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从这次事情上来看,屈副書記却不希望杨喻义的计划影响到人事调整方案,因为在季子强的这个调整中,屈副書記无疑的比较得利的,他很多的嫡系都会出现在这次提升中,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一个事情,因为屈副書記在北江市本来就有很多铁杆,这些年的专职副書記也不是白干的。

    在快到政府的时候,屈副書記就轻描淡写的说:“对了,季書記啊,听说政府那面正准备下排干部到基层蹲点呢?你知道吗?”

    “我也听说了,这是好事啊,我们的干部也只有放下去,和群众连成一片,才能体会到群众的需要和利益。”季子强官话说的很是流畅。

    屈副書記玩味的笑了笑,说:“不过我感到啊,季書記还是要对下派的干部做一个了解,看看他们合适不合适下去。”屈副書記不得不明说,看来这个季子强还是嫩了一点,没有看出杨喻义这一招的厉害啊。

    季子强摇摇头,说:“这是政府内部的事务,我们插手不大好,总之我感觉这个政策是很好的,应该这样锻炼一下我们的干部。”

    “奥,奥,那是,那是。”屈副書記连连点头,但心中对季子强也是有点鄙夷起来,真想不通,这样稍微复杂一点的套路你季子强都看不懂,你混到今天这个位置,你自己不害臊啊。

    屈副書記再也不好多说什么了,有的话点到为止,说的太多就暴露出自己的心态了,而且从长远来看,杨喻义教训一下季子强也不无好处,只是啊,那些手下们这几天都开始庆祝了,不知道他们最后得知是空欢喜了一场,他们会怎么的难受。

    季子强也不再和屈副書記闲扯什么了,两人走進了政府大院。

    会议室里坐齐了北江市的所有市长,包括杨喻义也已经到场了,正在笑眯眯的看着季子强,杨喻义不得不高兴,今天得到的消息说,公安局和军区都减掉了一大半的兵力了,在熬过今天,估计他们都要撤了,那个时候,自己就可以心无旁骛的和季子强好好的拼上一下。

    “季書記来了,请坐,请坐,小张啊,给季書記泡茶。”杨喻义心情很好的招呼着。

    “杨市长,你什么意思,难道我就不喝茶啊。”屈副書記开玩笑的说。

    杨喻义忙说:“你又不懂喝茶,随便给点白开水就打发了,争什么争啊。”

    季子强也呵呵的笑了起来,说:“就是,屈書記就不要学我们的坏毛病了。”

    “这喝茶怎么回事坏毛病呢?季書記此言差矣!”

    杨喻义一扫过去的萎靡不振,表现出了他过去的那种谈笑风生的气慨,在杨喻义的心中,这一仗自己已经胜算在握了。

    季子强也随口说了几句玩笑话,就绕过了几个副市长的椅子,走过去,居中而坐,屈副書記也在季子强的右面坐定,大家都点下头,示意一下,会议的就正式的开始了。但这都没有想到,这个会议中却传来了一个让杨喻义最不想听到的消息,这个消息彻底的击垮了杨喻义镇定,坦然的心态,厄运也就从这一刻开始笼罩住了杨喻义。。。。。

    今天最先讲话就是王稼祥了,他详细的把新城建设的准备工作给与会的所有市长,書記们做了系统的汇报,对即将要破土动工的新城项目,现在已经涉及到越来越多的具体细节问题了,另外在几个特别值得关注的问题上,王稼祥也做出了解释和征询。

    季子强很认真的听着,不时的在笔记本上记上几个问题,王稼祥的这些工作,大概的情况季子强还是了解的,相对于市里的其他领导来说,季子强和王稼祥走的更近一点,所以经常性的季子强都会问到王稼祥新城的一些问题。

    这就让季子强对新城项目更为清楚许多。

    他们在听着,在这些大佬们开会的时候,后面坐着的就是他们各自的秘书了,小刘对这样的会议是没有一点点的兴趣的,因为季子强作为書記,他掌管的都是大的方向性问题,几乎是不需要小刘在这个项目上做什么准备,所以小刘听了一两个小时,就有点晕晕欲睡的感觉,就在这个时候,小刘手中已经被调整震动的季子强的手机有了反应,小刘一看号码,一下有点紧张了,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起身走到了季子强的身后,附耳说了一句话:“军区魏政委的电话!”

    季子强脸上也闪过了一丝惊讶和兴奋交织的表情,他暗自想,这个时候来了电话,会不是是有什么新的情况了,季子强站了起来,接过了小刘手里的电话,走出了会议室。

    但季子强刚才眼中的那道亮光还是让杨喻义看到了,再加上本来杨喻义就坐在季子强的左面,小刘那句‘魏政委电话’的话也落入了杨喻义的耳朵里,杨喻义心里就是一愣,他和季子强是一样的,都对这个事情在高度关注,军区魏政委的电话,会不是说到徐海贵的事情呢?

    杨喻义有了一点担忧了,他抬眼扫了自己的秘书小张一眼,眼皮眨了一下,也就是这很微不足道的一个动作,就让跟随他几年的小张很快的领悟到了杨喻义的含义了。

    小张站起来,装着如无其事的样子,从会议室走了出去,他很快就找到了正在楼梯口打电话的季子强,小张打开了一个最靠近季子强所处位置的办公室,他推门而入,里面有两个小丫头,是政府办的内勤,现在都在网上打着游戏,突然见小张進去,两个女孩也有点紧张的站了起来,一起招呼小张。

    “张秘书好。”

    小张抬起右手,用食指在自己的嘴唇边做了一个手势“嘘”,“你们坐着,外面有人找我,又是麻烦事,我躲一躲。”

    这两个丫头都一下不说话了,脸上有一种担忧的表情,这上班玩游戏可是犯忌的,她们对这个张秘书也还是有点惧怕,倒不是说张秘书这人怎么样凶恶,关键他是政府的第一大秘啊,他可以随时和杨市长说这事情的。

    小张才懒得管她们打不打游戏呢,他稍微的把门开了一丝小缝,就听到了外面季子强隐隐约约的通话:“谢谢,谢谢你们啊,魏将军,我真没有想到,还是让你们把他拿住了,好好,我马上赶到军区。”

    季子强打完了电话,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快步的返回会议室去了,小张也皱起了眉头,对徐海贵的事情他只能靠自己的预感来判断,以他对杨喻义的了解程度,他也几乎猜出了这个事情的大概情况,小张就明白,杨喻义恐怕是遇到麻烦了。

    季子强返回了会议室,刚好这个时候王稼祥讲完了,杭副市长正准备说话,看到季子强進来,就停住了自己的发问,讨好的说:“季書記你讲两句吧,王市长的汇报已经结束了。”

    季子强摆了一下手,很有点遗憾的说:“对不起啊,我的到省委去一下,秋書記说有一个重要的事情给我传达,所以,这会议就请杨市长先主持着,大家好好的议一下,我回来看看会议记录,真有点急事,走了。”

    季子强也不多耽误,急急忙忙的就带着秘书小刘下楼而去,一面走,一面还给小刘说:“快打电话,让小周把车开到政府门口,我们在门口等他。”

    小刘赶忙打起了电话。

    会议室里并没有因为季子强的离开就停止了讨论,在这个项目中,各位市长更倾向于政府做主,而且新城涉及到的问题很多,和他们分管的方面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大家就问的格外的清楚一些。

    而杨喻义却有点心中坎坷,这个季子强到底是干什么去了?他和魏将军谈的是什么?

    杨喻义小声的对杭副市长说:“我方便一下,让大家好好讨论。”

    说着,他对屈副書記又点点头,笑了一笑,就出了会议室,迎面就看到小张走过来,杨喻义并不说话,直接上楼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问跟在后面的小张:“嗯,你听到了什么?”

    小张就说:“好像和魏政委说解决了一个什么问题,因为通话时间很短,所以。。。。。。”

    杨喻义挥挥手,说:“嗯,知道了,你先回会议室吧。”

    杨喻义看着小张关上了自己办公室的门,他很快拨通了缉毒队黄队长的号码:“我杨啊,黄队,你马上到军区那面去盯着,情况好像有点变化。”

    “军区那面吗?那面有人在啊?”黄队张显然并不在附近。

    杨喻义勃然大怒,说:“你亲自过去,眼皮都不要眨一下的给我盯着!!”

    “好好,市长息怒,我马上赶过去,马上。”

    杨喻义发过火之后,感到了有点头晕的慌,他喘口大气,一下萎缩在了高大的靠背椅上,好一会才让自己平静下来,他已经有了一种预感,感觉到事情很麻烦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