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是,但杨市长,这军区也插手了吗?”

    “嗯,所以两头都要盯着。”

    “好好,我知道。”

    杨喻义叹口气,这事情看来越加的麻烦了,要是不能在外面弄掉徐海贵,自己也只能铤而走险从看守所下手了,但风险也是巨大的,可是那也算最后一步棋了,不走死的更快,走了说不定还有活路。

    杨喻义也是狡兔三窟,他并没有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黄队长一个人的身上。

    时间在这一天似乎过的很快,在市委和政府的两个最大的办公室里,这掌控着北江市党政不同的两位最高统帅都在想着对方,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看似风平浪静的北江市里,其实是暗流涌动,这连个人都很紧张,也都很清楚,他们一步错了,接下来就会步步都错。

    季子强是不希望这个干部调整就此夭折的,峰峡县的调查,就是一次最好的干部调整机遇,错过了这次调整,以后在动就很麻烦,而且关键的是,自己最后万不得已时候的退让和妥协,势必让自己的威望收到巨大的影响,

    更为重要的是,那些已经提名调整下去的干部,会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毫不犹豫的投身到杨喻义的阵营,和自己无所顾忌的做对,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啊,但形势不由人,要是抓不到徐海贵,不能给杨喻义最为沉重的迎头痛击,最后自己恐怕也只能退让了。

    季子强叹口气,站起来,走到了窗前,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市委的干部,季子强难以掩饰的有点忧愁顿生,人人都在拼命的想要升官,可是谁又理解这高处不胜寒的境况呢,你们多好啊,每天混够8个小时,也许根本都不到8个小时,你们就可以彻底的放下所有的烦恼,不再考虑工作,回到家里尽享天伦之乐了。

    而我却不行,我每天的每时每刻都在思考,总有那么多让我头疼的事情不断出现,唉。。。。。。

    季子强也不得不忧愁,到现在快下班了,邬局长他们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而同时杨局长刚才却又打来电话,说下面那些杨喻义的人都开始动起来了,估计最多三五天,杨喻义就能对下派干部的事情展开行动,到那个时候,只要杨喻义摆开了架势,季子强的这次干部调整也就宣告结束了,杨喻义真是一个老狐狸,他瞅的这个时间点很好,常委会的召开也还有几天,相信杨喻义是一定会赶在常委会召开之前完成这个举动的。

    这样等待消息也是很熬人的,季子强没有回家吃完晚饭,他就在市委伙食上随便的吃了一点,又回到了办公室等待吴局长的消息,天色也暗了下来,季子强的心也在逐渐的黯淡,他会长久的盯着自己的电话发愣,但一个个的电话打進来,都不是邬局长报喜的电话,这让季子强越来越揪心了。

    但后来季子强还是接到了一个他不得不关注的电话,这是钟菲依打来的,她说她很痛苦,她希望季子强陪她一下。

    季子强这次犹豫了好一会,最后他还是决定去陪着钟菲依,从她的口中,季子强听出了钟菲依确实在痛苦。

    他们相约在一个酒吧见面,当季子强推开了这个离省政府并不太远的酒吧的木门的时候,他便知道这是个以小资女人为主题的场所,一个女人的世界,因为绘着古典四大美女的半透明轻纱屏风,挂满梦露、赫本、阮玲玉、张曼玉大幅黑白照片的墙壁,摆着各种名牌化妆品、芭比娃娃、snoopy小狗而非各种洋酒瓶的玻璃壁柜,紫色基调的柔和灯光,以及灯光下温馨绽放的一盆盆紫罗兰,甚至连礼仪知客服务员都是清一色的帅哥——为女人服务的帅哥。

    季子强邹了下眉头,四处扫了一眼,发觉这里的客人也多是女人,当然也不乏男人,但都已臣服于这女人的世界——绝无迪吧high吧里恣意斗酒的狂态,只有含情脉脉,温文尔雅,甚至卑躬屈膝,甘于沦为配角的绅士派头,正如此时酒吧的背景音乐、苏格兰威士忌“芝华士”广告歌《whenyouknow》的靡靡之音——男人是烈酒,却甘于陶醉、融化甚至堕落在那惊艳而高傲的北极冰洋——女人的水中,乐不思蜀。

    “先生,晚上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吗?。”一个英俊的服务生迎了上来,弓腰伸手温柔地道。

    “不必。”季子强侧身躲开,向大厅里望去,目光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大厅角落的一张酒桌旁,钟菲依在向他招手,季子强一步步走了过去,“眉黛促成游子恨,脸容初断故人肠”,钟菲依还是如此的嬌小依人,依旧是那么的美丽袭人,即使微笑也带着几分我见犹怜的愁容。

    一袭普通白色长裙让她在酒吧的紫色灯光下显得如此的与众不同,影射出一股让在场男人窒息、甚至让女人心动的美,季子强就想,“女人三十豆腐渣。而钟菲依这样的女人又是什么呢?即使是豆腐,那也是出色的豆腐花!”季子强带着一丝胡思乱想朝她走去。

    钟菲依看着季子强走近身边,默默地笑了笑,笑容有点苦涩,季子强看着摆满小吃零食的桌面,还有大半瓶artell干邑,杯里只有冰块和酒,钟菲依的酒量一直不错。

    “你喝点什么?”

    季子强说:“随便吧,我也喝干邑。”

    钟菲依就给季子强也倒上了一杯,忽然拿出一包烟,好像是韩国的女式esse,抽出一支,点上,轻吐着烟圈道:“没有打扰到你吧?”

    季子强笑笑,怎么会没有打扰到我呢,不要看我现在还在笑,你哪里知道我心里还有很多忧虑啊,不过季子强嘴里却说:“没有,我也想喝酒。”

    钟菲依感激的看了季子强一眼,就开始絮絮叨叨的讲述起了自己的伤心,她说,她失恋了,昏暗的灯光下,季子强无法揣测她无助的表情,只能听到她幽幽的声音。

    后来钟菲依叫来了一瓶白酒,她大口的喝着,连季子强都阻挡不住她喝酒的速度,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季子强根本不能想象如此纤弱美丽的女人,也能做到大杯喝酒,酒到杯干,除了古龙,季子强想不出谁还能这么豪爽,望着古龙笔下才会出现的女人,季子强相信,钟菲依真的很痛苦,很痛苦。

    她每次说到伤心之处的时候,她的手轻轻摆动着,舞出一种韵律之美。

    她也开始喃喃自语,翻来覆去的一句话就是“我爱他。”

    这句话在刺鼻的酒气中连绵不断,使季子强也感到忧伤起来:“女人啊,为什么总是对离开你的男人无法忘怀?”

    霓虹忽然暗了下来,dj又放起了先前那首《whenyouknow》的靡靡之音。

    季子强的酒劲此时彻底释放了,靡靡之音中他的神思居然有点不知所措,眼睛自然而然而又不知所然地望着身旁的钟菲依——眉黛轻凝似幽兰,身姿玉立如静荷,无风微动,香韵沁人,季子强再次肯定了今晚的感觉——这撩人的夜,钟菲依是最美的。

    钟菲依忽然叹了口气,轻启朱唇道:“女人,天生注定是要受苦的。这些苦,既有自找的,更有身不由己的。”

    季子强道:“你又叹什么气?虽跟他分了手,凭你的条件,追求你的还不是排着队挤着。怕没好的挑吗?!”

    钟菲依拿起esse,抽出一支,闻了闻,又放了回去,道:“美有什么用,最终抵不过年龄的侵食。再过几年,人老色衰,便是一无所有了——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人倒也死心了。最尴尬的就是我现在这种年龄——年轻的不敢追你,同龄的眼里看着年轻的,老的、有权有势的又是满肚子坏水,只贪图你的美色,而你自己也看他不上眼,看似风光无限、不乏殷勤,其实就是个光杆司令,感觉像个老女人似的……”

    季子强悠悠的说道:“至少,你现在挺好。在政府工作,能力又强,还是个处长。”

    “政府?有时候比企业更黑暗,关系,资历,利益………咦?!怎么说说说说到工作的事了?!!都怪你!………”钟菲依明显语无伦次了。

    送她回家的路上,她轻轻地在季子强耳边说:“永远不要离开我,好吗?”

    季子强使劲地点了点头,他知道她醉了。

    季子强在返回家里的时候,心情也格外的沉重,他多么希望和他有过交往的每一个女人都快快乐乐的生活啊,但钟菲依却一点都不快乐,这本来和季子强没有关系,但季子强还是忍不住感到伤感。。。。。。

    第二天季子强依然在焦急的等着邬局长和军区的最新消息,同时,他也从另外的一些渠道听到了杨喻义他们已经紧锣密鼓的开始实施他们的计划了,那些下面部局,县区也都送上了下排干部的名单和报告,杨喻义也都签字下转了,具体实施也眼看就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