏风,他们绕过屏风,在穿过一条走廊,前面突然的就是一个很大的客厅了,这里并不奢华,但每个东西都显得凝重和古朴,在一个茶几边上,正坐着一个男子,他看到乐世祥走進来的时候,就站了起来,招呼说:“老乐啊,你提前了30分钟,这可不是你的习惯。”

    乐世祥笑着说:“怕堵车啊,就出来的早了点,但还好,一路顺畅。”

    这个男子有点好奇的看看季子强,对乐世祥说:“奥,换秘书了。”

    “没有,这是小婿,季子强。”

    “季子强,呵呵,我记起来了,就是那个北江市的市长,嗯,不对,现在是市委書記了吧?”

    季子强真的愣了那么几秒,他觉得自己的心脏有点难以承受砰然跳动的冲击,他头也有点晕,血在往上面不断的涌,因为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子就是经常在电视里看到的总理,他在对自己微笑,还准备伸出手来和自己握手,季子强步伐有点飘忽的上前一步,说:“总理你好,你好,我有点紧张了。”

    总理一愣,接着就笑了起来:“紧张什么啊?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吗。”

    季子强握住了总理的手:“但我还是紧张。”

    “哈哈哈,坐吧,坐吧,老乐啊,为什么不提前告诉他要见我,那样他就会有点心理准备吗。”说着话,总理从茶几上拿起了一张纸巾来,递给了季子强,说:“擦擦手把,你可满手都是汗水。”

    季子强有点木木的接过了纸巾,但他看到总理并没有擦自己的手,季子强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也不知道应该擦手,还是不应该,这个时候他就想起了当年有一个工人和周总理握手之后,好几个月都不愿意洗手的故事了,因为他回到家乡,他的手又被成千上万的人去握,他舍不得洗。

    乐世祥看着总理,一笑,说:“我就是想吓唬一下这小子,他平常胆子太大,我没见他紧张过,今天只好用总理来试试了。”

    总理的爽朗的大笑起来,用手指点着乐世祥说:“老乐啊,真有你的,用我这样的一个老头子来吓唬人家年轻人,你好意思啊。”

    乐世祥嘿嘿的一笑,说:“看来这次他确实紧张了。”

    总理指指沙发说:“坐啊,坐啊,你这个年轻人我可是久仰大名了,当初不顾安危,不计后果的直接冲到那个。。。。。。那个谁的别墅里的就是你吧?”

    季子强有点汗颜的笑笑说:“是我,当时有点莽撞了。”

    总理摇摇头,说:“不,不是莽撞,我能理解你当时的想法,”

    季子强没有坐了下来,他先是很快的从茶几上端起了茶壶,给总理的杯子里添上水,而后有帮乐世祥也到上一杯,之后才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的季子强,也已经从刚才的震惊,惶恐中镇定了下来,一旦镇定之后的季子强,就马上展现出了他的温文而雅、大方得体的优势。

    总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我听到过你一些事情,对了,现在的北江市怎么样?”

    季子强就用最简洁的语言,最清晰的逻辑,花了不到5分钟的时间,给总理把北江市的情况做了一个汇报,季子强的语言表达力本来就很不错,介绍的也是层次分明,点面接合,大成绩和大缺陷也都说的很清楚,让总理感到极为满意。

    “好啊,好啊,老乐,我可是听过太多省里领导的汇报了,但他的汇报让人耳目一新,这很难得啊。”

    乐世祥说:“总理你太夸奖了,这可是会让他骄傲的。”

    “骄傲一点也不是什么错吧,对了年轻人,你的酒量怎么样?”

    季子强有点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说:“还可以的。”

    乐世祥也笑着说:“今天我没有征得总理你的批准就带他过来,就是考虑到他的酒量,那个乌克兰的副总统太能喝酒了,我怕我们两个老头子对付不了啊。”

    总理一笑说:“什么批准不批准的,今天是家常便饭,也不是正规的场合,用不着那么多的繁文缛节,我其实也是担心的,这乌克兰啊,就是个好酒的名族,万一人家想喝点白的,我们两个老头子真还不好陪。有这个年轻人在,我们的底气也壮了不少啊,哈哈哈。”

    季子强也明白了,看来今天晚上是总理私宴款待乌克兰的副总统,老岳父说是让自己来陪酒,其实也是想通过这次的见面,让自己在总理心目中留下一个印象,这应该就是老岳父说的给自己加上的那个保险吧。

    季子强正在想着,总理又突然的问了一句:“季書記,你们市里今年gdp能达到多少啊?”

    季子强赶忙谦虚的说:“总理,你叫我季子强,或者小华都可以了。書記的称呼我不敢当。”

    “好吧,那就是小华吧。”

    季子强犹豫了一下,才斟酌字句的说:“今年北江市和往年相比,应该差不多,也许还会减少一点。”

    “奥,为什么会这样?是你比不过前任,还是另有原因?”

    季子强犹豫了,他不知道该不该说有的话,作为一个天天摸爬滚打在城市建设中的季子强来说,他对经济的发展和研究是必不可少的课题,这段时期以来,季子强越来越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他发现了,很多城市完全靠贷款和重复的建设来换取gdp的增长,这样的gdp是毫无意义的,对国家,对人民一点用处都没有,真正的增长应该是真实,稳步的发展。

    但面对总理的时候,季子强犹豫了。

    “呵呵,看来我们的小华同志是有难言之隐啊,说说,这里说的什么都不会上纲上线的,我也很想听到基层同志的看法啊,中国很大,各地的民情,发展都不一样,我们也不可能走遍所有的地方去视察,所以在政策上难免有偏差的。”总理很和蔼,也很坦诚的说。

    季子强内心的矛盾现在很大,他觉得应该把真实的想法说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