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杭正固心中就是一惊,这事情怎么能上常务会呢?在那个会上,哪有政府占的便宜,最近那几个市委的常委都把这面恨死了。

    “季書記,这。。。。。。”杭正固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季子强却若有所思的说:“我考虑,今后限定一定的数额,比如说10万元以上的支出,必须要市委常委会研究,比如说市长副市长限定一定的签字数额,这样做,你们也免去了很多的麻烦,省的市直单位的人总是找你们伸手要钱,只要固定了这项制度,你们的麻烦就少很多了,等到将来财政状况好转了,也就不需要这样做了。”

    杭正固实在是忍不住了,脸色急剧变化,如果这样的制度形成了,基本上剥夺了常务副市长的权力,区区几万元钱的签字权,算个什么,10万元以上的经费支出,就需要常委会研究,还要市长,常务副市长干什么,可是,自己前面已经说了,财政经费困难,这就好比是自己给自己挖好坑,跳下去之后,才知道事情不对。

    “这个,这个,季書記,我需要请示杨市长啊。”

    季子强一下就把脸寒了下来,看着杭正固,冷冷的说:“怎么,杭市长,我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是说市委常委会做出了决定,还需要杨市长点头之后,市政府才会实施吗,我现在就打电话问问杨市长,是不是存在这样的情况。”

    杭正固大急,连连摆手说:“不是,不是,季書記,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是说,回去和杨市长商议,看看这件事情该怎么贯彻实施。”

    季子强冷哼了一声,把你一个杭正固也想和我玩什么花样,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好,从今天开始,停止所有经费的拨付,如果财政上拨出了一分钱,我将在常委会上面点名批评,市直单位等两天,天塌不下来,你回去迅速和杨市长商议,拿出好的办法来,在常委会上面研究,记住,要快,我等着你们的消息。”

    “是,是,我马上回去和杨市长汇报。”杭正固头上的汗水就更多了,面对季子强这个市委書記,杭正固肯定是只能唯唯诺诺了。

    等杭正固回到了市政府杨喻义的办公室,把刚才季子强的话原原本本的给杨喻义说了一遍之后,杨喻义“呯”摔碎了烟缸,他万万没有想到,季子强会这样做,这是绝对不行的,如果这样做了,那么,市政府的权力将丧失殆尽。

    可是,目前没有好的理由反驳,季子强再一次乱出牌打乱了杨喻义的计划。

    杨喻义坐了下来,越来越发觉这个季子强实在是刁钻奸诈的厉害,他就想不通了,这季子强怎么总能想出这么多的廋主意,杨喻义点上了烟,考虑了好久,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幼稚,怎么会想到用这样的办法来为难市委,开始还以为是好办法,现在看来,是走了一招臭棋,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现在看来,是不能卡市委的经费了,这件事情,市政府必须放低姿态,这个季子强也是一个不省心的人,如果激怒了他,可能就真的会是常委会研究大笔的支出了。

    他不得已,拿起了电话,给杭正固安排了一下,让他到市委在跑一趟。

    杭正固又是满头大汗的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还是让小刘给他到了一杯凉开水,然后也不说话,等着他自己说。

    杭正固两口喝完了一杯水,说:“季書記,我们商议过了,您看,这段时间,政府的工作特别忙,如果所有经费都需要常委会研究,是不是有些缓慢了,我们考虑,等忙过了这段时间,再来考虑这件事情,不知道您是怎么看的。”

    季子强淡淡的说:“你要的就是这些话吗?”

    杭正固听得出来季子强那好整以暇的口气,也明白季子强在等着自己投降,但能有什么办法呢?杭正固只好说:“不是,我们考虑过了,市委是北江市最主要的领导机关,如果因为经费不足,影响了工作,岂不是成为笑话了,所以,我们专门研究了,马上解决市委机关的经费问题,绝对不会含糊的,今天和明天专门解决市委机关的经费。”

    季子强这才慢条斯理的说:“嗯,你们考虑的也是有道理的,现在来研究经费,还需要熟悉情况,有些难度,不过,已经提出来了这样的办法,也不能不考虑,这样吧,你们先慢慢解决经费问题,我再仔细考虑考虑。”

    杭正固松了一口大气:“好,好,那我就过去了,我现在就去通知文秘书长,马上解决经费问题。”

    看着杭正固离开,季子强脸上浮现出冷笑,牵着不走打着走,这些人可真是下贱,本来是相安无事的,偏偏要找些事情出来,就好比是大街上的泼妇骂街,效果没有什么,面子全部丢了,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市委机关的经费很快解决了,不仅仅是出奇顺利,而且报告上的数目是多少,就给解决了多少,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而且,杭正固亲自打电话,通知分管机关的去拨付经费,少了很多麻烦。

    钱是要回来了,但季子强却并没有感到开心多少,他觉得,北江市今后的重点工作,一定要抓好经济工作,只有市里有钱了,钱多了,大家的日子也就都好过了。

    杨喻义和季子强想的就是完全不一样了,季子强又一次轻而易举的挫败了他的一个计划,这太伤自尊心了,杨喻义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办公室里,谁都不见,但他总不能关掉手机啊,所以还是有很多电话打進来,而進来最多的电话都是下面那些将要调整的干部,这让杨喻义不厌其烦。

    当财政局的李局长也打進来电话的时候,杨喻义无可奈何的说:“老李啊,我知道你心里很急,这个事情我也正在想办法呢?所以你在耐心一点吧。”

    李局长在电话中用比哭都难听的声音说:“杨市长,这次你可一定要顶住啊,不然我们都调整下去了,你以后也有危险了。”

    “知道,知道啊,我不是在想办法吗?”杨喻义有点不耐烦的说。

    “市长,要不晚上我到你那里坐坐吧,商量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好点的办法?”

    杨喻义迟疑了一下,其实他也是有这个想法的:“嗯,这样,你晚上把其他要调整的干部都叫一下,找个地方,我们一起商议一下对付季子强的办法,对了,级别太低的就不要叫了。”

    “好好,我知道了,杨市长你放心,我有分寸,我来安排。”

    李局长的声音中明显的有了精神,看来杨喻义已经准备带领大家和季子强拼一把了。。。。。

    夜幕低垂,北江市没有因为天色变暗而安静下来,城市反而热闹了去多,白天忙绿的人们现在都开始悠闲的来到了大街上,天气也没有白天那么炎热了,缕缕的凉风吹拂而过。

    在一个郊外的私人会所里,已经聚集了十来位北江市的大小官员,他们中最为显耀的当然就是杨喻义了,这个多年来一直都主宰着北江市的市长,此刻正被这十多个下属围绕着坐在一个豪华包厢的沙发上。

    杨喻义也不是第一次来这个私人会所了,这里面环境很好,会所的正门和侧门周围,10多个带着耳机号称保安的青年男子在警惕地望风,踏進大门,金碧辉煌的仿金銮殿赫然入目,价值不菲的紫檀木屏风、摆件等,豪气十足,会所里还有游泳池,温泉水疗,乒乓球,羽毛球,各种包间和客房,一切都是那样的奢华,享受,优雅、安静。

    但杨喻义他们来这里却不是为了享受的,只是因为这里的隐秘性更好一些,高昂的价格几乎阻挡了大部分消费群体,所以这里显得更安静。

    刚刚吃过饭的这一伙人,都明白此刻到了谈正事的时候了,财政局的李局长殷勤的帮杨喻义点上一只会所专用的雪茄后,说:“杨市长,现在大家的心里都是对季子强有怨气的,但我们的力度有限啊,这次都希望杨市长能亲自出面。”

    杨喻义用力的吸了一口雪茄,邹了下眉头,感觉这雪茄抽吸来太费力气了,他看着雪茄上闪动的暗红色的火焰,若有所思的说:“我理解你们的心情,这几天啊,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事情,你们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很不容易啊,这些年,我们也一起配合的很是融合,真的把你们都下了,我也不习惯啊。”

    说完,杨喻义抬头看了看身边的这些人,这十来个人,都是局长,区长什么的,没有一个副职,他们在北江市随便拉出去,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但,眼看着这些人就要让季子强换掉,杨喻义的心中还是很有些不忍的,这些人,一年四季没少孝敬自己,最主要的还在于正因为有他们在这些关键位置上,自己才能在北江市纵横驰骋,所向披靡,要没有了他们的帮衬,自己也就快成了光杆司令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