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叫龙飞,本地人。”高个子矿工回答道。

    “这样吧,刘秘书带他出去了解一下其他问题,我们再待一会儿。”季子强想支招弄走这个叫龙飞的人。

    “不好吧,就在这里了解吧,现在是工作时间。”龙飞拒绝季子强的提议。

    “那好,你们继续工作,我们出去。”季子强知道问题所在,带着一行人离开了。

    但季子强心里已经很清楚了,这是老板为了防止突然的检查,特意安排的人来应付自己,为了不引起怀疑,季子强决定马上离开,这个老板还挽留了一会,却没有留住,也就算了。

    季子强让车开了不远,错过了他们矿上的视线之后,就安排文秘书长通知邬局长,让他派就近的警力过来支援一下,邬局长还以为季子强遇到什么麻烦了,说要亲自过来,但季子强认为那样等的时间太长了,他让邬局长通知邻县的警力过来就可以了。

    这样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不过季子强他们一点都没有觉得时间长,这都是城里的人,看着这山中的景物,一个个是赏心悦目,有几个人还拿出了手机,在这照相合影什么的,季子强也是感到出来之后,比在办公室要畅快了许多。

    后来就紧急的赶到了十多个警察,这些警察都是正茂县的,有了这些人,季子强他们胆子壮了许多,带着几个警察再次悄悄返回这个矿山。

    由于刚刚检查完毕,矿山的警戒一下子松了,季子强也是轻车熟路的,很容易的再次下井。

    对于季子强几人的再次到来,洞下的矿工都感到吃惊。

    “小杨,你去洞口盯着,不要让人進来。”季子强吩咐那个给自己做保镖的特警说。然后季子强对这些矿工说:“师傅们,我看你们刚才都没有说话,并且我也知道,那个龙飞的人是矿主特意安排的,因此今天我再次回来,向你们了解一些情况,请大家不要怕,畅所欲言。”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季子强想了想,指指身边的几个警察说:“这几个人都是警察,外面还有好多警察,我是市委書記,所以你们有什么都可以说,没有谁能把你们怎么样的。”

    一阵的沉默之后,一个躲在黑暗中的工人就说:“龙飞是矿工的小舅子!”

    接着另一个声音说:“他就是一个流氓地痞!”

    “老板和他一样,不是好东西!”

    “每天让我们工作12个小时以上,已经半年没有发工资了。”

    “谁不听话,龙飞就会带人教训你。更重要的是,这里很多地方都渗水了,他们也没有安全措施。”

    矿工们七嘴八舌的向市委書記告状了。。。。。

    “无法无天!”听到后来,季子强已经感到愤怒了,他痛恨的骂着,“简直泯灭了人性,为了钱,什么都敢干!”

    “龙飞昨天说,谁坏他的事,他灭谁!”一个矿工说。“我灭了他!”季子强大声的说,“工友们,你们放心,我会为你们做主。走,大家一块出去,我为你们找说法去。”

    “好!”洞里的矿工和季子强等人一块出洞。

    刚走几步,就遇见了刚才那个叫龙飞的,他现在衣服已经换过了,他看到矿工都出来了,在那边凶狠很的叫道:“你们他妈的都不想活了?出来干什么?还不给老子干活去?”

    “你嘴里放干净!”季子强怒斥龙飞。

    龙飞看到是季子强,顿时傻眼了:“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怎么不能回来呢?”季子强回答,“你那会的表演太精彩了,所以我想再次回来看你的表演。”

    “我……”龙飞结巴的说不出话。

    “你们矿主呢?”季子强怒问龙飞。

    “他到后山去了。”龙飞如实回答。

    那面文秘书长听到这边的动静后,带着十几个警察赶了过来,立即将龙飞控制起来。

    “派几个人到后山将矿主控制起来!”季子强发布命令。

    “明白!”一个警察里面的头目开始布置工作。

    剩下的矿工们看到市委書記如此关心他们的生活,一个个眼睛都湿润了,其中一个矿工说:“季書記,谢谢您,您真是我们的好父母官。”

    听到矿工的赞美,季子强感到很羞愧,作为一个市委書記,这是他应该做的,他觉得,没有让这些矿工在正常的工作环境下工作是他的失职。他仅仅是做了他应该做的,矿工们就对他表示了感谢,他觉得自己受不起这些。

    季子强留下了文秘书长出来这个事情,并让他通知鹤园县的县委書記郎玄春和县长劳强志赶到矿上来,按季子强的想法,一个是对矿工的工资必须补齐,在一个就是从新检查矿井的安全状况,如果确有不安全的隐患,那就坚决封矿整改。

    季子强说一条,文秘书长就记一条,等这里都安排好了,季子强才带上两部车先返回北江市了。

    这一路快到北江市的时候天色就暗了下来,大家都没有吃饭,季子强让小周把车开到市区的一个饭店门口停下,两部车上的七八个人都下去,要了一个包间吃了起来。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在北江市的另一个大酒店的包间里,正坐着两个人,他们两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因为最近一个阶段,他们的事业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季子强的攻势让他们很多生意都限于瘫痪之中。

    作为在北江市占有极大份额的公司,在商业圈中,他们的覆盖面积并不广泛,几乎有些固执地只肯经营大型豪华商城广场,在科技热的时候,他们疯狂地收购地皮,建造庞大豪华的商城广场,低于一般市价出租商铺,以此吸引最多的高端品牌。

    在地产热的时候,他们依旧疯狂地收购地皮,无论地段,只要看中了,必须得到,然后建造庞大豪华的商城广场,低于一般市价租住商铺,以此吸纳更多的高端品牌。

    如此这般暴发户的行径,在一般唯利是图的商人眼中,愚蠢至极,想来,不过是赚饱了钱的黑道集团,通过挥霍的方式来尽快洗净黑钱,并且借此跻身上流社会的手段,竟是一点儿盈利的计划都不讲究。

    但其中心思清明些的商者,倒是把他们的计划看得明明白白,也曾有不少人暗地里企图破坏他们垄断的脚步,只是在一连串的失败之后,这一两年,也就再没有自作聪明的人敢逾越雷池半步了。

    固执,这个词,用来形容此刻坐在一起的这两个人是再合适不过了。

    有时候他们是相爱的情人,有时候也可以是合作美满的伙伴,就如同他们当初还只是杀手的时候,就连所喜欢的,用来结束人们生命的方式——绝不轻易的用枪来给对方一记痛快,都是亘古不变的传统。

    只不过,如今的这位黄老板已经不再杀人,因此,知道些内情的都明白,那些曾经被他杀的人,死的都不冤枉,由黄老板亲自动手,三生有幸,现在这年头的杀手,还有几个喜欢用这奇异的“花招”来结束任务呢,那不仅费时又增加风险。

    而坐在他对面的这个女人,这些年一直都跟着他,但两人从来没有谈婚论嫁,他们就这样维持了好多年的情侣关系,却又相互独立的有自己的事业,他们不愿意因为对方而放弃自己的自由,也不想让自己成为对方的负担,他们就这样延续着多年之前跟随萧老伯时候的规矩,同门师兄妹,不能结婚。

    其实这个人季子强也是见过几次,有两次车老板请客的时候,这个黄老板都出现过,说起来啊,黄老板还为北江大桥捐助过一笔不小的资金,但那算不的什么,和他最近这断时间遭受的重创相比,那都是九牛一毛。

    他明面上是做房地产生意,但真真给他挣钱的却是贩毒和制,售假币,这次扫黑,几乎将他大半的精英都送進了看守所,也让他很多毒品,假币的销售线路完全瘫痪,好的一点,很多事务黄老板都是通过手下几个亲信去传达和管理,所以这把火还烧不到他的身上来,他依然是一个房地产的老板,依然经常的笑呵呵的参加市里各种会议和高档宴会。

    但季子强再一次的扫黑纲领,却让他不得不认真考虑了,一但北江市形成一种常规的扫黑模式,自己的路就会越来越难走,而且,自己还有随时暴露的危险。

    形式对他是很不利,但这反而激发了他那曾经作为杀手所具有的野性和暴虐,他觉得自己应该来制止季子强的行动,而制止季子强,恐怕最好的方式也就是干掉他。

    当然,这样的风险也是巨大的,季子强不是一个私人老板,也不是一个税收干部,他是一个省城的市委書記,这里面涉及到一个政治风险问题,搞不好会吸引来全国各地的公安精英们,那样的话,自己给全国道上的朋友算是减轻了压力,但自己呢?却会压力重重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