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时的王队长一直也自认自己形象英武,腰阔体伟,还是以英雄自许的,这么突然看到光彩照人的几个女子,便觉得眼睛有些不够用了,老话说象揣了无数只兔子一般,蹦蹦直跳,到了这个时候的王队长却也形容得分外真切,不免就将眼光总朝长得更为俊俏的后面属于自己女人的全身睃去。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这个刚工作的农村女子,正是怀春的大好年龄,凭着女性的直觉,她当然也注意到了,此时看着这个自己心目的英雄,又是在县城工作的异性同志,见他身形高大威武,早在心内添了千种欢喜、万般中意,只觉得全身“突突”地跳,恨不得此时对面的他就把自己掠夺了去,做成你情我愿的一堆相互恭维、彼此夸赞和劝菜劝酒后,热热闹闹的宴席完毕,王队长和这个毕业于本地师范专科教音乐的农村女教师刚才燃烧的彼此爱慕激情烧得正为炽热,也不顾他人可能的笑话,相约着便到乡上河边散步。

    此时已是垂暮日时分,天渐渐黑了下来,王队长看看四周,确信无人可以近观得着,借了浑身的酒劲和年轻人躁动难安的身体和心理给的无穷力量,耳畔边折实竟也奇异地回荡起古代风流骚人们“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的谆谆教导,寻思这个时候不动手,更待何时

    而且生理也同心理一同发作,只觉得浑身血液喷涌,这时王队长哪里还有回旋余地,当下再不思索,本就勇武的他如牛一般轰地发作,只一用力,就将微略靠后半步的女子转身猛然扳倒。

    这女教师刚才对他已经十分中意,且听乡里领导对他的出身、工种和能力做了热烈的夸赞,知他性情敦厚、生性孝顺、能力和魄力俱佳,这般早是上也欢喜、下也愿意,哪有拒绝之理

    这样来回不出几回,都是青春热血的男女,女教师便怀了队长的种。这个结果,首先当然是女教师最愿意的,在王队长这里却也没有半点惊慌,于是两人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结了婚,之后借着王队长父亲多年在县里编织的关系网,女教师也一点悬念没有地调到了城里的一中当音乐教师,圆了当城市人的梦。

    在家里,他虽有了一定年龄,却往往能把妻子折腾得舒服到欲仙欲死的地步,须知,女人在这方面的能力和需求,那可是多少男人都望而却步的,所以女人往往嘲笑说,男人馋是馋,却吃不了几嘴

    队长也怀有男人本性里“猎奇”的心理,偶尔外出公干和宴席散毕,也会偷偷去尝尝鲜,他喜欢和素不相识的女孩碰着来一下,发泄发泄后,塞几个小钱了事,这样其实是很精明独到的,两边谁也不会在感情和其他方面有所亏欠,他看过许多朋友在这方面栽了多少跟头,所以他一直固守家庭,在外面怎么搞女人,都尽量做得极度隐秘,轻易不让家里的女人知道。

    王队长挂断了和季子强的通话,就兴冲冲地驾着自己的专用警车先到了茶楼,点上了一壶极品铁观影,要一个包间,在那里等着季子强了。

    季子强是步行来的,刚才他就没答应王队长接自己,也不是怕影响不好,就这样一个小县城,能有多远的路,刚在坐了一两个小时了,就想活动一下,走动走动。

    王队长仔仔包间里,就想,自己穿上这套警服,一般来说,再往那些有权有钱的地方设想,似乎已经不大可能,但是在警察这个系列这支队伍里,把自己的位置再往上挪一挪,动一动,职务上升一格,多好啊。

    这也是他最近想了很久的一个问题,年底了,到处都有调整,自己既然拉上了季子强这个线,抓住这个机会,说不定还真的有点什么收获。

    一会季子强就走了进来,王队长便扯开大嗓,兴头十足地喊到:“领导来了啊。”。

    本来,下属晋见领导,都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才对,但是他俩人已经混到什么份上了啊,于是每次和季子强单独在一起,他从来都放得很开。

    季子强原本就是一个豪爽的人,对下属从来不计较的太多,也就呵呵的答应着说:“你小子怎么在别处喝酒完了才想起我,早干嘛去了”

    王队长就大呼冤枉说:“我下午把你电话都快打爆了,就是没人接,你倒好,还怪上我来了。”

    季子强是开玩笑的,他开会的时候把手机设成了振动,刚才也看到上面有好多个未接的电话,里面次数最多了也就是这个王队长了。

    两人就坐下喝着茶,漫无目的的聊着天,胆子和漫无目的只是个表面现象,其实他们两人今天都是心怀鬼胎的,王队长想要扯出自己提升的话题,但他不敢轻易开口,不要看两人关系还行,一旦惹起了季子强的不快,那也不是好玩的。

    季子强说要拉王队长帮自己完成那个重要的事情,但事关重大,他也不能盲目提起。

    这下两人就有的扯了,直到喝完了这一壶茶,王队长才狠了下心,该死的娃儿求朝上,说

    他就一面往茶壶中添水,一面说:“你们领导啊,怎么老是开会啊有用吗还不如来点实惠的,一个文件给我们涨点工作,或者,呵呵给我们提升一级,那更刺激我们工作积极性。”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了起来,问道:“你呀,想什么呢对了,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你目前还是没到副科吧”领导讲话就是有水平,原本就是铁实的事情,也用一种仿佛的口气,这表示很得一种“不为人先”的中国固有智慧。

    “难得领导还记挂得这么清楚,是的,我经常做梦都在想着能到副科级别,有时候会老家,经常还到祖先们的坟头去看看,就想着那天上面会冒出一股子青烟来。”听得这样关怀,王队长内心当然狂喜难抑,但他还是要把握分寸的把自己这个渴望有玩笑的方式表达出来。

    “呵呵呵,那你看到你祖坟上冒过黑烟吗”季子强大笑这问。

    王队长连忙纠正这说:“领导,不是黑烟啊,要冒青烟才行。唉,说起来惭愧,除了我把烟头扔在上面冒一点以外,平常是每一点动静。”

    季子强笑完以后,又沉吟着,故作疑惑地问:“好像你们局里张副局年底就要退休了,是不是”

    王队长看看就要把季子强引到正题上了,他也变得小心翼翼了,回答说:“是啊,不知道县上对这个事情有没有什么安排”他这样回答的时候,他不免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

    季子强就非常高深地说:“安排,谁安排啊,他们安排能轮得到一般的人吗上次哈县长倒是提过一个谁来着,但现在还早,没人太关注。”

    王队长一听哈县长已经是提出了候选人,心里一下就凉了半截,哈县长在洋河的权势他是很了解的,他要说出来的人,只怕十有都会通过,除非是吴书记另有人选。

    季子强就很不在意的瞄王队长一眼又说:“要我看你的资历也可以争取一下嘛,人要有进步的意思,不能得过且过,混日子。”

    这话说的,王队长想进步都快想疯了,可是你们这些领导那个人家机会啊,王队长就灰心丧气的说:“唉,没靠山,没后台,什么都不敢想啊。”

    季子强看看他说:“没志气,事在人为,这点追求都不敢有,不像你的本色。”

    王队长也就豁出来说:“我想啊,怎么不想,但人家哈县长都内定了,我想也是白想。”

    季子强冷冷的说:“哼,我看未必,你还是有希望。”

    王队长那无精打采,耷拉着的脑袋,就像是装张了弹簧一样,“呗”的一下,就太了起来,他有点惊讶的看着季子强问:“领导,这话怎讲”

    季子强不改冷峻的神情说:“你们专案组正在侦破的案件或者就是你希望的所在。”

    王队长还是听不懂,他偏了下脑袋,目不转睛的看着季子强说:“领导的意思是破了案子就可以立功,但就算立功了,也很难有提升的机会。”

    季子强也下定决心了,他对王队长轻声的说:“如果那个案件涉及到他呢,他要下台了,他还能提升别人吗”

    王队长脑袋嗡的一下,半天没缓过气来,他睁大惊惶的眼神问:“领导,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怀疑他是内鬼。”

    季子强哼了一声说“不是怀疑,我和郭局已经有证据可以肯定,但是这个证据不能作为法律上的证据。”

    王队长的惊讶还没有消退,他战战兢兢的问:“县长,领导,那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