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有很多副职也将会被拿下,但因为人数较多,杨喻义就没有让他们来参与今天的讨论,但就算他们不来,杨喻义依然能想象到他们那些沮丧和灰暗的脸色来。

    李局长恨恨的说:“这个季子强也太歹毒了,真的想一网打尽啊。”

    坐在旁边的建设局杨局长就说:“老李,怎么用词的,什么一网打尽。”

    李局长转头看了杨局长一眼,很不是舒服的说:“这不是一网打尽还是什么,对了,我还忘记了,这次没有你杨局长的事情,你可是幸福的很啊。”

    好多人都转头看着杨局长,眼中都有些鄙夷的神情,也不知道这小子走了什么门道,这次还没有动他,稀奇古怪的。

    杨局长脸一红,说:“你们不要这样看我好吧,你们以为我心里不难受啊,这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道理我也是明白的,但我能有什么办法,对不对。”

    杨喻义很不耐烦的抬手挥了挥,说:“吵什么啊吵,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还在搞内耗,老杨这次是个意外,也许就是个时间问题,他也干不长久的,现在我们应该同心协力的想一想,怎么才能让季子强的这个方案落空。”

    杨局长也连连点头,说:“是,是,是,市长这话说的很正确,大家该想想正事。”

    这一说到正事,好多人都有苦起了脸,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是啊,这次是季子强搞的方案,要改变他的想法真的很难了,季子强这个人大家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也是领教过他的手段了,要对付这样一个手握重权的市委書記,真有些难度啊。

    有几个人就在心里嘀咕起来,唉,过去太相信这杨喻义的实力了,要早反应快一点,稍微的和他疏远一下,也不至于成为季子强的眼中钉,但这谁能看的出来呢?季子强不过是一个外来的書記,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强势到如此地步。

    这里面也只有杨局长在暗自得意着,哼,你们这些傻帽,就知道守着一课歪脖子老树啊,现在后悔了吧,晚了,平常看你们一个个不是挺精明的吗?呵呵,现在傻眼了吧,杨喻义也不是万能的,你们等着滚下去吧。

    杨喻义扫了大家一眼,正要说话,包间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杨喻义颔首示意了一下,一个局长就过去拉开了们,众人眼前一亮,就见从外面走進了一个30多,快四十的妖艷的女人。

    好几个人都是认识这个女人的,她就是这个会所的老板,大家不知道她真名字是什么,只是很多人都把她叫兰姐,据说曾经是一个富商的二奶,后来也不清楚为什么,就离开了富商,但很快的在这搞了个会所,她可是以狐媚,姓感著称,不要看岁数好像大了,但那誘惑男人的风韵确实一点都没有减弱。

    很多老顾客实际上也是冲着她才经常来的。

    杨喻义也是认识这个兰姐的,就微微的点了点头,不过一看到这十来个手下那垂涎欲滴的样子,杨喻义又是一阵的悲哀,这些人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是这样一副德行。

    那兰姐款款的走了过来,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这女人的一身装束无疑是极其艷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蕩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

    一个局长,好像是土地局的局长,他忍不住在兰姐走过他身边的时候,抬手在兰姐那精致的臀部上捏了一把。

    兰姐就嬌笑一声,说:“你这个胖局长,手就是贱。”

    这局长嘿嘿的笑着,一点都没有感到难为情的意思。

    兰姐走到了杨喻义的面前,说:“今天你们怎么了,这么乖啊,我那姑娘们都还等着呢?”

    杨喻义勉强笑笑,对这个女人他到不好发作,因为他也曾经和这个女人弄过一次,这情面上也就不好太过生分了,说:“兰姐啊,我们今天要谈点事情,就不安排了。”

    “呀,都不安排吗?”兰姐很惊讶的问。

    另一个局长笑笑说:“兰姐要是陪,我们就同意。”

    兰姐嘻嘻一笑说:“就你啊,小牙签,只怕经不起我的折腾,除非你们多上几个,那才能让我满意。”

    这好多人都笑了,不过笑是笑,想到这兰姐脫光之后的样子,好几个人又有点情不自禁的想入非非了。

    杨喻义最近愁的很,看着这些人的模样,心中就有了气,所以有点不耐烦了,咳嗽了一声,沉下了脸,说:“谁现在要是憋不住了,那就随兰姐出去吧。”

    这些人一下明白了现在的处境,都是倏然一惊,赶忙收敛了色迷迷的表情,一个个端然认真起来,这也就是他们才能做到如此快捷的表情调整,等闲之人肯定是守不住口子的。

    李局长就看着兰姐说:“兰姐,今天我们确实有事,就不麻烦你了。”

    兰姐脸上有点失望,但看看一张张过于严肃的脸,她也是心中奇怪着,只好说:“好吧,好吧,那我就不打扰各位了,先走了。”

    杨喻义点点头,看着这兰姐一步三摇的离开了包间,但她留下的那幽香的味道,却让好几个局长都在使劲的吸着鼻子,杨喻义有点无奈,也有点感慨的摇摇头,唉,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有一会的时间,杨喻义真的不想再管他们的事情了,为什么自己手下都是这样的一群货色,看看人家季子强,人家手下不管是王稼祥,还是邬局长,还是岳苍冥,等等,哪一个不是沉稳大气的角色,相比于这些人,根本都不在一个水准上。

    但想是这样想,这也就是一时的激愤,事情还是要办的,自己就算不为他们,也要为自己想想,这同样是一场权利的争斗,输了这场,后面就更难和季子强比了。

    “你们这些人啊,唉,真是好情致。”杨喻义讥讽了一句,让有几个人脸上都是一红。

    李局长忙说:“算了,算了,大家不要在走神了,好好的想象下一步怎么办吧?市长,我有个建议。”

    “嗯,你说。”杨喻义还是比较满意李局长的,只有他知道个轻重缓急。

    “我考虑啊,我们只是这样的防守肯定是不行了,我们也应该主动出击,给季子强制造一些麻烦,让他不得不坐下来好好的思考我们的而问题。”

    杨喻义点点头:“问题是怎么進攻?谈具体的方案。”

    李局长说:“嗯,好,我觉得我们可以联合所有将要调整的干部集体给他罢工,明天都不上班?让整个政府瘫痪,怎么样?”

    有好几个局长的脸上就闪过了亮光,这样一来,肯定能让季子强退让的。

    杨喻义紧缩了眉头,想了想,摇摇头说:“这一招太过凶险了,我们这里不是边缘城市,这里是省城,稍微有个风吹草动的,省里就知道,这样一做,人家明显的看出我们意图了,最后省里再一插手,事情更麻烦,不成,不成,大家在想想。”

    李局长叹口气,感到有点遗憾的样子。

    其他人都嘟起个肥脸,摆出一副认真思索的样子来了。

    房间里沉闷了好一会的时间,一个区长才说话:“要不我们我们给她来个釜底抽薪?”

    “奥,怎么釜底抽薪?”

    “是啊,说说老刘,说说。”

    连杨喻义都认真的抬起头来看了这个刘区长一眼。

    这个刘区长沉吟着说:“前些天省委不是专门下发了一个文件吗?上面说让我们政府机关抽调一些干部到最基层去蹲点,体验和指导下面的工作吗?”

    很多人都点点头。但是还都不能理解他要说的意思,不过是茫然的附和而已。

    这区长又说:“我们就轰轰烈烈的执行省委的这个文件,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将要提升的那些人是谁了,这次蹲点就全部让这些人去,这样的话,季子强就不得不暂停他的调整了,因为一但调整,下来的人肯定不管事了,上来的人都在基层呢。这不用我们罢工,政府自动的无法运转了。”

    好多人都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不错,不错,这样一来我们就有时间慢慢考虑对付季子强的办法了。”

    “老刘啊,真实好主意啊,而且我们弄这个,谁也不能说什么,对不对,这是执行省委的精神啊,他季子强就算看出来,也没有办法阻止。”

    大家一下情绪就高昂起来,叽叽喳喳的议论了。

    但财政局的李局长却摇摇头,说:“这个办法只怕难不住季子强啊。”

    “为什么?”

    李局长说:“你们想想,只要一通过干部调整的名单,季子强就能给杨市长施压,让他把那些人调回来了。”

    “这。。。。。。”

    “哎呀,也是啊。”

    “不,这个方法很不错!”杨喻义发话了:“你们不要忘了,这下去之后就是几个月,只要我们把这个活动搞的轰轰烈烈的,到时候季子强真要把这些人调回来,也成,但这样一个大的活动就这样突然的结束了,这会造成什么影响?这个对省委的文件阳奉阴违,虎头蛇尾的罪名就扣在了季子强的头上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