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钟菲依说要去酒吧,她是那样的坚持。

    季子强没有再说什么,他们很快走進了一家叫luna的酒吧,她说以前来过,季子强也就默许了,心想,熟悉的环境也许会让她更能发泄自己。

    進了酒吧,他们找一个位置坐下来,感觉不合适,又换了一个位置。他们叫了桶装啤酒,因为钟菲依是来喝酒的,而且是冲着醉来的,就没有想过咖啡与饮料。

    服务小姐拿来了木桶放在他们的桌子上,季子强环视一周,发现他们好厉害。

    钟菲依说:“别人会以为我们俩是“酒鬼”。”

    季子强说:“酒鬼也没办法了,因为今晚你不快乐,很简单,我是听众,我是你的朋友,应该陪你。”

    钟菲依就觉得好感动的,本来她就是一个热情中带有岑香的女人,有点小姐脾气,拥有着北方女孩子的优点,不据小节,善良大方,说话的嗓门都比上海小女人大多,但不失温柔,这就是她。

    今天他们是因为情感的事走進酒吧的,刚开始都不愿意说什么,季子强想是“酒后才能吐真言”吧,所以当钟菲依提议做一个“05101520”游戏时,季子强同意了,很快这个游戏,让他们多了一些欢笑,肚子里多了一些酒。

    由于酒精的刺激作用,钟菲依开始说起她最近的麻烦:“子强,我们厅里今天刚做了调整,我调到离退休人员工作处了。”

    季子强便一下明白了钟菲依为什么今天情绪很糟糕了,季子强也知道,这个离退休人员工作处是财政厅里最没有意思的一个处了,他是负责机关离退休人员工作;指导厅直属单位的离退休人员工作,说起来不仅没有一点油水,还要经常受那些离退休老头子的气,这对钟菲依来说,肯定是很难受的。

    “奥,希望是短时间的吧。”季子强无法给出更多的安慰,因为那样太过虚假了。

    钟菲依有点伤感的说:“这就叫人走茶凉,原来老。。。。。”钟菲依说到这里,自己也有点不好继续说了,是啊,老木做厅长的时候,多少处长,副厅长都一天讨好自己呢,现在老木下去了,自己也经常遭受别人的白眼,这也到罢了,现在还把自己工作也动了,钟菲依越想越是想不过,自己工作能力不必别人差吧。

    好一会,季子强才说:“先好好干吧,说不上也就是临时的调整,再说了,钟菲依啊,我觉得你应该找个对象了,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

    季子强想要转换一个话题,让钟菲依忘记现在心里的不快。

    没想到说起了这个话题,钟菲依更伤心了,她说:“就在上个月,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男人,四十多的样子,本来我就想,找个岁数大点的,看起来有安全感,的确也是一个比较有安全感的人。但这个男人对我说,他有“恐婚症”,他希望我做一个会家务,不要抛头露面,会持家的好女人。”季子强有点心痛,想钟菲依这么漂亮,这么条件好的女人,为什么会走到这样的婚姻状况中来啊。

    钟菲依接着说:“你看看,他这不是让人没一点想头吗,算了,我准备分手了。”

    “额,这个事情啊,你还是可以和他好好的谈谈。”

    “谈什么啊,我们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生活极度失望,他比我更厉害。”

    季子强也没有什么好的语言,说起来啊,现在大都市快节奏的生活,浮躁的社会氛围,让更多的爱情蒙上了阴影,大家不再为爱情而忙碌,更多的是实现,钟菲依恐怕还不能理解“为了结婚而结婚”,在很多时候,婚姻其实并不是两个人的婚姻。

    酒精的作用真的很大,钟菲依总是情到深处,眼泪不停地在流,在季子强过去的眼里,钟菲依还是一比较坚强的女人,一个比较有个性的女人,但今天季子强看到了完全是一个无助的,伤心的小女人了。

    这个晚上,季子强说话很少,几乎都是在听钟菲依絮絮叨叨的讲述她的事情,季子强只能用自己的认真和倾听,来让钟菲依发泄一下她的情绪。唉,本来今晚就是一个听众,听不進去也要听,听不清也得听。

    钟菲依喝多了,偶尔会把头放在沙发上眯一下,时间很快到十二点了,他们是七点多進酒吧,季子强想她也喝的差不多,钟菲依说要多呆会,于是他们一直坐到服务员说要打烊,钟菲依一个劲地说:”怎么这么快关门呀。“

    她把自己收拾皮包,带上手机这些小事全交给季子强了,

    实际上,钟菲依的每一句话季子强都听進去了,都是那么真实,他知道今晚她在伤心,所以当她在无人的街道上疯跑时,季子强没有拉着她,她在很快冲進了另外一个酒吧,不记的什么名字了,坐到服务员的吧台上,直要酒喝。

    季子强跟服务员说:“她喝多了,不要给她酒。”

    善意的服务员拿来了一杯冰水。可是钟菲依坚持要喝酒,她迅速从包里拿出钱包,刷卡,然后大声告诉季子强:“我还没有喝醉,我还记的密码”。

    当时季子强想,就让她放纵一次吧。

    叫来的两杯酒都没怎么喝,季子强看钟菲依头放在吧台上,闭上了眼睛,然后在哭。酒吧晕暗的灯光下,钟菲依的眼泪是那样晶莹透彻,也许这一次的流泪会让钟菲依更成熟一点,尽管季子强说了一些安慰她的话,他知道这些道理钟菲依都懂,但是季子强知道自己必须说。

    送钟菲依回家之后,安顿好了她,季子强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不过这一路上季子强想到钟菲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酸楚的,在面对钟菲依这样的情况,季子强感到自己是那样的束手无策,他很想帮帮钟菲依,办感情的事情,谈何容易啊。

    这个夜晚,季子强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梦,在梦中有钟菲依,有华悦莲,还有叶眉,唯独没有江可蕊,这在好几天的时间里,都让季子强觉得奇怪,莫非自己是因为同情她们,才会经常的想到他们吗。

    而江可蕊就不一样了,相比而言,江可蕊比她们都要幸福,至少,江可蕊有自己,还有小雨,自己也永远都不会和江可蕊分手,自己会永远的呵护和保护着江可蕊。。。。。

    季子强第二天依然又是忙了整整的一天,不过最近社会上的各种议论对季子强还是很有帮助,大街小巷都在议论着峰峡县的事情,特别是季子强一次就要收拾这么多的贪官,这不能不让老百姓欢欣鼓舞啊,再加上对黑恶势力的有力打击,更让北江市老百姓有了安全感,季子强的名字就在北江市慢慢的传开了。

    或许过去北江市老百姓根本都不知道新書記的名字,不要看官场中人对每一个领导都是那么的关注,老百姓可是不这样认为,他们只要你领导差不多,他们也就不去关心你,除非你是很坏,或者很好,这才会让老百姓广泛的议论。

    这次对季子强的议论,无疑是因为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季子强已经被算進了一个好官行列,对这样的议论,季子强还是乐于接受的,这应该是每个人的一点点虚荣心吧。

    其实这样的虚荣心季子强也发觉自己开始在滋生了许多,就拿自己的名称来说过,经常的,当别人叫他書記的时候,他都会很客气的说,叫名字,叫名字,这样才随意一点。

    但大部分的官员都知道,不要管季子强多么的谦虚,你绝不能相信领导嘴里说的话和心里想的事是一样的,所以他们还是叫着書記。

    但记得有一次季子强和一个老板吃饭的时候,季子强也很客气的让对方称呼自己的名字。

    起初这个老板还能清晰的知道规矩,后来这个老板喝的有点高了,就一口一个季子强的叫了起来,让季子强心里真的很不舒服,最后季子强就提前退场了,但回去了路上,季子强才发现,自己也变得虚荣心很强了,这个发现让季子强着实的大吃一惊,怎么自己现在会这样呢?

    他就在后来力求改变这种状况,只是效果并不明显,就像现在,当听到老百姓都在赞誉他的时候,他美滋滋的笑着,脸上真有了一点点自恋的表情了。

    但政府办公室里的杨喻义却没有一点点的高兴,他甚至还感觉到窝囊透顶,过去他的强势在北江市是出名的,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季子强的势头完全盖过了他,这是杨喻义不能够容忍的。

    但你不忍受又能怎么办呢?

    随着季子强的步步紧逼,杨喻义就算感觉到了危险,发觉北江市的干部心思正在慢慢转变,逐渐的偏向于季子强,自己在北江市的好日子也在逐渐的萎缩,但杨喻义还是不敢轻举妄动,他想反击,不能让季子强彻底掌握局势,但一想到徐海贵的事情,杨喻义又气馁了,他不敢轻启战端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