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那面依然没有一点点的动静,季子强隔上一会就给对方去一个电话,询问一下情况,他多么希望能有所收获啊,这次可谓是动作不小,军区也在大力的配合,一些小区都被临时的围住了,网撒的很大。

    而在政府的市长办公室里,杨喻义也在耐心的等待,这对他来说也是到了关键的时刻,他也知道,一旦这次抓住了徐海贵,自己就会大祸临头,徐海贵本来对自己都是恨之入骨了,何况自己也本来收了徐海贵的很多好处,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杨喻义的压力一点都不比季子强少。

    他也是在不断的给缉毒队的黄队长去电话,现在的杨喻义已经不再指望黄队长可以抢在军区和邬局长之前干掉徐海贵了,这几乎是一个不太可能实现的目标,杨喻义唯一还保有的希望那就是可以适时的获得邬局长他们那面的动静,他需要掌握第一手信息。

    按静杨喻义的想法,就算徐海贵被突然抓住,但徐海贵至少也要负隅顽抗几天,不会轻易的把手里的牌都打出来,而有了这段时间,自己还能从别的地方想点办法对徐海贵下手。

    他再一次的拿起了电话给黄队长打了过去:“额,黄队,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情况。”

    “杨市长啊,暂时没有什么情况发生,我盯着的。”

    “嗯,这几天就辛苦你们一下了。”

    “应该的,应该的,对了杨市长,我听公安局一个哥们说,要是今天他们在搜不到人,有可能每天就要把大队人手撤下来了。”黄队长讨好的说。

    杨喻义忙问:“奥,可靠吗这个消息?”

    “嗯,应该可靠的,公安局事情也很多,不可能为了这个事情弄太长时间,再说了,惊动大了,万一公安厅知道了也不好,毕竟徐海贵的案子已经转到省厅了。”

    “有道理,要是这样的话,大家都轻松一点。”

    杨喻义挂上了电话,心里稍微踏实了一点,是的,黄队长说的不错,公安局不可能每天为这个一个人大动干戈的折腾,他们的事情很多,马上国庆了,这治安等等的事务还忙的很。

    杨喻义点上了一直香烟,慢慢的抽了一口,心情也好了起来,现在的形式对自己还是有利的,这次季子强下了老本都抓不住徐海贵的话,也说明徐海贵有流窜到外地可能性,不要说跑到其他的省域,就是离开了北江市的区域,只怕就再难抓住徐海贵了,自己也算少了一份忧虑。

    刚想到这里,杨喻义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一条短消息,号码是婉儿的,杨喻义的嘴角就勾起了一弯笑容,打开短消息一看,上面写着:“一人经过一栋房子时,突然从二楼窗户飞下来一只用过的安全套,刚好落到他的头上。这人感到即恶心又恼火,于是他走到这栋房子的大门口,使劲敲打大门,一个老头开了门,问他为什麽这麽大力敲门,这人质问道:

    “谁住在二楼?”老头回答:“这和你有什麽关系?上面住的是我女儿和她的未婚夫。”

    这人将那只安全套递给老头,说:“好吧,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孙儿从窗户掉下来啦!””

    杨喻义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他给婉儿短信:“好吧,下次我们也用套子把孩子装起来。”

    刚刚发过消息,却听到了敲门声,杨喻义收起了手机,打开门一看,却是交通局的杨局长来了,杨喻义问他:“你有什么事情吗?”

    杨局长说自己没什么事情,就是过来随便的坐坐。

    杨喻义刚好也没什么事情,就和杨局长闲扯了好一会,又听了杨局长很多拍马屁的话,对这个杨局长,杨喻义是大为的欣赏,他有时候感觉到,这整个政府,也就是杨局长对自己最为理解了。

    杨喻义对杨局长也是很放心的,所以在杨局长的面前,杨喻义几乎没有什么好保留的东西,两人又谈了谈过一两天的干部下排工作,还说到了过几天的常委会问题,总的来说,杨喻义已经感到自己这次是再不会输给季子强了,熬过了今天,公安局的警力只要一减少,情况对自己更好了。

    但杨喻义绝没有想到,自己给杨局长说的这些话,以及自己的心态,杨局长在下午上班的时候就偷偷跑到了季子强那里,全部都汇报了。

    季子强心中的苦闷也就越来越严重,今天这一天又没有什么收获,那么明天呢?应该就是搜捕徐海贵的最后一天了,而且不管是军区,还是公安局,都会撤下一定的人手,所以估计更不会有什么效果了。

    这一天对季子强来说也是最难熬的一天,他也做好了各种准备,包括对杨喻义的妥协,一但抓不到徐海贵,自己只能暂停干部调整的方案,这一拖有可能就到明年开春的时候了,唉,也只能如此,到明年再好好的设计一次吧。

    这一次自己认栽了。

    季子强必须为输掉这场博弈做好后面的收尾工作,他需要考虑到接下来的很多事情,那些没有调整掉的官员会对自己以后的工作造成多少影响?那些本来应该调整的官员会不会对自己失望?这些都是季子强要思考和提前做好准备的。

    时间一点点的流失,天也暗了,这一天依然没有什么动静,季子强在这个晚上根本都没有睡踏实,一晚上做了很多梦,而且都是稀奇古怪的梦,这样迷迷糊糊的,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季子强才真正的熟睡过去。

    天亮后,季子强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邬局长去了个电话,他还没有下床,就靠在床头上挂了过去:“邬局长,我任啊,有没有什么進展?”

    “唉,这都搜了两天了,没有什么效果啊書記,按计划今天要扯一部分人手了。”邬局长的心情也是不太好。

    季子强不得不打起了精神,安慰邬局长说:“邬局,你也不要气馁,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尽力了就可以了。”

    “唉,这事情要办不成,会对你形成很大影响的。”邬局长也知道这个重要性。

    “没什么,走一步算一步,不过你放心,你侄儿的事情应该不受影响。”

    邬局长忙说:“不说他,不说他,他那事情能办就办,办不了不急。”

    “好吧,谢谢你怎么支持我的工作。”

    季子强放下了电话,有点郁闷的起了床,洗漱一番去了单位。

    早上一到办公室,季子强就没有办法考虑徐海贵的事情了,事情太多,作为一个省会城市的市委書記,季子强每天的工作可谓是堆积如山,他每天都要研究和审批很多的文件,这些文件本来是一钱不值的,但在季子强签字之后,都会像变换了身份一样,有了一种崭新的功效。

    季子强也是乐在其中,他喜欢这样的感觉,喜欢这种独掌乾坤,叱咤权路的感觉,所以这些年来,不管是怎么样的艰难险阻,也不管是多少起起落落,他都能乐此不倦的奋斗在这个权利之场,很少想过退缩,当然,这也和季子强骨子里的那种坚忍有关。

    今天上午他几乎没有离开过办公椅,到中午吃完了饭后,才起来在院子里溜达了几圈,但一放下了手里的文件,季子强就又想到了自己的烦恼,他连午觉都没有睡,就回到了办公室,开始思考接下来自己还准备的事情了。

    到了上班之后,秘书小刘就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给他添上水之后,说:“季書記,一会要到政府参加一个市长会议,你看还需要准备什么其他的文件吗?”

    季子强茫然的抬起头来,问:“还有个会议?”

    “是啊,早上给你汇报过的。”小刘谨慎的说。

    季子强这才想起来,是的,下午有一个会议,是讨论棚户区新城的问题,要听王稼祥汇报整个准备工作的就绪情况,另外还要讨论十一的一些活动,早上自己看文件有点太投入了,所以就没有注意听取小刘的汇报。

    季子强连连点头,说:“我记起来了,其他就不用准备什么文件,主要是听听。”

    接着季子强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说:“好吧,现在就走,我和屈副書記一起过去,你到楼下看看他忙吗。”

    小刘点头之后,下去叫屈副書記了。

    季子强和屈副書記是步行去的政府,一路上,两人也交流了一下棚户区新城的几个观点,屈副書記对季子强依然是很恭敬的,他和季子强应该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可是这次,他还是有点为季子强担忧,因为政府关于下派干部那么大的事情,也绝不可能不传到屈副書記的耳朵里,所以屈副書記就有以后总很困惑的感觉。

    以屈副書記的智商,他当然是理解杨喻义这个行动的企图,从长远来看,屈副書記觉得对季子强形成一次有力的打击也是好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