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龚部长今天的干部调整方案份了两部分,一块是市管干部的调整,包括一些市局的主要领导和区县的副职,另一块就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县,区正职,这一块北江市组织部只是一个提名,至于最后的任命和更换,那是要通过省委组织部们决定的,当然了,市里的提名推荐也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连这个提名都没有上去,基本也就是没希望了,但是,万事都有个但是。。。。。。

    会议室里很安静的,当龚部长读出了一个个名字的时候,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截然不同,有的人在暗自窃喜,有的人邹起了眉头,有的人开始着设想晚上应该怎么来告诉下属这次调整自己为他出了多大的力气,才让他获得晋升,还有的人却不得不考虑怎么回复那将要调整下去的干部。

    这个方案真的是北江市从建市之初,到现在为止,最怪异的一次调整,因为历来调整都是有着明确的派系倾向的,调整的比重也往往和常委的权利相等,但这次截然不同,有的根本说不上话的常委,但这次他的铁杆们却占到了不少的比例。

    这个情况说起来怪异,但实际上也在情理之中,因为季子强在北江市几乎可以说没有几个嫡系可以动用的,这样也好,所以季子强几乎就不用多考虑什么,就按自己这大半年来对他们的感觉展开调整,这也就出现了一个罕见的调整状况。

    有的常委自己都说不上是高兴还是沮丧,自己的嫡系有提升的,有免职的,这让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是应该反对,还是支持这个方案了,整个是乱的。

    但显而易见的,杨喻义没有如此幸运,在调整中,虽然也有个别他的嫡系得到提升,但相比于免职的那些嫡系,这个比例就少的可怜了,少的让杨喻义自己都已经有了愤怒。

    他觉得,这就是季子强针对他来的。

    平心而论,季子强并不是刻意的在这个方案中针对杨喻义的,只是杨喻义那些嫡系们也确实因为有杨喻义这些年的撑腰,所以跋扈,骄狂,工作中也放松的对自己的管理,让季子强感到很不满意。

    而且杨喻义在北江市盘踞的时间也长,所以在这个层面留下的干部也很多,季子强这一动,表面来看,真的大部分被下的干部都成杨喻义的人了,这不得不让杨喻义气愤。

    而别的常委也很快的从龚部长这个调整建议中发觉到了这个问题,在他们的感觉中,也是一样的认为这个是季子强有意消弱杨喻义的实力,不然怎么能动杨喻义这么多的人呢?

    这让他们喜忧参半,喜的是杨喻义腾出了这么多的位置出来,忧的是杨喻义未必能让这个提议顺利的通过,这样的事情可不是小事,以他们对杨喻义多年的理解,杨喻义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在人事调整这个敏感的话题上,往往并不是以常委会投票的方式進行,因为人事不同于其他的工作,会有很大的后遗症,在这样的调整中,季子强会谨慎很多,分歧和对方在会上的强烈反对,都会成为以后工作中的定时炸弹,只要这次提拔的人出现了问题,对方都可以把现在的分歧作为武器,拿出来攻击对手的。

    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提前做好方方面面的沟通,大家坐下来,把这些名额摊开分掉,按各自的权利获得各自的份额,这样才会在会上全部通过,将来也就没有了麻烦。

    但季子强却没有这样做,他不想用那种方式来处理这次的干部调整。

    等龚部长读完了他们组织部门的这个提议之后,会场上好一会都没有人说话,很静,静的有点渗人,季子强只好自己说了:“同志们,今天也就是一个组织部门的提议,我的意思是先让大家听听,了解一下,对这个提议中有什么不同的看法,也是可以说说。”

    杨喻义终于是忍不住了,他摁息了烟头,寒着脸说:“这个组织部的提议我看还是有些问题的,特别是对政府很多部门的主要领导的调整,我觉得还是有偏差的。”

    “奥,是吗,那请杨市长说的具体一点吧。”季子强一点都不紧张,好整以暇的说,因为他在这个调整中是胸怀坦荡的,没有加藏什么私心。

    “在我的想法里,我觉得,政府部门主管的调整,应该更多的征求一下政府这面的意见,毕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要更多一些吧,所以工作的好坏,性格的优缺点,我们看的更清楚,你说对不对啊,季書記。”

    季子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杨市长的话也是有点道理的,但我想知道的一点,那就是他们到底有什么优点,杨市长能说的更具体一些吗?”

    这一下就把杨喻义给问住了,他在短时间之内,那里能想到这些人都有什么优点出来,再说了,就连他自己也很难找到这些人有多少优点来,他也怕,他那里一说出来优点,季子强这面的人恐怕都会群起而攻之。

    季子强看到杨喻义的犹豫,就笑着说:“杨市长啊,其实我们看一些同志,还要站到另一些角度来看问题,我们很多的干部啊,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人面前,他们会表现出不同的状态的,往往,我们看到的都是他们的笑脸,但更多的问题,只有老百姓,只有其他人才能看的清楚。”

    杨喻义突然的发觉,自己在季子强的面前已经没有太多的自信了,为什么会这样啊?杨喻义也有点感到不可思议了,这似乎不仅仅是徐海贵的事情在烦扰着自己,应该还有一种更深层的东西,那就是季子强与生俱来的气场,一种权利的气场很强大,也或者是季子强身上有一种正气,这一直是官场少有的。

    杨喻义深吸一口气,他不能就此罢手,这一步退让了,自己在北江市就算彻底的垮了,就算季子强在徐海贵的事情上对自己有巨大的威胁,但现在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吗?据说这次扫黑行动,季子强也是给邬局长做过交代的,对徐海贵的事情作为了重点。

    邬局长也严格的遵守了季子强的指令,分出了重兵对徐海贵有可能藏身的据点展开了搜查,不过很遗憾,他们还是空手而回了,看来徐海贵一时半会也没有那么容易就落网,自己完全不能用一个虚幻的徐海贵来绑住自己的手脚。

    杨喻义眼光冷冷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或许情况是季書記说的这样,但谁又能保证组织部门就能完全正确呢?所以我还是坚持自己的这个观点,认为这个调整是不适合的。”

    季子强心中也有点担忧起来,这个杨喻义像是突然的摆脱了自己施加给他的那种压力了,他有点对自己咄咄逼人起来,季子强眉头一邹,很快的接上了杨喻义的话,说:“我可以理解喻义同志的想法,这很正常,北江市的领导班子就是要各抒己见嘛。”

    季子强觉得,今天先谈到这里,自己必须要控制住会场的气氛和节奏来,不能让杨喻义一个人主导了会议的氛围。

    杨喻义也皮笑肉不笑的说:“谢谢季書記不怪我说话耿直。”

    “呵呵,不怪,不怪,其他同志还有什么看法啊,也可以说说。”季子强摆脱杨喻义的干扰,开始征求别人的意见。

    很快季子强这面的几个常委也都发言表态了,他们大概的意思都是支持这个方案的,屈副書記在这个会上有点不好表态,要说起来,季子强这次的调整方案对他还算可以,让他也能接受,而且就在此前,季子强还给他送了偌大的一个峰峡县的人情,他也不好当面和季子强闹。

    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季子强这个方案中的峰峡县書記和县长推荐,竟然都是屈副書記的嫡系,这才让屈副書記最感欣慰,要知道,在峰峡县目前的状况中,用上自己的人去处理那些遗留问题,对屈副書記是大有益处的。

    但他也不可能得罪杨喻义,屈副書記就说了一点模棱两可的话来,两头都买好,这也让杨喻义心中不太舒服,上次为你屈副書記的事情,我老杨可是豁出来帮你的忙的,怎么到了我这里了,你就支支吾吾的,季子强给你一点好处,你就跟哈怕狗一样的吐舌头了?

    杨喻义心中生着闷起,也不想在多说什么了,他也知道,这个地方自己根本都讨不到好来,反正还要过几天才定,自己回去了好好的从长计议。

    季子强见大家都说的差不多了,心中把握也大了许多,就说:“好吧,今天大家就先谈到这里,下一步开完会有什么不同的意见还能沟通,我准备啊,在下周的常委会上我们就把这个事情定一下,今天先到此为止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