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完这话,季子强就缓缓的站了起来,其他人稍微等了那么几秒,有了一个时间差,这才陆陆续续的站起来,跟在季子强的后面出了会议室。

    散会之后,屈副書記和田書記办理了峰峡县调查工作的移交手续,田書記这些天还没有来得及休息,众多移交的案子还没有完全结束,峰峡县还有的这么多需要处理的人员,看来又要忙活一阵子了。

    不过,田書記的精神很好,丝毫没有感觉到劳累,看见田書記的这种表现,屈副書記心中有些诧异和担忧,这样的态度,担任纪委書記,可不是什么好事,这田書記怎么就和过去不一样了,好像变成了一个人。

    峰峡县的案子调查结束,季子强大大松了一口气,这件引发省委高度关注的案子,终于尘埃落定,并没有引发过多的麻烦,这是不幸之中的万幸,而这个案子也已经起到了对全体北江市干部的警示作用,目的已经完成,效果也很不错。

    由于峰峡调查工作的展开,让季子强也耽误了很多其他的工作,这几天是季子强最为忙碌的时间了,车本立修建大桥的工程破土动工了,季子强去参加了一个开工典礼,这车本立搞的也是很排场的,专门还从市电视台请了好几个有名气的主持人,整个典礼热热闹闹的,还算不错。

    省钢那面季子强也跑了一趟,现场解决了一些问题,对有些涉及到政府方面的工作,季子强也是专门的把杨喻义找来,谈了谈情况,杨喻义也答应着说回去研究一下。

    但杨喻义只是嘴上答应着,实际上他对季子强很不以为然,这省钢又不是北江市的企业,你季子强操那么多的心干什么,这也协调,那也给方便,我们政府不是救济协会,哪有时间伺候他们。

    更重要的是,杨喻义对季子强的干部调整到现在还是耿耿于怀的,这几天老有手下的亲信问到这个事情,因为常委会的那个提议现在早传的沸沸扬扬了,基本上在会议提案中出现名字的那些干部,也都知道了情况,这好家伙的,谁不紧张啊,虽然说那还不是最终的决议,但提议能出来,也基本是**不离十,杨喻义的那些将要调整的手下,把杨喻义都快烦死了。

    当然了,杨喻义心里也是着急的,这个事情不处理好,自己的威望会降低不说,手下的铁杆们也都会寒心啊,只是杨喻义暂时还没有想好一个妥善的很季子强对抗的方式,他也准备最近那天把手下这些人都叫到一起,大家群策群力,一起想想办法。

    不过眼前杨喻义想到了一个对季子强制衡的手段,说不上会有多大的用处,可是让季子强头疼一下还是能做到的,那就经费问题。

    北江市的干部职工的收入,在全省还不算最高,并不是说省会城市公务员工资就多,实际上工资这个玩意,在他们的收入中只占有一小部分,另外的大头那就是其他各项福利,不要小看这些奖金啊,补助什么的,实际上作用很大。

    因为收入不算很高,干部职工不安心,做生意的比比皆是,大家都想着增加收入,所以,市委市政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也不是说北江市都是穷人,有钱人也多着呢,赚钱的老板不少,其他娱乐行业也很是火爆,加上这些年来,房屋的价格步步高涨,捧出很多有钱人,所以说,省城的消费水平又不低,这样一来,普通干部职工就苦了,社会上对领导和公务员普遍反映不好,殊不知,这些普通公务员,不过是背下了骂名。

    除非你在部门里面掌有实权,否则的话,普通的干部没有其他收入,生活过的也是紧巴巴的,在外面,还要打肿脸充胖子,穿好的,抽好的,实际上很多都是月光族。

    时间长了,干部队伍的思想很不稳定,认识也出现了偏差,比如说这次峰峡的事情,不少干部竟然说莫書記做了这么多年的领导,有这些钱不算什么,当领导的,哪个不贪啊,上台了不知道捞钱,除非是傻子。这就很说明问题了,人心本来是不知道满足的,如果社会上诱~惑太多,大环境又是促使人去捞钱,现实情况可想而知。

    市政府这半年来的财政收入问题,季子强没有过多去关心,这个手他还没有伸的太长,但这到下半年了,市直单位都需要解决经费问题,市政府热闹异常,杨喻义的权威,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最大的体现,常务副市长杭正固唯他马首是瞻,根本不会自己做决定,所以,单位请求增加经费的报告,全部在杨喻义的办公桌上,杨喻义说增加多少经费,就是多少经费。

    杨喻义就决心在经费上为难市委,憋屈了这么长时间,终于等到机会了,市委大院里面的单位,也是需要用钱的,报告也在杨喻义的办公桌上面,依照惯例,首先应该满足市委经费的要求。

    杨喻义想好了,就以财政收入困难的原因,不解决市委的经费,杨喻义是做好了充分准备的,经费困难,大家都知道,不给市委解决经费,直接影响的,就是市委大院干部职工福利待遇问题,至于正常的办公经费,杨喻义不会傻到去为难。

    市委大院的单位,经费报告在好久之前都报过去了,但现在如同石沉大海,没有任何音讯,这每月,每个季度的经费都涉及到干部职工的福利,几个常委都着急了,龚部长,田書記等人都直接找到了杨喻义,杨喻义全部以经费困难为由,推脱了,这些人没有办法,只好找到季子强,如实反映了情况,大家都知道,杨喻义是在故意为难市委,至于原因,大家不说,但心里都很清楚,这杨喻义又开始和季子强为难起来了。

    季子强这几天也忙,还要考虑干部调整的问题,现在才听他们一说,季子强有些诧异,没有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杨喻义还拿起这个事情做文章了,以经费困难为由,不解决市委的经费,他难道不想想这么做的后果吗,市委有的是办法对付,明面上不行,暗地里也可以解决的,还有最为简单的办法,召开市委常委会,研究经费问题,以常委会的名义决定,这样就可以削弱市政府的权力。

    季子强在这个几个人离开之后,就给常务副市长杭正固去了个电话:“杭市长吗,请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季子强不会直接找杨喻义,尽管他明白杭正固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杭正固是常务副市长,直接管着财贸,季子强觉得自己还是先礼后兵,先按照规矩来的,要是这个方式行不通,那就只好采取其他措施了。

    等了时间不长,杭正固就满头的汗水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估计他没有坐车过来,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天气特别的闷热,这转眼都要到秋季了,没想到气温还是一点不降。

    季子强先让杭正固喘了一口气,让小刘给他到了一杯凉开水,然后才问:“杭市长,我想知道,市委的经费为什么不能够解决,是不是有什么特别大的困难?”

    杭正固就怕季子强问这个事情,他也看出来了,知道这事情是杨喻义故意和季子强在为难的,他迟疑了一下,说:“季書記,您不是不知道啊,财政经费太困难了,您看,总收入只有那么多,前一阶段用钱的地方也太多,财政账上没有钱,到处都在伸手,到处都是要钱,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啊,政府一些部门,经费都不足,所以,我们考虑,首先解决单位办公经费不足的问题,然后解决福利待遇问题,今年上半年的办公经费缺口很大,我们已经预算过,解决了办公经费,已经没有资金解决福利待遇问题了,所以,就没有解决市委机关的经费啊。”

    季子强不动神色的说:“杭市长说的很有道理,我刚来不久,没有想到财政困难到这样的地步,这是我的失误啊,杭市长,你看有什么好的办法解决吗?”

    杭正固赶忙说:“季書記,您刚刚来,这件事情不能怨您,我们是这样考虑的,财政困难,大家共同克服,市委是领导机关,相信一定能够理解的,等新城开始动起来,土地出售了,经费肯定就宽裕,我们一定首先想办法解决市委机关的经费。”

    季子强心中冷笑,好你个杭正固,真是会应付人啊,一竿子就把我推到省钢新城建设期了,真是有水平。

    “杭市长,你这个办法治标不治本,要是卖了土地经费要是还有困难,怎么办呐,所以说,开源节流是少不了的,你们的想法很好,市委要带头克服困难,不过,我倒是想到了办法,既然财政困难,那么,就一定要控制经费支出,你回去和杨市长商议一下,我准备马上召开常委会,专题研究财政收入和支出问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