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齐玉玲有点高兴,又有点伤心,反到让季子强又劝慰了她好一会。

    挂上了电话之后,季子强也是感慨万千,他也真正的明白了,原谅一个人,其实也是一种很美好的感觉。

    最近的峰峡县也已经是有点乱套了,書記和县长都关了進去,下面一伙人群龙无首的,还战战兢兢,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也跟着進去,有的人就开始抱怨起来,感觉中国的这个法律真的有点问题,为什么行贿受贿是一个罪呢?

    要知道啊,这个行贿那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莫名其妙的会把自己家里的钱给别人送,准确的说,行贿的人是受害者,但现在自己更是担忧,这叫什么事啊,钱没有了不说,人还有危险。

    不过话说回来了,要是真的行贿无罪的话,我估计受贿的人肯定会大幅减少的,因为送过礼的人在办完事之后,想不通的还可以举报啊,这对很多受贿的人还是有些心里压力的,现在倒好,大家只能咬紧牙关,死不承认了。

    这是闲扯的,我们还是说正事。

    屈副書記在進入峰峡县以后,充分感受到了峰峡县的人心惶惶,他和负责办案的纪委干部商议过后,决定首先采取自首的形式,这样,可以缩小打击面,也可以适当保护干部,毕竟,他们到峰峡县来,不想将所有人都打入地狱,这也是季子强拍屈副書記到峰峡县的一个目的。

    季子强这一招显然还是起到了效果,屈副書記由最初的挖空心思想和季子强拼命,到现在逐步的缓和,准备和季子强做适当的配合,因为他自己负责了峰峡县的调查和处理工作之后,他也就明白了季子强并不想将火势蔓延到市里和其他地方去的想法,所以他的惊慌没有,他的惧怕也消失了,他也就没有了和季子强展开决战的强烈需要了。

    经常的,他还会给季子强打打电话,汇报一下峰峡县的情况,这一个是他想要适度的修复一下自己和季子强的关系,另一个,虽然现在调查组是他在负责,但那些参加调查的干部,很多都是纪检委的干部,准确的说,他们更倾向于听季子强的指挥,所以套上季子强,很多事情反倒好解决了。

    一段时间,峰峡县最为热门的节目,就是北江市电视台的新闻节目,里面有关于莫树春,白高飞等人的案情简介,电视里无非是莫树春,白高飞等人涉嫌多少资金等问题,其他都没有反映,但是峰峡县的干部,还是追着看,甚至有人录下节目,反复观看,要从中间分析出来什么一样。

    接着,县电视台就播出了通告,敦促和莫树春,白高飞案件有联系的干部,主动到北江市专案组住宿的宾馆自首,电视上说,自首的人可以从轻,或者免于处罚。

    但刚开始的那几天,几乎是没有人去了,大家还是在观望,都怕自己自首了,最后反而出不来了。

    屈副書記的形象完全改变了,再也没有了紧紧张张,一切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恢复了以前那种睿智,屈副書記担华领导时间不短,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起起伏伏,看得多了,实事求是的评价,屈副書記头脑不昏,他是分管干部的,很善于处理关系。

    只是这几年他个人的小想法多了许多,这才让他变得阴沉可怕。

    在接受到峰峡县调查的任务以后,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中心人物,涉及的人太多了,还不知道今后有多少说情的,莫树春,白高飞的事情,没有人会说情了,这事情太重大,大家都在回避,

    但是,牵连到莫树春,白高飞两人案子中间的人,会有人为他们说情的。

    屈副書記也不是一个忘乎所以的人,目前的局面他看的很清楚,对于季子强的话,他是一定要听的,他已经感觉到了,季子强一定会在短时间,完全掌控北江市的政局,和季子强共事几个月来,屈副書記感觉,季子强身上有官味,前途远远不会在北江市这狭小的地域。

    所以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屈副書記是不想和季子强撕破脸的,除非事情危及到了自己的安危,那没有办法,只能鱼死网破的拼一把。而且屈副書記历来的宗旨便是为官要左右逢源,今后在一起共事的时间还长。就算是下级来说情,屈副書記也会热情接待,大家都是一步一步起来的,要体谅他人的苦楚。

    通告的效果不明显,两天过去了,没有人到宾馆主动交代的,这年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念头深入人心,大家都抱有一丝侥幸心理,也许莫树春,白高飞记不清楚了,也许他们压根就没有说,如果自己去说了,岂不是撞到枪口上去了。

    屈副書記很无奈,自己在峰峡县必须要做点事情出来,不然说不上别人会人为自己处理不力,最后季子强来个走马换将那才更麻烦,但现在的局面是峰峡县的干部不见棺材不掉泪,总是想着蒙混过关,这让屈副書記很头大,

    都到了这步境地了,他们也不想想,市纪委是那么轻易就到北江市来的吗,通告就那么轻易在电视台播报吗,到了第三天,屈副書記忍不住了,他不能在等待,更不能落下一个让季子强换下自己的机会。

    调查正式开始,峰峡县宾馆暂时不对外营业了,首先是峰峡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依次被通知到宾馆,这些人,直接由市纪委的干部问话,场面是很严厉的,往往是屈副書記先和被审查对象见面,简单说几句话,不超过5分钟,接着,审查对象被带到其他房间,那里的气氛严肃,一天时间下来,有交代的,有部分交代的,有和莫树春,白高飞交代不一致的,还有矢口否认的,不过,事情的发展,由不得这些人否认了。

    鉴于情况的复杂,屈副書記不得不给季子强请示,他自己也觉得,目前,不能使用峰峡县纪委的干部,还是抽调市纪委的干部参加调查,季子强表示同意,于是,超过50名市纪委干部進驻峰峡县,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了。

    首先崩溃的,还是峰峡县的领导班子成员,他们看见了事态的严重,在屈副書記面前捶胸顿足、痛哭流涕,请求得到组织上的原谅,接着,被请到宾馆的干部逐渐多起来,有些说清楚的,早早回去了,不愿意说的,被留在宾馆,暂时失去自由,而如何处理,屈副書記没有表态。

    他需要在观察一下,他不会这样盲目的把自己放在风口浪尖之上,但毫无疑问的,所有交代问题的干部,都已经的到屈副書記的暗示,他们也都把交代的问题放在了峰峡县的范围,没有人提及市里,或者更高层的情况。

    对着一点,屈副書記是相当的满意,这也是他来负责调查最重要的一个作用。

    季子强心里其实也是希望这个事情能早点结束,不然自己的很多精力都要放在这个上面,对下一步的干部调整也无法進行,但季子强只能暗示屈副書記,却不好当面的把话说的很清楚,因为对屈副書記这个人,季子强还是要防着一手,怕万一将来这人反咬自己一口。

    可是今天却有人来找季子强说情了,本来日一早到北江市时间不长,不应该有人找到他说情的,不过,季子强没有想到,那个《时代瞭望》的记者黄涛打来了电话,接到这人的电话,季子强就有点腻歪,但季子强还是记着一点,宁可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这样的小人,还是凑合着应付一下。

    “呵呵,是黄记者啊,好久没有看见你了,工作还忙吧。”

    “季書記,我哪里有您工作忙啊,听说北江市正在整顿干部作风,介意我来采访吗?”

    季子强露出了意思讥笑的神情,淡淡的说:“我看还是算了吧,报到要正面的东西,这些事情,有什么好报道的,你可不要无事找事,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

    那面黄记者就呵呵的笑着,说:“遵命,听从書記你的指示,不过,我有事求您。。。。。。”

    季子强皱下眉头:“什么事情,吞吞吐吐的,有事情就直接说,否则我挂电话了。”

    “别,您别挂电话,我说,我说,我是替人求情的。”

    季子强很警觉的问:“你替人求情,是峰峡县的事情吗?”

    黄记者忙说:“是的,是的,我有一个同学,分配到峰峡县公安局了,也是想着進步,所以,经人介绍,见到了莫树春,送了三万元钱,后来,被提拔为派出所副所长,这次,被查出来了。”

    季子强在心中衡量了一下,觉得这事情到也不是太严重:“真是你的同学吗?”

    “季書記,我说的是真的,是我的同学,这人啊,在学校里,成绩很不错的,您也知道,现在这种局势,都是这么做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