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的话,让这两个人都后背发凉,头皮发麻,不寒而栗,刚才还和风细雨的季子强,转眼之间就露出了让人惊惧的凶悍之色,觉得他那眯起的眼睛也和夜空一样深邃,恐怖,齐玉玲他们也都相信,季子强是能说到做到的。

    928

    最近还有一件事情是季子强要亲自过问的,那就是上次邬局长他们配合纪检委搞的那个扫黑行动,近来也是成绩斐然,通过对一些黑恶势力的清剿,顺藤摸瓜,扩大战果,又在近日里连续的端掉了好些个黑恶势力的窝点,让北江市黑道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好多在社会上混的人都不得不四处流窜,躲避离开,北江市的社会安定出现了一个大好的局面。

    打~黑虽然是暂时告一段落,但是,季子强却认为,打~黑是长期工作,今天在“打~黑阶段性”总结会上,季子强从各方面進行了发言:“首先,祝贺北江市打~黑工作取得阶段性胜利,但是面对这些胜利我又感到悲哀,我们有的政府官员也涉嫌黑~社会团伙,甚至充当黑~社会保护伞,这值得大家深思。。。。。。虽然现阶段的主要任务不是打~黑,但是我们仍然要坚持下去,只要你敢黑恶,我就敢打,只要你露头,我就采取行动。我们全体要记住‘黑恶必除,除恶必尽’。”

    季子强讲完,会议室里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北江市的打~黑风暴,也成为报纸网络点击最高的一个地方,网名们难得口径一致的对这次行动发表了溢美支持。

    省委書記李云中也是对北江市的这次扫黑行动也是感到很满意的,还专门给季子强来电话:“子强同志,你这个行动好啊,群众的反响挺不错的,下一步我准备召开全省主要干部工作会议,部署一下全省的打~黑工作,你可以在会上介绍一下你们北江市的经验。”

    “好的,李書記!”季子强回答道,“但是我真希望没有这些经验!”

    李云中一笑,说:“我们都不希望有,但现实却永远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样子,我听说你最近的干部调整也做的不错啊,怎么样,班子里面其他成员没有什么太大分歧吧?”

    季子强说:“没有,这次干部调整是经过两次会议研究决定的,所有常委都表示了支持,李書記不会是认为我是在搞一言堂吧?”

    李云中哈哈的大笑了几声,说:“当然也有这个方面的担心,所以才问你一声啊。”

    “额,李書記这可不好啊,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让我有点紧张了。”

    “拉到吧,你会紧张,少给我放烟雾弹。”李云中不以为然的说。

    季子强嘿嘿的笑了几声。

    李云中又说:“对了,我听说徐海贵那个案子有進展了?”

    “進展?没有啊,不是你已经让省公安厅接手了吗?我最近没有太过问。”季子强像是很莫名其妙一样。

    李云中哼了一声,说:“前些天不是有人说军区抓住了徐海贵吗?”

    “不可能吧?人家军区怎么会和徐海贵的案子有关系,估计是谣传。”

    “嗯,这样啊,那行吧,你也准备一下,过段时间我们要召开一个会议,研究一下地铁工程的一些情况,你多了解一点这方面的信息。”

    “嗯,好吧。”

    不过说真的,季子强在很多省上的工作中都是使不上太大的力气的,虽然他也添为省委常委,但严格意义上来说,季子强没有直接坐镇省委和省政府,所以很多下面市县的情况他也无法过问和管理,在一个,他也不能随便到下面其他市去检查工作和了解情况,而对省里高层的很过项目,都有专职的副省长和市委的書記,部长们管理,他也无法了解太多的细节,这就让他在很多时候只能局限在北江市的工作中来,在省委召开的许多会议上,季子强都是听得多,说的少,难以参与進去。

    就说这次北江市的地铁问题,季子强除了拆迁之外,其他的工作也不会有谁来给他汇报的,所以这个会议恐怕季子强参与的意义并不很大。

    李云中和苏良世等人都这样想的,但实际上,这次季子强却很有发言权,因为不要忘记了,在季子强的手上还有一本当初老马送来的颜教授的日记本,那上面有关于地铁的很多内幕情况,季子强一直没有敢动用这个笔记本,因为这里面涉及的人员级别都很高,也很广,季子强他很怕,很怕这个炸弹会让北江市浓烟滚滚。

    最近他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他也一直想拖拖,但眼看着时间慢慢的接近,形势不由人,说不得,他只能启动这颗炸弹了。

    但以何种方式启动,怎么才能既解决问题,阻止他们的行为,又不要让炸弹的杀伤面过于扩大,这就要考验季子强的智慧和处理现实事务的能力了,季子强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个合适的方式。

    就在季子强拿着电话,沉思默想的时候,办公桌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电话是来之遥远的新屏市的区号,号码也陌生的很,但因为是新屏市的电话,季子强还是毫不犹豫的接了起来:“我季子强啊,请问你是哪位啊?”

    “季子强啊,先试试能不能听出我的声音。”对面一个女性柔美的声音穿了过来。

    季子强只用了不到2秒钟的时间,就笑了起来:“萧易雪!美丽,年轻的萧总经理,呵呵,我怎么能忘记你呢?”

    这个萧博瀚的堂妹就嘿嘿的笑了起来,说:“我怎么听着有点暧昧的意思呢?”

    季子强一愣,有点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了。

    那面萧易雪似乎也能想象到季子强这个样子,笑得就更欢畅了。

    季子强很快恢复过来,说:“不是啊,因为想到你,我就想到了萧博瀚,也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

    “他啊,我都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算了,我们先不说他,我有一个信息给你说说。”“嗯,嗯,请讲。”季子强客气的说。

    萧易雪就变得口吻郑重起来,说:“季書記,我接到的消息说,北江市道上有人想对付你。”

    “道上?对付我?”季子强有点难以置信的说。

    “是的,应该没有错。”

    季子强不解的问:“但是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下令对北江市所有盘口展开了清剿啊,你损害到了他们的利益。”

    “奥,这样啊,呵呵,让坏人恨,这应该是好事。”季子强不以为意的说,对这些宵小之徒,季子强根本都没有看的上眼。

    萧易雪却一点都没有轻松的说:“季子强同志啊,你不要大意,我觉得你还是有个防范好一点,北江市道上不泛亡命之徒,不管真假吧,留意一下。”

    “好好,谢谢你啊,我会留意的。”季子强没有真的把这事当成一回事,但不得不说,他心中还是充满了对萧易雪的感激,她在遥远的新屏市,也能对自己关心,关注,这本来就是一件值得感动的情谊。

    不过挂上电话之后的季子强,也不过是笑了笑,对这样的威胁,他从来都没有畏惧过,他就不相信了,还有人敢对一个省委常委的市委書記动手,真要出点什么事情,那后果是严重的,那会直接触动国家权利机器,等待他们的就是彻彻底底的粉身碎骨。

    实际的情况是,北江市的打黑和干部处理风暴,也确实打到了一部分人利益的神经中枢,也打疼了他们,但也打到了一些人的“惊天想法”,有人准备“铤而走险”,要给这次打黑的发起者、北江市委書記季子强一个教训,更有传言,有人花500万买季子强的人头。

    过了一天,也就是齐玉玲他们到峰峡上任的那天,季子强一大早,刚到办公室就收到一条短信,他像往常一样开始阅读:“刽子手,以后单独出去要小心看路!”

    季子强没有理会短信的内容,他以为别人发错地方,也没有删除,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中午时刻,他让秘书小刘去食堂给自己打来午饭,他手中压了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没有时间去吃。

    “書記,饭给您打来了,今天回锅肉不错!”小刘笑呵呵的端着饭進来。

    “嗯,嗯,谢谢你啊,端过来吧!”季子强没有看小刘就应了一声。

    小刘将饭菜放在桌子上准备离开,听到季子强手机响起短信声音,有点好奇的立足看了看季子强,很多时候,小刘也会帮着季子强处理电话短信之类的事情。

    季子强拿起旁边的手机翻阅短信:“刽子手,以后单独出去要小心看路!”

    同样的内容让这个北江市最年轻的市委書記不解,难道这是威胁短信?谁叫刽子手呢?不会说的是我吧?

    “嗯,你怎么还在?”季子强抬头看到小刘怪异的看着自己随便说一句,“对了,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谁是刽子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