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嘿嘿,那是有条件的。”

    “尽管开价。”

    李昊展说:“让我也了解你。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现在听起来不过分。”她的微笑在荧光灯下隐隐约约。

    “那好,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想了解我。我先下手为强。”

    “慢,应该我先问你先答。你真够直接的,一开始就问这么尖锐的问题。”她说。

    于是他们就像在玩游戏,在小小的桌子两边,不慌不忙地一问一答。

    后来李昊展才知道,这个女人的名字叫葛秋梅,据她自己说,她是一个小公司的老板,她还没有结婚,但她并不反感和陌生,特别是看上去很帅气的陌生男人约会。

    也就从这一刻开始,她们变得亲密起来了,对李昊展来说,能遇到这样一个女人也算是一种运气吧,至少这个女人能给他带来许许多多高贵的感受,比起到歌厅花钱找到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更能刺激李昊展的心脏。

    但他绝对是看错人了,假如他知道这个女人在以后想要做什么?假如他知道这个女人曾经做过什么,他就很难像现在这样乐观了。

    李昊展带着这个叫葛秋梅的女人到了酒店,他们都没有火急火燎的去干那事,葛秋梅说让李昊展先去洗洗,李昊展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女人的面前,他没有太多的个性,他总能感到她在主宰着自己,但自己却并不反感那样。

    李昊展脱去全身衣服,走進卫生间。镜子中的他,已经微微挺起了小腹,原来在学校练出的肌肉,已被平滑的脂肪所代替。年龄长了是一方面,在工作中的胡吃海喝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不过,听有几个跟他上过床的女人说,她们喜欢像他这样的男人压在身上,说是厚重而绵軟,有力度又不乏温情。

    李昊展整整用十分钟洗了个澡,再站在镜子前面,觉得自己精神多了。

    接着葛秋梅也冲洗了一下,时间不长,葛秋梅就披着一条浴巾出来了,这个时候的葛秋梅更加艳丽起来,魅惑的眼神,彰显其独特的熟女气质,并露出嬌嫩美背,大秀完美身材,女人的韵味在于:情韵上,把握男人的脉搏;神韵上;潜入男人的灵魂;意韵上,走進男人的心灵深处。

    看着这个成熟而美丽的女人,李昊展很自然的轻轻的把她揽進怀里:“来,我来先抱抱”。

    “嗯。这还差不多。”葛秋梅把他也搂進怀里:“经常找女人吗?”

    李昊展迟疑了一下:“怎么这样问?”

    葛秋梅促狭的问:“我很好奇啊,假如你不找女人的话,你需要了是怎么解决的?”

    “我?我,嘻嘻。”

    “说嘛。看你羞羞惭惭的样儿。实话是说嘛。”

    “嗨嗨。这有什么呀。”李昊展一横心:“还不是找女人呗。”

    “这就正常了嘛。你是人不是神。是人总得过人的日子呀。人如果没有合适的性生活,那对身体健康很不利的。”

    李昊展连连点头,说:“不过还是你们方便啊,女人需要男人随时随地可以找到。尤其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向任何一个男人发出上床的邀请,男人们都会接上一条腿飞奔而来。而男人如果需要想找一个女人,却远远没这么容易。我就经常经受着这种断顿的折磨。”

    “你多长时间没接触女人啦?”葛秋梅这话让李昊展一愣。

    “我?我有十多天了吧。”

    “你想了吗?”

    “我……”李昊展在犹疑之际,葛秋梅顺势把他推到在床上,搂抱着他压在他的身上。

    葛秋梅这个时候说:“对了,我想以后我们经常在一起,可以吗?”

    “可以啊,这一点问题都没有。”李昊展信誓旦旦的说。

    “嗯,谢谢,对了,你能为我办一些其他的事情吗?”

    “什么事情?只要是我帮榜上的,没问题。”这个时候,李昊展似乎突然的明白了,身下的这个女人也许还有其他的企图,但这又什么关系呢?就自己在办公室那个破样子,真能帮上她一点什么,那应该高兴才是。

    “你想什么呢?分心了吧?尖利的程度可不够啦?”葛秋梅嘻嘻的笑着说。

    李昊展自己都没感觉有什么变化,她却感觉出来他那里不尖利了,她的敏感到家了。

    仅仅二十多分钟,葛秋梅也嚷嚷着:“要要,我要。。。。。。”

    李昊展便在晕晕眩眩的状态下,结束了他和葛秋梅的第一次冲动。

    “快去洗洗吧。洗完回来再聊。”李昊展对葛秋梅说。

    “一起来吧。看你忙乎的这身汗。”葛秋梅**着下了床,招呼他跟她一起近卫生间洗澡。

    他跟着葛秋梅進了卫生间。。。。。。

    这几天里,季子强在北京住的挺舒服,不过他还是很奇怪,前天晚上乐世祥说的话让季子强有点不解,他说他会给自己加上一点保险,这会是什么呢?

    昨天整个一天季子强都没有见到乐世祥,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季子强已经不知道了,应该是很晚,今天也是一样,季子强起来之后,乐世祥已经出去工作了,季子强就兴致盎然的带着小雨和江可蕊,一起到北京的其他地方转了大半天。

    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下午3点了,但回到家里,季子强就看到乐世祥正坐在客厅里喝茶,人也显得有点沉思的样子。

    江可蕊放下包:“老爸,这过节呢,你怎么还是这么忙?”

    “呵呵,我哪天不忙啊,你们转的怎么样了?”乐世祥一面说着话,一面招手让小雨过来,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江可蕊摇摇头说:“没意思,到处都是人,忒累。”

    季子强也坐了过来,说:“可蕊啊,累就歇一下吧。”

    江可蕊的妈妈也从里面的房间出来了,就问小雨饿不饿?晚上想吃什么?

    江可蕊说想到外面去吃饭,老妈说:“你都喊累了,还去外面吃饭?想吃什么说吧,家里一样能做,对了子强,你想吃点什么?”

    季子强喝了一口水说:“我随便啊,就看可蕊想吃什么。”

    江可蕊还没有说话,乐世祥却说话了:“子强晚上和我出去,就不在家里吃了。”

    “老爸,你们到哪去?我也要去。”

    乐世祥一笑,说:“去参加一个家宴,但你就不用去了,放心好了,晚上我会完好无缺的把他带回来,不会卖掉的。”

    “嗨,真能卖掉就好了,就怕他找的到路,卖掉了又自己跑回来。”

    几个人笑了起来,季子强也不好多问晚上陪乐世祥到什么地方去,从乐世祥回答江可蕊的语气中,季子强也感觉到乐世祥并不想多说什么。

    这样一家人又闲聊了一个来小时,在小院偏厢房里休息的乐世祥的秘书就走了進来,对乐世祥说:“部长,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现在走还是等一会。”

    乐世祥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老式吊钟,说:“好吧,我准备一下,马上就走。”转过头看看季子强,觉得季子强穿戴有点随意了,说:“子强,换下衣服吧,穿的正式一点。”

    “奥,好好,我这就去换。”季子强这几天都是穿的休闲服饰,不过季子强不管到那里去,行李箱中永远都留有一套应对特殊场合的西服。

    很快的,季子强就走了出来,花色的领带、银灰色的西装、直筒的西裤,冷冽的面孔,让季子强看起来帅呆了。

    乐世祥笑了笑,说:“不错吗。”

    江可蕊在旁边说:“那当然了,也不看谁挑的人。”

    “哈哈哈,好好,我们走吧。”

    季子强就对江可蕊,小雨他们摆摆手,离开了小院,江可蕊也知道,今天老爸要带季子强出去肯定是有公干的。

    到了门口的时候,乐世祥犹豫了一下,对秘书说:“你就不用去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秘书很恭敬的回答:“那我把你们送到之后在回家吧?”

    “嗯,也好。”

    季子强和乐世祥都坐在了小车的后排,前面秘书在副驾上坐定,轻声的对司机说:“西山。”

    司机点下头,车就从胡洞里绕了出去,季子强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去,就用探寻的口吻说:“爸爸,我今天需要注意点什么?”

    乐世祥微微一笑,说:“自然就可以。”

    “奥,好的。”季子强心中有那么一种异样的感觉。

    虽然乐世祥的话并没有给季子强多说任何的信息,但季子强还是心中感到了震动,因为季子强刚才的那句问话本来就是抱着打探信息的意图,乐世祥说的‘自然就可以。’这是很耐人寻味的一句话。

    作为季子强官至副省级的人,在中国应该已经算是凤毛麟角了,但乐世祥还是提醒他一会要保持自然状态,这是不是说明一会要见的那个人本来会让季子强感到震惊和手足无措呢?

    那么还有谁能做到这点?中国也就这么大了,能让季子强感到拘束和慌乱的人,应该不会太多。

    车继续走着,从这里到西山要走好一会的路,车上乐世祥一句话都没有说,像是在休息,也像是在沉思,季子强也在思考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