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喻义啊,这段时间的工作做得不错,有成绩,要再接再厉,另外啊喻义同志,不要着眼于一城一池的得失,要看到大局,好好工作,多多支持市委的工作,对你有好处,要适应角色,要快速转换身份,我们关系不同,所以给你说这些话。”

    “苏省长,您放心,我一定会认真开展工作的,您如果有时间,一定下来视察北江市的工作,如今北江市的招商引资工作做的不错,今年一定会取得很大成绩的。”

    “你现在和季子强的配合怎么样啊?”

    “没有问题的,我现在主要是抓宏观工作,具体的事情,都让副市长们负责,市政府是努力支持市委的工作,服从市委的决定,我也是市委副書記,这段时间一直是努力支持的。”

    “喻义同志啊,我知道你受了一些委屈,不过,没有一帆风顺的事情,什么事情都要慢慢来,不要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嗯,嗯,我理解。”

    稍微的停顿了一下,苏良世说:“对了,喻义同志啊,刚才秘书说你给她打电话问公安厅那件事情啊。”

    杨喻义忙说:“是啊,你知道邬局长那个脾气的,整天和我提这个事情,唉。”

    “我理解,我理解,昨天我专门给他们厅长打了个电话,问了情况,他说他们到军区联系过了,没有那事情,徐海贵现在依然是全国的通缉犯,估计是你们北江市弄错了吧。”

    “弄错了?”杨喻义张大了嘴巴,有点发蒙,这怎么可能弄错呢?黄队长是亲眼看到他们抓的很多人啊,还有季子强也是每天都去军区,一待就是几个小时,这怎么可能错呢?

    “是你们弄错了,我刚才还给军区的司令去了个电话,他说这是他们和北江市公安局为了十一国庆的社会安全,专门组织了一次反恐演习,你上次说他们抓了很多的歹徒啊,哈哈,那都是他们演习的自己人,所以告诉邬大炮,继续追捕徐海贵。”

    “奥,奥,奥,知道了。”

    杨喻义彻底的傻了,瓜了,他脑袋此刻是很混乱,这些年了,杨喻义遇到了很多的突发事件,也经历了很多的惊涛核浪,但杨喻义一直都没有让自己的智慧抹灭过,但这一次,杨喻义真的傻了,他无法思考,就觉得头很晕,头很乱,许许多多的事情一起都涌上了心头。

    他放下已经早就挂断的话筒,无力的把头靠在了椅子的后背上,闭上眼睛,任随脑海中的想法纷乱的跳跃,他不想集中精力来思考,他就想这样待一会。

    这样过了好长时间之后,杨喻义也慢慢的度过了刚才那一阵的混乱和失落,他逐渐的理顺了思路,他也明白了,他再一次的被季子强给欺骗,什么军区抓住了徐海贵,都他吗的是扯淡的话,这不过是季子强为了完成他幅度巨大的干部调整而使用的一种手段,他知道自己怕这个事情。

    可是我杨喻义就是上当了,自己看不透季子强的诡计,在徐海贵这个问题上,自己已经栽了两个跟斗,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极大的讽刺,自己从来都自认是超越了别人的智商,但和季子强一比,不仅仅是一点点的差异,这个距离看起来还是很遥远。

    这对杨喻义的自信优势一次巨大的打击,他开始怀疑,自己还有没有能力和季子强展开对博。

    不过就在这万念俱灰的时候,杨喻义还是不愿意承认这就是事实,他想,说不上这是军区敷衍苏省长的一个借口,说不上徐海贵真的还在他们的手上。

    杨喻义觉得自己有必要亲自去证实一下,他拿起了电话,给季子强打了过去:“季書記,我杨喻义啊。”

    季子强今天是到下面的一个企业视察工作呢,这会才刚到地头,正在和对方的厂长们寒暄,他打了个对不起的手势,就走到一边说:“嗯,杨市长啊,有什么事情吗?”

    “我就想问一句,季書記你说话算话吗?”

    “喻义同志啊,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说话当然算话了。”季子强一面接着电话,一面好整以暇的在厂区的花坛边欣赏着几株他叫上名字的鲜花。

    杨喻义说:“既然算数,为什么军区还不交接徐海贵的案子。”

    季子强很是诧异的问:“军区?徐海贵?这两者怎么会有联系,完全都是风牛马不相干的事情,请你说清楚一点啊。”

    “徐海贵没有在军区的手上?你不要骗我,我知道你几个晚上都单独到军区邬审问徐海贵的。”杨喻义有点气急败坏的说。

    季子强感到有点好笑:“你怎么会这样想,哪有军队的去管地方上的刑事案件啊,至于我经常去军区,那是因为魏政委请我喝酒,我不得不去啊,你想什么呢?”

    “但,但是你说过。。。。。。”

    “我说过什么?”季子强好整以暇的问。

    杨喻义哑口无言了,是啊,季子强从来都没有提及到一句徐海贵的名字,他不过都一直在暗示自己,让自己往他那个思路上去想的,说起来到真的没有说过案件。

    “喂,喂,喻义同志,你还在吗?在吗?”季子强很是扫兴的关上了电话,摇摇头,自言自语的说:“这个杨喻义,电话打了一半就挂断了,这不是藐视我吗?”

    季子强摇着头,走向了那些都恭恭敬敬的等候自己的干部们。

    一个早上,季子强参观和视察了好几个工厂,对工厂的生产工艺和销售状况,季子强也是认真的询问,每一家也都要搞一个小小的座谈会议,不过就是一个早上的时间,季子强也只能走马观花的大概了解一下,简单的说上几句,他自己也是明白,一个工业企业的好坏,那不是这样看看就能找到症结,自己就是太忙啊,不然真应该抽出时间,对着一块做一个详细的调研,解决了工业这个块难题,北江市的经济肯定会有一个巨大的進步。

    926

    中午一行人就随便的在外面吃了点东西,下午也没有休息,接着继续看几个偏远一点的企业,这来回奔波了几圈之后,最后检查的就是省钢新搬迁过去的厂房,其实这个省钢看不看都可以的,主要是路过这里了,有人提议了一下,季子强也就同意進去看看。

    進了省钢的心厂区,看看也还是很气派的,高大的厂房,宽阔的厂区,忙忙碌碌的工人,这一期都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季子强也被这样的氛围感染了。

    他们还没到厂办搂,就见那个省钢的厂长成正茂带着外方的老总ohannes和秘书艾薇儿一起迎到了楼下,季子强也没有办法继续在外面转悠了,就和这几人寒暄几句,一起上了厂办的会议室。

    这个艾薇儿今天的打扮更是让人喷血啊,她穿着一条非常短的红裙子,露出她的裙子下面那黑色的内裤,还有一双小巧玲珑的红摩洛哥皮鞋,鞋子用火红的绸带系住。她上身更是穿的简单,就像是扯了几块布料什么的裹了一下,两只肩膀暴露出来。

    季子强不得不和她保持开一定得安全距离,季子强说不上来自己会惧怕什么,也许一不小心这个开放豪爽的女人就会扑到自己的怀里,虽然这肯定不可能,但季子强却总是有这样的幻觉。

    现在的成厂长对季子强那是客气的过分呦,亲自给季子强点上了香烟,嘴里不断的说着要给季子强汇报一下工作,季子强连连说:“客气了,客气了,我这次就是随便的来看看啊,真的不是检查什么,再说了,你们企业我也没权检查,对不对啊。”

    成厂长就一脸正气的说:“季書記你此言差矣,这钢厂的成长和你分不开的,你永远有权利管理和指导我们的工作,谁认为你没权,我第一个和他急。”

    季子强愣了愣,还真不好回答这话成厂长的豪言壮语了。

    这一愣神的功夫,那个异域的美女艾薇儿就扭着让男人心动的屁股到了季子强的座位前,帮季子强剥开了一个水果,说:“我们上次回去,总裁都说到你了,他让我们一定要尊敬你,对任叔叔绝不能马马虎虎。”

    季子强咳嗽一声,掩饰着脸上的尴尬,这女人,每次把自己叫叔叔,真让自己难为情的,季子强说:“谢谢,谢谢,以后总裁到中国来的话,我一定好好的接待。”

    “你说的是真话吗?不能做骗子。”这艾薇儿咬字不清的问季子强。

    季子强暗自摇头,也就是这种野蛮人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要是换做中国人这样说自己,自己早就。。。。。额,好像也没什么好办法。

    季子强忙说:“真的,真的。”

    一面说,季子强一面的身体倾斜了一点,因为那面肩膀好像已经被这个女人涨的和皮球一样的乳顶住了,季子强却也不能让的太明显,因为那椅子就这么大,王稼祥和副市长岳苍冥也发现了这个状况,两人都相视一笑,却不上来解围,看起了热闹。

    季子强很快发现他们两人脸上那坏坏的笑容了,恨的瞪了他们几眼,却是无可奈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