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不容易啊,季子强才打发掉了这个什么规矩都不懂的野蛮人,这才安安静静的谈了一会省钢的问题,现在季子强对省钢也比较满意的,到底是步入了国际化管理的大企业,相比于早上看的那些市里的企业来说,省钢更具有前瞻性和严谨度,这是接受了外企优秀的管理经验之后的一种表现。

    座谈很融洽,季子强也说了:“你们两位老总都在,我提一个小小的请求啊。”

    成厂长和johannes都客气的说:“季書記有什么指示就说啊,谈不上请求。”

    季子强说:“我考虑,等你们正式的开工生产之后,我把北江市的切也老总给都来带参观一下你们的企业,让他们也学上一点你们的管理经验,这不知道能不能行。”

    成厂长连连的点头说:“季書記你客气了,这算什么请求,只要看得起我们钢厂,随时随地都可以前来,我们绝对的欢迎。”

    那个johannes也在不断的点头说:“是的,是的,这一点绝对没问题。”

    “嗯,嗯,那就好,我这里先谢谢了。今天就这样吧,也快下班了,我们就告辞。”季子强看看时间,实际上也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

    成厂长一下站起来,说:“季書記,你还没有到我们这里吃过饭,今天不能走,谁都不能走,就在我们伙食上吃顿饭。”

    连那个外资的老总johannes也是站起来说:“季書記,你每次都这样来了就走,这有点让我们很没面子啊。”

    季子强就惊讶的说:“johannes,你连很没面子这些话都懂啊?了不起啊,你比艾薇儿可是强多了,她每次见了我都叫叔叔。”

    季子强这话一说,会议室就轰然而笑。

    不过这个艾薇儿是一点都没有难为情的样子,她也跟着大家哈哈的大笑,季子强就估计啊,她是不是听不懂自己说的意思,所以在傻笑呢?

    这样双方客气了一会,季子强见对方也是真心实意的挽留自己,他也不能再推了,那样显得自己有点做作,季子强就没在拒绝,点头应允了。

    一堆的人呼啦啦的站了起来,钢厂其他几个领导也是忙活着先下去打招呼,安排准备酒宴了,这里季子强等人摇摇晃晃的说着话,一路就到了厂办大楼后面的餐厅,这里的餐厅也是很大的,一楼,二楼是职工吃饭的大厅,现在也是人满为患,吵吵闹闹的,很是壮观。

    季子强在成厂长等人的带领下,就到了三楼的餐厅,这里人就少了许多,旁边还有几个包间,也是专门用来接待客人的,一行人進了包间,所有的人差不多都坐好了,小刘和其他一个秘书也才找了个靠门边的位置坐下来,这个位置,既能保持与主桌不远不近的距离,又能适时适地地進出。

    而那个异域的美女艾薇儿被安排在了季子强的身边,这到让季子强有点紧张起来,闻着这洋妞身上不同于中国女人的体香,季子强还没有喝酒,都有点晕晕乎乎的感觉,原来肉香也是可以醉人的,不过这也就是季子强了,一般人的嗅觉是很难达到这样一个境界的,看来啊,不管做什么事情,这天赋还是很重要的。

    虽然只有两桌,但是今天的两桌客人不同于平常,平时宴会,王稼祥最起码是坐在主宾或者与主宾甚近的位置,但今天,他只能坐在一边了,要论起级别,在这一大群人中,他的官职一点都不高,人家成厂长也算是正厅的级别呢。

    等大家都坐定了之后,季子强点点头,然后习惯性的端起杯子,呷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刚才还在喧闹的餐厅立即静了。

    全场静了后,成厂长从位子上走了出来,成厂长不高的身材,却长着一张很长的大脸。他的脸有点红,走路的步伐也不像平往那样矫健。他走到临时设的主持席,先用眼光扫了一眼,看起来好像是在看人,其实程一路知道这眼光是空茫的,只是一个意思,没有实质性的内容。

    成厂长用并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开了口:“各位来宾,各位领导,同志们,朋友们,晚上好!”他停了一下,又空茫地望了望,继续说:“今天我们省钢迎来了各位尊敬的贵客。我代表省钢全体职工,谢谢你们!”

    季子强心中暗自好笑,这吃顿饭就吃吧,还搞的这么正式的,用不着如此吧。

    但全场还是礼貌性的响起了掌声,成厂长自己也鼓掌。掌声就像一把刷子,刷一下就起来了,再刷一下就停下来了,不约而同,又整齐划一。

    接着他还非要季子强讲两句,季子强怎么办,想笑不好笑啊,人家都正儿八经的,他也只好说道:“同志们,北江市的未来,依靠你们;北江市的明天,期待你们。”他突然加重了讲话的语气,说:“北江市的发展不能没有你们,我表示感谢,感谢各位!”

    底下自然又是一阵掌声。

    季子强说完,成厂长就站在主持席的边上,宣布宴会开始。大家都举起了杯中的酒,有红的,有白的,还有果汁,彼此点着头,几乎无一例外地湿了湿嘴唇。大家都知道这只是礼节性的,喝酒的好戏还在后头。

    果然,大家说说笑笑,酒就喝得放松了,这王稼祥他们几个人倒了一点白酒,只是象征性地喝了几口。他们一直在看着季子强,倒不是关心他的酒量,喝酒对季子强来说是小事一桩。他们是怕季子强随时有事要他们办理。

    季子强今天喝的倒也直爽,因为今天自己带来的人不少,而且王稼祥和岳副市长那都是强手,所以季子强心里很有底气的,根本不怕对方,他也知道,这个成厂长的酒量很一般。季子强端着杯子,在两桌上打了个通关,他的脸喝酒不仅不红,而且愈多愈白。这会儿,一点看不出酒意,大家都连声的夸赞着季子强的酒量。

    但今天季子强还是遇到了劲敌,那个一直坐在季子强身边的异域美女艾薇儿在季子强喝了几圈之后,突然的发难了,本来季子强是瞧不起这些外国人的,他们那叫喝什么酒啊,一点点酒里面还有兑大半杯的白开水,那不是把酒糟蹋了吗?

    所以在艾薇儿邀请季子强碰酒的时候,季子强托了个大,说:“女士优先,你说怎么碰。”

    艾薇儿就很古怪的一笑,用不大流利的中文说:“额们就碰7杯吧?”

    季子强差点吓了个坐蹲,这女人不仅报的这个杯数多,而且还有7杯这样奇怪的数字,这到是自己平生第一次听说。

    “7杯?”季子强问。

    “对啊,怎么了,华叔叔怕了吗?”

    季子强傻眼了,这话很多年没人敢说过了,记得还是当秘书那会才有人说‘你怕了吗?’从当上副县长以来,谁和自己喝酒不是客客气气的,哪像这女人,敢如此说一个省委常委呢?

    季子强当然为了男人的尊严,为了中国人的骄傲,那是不能说怕的,他就端起了酒杯,和这个女人喝了起来,成厂长是亲自的拿着酒瓶子,站在他们身边倒酒,脸上挂着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对这个外国妞啊,成厂长可是知道底细的,自己让人家轻易的都撂翻过几次呢?

    季子强一口气就和这洋妞碰了7杯,这可不是那么好喝的,喝酒的人都知道,一口气喝7杯是个什么概念,季子强就不禁的邹了几下眉头,吸溜了几口气,但打眼一看,乖乖,人家洋妞一点都没反应呢,还看着自己在笑。

    季子强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自惊呼,今天要糟,遇到个少有的对手了,季子强马上开动脑筋,为自己想起了后路,自己一会该怎么应付呢?是耍赖不喝,还是让王稼祥他们代酒,也或者是装醉?

    但人家是不给他思考的时间的,这漂亮的洋妞没等季子强想好计谋,就说:“任叔叔,现在该你邀请我碰酒了,这叫来而不往非人也。”

    靠,连非人的话都说出来了,季子强这老脸就绷不住了,在看一看成厂长那坏坏的笑容,季子强真的知道今天自己要遭遇滑铁卢战役了。

    他只好也端起了酒杯,说:“那我也请你碰7杯吧?”

    “那不行,那不行,你是男人吗?”洋妞晃着脑袋说。

    季子强是哭笑不得,桌子上的人都在笑,都是看莫莫捡便宜的笑,季子强说:“我是男人啊。”

    “是男人就应该比女人多,所以你至少要和我碰9杯吧?”

    “九杯?”季子强想,这又是一个奇怪的数字。

    现在季子强是上贼船了,他進退两难,可以说这些年季子强在酒桌上那也可谓是所向披靡,多少酒坛子,酒漏斗都不在他的话下,但今天阴沟里要翻船了。

    王稼祥也看清了形势,赶忙收住笑,站起来说:“这样吧,我和这个妹妹碰9杯吧?”

    人家洋妞就把胸膛一顶,手插腰说:“你懂规矩吗?现在我们是来而不往非人也的阶段,还没轮着你,你们想伦乱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