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县长就说:“那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绝杀,呵呵呵。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季子强很认真的问了一句:“那我的事情呢”

    哈县长一呆,你的什么事情,马上又想到了,奥,要我帮你给华书记求情是吧,行啊,那答应一下又死不了人,他就说:“你那事情啊,唉,我不敢保证什么,只能说有机会就帮你说说,你看怎么样”

    季子强点头说:“好,我的方法也很简单,你只要把政府招待所前一阶段刚招的一个叫张好的女孩,按不附和招工程序稍微的吓唬一下,让她感到这个招工就是个骗局,那吴书记也就下台了。”

    哈县长听不明白,就问:“张好,不认识啊,他和吴书记有什么瓜葛吗奥难道那个女孩就是前一阵子盛传的在翔龙酒店被吴海阔那个了的女孩。”

    季子强点点头说:“吴书记威逼和用安排工作的方式让对方撤诉了,还把这女孩安排到了招待所,一但她认为招工是个骗局,你可以想下会怎么样,但我还是要事先说明一点,这个女孩也是受害者,不能假戏真做了,就稍微的吓唬一下她。”

    哈县长沉默了,他站了起来,走了两步,最后又转身过来说:“就这女孩告,只怕也难。”

    季子强说:“不难,公安局有最初吴海阔的口供,还有一些物证,再加上你和市委华书记的关系,我想这就够了吧。”

    哈县长想了想,又问:“证据都在”

    季子强点头说:“都在。”

    哈县长眼中就闪过了一丝冷光,说:“好,你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把证据拿给我。”

    季子强轻声的答应着,就回去准备证据去了,他要给哈县长献上一份厚礼,一个投靠别人的人,总是要拿出点诚意的,就像当年那威虎山上的滦平,不是也给座山雕送上了一份联络图吗

    从哈县长那里出来没多长时间,季子强接到了华悦莲的电话,她说今天自己到洋河公安局里来办点事情,已经搞掂了,现在正住在宾馆,今天不回去了。

    季子强有点不相信她的话,就说:“小丫头,牙还没换完,就学会骗人了。”

    华悦莲咯咯的笑着说:“小样,你等着,先挂了。”

    季子强摇摇头,搞什么呢,小丫头,他放下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季子强一看电话是洋河县本地座机号码,也没多想就接上手机,那面又传来了华悦莲的声音:“年轻人,看清楚号码在说话。”

    季子强”哎呦“一声说:“你真在洋河啊,现在才说,怎么不提前给我打个招呼”

    华悦莲就笑着说:“生活中没有一点惊喜,那多单调,快来吧,我等你。”

    季子强高兴的说:“我这就去吧。”

    她说:“我在门口等你。”

    季子强说:“不用了,你就在房间吧,我到了再给你电话。”

    季子强也顾不得和郭局长联系,给哈县长准备联络图的事情了,反正也不急这一时半会的,他就过去给秘书小张叮嘱了几句,说自己要去见个人,不用小张随行,有什么事情给自己电话联系。

    出了县政府,季子强嫌步行太慢,就打了一个车,本来距离也不是多远,但他就想早点见到华悦莲。

    没几分钟,季子强就到了酒店,他一面上楼,一面给华悦莲打了电话,问清了房间,果然华悦莲正在那里笑盈盈的等着他。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那撕咬是在所难免,动手是顺其自然。

    亲热一会,两人才平定了一下情绪,华悦莲也仔细的看看季子强说:“你最近脸色不大好,是不是老想问题,你那事情也过去了,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季子强说:“一天见不到了你,我就会想,这不是压力,是思念。”

    华悦莲心里甜甜的,又吻了一下季子强说:“没想到我来看你吧”

    季子强点点头说:“是啊,我是大喜过望,你今天怎么跑来了,是来出差吗”

    华悦莲嘻嘻的笑笑说:“本来是别人过来办理的事情,我说帮他出差,他高兴的很,还答应给我买一周的早点呢。”

    季子强哈哈哈大笑说:“干脆以后你把你们处里的洋河出差都包圆了,让他们轮换这给你买早点,能省很多钱的。”

    两人一起嬉笑一会,华悦莲见季子强双眼还是布满血丝又说:“你这样不行,要懂得工作也要懂得休息,我看你是不会当领导,你不会把任务布置给下面的人去干,领导不是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的。能让别人干的事就要让别人干。自己只抓重点抓大事。”

    季子强调侃着说:“我就是抓重点抓大事。你以为我一天就会抓胸部啊。”

    这一下,两人又闹成一团了,你还别说,季子强言出必行,说抓胸部就抓胸部,一点都不含糊。

    笑闹了一会,他们就坐下边聊天边看着电视,华悦莲看到季子强点累,就说:“你躺下,我给你洗个脸,做下美容。”

    季子强有点好笑说:“男人做什么美容,传出去都成笑话了。”

    华悦莲很严肃的说:“你土的很啊,洗脸做美容不仅洗干净脸上隐藏的灰尘,还要对面部进行按摩。这种按摩对解除思考性的头部疲劳是很有好处的,现在男人做这种的很多。”

    季子强笑笑,也就不说什么了,想一下,这样也好,可以享受享受华悦莲那双温柔的手在脸上的抚摸。

    华悦莲见他老实了,就打盆温水过来,拿上了自己的毛巾和洗面奶,又从床上拿出一个枕头坐在沙上,把枕头放在小腹间,让季子强头枕在枕头上,躺下来。

    季子强便不能说话了,他闭上眼感受华悦莲那双手在脸上温柔游走在面部穴位上,她用劲就有一种触电似的麻刺激他。

    一会儿是头部麻,一会儿是半身麻,一会儿却似有一股电流通到了脚底。

    他静静地躺着很写意地想自己下一步针对哈县长的计划。

    华悦莲拍了他一下问:“你在想什么”

    季子强说:“没想什么”

    华悦莲不相信的说:“你不可能没想什么,看你眼皮一跳一跳的。我给你洗脸做美容是因为你做事累了,想让你放松一下头脑,不准再想问题了。”

    季子强含含糊糊地说:“知道了,知道了。”

    华悦莲捂着他的脸颊说:“现在不准你说话。如果洗面奶会弄到你嘴里我可不管。”

    季子强叹口气便不说什么了,也不去想什么。只是静心静气地享受华悦莲那双手的温柔,渐渐地,季子强就有了睡意,迷糊迷糊就睡了。

    刚睡的香,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郭局长来的:“季县长,我和王都准备好了,你看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季子强看看华悦莲,不好问的太详细了,就说:“有什么困难,多把问题想复杂一点。”

    郭局长就说:“我和王已经把所有环节都反复的想了好多遍了,应该没有什么漏洞的,就等你一声令下了。”

    季子强的脸色变得很凝重,他缓缓的说:“那就明天开始。”

    那面郭局长答应一声,重复说:“好,那就明天开始行动。”

    放下电话,季子强没有了一点睡意,这件事情的成功与否对自己,对洋河县,对那个死去的人都很重要,不能有一点差错,否则很多人都要受到连累,郭局长,王队长一个都跑不掉,自己也就真的一定会走上穷途末路。

    华悦莲看出了他有点忧心忡忡的样子。

    她有点担忧的问:“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季子强当然不能个华悦莲说的很明白,虽然他不是刻意的防范她,但这事情的确没必要告诉华悦莲,季子强就说:“没什么工作上的一些事情。”他也不想让这个女人为他担心。

    华悦莲就说:“既然没什么,那就继续躺下来。”

    她把他扳倒还躺在她身上的枕头上。

    华悦莲是一个细腻的女人,女人总是细腻的而一个做警察的女人就更细腻。虽然季子强没有说什么,但她还是从他脸上那一掠而过的神情看出了问题的严重。

    她知道季子强是一个认准了目标就勇往向前的男人,没条件也要勇往向前。虽然他与那些硬汉比还缺少些许强撼,更多的是一种柔中带钢,睿智机巧,然而他从来不会流露出半点恐慌。

    现在季子强有一丝紧张的味道,可想而知季子强似乎遇上了大的麻烦,她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从来不跟她谈工作上的事,她也从来不问他工作上的事,她相信他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都是应该去做的。她相信这个男人甚至超过了相信自己。

    这样的心情下,华悦莲也有点忧心了,她也躺了下来,把季子强的头放在了沙发扶手上,自己靠着他,季子强从后面抱着她,贴着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