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喻义今天到政府来上班,他的两条腿又显得咧咧呱呱的,原因是下边的男根被老婆捋扯的有几处蹭破了皮,让裤衩磨着**辣的疼。

    所以杨喻义实在也是无可奈何了,心里发急,今天就顾不得难堪,向李局长求教了一下。

    李局长也是帮人帮到底,站起来就说:“这样,我现在就出去给你买一点,你先试试,看看效果怎么样。”

    杨喻义心中大喜,他也正发愁呢,虽然知道了药的名字,但自己一个堂堂的大市长,怎么好意思跑那些地方去买呢?

    他一下对李局长就充满了感激之情。。。。。。

    李局长去帮他买药了,跟着常务固杭副市长又过来给他汇报工作。

    杨喻义就暂时忘记了下体的麻烦,认真的听了起来,杭副市长说:“杨市长,最近很多市直部门已经提交了下半年的经费报告了,开的口都不小啊,财政根本不能解决。”

    本来是例行工作,杨喻义突然想到了什么:“今年上半年的财政收入,和去年相比,有了提升,为什么还是这样困难?”

    “杨市长,您是知道的,物价上涨因素,部门预算增加的因素,工资调整上涨的因素等等,财政收入的增加远远跟不上支出的速度啊。”

    杨喻义问:“你估算一下,今年上半年的缺口,估大概是多大?”

    杭副市长说:“至少会有2000万以上的赤字,不过,在经费上扣一些,适当动用一些储备金,还有下半年的预算,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正固同志啊,财政有赤字,要如实反映出来,季書記刚刚上任,时间不长,需要知道实际情况,还采用过去的老办法不行的。”

    这杭正固就有点为难的说:“杨市长,我知道,可是向上面不好汇报啊。”

    “正固啊,你就不能动动脑筋吗,企业都知道做两套账,应付检查,你就想不到一点办法吗,到时候,给季書記汇报,请季書記定夺啊。还有,市直单位的经费报告,暂时压下来,不忙着批复,还有一段时间。”

    看着怏怏不乐离开的杭正固,杨喻义摇了摇头,这个杭正固,简直算得上草包了,什么都不爱想,遇见事情就是请示汇报,到下面架子倒是很大,以前杨喻义没有什么感觉,那时候自己大权在握,无所谓,现在却感觉到痛苦了,常务副市长是非常关键的,如果精明强干,无疑是对付季子强最为重要的力量,可这个杭正固显然不行。

    下班之后,杨喻义回家吃过饭,到了夜里,偷偷的吃了那个李局长给买的药,夜里对付妻子,没想到还真的很有用处,杨喻义一下子就恢复了自信。

    杨喻义很是舒心的笑着,便使出这样那样的努力,妻子大乐,献出百般的嬌媚,完事后还要下厨给杨喻义做夜宵吃,好好的犒劳了杨喻义一番。

    杨喻义想起前几年口传的一幅对联,实在是编得巧妙。上联是:大丈夫喜新不厌旧,下联是:好妻子吃醋不嫌酸,横披是:和平共处。想着差一点儿笑出声来,接着要杀回马枪。

    妻子得到了最大的快乐后,也替他着想,说:“你最近工作忙,熬心伤神的,不可太贪。”

    杨喻义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就睡觉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面,杨喻义忙着见各县市的主要领导,也没有什么工作需要强调或者是安排的,该做的都做的差不多了,除了强调财政收入的问题,杨喻义很多次和这些县市主要负责人拉家常,谈到了生活问题,这在以前是不多见的。

    随着杨喻义和下面的谈话次数增多,慢慢的,干部群众的看法在悄悄改变,起码认为杨喻义并不是什么都管不到。

    官场的风向标是非常敏感的,下面的干部不是傻子,知道季子强和杨喻义不是很对付,但是,不少人相信,杨喻义在北江市树大根深,没有那么容易败在季子强手下的,况且,季子强刚刚到北江市不久,不可能短时间完全掌握干部。

    杨喻义的所作所为当然瞒不过季子强,但是杨喻义履行职责,季子强是不好多说什么的,而且季子强最近也很忙,顾不过来杨喻义的问题,调查刚刚结束,季子强抽不出精力来关心杨喻义的一举一动,季子强的烦恼是有道理的,峰峡县那么多的干部出现问题,这个事情如同离弦的箭,无法收回来,这支箭,也是必须射出去的。

    该处理的就必须处理。

    季子强开始准备对峰峡县的部分干部处理了,同时,这几天谢部长那面也给季子强回了话,说齐玉玲和罗副局长的事情基本可以定下来了。

    季子强也希望早点让齐玉玲他们到位,这样对处理峰峡县的事情很有帮助,季子强就拿起了电话,叫来了建设局的罗副局长。

    这个罗副局长最近也是有点郁闷的,本来他指望杨局长去党校之后就永远不要再回到建设局了,那里料到,这小子学习一圈之后,有平平安安的回到了建设局来,而且据说他还和季子强套上了关系,这个让罗副局长心凉了半截,只怕以后两人的工作就很难在配合了。

    可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也没有办法转变了,他只有硬着头皮在建设局继续干。

    季子强一眼就看出了罗副局长有点无精打采的表情,笑着说:“罗局,这什么事情让你不愉快了,看你那脸掉的。”

    罗副局长恍然大惊,自己有点大意了,怎么能在書記的面前掉脸子啊,他忙换上了笑容说:“没有,没有,就是刚才思想走了一点神,想到了其他一点事情。”

    说完又是发烟,又是点火的。对季子强这个書記,罗副局长是一点不敢大意的。

    季子强抽了一口烟之后说:“最近是不是有点闹情绪啊。”

    罗副局长讪讪的一笑,有点难为情的说:“也算不上闹情绪,就是有点担心以后的工作,你也知道的,我和杨局长现在的关系很微妙。”

    季子强点点头,说:“是啊,本来我也是打算让你接手杨局长的工作,但后来形式发生了一点变化,所以就有了一点调整。”

    “奥,这样啊。”罗副局长心中一阵的火热,且不管自己是不是能坐上局长的位置,有季子强这样的一句话也就够了,这也证明了季子强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自己,这就够了,能让一个市委書記在心里惦记着,真的可以满足了。

    罗副局长呵呵的笑着,说:“是是,我理解,我理解,書記要考虑的事情是全方位的,我这小事自己调整一下心态就城了。”

    季子强很赞赏的说:“不错,我们做领导的,有时候就要有一种胸襟,不要在一时一事上面纠纏。”

    “谢谢季書記的教诲,我回去之后一定好好的配合杨局长的工作,把建设局的事情做好。”

    季子强摇着头说:“不,这次叫你来就是想提前和你沟通一下,我已经给省委组织部建议了,希望由你出任峰峡县的县长,你有没有这个勇气来接手这个工作啊。”

    开玩笑的,谁不愿意升官呢,就算是一个高风亮节的人,同样会对升迁感到兴奋的,罗副局长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季子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季子强很是好笑的看看他,说:“奥,看来你不愿意啊,那问题不大,我重新考虑。”

    “不,不,我愿意,我愿意。”这会罗副局长才算是清醒了。

    作为真正有能力的人,其实更希望到最乱,最差的地方去接手,那样的地方才能出成绩,才能展示自己的能力,所以对罗副局长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遇了,他也从心眼里对季子强充满了感激,自己的选择是对的,跟着季子强走这才是正确的路线。

    季子强也不再开玩笑了,认真的说:“你可以再想一下,你都准备好了吧。”

    “准备好了,没有什么问题了,我一定不会让書記你失望,具体情况,到了峰峡县,我随时给您汇报。”

    “嗯,派你到峰峡县,想必你明白其中的意思,一定要好好把握,对于现在遗留的一些问题,你要配合纪检委,尽量速战速决,这种事情不能拖得太长了。”

    “季書記,我清楚的。”

    看着罗副局长欲言又止的样子,季子强慢慢开口了:“这段时间很忙,都没有时间和你好好聊聊,工作太多了,到峰峡县之后,你先熟悉一下工作,然后我们找个时间好好聊聊,交流交流。”

    “嗯,好,我会尽快的熟悉工作。”

    罗副局长离开办公室之后,季子强又给远在外地的齐玉玲去了一个电话,把省组织部准备让她到北江市峰峡县当县委書記的情况和他做了沟通,齐玉玲的心情是可以想象的,当初就是为了自己能跨進处级行列,才昧心的给季副書記做了卧底,但没有想到,就是自己曾经出卖的季子强,却给了自己一个机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