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甚至有点在内心里埋怨起杨喻义了,感觉杨喻义变了许多,再也不是几年前自己认识的那个豪爽,仗义,体恤下属的杨喻义了,特别是自己的事情,到现在杨喻义只字未提,多好的一次干部调整啊,光峰峡县都动了几十个人,但这么多的调整中,硬是没有自己的名字。

    可是自己连老婆都捐献出来了,这样的代价还没有换的杨喻义的帮助,想一想就让小张感到了一阵的哀伤。

    自从担任杨喻义的秘书以来,小张的确得意了一阵子,在市政府办公室,走路都是昂着头的,市长的秘书可不简单,很多时候,代表着市长,这无冕的职位,权利和影响让人难以估量。

    本来小张本不是张狂人,一直以来都是很本份的,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被杨喻义一眼看中,选为了自己的秘书,虽然这里面有一些杨喻义女儿的缘故,但假如小张自己不够优秀,就算他和杨喻义的女儿是同学,也丝毫不会让杨喻义加以青睐,要知道,杨喻义不是一个别人可以左右的人,也不是一个轻易就感情用事的人。

    时间可以修正和多东西,也一样的可以改变一个人,人总是会变的,杨喻义的前华秘书就很风光,直接升任市委办公室副主任,不到半年时间,出任了下面一个县的县委書記,让所有人都眼红,尽管小张也知道自己是不能和前面那一任的秘书相比,可是,梦想人人都是会有的。

    特别是小张已经敏感的发觉到了季子强正在不断将堆积的力量之后,他准备离开杨喻义,找到一个适合自己发展的地方,这也是受到老婆沙采佳不断的影响,老婆沙采佳更渴望自己的老公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官,而不是现在这样的太监。

    923

    同时,在北江市的官场上,总是有人愿意提前投资的,这或者在其他官场也是一样,很多有前瞻性眼光的人,都会在芸芸众生的干部队伍中去筛选出将来可以鹏程万里的人物来,预先投资,以便将来获得丰厚的回报,而杨喻义的秘书,当仁不让的就成为了一个炙手可热的人选,小张应酬多起来了,刚开始,他也极力回避,尽量不出去应酬,可是,时间稍长一些,小张难以抵制这些邀请了。

    所以在不耽误工作的前提下,小张开始出去应酬了。应酬一旦开始,远不是小张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从最初的吃饭,到后来的唱歌、保健等等,一连串的都来了,小张听到的,几乎都是阿谀奉承的话语,什么市长的秘书,前程远大,一定要多关照之类的话语,什么今后做了县委書記、县长,还是不要忘记这些兄弟等等。

    慢慢的,小张发生了变化,首先是精神面貌变了,既然是市长的秘书,就得有市长秘书的派头,精神抖擞,气宇轩昂,其次是工作作风变了,以前面对综合科、秘书科的同事时,脸上总是带着低调的微笑,现在不同了,依旧是笑容,可是笑容中带有居高临下的滋味了,最后是衣着变了,变得越来越保守了,既然是市长的秘书,就要讲政治,不能穿的太招摇了。这样一来,他发现不少同事看见自己,显得尊敬多了,安排会议通知的时候和布置其他事情的时候,顺利很多,于是,小张认为这是理所当然,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终于到了这次干部调整的时候了,小张这些天来更是特别的关注这次的人事调整,认为自己应该被调整了,这些日子以来,自己辛辛苦苦工作,出色完成了所有的工作任务,只要是杨喻义要自己做的事情,自己都能做的最好,而且自己也为杨喻义做出了那样巨大的牺牲,他一定会在这次调整中帮自己说话,那么多的调整岗位,自己只需要一个而已。

    然而,小张此刻彻底的失望了,杨喻义并没有帮谁说一句话,不仅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提升问题,连很多在杨喻义一个派系被调整的干部,他都没有帮着说一句话,这一下就击碎了小张的美梦。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他没有设想这些事情之前,他会过的很快乐,当有了一个希望,有点一点可能之后,他就会变得专注而执着,他的心就会发生变化,当最后希望落空的时候他就会感到伤心和生气。

    正如小张此刻的心情一样。

    听到那面办公室杨喻义关门离开的声音,按过去的情况,小张是应该及时的出去,送杨喻义到楼下的,但今天小张却一动不动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痴痴的发呆,他感觉到了苦闷和忧愁,他不知道自己回家之后该怎么给老婆解释,对自己下排提升的事情,小张觉得,老婆比自己有时候更要热衷。

    就在小张很是烦闷的时候,一个电话打進了小张的手机,他看了看号码,是公安局一个朋友的,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太好的朋友吧,但彼此还是熟悉:“奥,江警官啊,什么事情啊。”小张的声音是有点沙哑的。

    对面电话中那个人说:“张秘书,我们兄弟好久没在一起坐坐了,晚上我请你一起坐坐吧。”

    小张有点不怎么愿意的说:“今天啊,改天吧。”

    “张秘书今天没什么安排吧,你放心,就我们两个人,到时候会有惊喜的。”

    小张估计这个江警官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想让自己帮忙的,但想一想,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你帮我,我帮你,何况他还说有惊喜,那会是什么?是给自己送钱?还是给自己美女?

    也或者两者都有吧?

    “嗯,那行吧,下班后见。”

    “好好,我恭候张秘书的大驾光临。”

    张秘书挂上了电话,又叹口气,陷入了自己的郁闷之中,自己天天给别人帮忙,也不知道有谁给自己帮忙啊,想到这个些事情,小张忍不住的长吁短叹起来。

    晚上在一个酒店的包房中小张见到了这个江警官,他穿着便服,从外表看,根本都不像警察,因为他没有警察的威仪,脸上更多的是猥琐和谦恭的神态,本来他要比小张高大许多,但此刻他尽量的佝偻着腰,以求和小张在身高上达到平衡。

    小张在这些人的面前是矜持的,他保留着市长秘书的派头,很庄重,也很严肃的说:“江警官怎么突然的想到了兄弟我啊。”

    “这不是好久没见面了吗?”

    “不知道你说的惊喜是什么?”小张还是难以抑制自己的好奇。

    江警官一笑,说:“先吃饭,吃过饭慢慢的说。”

    小张邹了一下眉头,但还是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由于包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包间就显得有些单调,饭也吃的比较简单了,这很扫小张的兴致,既然是请客,怎么搞的如此随意,不过小张没有表露出自己的心态,他不想多说什么,心里本来就有太多的不如意,不舒服,所以就不用江警官来劝他,端着酒自己灌起了自己。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放开喝了,小张过去总是很谨慎,生怕喝酒耽误了杨喻义的事情,但今天他不管了,他也知道,杨喻义在婉儿那里,恐怕今天晚上都不会出来了,想到杨喻义和婉儿颠鸾倒凤的样子,小张的心里就是一痛,那次,杨喻义和自己老婆沙采佳一定也是这样弄的吧?好长时间以后,小张都没有在碰过老婆,他寻找这各种的借口回避老婆晚上的所求。

    不是他没有**,而是他一摸到老婆的身体,他总会克制不住的感到难受和羞愧,这其中还有一种感到恶心的情绪。

    就算有时候实在躲不过去,小张也只是敷衍了事的戳弄着,老婆每一声的叫,不仅带不给小张快乐,反而让他有点难受,他脑海中就会想到老婆和杨喻义那次是不是也在这个叫着。

    老婆也曾经很是奇怪的问过他,但小张就东拉西扯的解释一通,实际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心中有太多的压抑。

    吃饭的时间不是太长,但小张也有点晕晕乎乎了,他眯着眼在江警官的搀扶下到了酒店楼上的一个房间里,江警官就指了指里面的卫生间,说:“张秘书先活动一下,完事之后我带一个朋友过来坐坐。”

    小张挥挥手,说:“什么朋友不朋友的,我不见,那里面是谁啊,怎么我的房间有其他人在里面洗澡啊。”

    江警官一笑,说:“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额,那好吧,我看看。”小张步态有点踉跄的往卫生间走去,而江警官小就退了出去,到旁边的一个房间去了。

    卫生间中正有一个女人坐在淋浴,她长得自然很是漂亮,但漂亮对次果果的她已经不算什么了,这样的体形,谁还会注意脸蛋呢?那暖暖的水流,惬意的冲刷着,冲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体上,让她有点飘然欲仙,当她正在陶醉于这种自娱的遐思中时,门外响起了开门的声音,她想,客人回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