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局长小心翼翼的从烟盒中取出了一只香烟,自己点上。

    季子强也懒得问他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两人有那么一会都没有说话,但杨局长还是忍不住,说:“我刚和杨喻义他们分手。”

    “奥,你们吃饭去了?”季子强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是吃饭,但主要不是吃饭。”

    季子强呵呵一笑,说:“看来你们还有其他事情啊,那就说说吧,有什么重要情况啊?”

    杨局长左右看看,实际上这里够安全的了,但他还是压低了一些声音,说:“他们商量着对付你的办法呢?”

    季子强眉头一邹:“奥,是吗,那商量的有结果了吗?”

    季子强心中也是有点惊讶的,这个杨喻义还是没有安分守己啊,不过再一想,又觉得现在的北江市不是当初那个北江市了,自己不怕他什么阴谋诡计。

    杨局长却卖个关子,说:“我是感谢季書記这次对我的厚爱,所以我一定要报答你的恩情。。。。。。”

    季子强抬手一摆,说:“讲正题吧。”

    “好好,他们商量了一个对付你这次干部调整的好主意,我听了都感到可恶,这些人啊。”

    季子强再也忍不住了,咳嗽了一声,吓的杨局长赶忙停住了废话,把话题就转入到了今天杨喻义他们商议的主题上了。

    季子强静静的听着,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毋庸置疑的是,季子强脸上已经露出了凝重和沉思的表情了,杨喻义的这一招太毒,太叼,季子强感到有点难以破解了。

    在杨局长离开之后,季子强一个人又在客厅里面坐了许久,许久,面对杨喻义他们这样的一个动作,季子强就算已经得到了杨局长的告密,但依然是苦无良策应对,毫无疑问的说,安排干部到基层蹲点季子强是没有理由制止或者干预的,而且这个文件还是李云中亲自签字下发,这更加让季子强不敢轻举妄动了。

    在北江市来的这一阶段里,季子强已经发觉自己和李云中之间有了一定得距离,这种距离对任何一个北江市的官员来说都是危险的,何况季子强的身份又更不相同,一旦自己和李云中出现了难以调和的矛盾,影响的就不是自己和李云中两个人,也许会涉及到许许多多北江市的干部,那样的后果是可怕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季子强相比起过去要多一份责任,也有了一个负担,他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的任性而为,独来独往,那时候天塌下来也不过是季子强自己扛着,没有什么附带的影响和伤害,但现在不同了,哪怕自己稍微一步走错,可能就会引发北江市的一片混乱。

    季子强苦苦的思索,一次次的设想着,到睡觉的时候也是毫无头绪,看来,自己不得不在这个件事情上做出妥协了。

    后来季子强就想,假如现在能把徐海贵抓到,用徐海贵作为威胁,才能抵御杨喻义的这次進攻,但想要抓住徐海贵谈何容易,看来杨喻义也是看出了这点,所以才不再对自己忍让和畏惧了。

    但即使是如此,季子强还是决定,明天给邬局长联系一下,看看他们能不能近期展开一次大搜捕,抢在杨喻义动作之前抓住徐海贵,这自然是含有很多撞大运的成分了。

    江可蕊也知道自己的老公又遇到难题了,她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用自己最大的温柔来化解季子强心头的抑郁,她来到了客厅,陪着季子强,默默无语的也坐了许久。。。。。。

    不知已过了多久,懵懵懂懂中,朝阳升起,每次朝阳升起的时候,季子强的心情都会很愉悦,工作中,生活中的那些郁闷和沮丧都会在金色阳光的普照下渐渐离他而去,离他越来越近的是成熟稳重,落落大方。

    在这个的时候,季子强总会发现太阳每天都是新的,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太阳照常升起,难道它不会觉得枯燥乏味吗?不!不!太阳普照万物,是万物生命之根,怎会觉得枯燥乏味呢?而自己呢……每当朝阳升起的时候,自己心里总会光芒万丈,正因心里充满光明,就不惧怕世间的一切黑暗。

    季子强拉开了窗帘,看着院子里,在阳光下的小草摇曳不定,但季子强想,它们不是害怕,是在舞蹈,在自己短暂的一生中,去感受阳光的爱撫,然后感动的一身泪珠。

    季子强活动了一下四肢,叫醒了江可蕊,两人洗漱一番,吃过早点,都提前到单位上班去了,季子强决定,使用自己能够使用的力量,一定要完成这次干部调整,不到最后关头,绝不妥协,当然,所有的一切都要基于一个前提,那就是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引起李云中对自己的误解。

    季子强在走進办公室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邬局长去了个电话,对他说:“邬局啊,我季子强,现在出现了一点状况,我需要你在大力配和一次。”

    电话那头的邬局长就笑着说:“呵呵,季書記你这说的就太客气了,什么事情你只要吩咐一声就成,何必说的如此见外。”

    季子强也开门见山:“那就好,我直说了,为了排除有人对这次干部调整的干扰,我急需你抓住徐海贵。”

    那面邬局长有点惊讶的问:“怎么?那面的人还不死心?还想闹腾出一点动静?”

    “是啊,树欲静而风不止啊。所以我现在处境有点麻烦。”

    “好的,我知道,我会组织力量,搞一次大搜查。”邬局长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季子强还是有点担忧的说:“不过现在徐海贵的案子经让省公安厅接管了,你要想个别的借口。”

    “这请書記你放心,我自然会想出一些其他名目的,这扫黑不是还在進行吗,我可以继续扫。”

    “好好,这就好,我一会给军区的魏政委联系一下,必要的时候,可以让他们也给与协助。”邬局长感到有点小题大做了,说:“書記,就这一点小事不至于闹这么大的动静吧,我能应付。”

    季子强也是理解这邬局长争强好胜的性格,就笑着说:“这次事情很重要,我们要多做一点准备,邬局就委屈一下吧。”

    “哈哈哈,書記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好吧,那一会你联系好军区了,我们在碰个头。”

    “嗯,嗯,就这样吧。”

    季子强接着又给军区的魏政委去了个电话,从前些天两人一次干过峰峡县那案子之后,好像他们都有了一种并肩作战的战友的感情了,两人拿上电话,嘻嘻哈哈的聊了好一会,直到季子强把自己的想法都说出来,那面魏政委也彻底理解,并答应权利支持之后,两人才挂断了电话。

    到了当天的下午,公安局就毫无征兆的展开了一次全城大动作,借口就是完成前些天公安部要求协助配合抓捕几个a级逃犯任务,但显然这个借口是瞒不过杨喻义的,行动展开了一个来小时,杨喻义就在办公室里接到了此次行动的消息。

    杨喻义有点疑惑的放下了电话,认真的思考这刚刚收到的消息,对方说,公安局出动了很多警力,说是抓网上通缉的逃犯,但所有队长手里另外有一张徐海贵的照片,而且据说军区也以配合反恐为名,在有的路段设立的警戒。

    这让杨喻义不得不重视起来,从这所有的迹象来看,季子强准备动大力气抓捕徐海贵了,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如此迫切的抓捕徐海贵?看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也许以季子强的狡诈,他已经预感到了自己会对干部调整发难的,所以他要抢个先手,有了徐海贵,自己不要说和他争斗,只怕自己都会有巨大的危险了。

    杨喻义是没有想到会有人给季子强通风报信的,这一点他没有担忧过,昨天晚上到今天一早,短短的十来个小时,季子强肯定不能知道自己的计划,这也许只是季子强那狼一样的敏锐让她提前做出的一种自然反应。

    杨喻义拿起了电话,对昨天参加讨论的那些领导都挨个打了过去,告诉他们,加快动作,争取抢在季子强抓捕到徐海贵之前把所有将要提升的干部下派出去。

    然后,杨喻义又给缉毒大队的副队长黄成德去了一个电话:“黄队啊,我杨,情况出现了一点变化啊。”

    那面黄队长也是连连的说:“是啊,是啊,我刚才也才得到了消息,我还正准备给你汇报,电话一直打不通,看来他们准备对徐海贵来大动作了。”

    杨喻义有点担忧的说:“是的,所以你现在要抓紧。”

    “嗯嗯,杨市长放心,最近我一直四处派人在寻找徐海贵。”

    杨喻义想了想,觉得现在靠黄队长在短期之内灭掉徐海贵已经有点不太现实了,他说:“你另外注意一下,多安排几个弟兄,对邬局长他们,还有军区那面都盯紧一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