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刻这个不走好运的副县长来短信,是不是会是发什么牢骚呢?

    杨喻义一个电话就打给了自己那个妖娆风情的小情人婉儿那里,婉儿也早就觉察到了杨喻义对自己的冷淡,也发现他这段时间以来,心理变化很大,也真着实摸不透自己这个高官情郎到底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女人本来都是感情的动物,而且自己也还没有结婚,没有谁天天给自己慰安,身体确实很难受的了。

    现在杨喻义这么晚了说要到她那里去,她当然是喜欢的了不得,便撒着嬌说:“来吧,来吧,我等你”。

    杨喻义叹口气,站了起来,他想,或者和这个自己的情人搞上一搞,真也可以暂时松弛一下过度紧张的神经,便告诉婉儿,说自己很快就过去。

    杨喻义匆匆收拾一下办公室,就直奔婉儿住的小区,婉儿早就坐在床上等他,杨喻义刚一進去就看到了婉儿,她也风情万千的看着杨喻义,那玲珑浮凸的嬌躯如模特般标准,腰部纤细,没有一丝赘肉。她脚上穿了一双带银色亮扣的高跟凉鞋,晶莹如玉的趾头露在外面,玫瑰色的指甲油仿佛十朵盛开的花瓣,给小巧的秀足增添了妩媚的性感,分外引人注目。浑身上下散发出性感美女的气息。

    婉儿就冲上前来,将他紧紧抱住,杨喻义也是心理压力太重了,心情过于纠结了,此时正迫切需要生理释放来缓解和转移,便调整心情,下定决心要好好满足一下这个久未相互穿插的小女子的**,心里想着,一双手便把婉儿抱了起来。

    在经过了这一番激情纏绵之后,第二天的杨喻义已经恢复了过去的威严,他决定为了维持自己获得的一切,包括权利金额女人,他都应该变得坚强一些,自己还没有完全失败,一切都还有机会重来,真正的决战并没有到来,自己的身后还有苏省长,苏省长的身后还有李云中,自己就这样早早的认输显然是妄自菲薄。

    所以在他踏進了政府大院的时候,他又能用他最为亲切的微笑和每一个对他点头致意的干部回应了,他的步履也很坚定,不多不少,每一步都那样规范,那样不紧不慢,从外表上看,没有人可以看的出他的内心,他掩饰的很好,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一样。

    这个早上,他还参加了几个会议,在会上,他也是铿锵有力的发表了讲话,从道德,到行为,再到理念,最后是信心,他讲的很透彻,讲的很真切,有时候,连他自己都有点感动了。

    季子强今天也在开会,已开了两个小时,是关于国庆其间的几个活动的,要讨论的议题一半都还没过,屈副書記还在说,季子强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平常开会他都是把手机调到震动的,季子强偷偷看了眼号码,确实齐玉玲打来的,季子强赶忙站起来,对屈副書記示意一下手中的电话,出了会议室,接通了齐玉玲的电话。

    “喂,你好啊,玉玲同志。”

    “季書記啊,我已经到市委了,你忙吗?”齐玉玲的声音很悦耳。

    季子强忙问:“你到北江市了,这么快啊,我还以为你过几天才来的。”

    “我也听说了峰峡县的情况了,所以心里也急,希望早点到岗,熟悉一下工作,早点進入状态。”

    “嗯,嗯,好好,这样,你到我办公室去,我也马上过来。”

    季子强返回了会场,对着屈副書記耳语了几句,大意就是让屈副書記主持会议,自己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屈副書記连连的点头,最近一阶段,他已经没有了和季子强相斗的那个念想了,季子强给了他这许许多多的好处,也就消耗掉了他奋起反击的想法。

    季子强就上搂,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小刘已经在里面了正陪着齐玉玲说话,齐玉玲见季子强進来,也是赶忙从沙发上站起来,一头长发飘在空中,半张脸掩在黑发里,此刻看上去她不像个官,倒像个教师,或者记者。

    齐玉玲朝他一笑,算是打过招呼,她笑吟吟站在那里,保持着优雅的距离,也保持着优雅的姿态,让你觉得她站在那里,就是一道风景,让你怎么也看不够。

    季子强一时有些恍惚,难到事业真的能让你一个女人恢复到过去的状态吗?此刻的齐玉玲却是很想多年前自己第一次在大学见到她的那个模样了,一想到过去的岁月,季子强也黯然叹息一声。

    “你好啊,玉玲同志,很高兴你加入到北江市的经济建设之中,我代表市委和政府,对你表示欢迎。”季子强伸出了手,轻轻的握了握齐玉玲那芊芊玉指,两人都坐了下来。

    齐玉玲的精神面貌确实有比上次季子强见到她的时候有了很多变化,现在的齐玉玲变得落落大方,也变得信心满满,她也明白,这次的升迁应该是季子强鼎力相助的,就算她在遥远的山区,但省城以及高层的格局变迁,她还是都在关注着,她曾经已经放弃了希望,觉得自己是一个被仕途遗忘的丑小鸭。

    但季子强从天而降,挽救了她的政治生命,带给她了无尽的未来,她决定,在这有生之年里,一定要努力的工作,为这个社会,也为季子强的这个厚爱,做出自己的贡献。

    “谢谢季書記的提携,我感到很惭愧。”

    季子强摇摇手说:“不要说那些话了,现在你有没有一个下一步到峰峡县开展工作的准备预案啊,你要知道,峰峡县最近的情况是很复杂的,干部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刚刚上来的新手,你和罗县长的责任重大啊。”

    齐玉玲就拿出了一个这几天刚刚赶出来的工作计划,递给了季子强说:“季書記你看看,我写的比较仓促,有那些不对的地方你帮着指正一下。”

    季子强结果了这个材料,很认真的看了起来,这整整的三大张啊,让季子强看了10多分钟,看完之后,季子强按卷沉思了一会,说:“基本思路是对的,但玉玲同志啊,你这个工作计划中有一点我是要提出你注意的。”

    “嗯,请季書記指正。”

    季子强抖了抖手中的计划,说:“其他的都很不错,有想法,有措施,但在发展峰峡县的经济这一块,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暂时不要把工作的重心放到这里。”

    齐玉玲有点不解的问:“为什么?”

    季子强说:“按正常情况来说,县委書記是应该深入到各项经济工作中来,但峰峡县的状况暂时不一样,你的重点任务应该是怎么稳定峰峡县干部的情绪,以及任何激励他们的工作热情,至于经济工作,应该县放手让罗县长去抓,这也为你们留下了一段彼此熟悉对工作习惯的时间。”

    齐玉玲恍然大悟,不错,季子强说的一点不错,作为自己,过去几乎一只都做的是思想领域的工作,在经济工作上,自己并没有太多的优势,季子强其实也是在暗示自己,先好好的学习,不要盲目的干预和瞎指挥。

    齐玉玲在理解了季子强的意思之后,红着脸说:“谢谢季書記的教诲,我一定按你今天说的去做。”

    季子强也就笑笑,缓和了一下刚才过于认真的气氛,说:“哈哈,谈不上教诲,就是一点提示,不管怎么说,我还是相信你的能力的,否则啊,这次也不会让你在这个档口到峰峡县去了。”

    “对季書記的这份信任我会珍惜的。”齐玉玲真诚的说。

    “我们都应该珍惜它。”季子强的话意味深长。

    齐玉玲也笑了笑,不过说真的,她越来越佩服季子强了,自己这几天这么认真的思考峰峡县的工作,却没有想到这最基本的一个道理,而季子强仅仅是看了一下自己的计划书,在短短的一点时间里,就发觉了这最为关键的问题,不得不说,季子强在仕途上具有极高的天赋。

    接着两人又谈了好长时间的事情,季子强也让小刘打电话叫来了即将和齐玉玲一起到峰峡县上任的建设局的罗副局长,让他和齐玉玲见了个面,三个人就峰峡县将来的工作做了深入的讨论。

    同时,季子强也让文秘书长帮着齐玉玲安排了临时的住所,并通知组织部的龚部长,让他明天一早,陪同齐玉玲和罗副局长一起到峰峡县正式任命。

    季子强不想耽误太多时间,既然齐玉玲已经来了,那就早一点过去,峰峡县很需要他们两人,多耽误一天,对今后的工作就是一天的影响。

    最后季子强说:“你们两人任重而道远,你们也都是我亲自点的将,我希望你们能在峰峡县创造出属于你们自己的辉煌,同时,我还要告诫你们,峰峡县前季書記和县长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假如你们也走上了他们的老路。。。。。”

    季子强慢慢的脸色冷峻起来,狠狠的瞪着这两个将要上任的北江市新贵,说:“我会亲手灭掉你们,对这一点,你们不要抱丝毫的侥幸心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