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谢部长又给季子强倒好了一杯茶,说:“就这啊,你也够让我伤神的了,今天叫你过来,就是想征求一下你对峰峡县两位班子主要成员的想法,你手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啊。”

    季子强现在才恍然大悟,原来谢部长让自己来就是谈配制峰峡县書記和县长的事情,不过这应该是谢部长给自己的一个人情了,要是一般的情况,省委最多通知一下,让你下面推荐几个人选上来,但那样的话,和谢部长叫自己来的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季子强想,今天谢部长叫自己来,可以明确的说,自己只要提出的人选,谢部长一定给与通过,而且作为一个县上的主要领导,省委也不用召开专题会议的,只要谢部长这里过了,基本也就过了。

    不过谢部长的话还真的让季子强一时没了头绪,要说季子强在北江市,也真的没有什么合适这个位置的人选,这里比不得他在柳林市或者新屏市,那两个地方他待的时间长,很多人的性格,脾气都了解,一些基层的副手他能做到心中有数,可是在北江市,有的基层副手,季子强连名字都还叫不上来呢?

    谢部长也不打扰季子强的思考,他自己端起茶水,慢慢的喝了起来。这样的事情不是小事,让季子强多考虑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季子强拿起了谢部长茶几上的香烟,示意一下谢部长抽不抽,谢部长摇摇头,专心的喝着他的茶,季子强自己点上了烟,在大脑中很快的过了一遍自己认识的北江市的所有处级,或者副处干部,最后想到建设局罗副局长,这个人季子强是接触的比较早的一个人了,从这大半年的接触中,感觉这个罗副局长也是能够独挡一面的一个干部,本来季子强是准备提升他做建设局局长的。

    但后来那个建设局的杨局长偷偷的过来主动给季子强当了卧底,季子强就想对建设局暂缓调整,自己已经把易局长弄掉了,在对其他两个局长下手过猛,也有点让人觉得自己太过份的,只能先暂缓。

    但这个罗副局长就无法得到提升。一旦杨局长回去之后,恐怕他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现在刚好有个峰峡县,让他过去做县长,还是比较放心的。

    季子强一下摁熄了手中的烟蒂,对谢部长说:“我有一个峰峡县县长的人选,想请谢部长你给把把关。”

    谢部长点头:“说说情况。”

    季子强把建设局罗副局长的情况给谢部长详细的说了一番,谢部长想了想,站起来,到办公桌旁边拿起了一直铅笔,又拿来了一个笔记本,把这些情况和罗副局长的名字大概的记了一下,说:“行,这个人作为主要候选人吧,我待会会让干部处的同志仔细研究一下这个同志的情况。”

    “嗯,好吧,要有什么新情况还请谢部长及时通知一下我。”

    “这点你放心,但峰峡县的县委書記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書記我也可以提名?”

    谢部长呵呵一笑,说:“这是为了你今后的工作方便,所以给你开的小灶啊,要是你懒的考虑,那就算了,我来帮你考虑吧。”

    季子强忙说:“慢慢慢,让我在想一下。”季子强生怕谢部长收回了这个想法。

    也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突然的灵光一显,他想到了齐玉玲,不错,要论资格,要论能力,其实齐玉玲还是很适合县委書記这个职务的,齐玉玲从团省委到最艰苦的基层,不管是理论水平,还是实践经验,应该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在一个好处,毕竟女同志脾气要好点,对目前比较紊乱的峰峡县来说,用一个女書記的柔軟性格更为恰当一些。

    季子强想到这里,便把齐玉玲的名字提了出来,谢部长静静的听着季子强对齐玉玲的介绍,从整体的感觉上来说,还是比较满意的,目前峰峡县不算是一个正常的区域,所以在配备干部的时候,更多的考虑就是包容度和柔韧度,这对安撫人心惶惶的峰峡县是大有好处的。

    不过在季子强说完之后,谢部长以他多年高人事工作的经验很敏锐的就发现了其中的一个问题了:“子强,这个齐玉玲最后怎么去来企业?这好像有点蹊跷吧。是在你手上的事吗?”

    季子强就笑了笑,他当然不能说出当初自己使用了离间计把齐玉玲挤出了新屏市,他也不能说当初季副書記利用齐玉玲来暗中监视自己的事情,季子强势能说:“那时候新屏市有点乱啊,可能是因为齐玉玲和我是同学的关系,所以有人就要动她一动。”

    “奥,这样啊。”谢部长理解了,不过他的理解是错误的,他认为是齐玉玲和季子强关系好,所以季子强的对手才整治的齐玉玲,现在季子强就有点念旧,想把齐玉玲提升起来。

    看着谢部长恍然大悟的样子,季子强是心里想笑,现在回忆起过去自己做过的很多事情,真的感到不可思议,也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感觉,就觉得那已经很遥远。

    “行了,这两个人我都会安排下去,你们就等着消息吧。”

    “不过还请谢部长把时间赶一赶,峰峡县现在急需他们到位。”

    “呵,你现在急了,我不叫你来,你自己都不知道考虑,这会你到摧起我来了。”谢部长开玩笑的说。

    季子强说:“部长啊,你哪知道啊,我最近过的都是非人的生活,整天都是手忙脚乱的,事情怎么就那么多呢?永远干不完一样?”

    “哈哈哈,你现在抱怨是一点用都没有了,好好干吧,多少人都羡慕你呢,真让你清闲下来了,恐怕你自己都难受。”

    季子强想想也是这样一回事情,要是自己真的到那些什么事情都没有的部门去工作,自己肯定是不习惯的,自己天生的就是一个劳碌的命啊。

    接下来季子强和谢部长又谈了谈下一步北江市干部调整的问题,谢部长也答应了,他说只要是季子强提出的想法,自己都会尽量的办,而且从季子强调整的设想中来看,真正能上省组织部会议的倒也没有几个人。

    两人又喝了一会酒,这才客客气气的道别分手,季子强说要请谢部长吃饭,谢部长也推辞了,说大热天的,回家喝碗绿豆汤,比吃什么龙肝凤胆都舒服。

    季子强离开了省委大院的时候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本来她还想去叶眉那里坐坐,但看了看时间,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上车准备直接回家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接到了钟菲依的一个电话,钟菲依问季子强能不能陪她去新天地酒吧喝酒,她说她心情不好。

    季子强也从钟菲依的声音中听出了他的情绪,季子强只是稍微的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季子强总是认为,作为朋友,不管是那一种性质的朋友,当朋友需要自己的时候,还是应该义无反顾的出现在朋友的面前。

    季子强跟钟菲依最近联系少了,谈的也少了,但这一点都没有淡漠他们彼此的感情,有时候季子强会觉得钟菲依庸俗和市侩,也有时候季子强会为钟菲依担心,担心她的贪婪,但就算有各种各样的不认同,感情还是感情,季子强一点都没有让疏远。

    季子强问钟菲依:“我在省委门口,你在哪里啊。”

    “你在省委门口啊,那等我,我马上就来。”

    省委和省财政厅的距离并不远,季子强就让小周把车开出去,在省委门口等了一会,钟菲依就到了,季子强看到钟菲依的眼圈红红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着小周在场,季子强也不好多问,就对小周说了要去的地点,让送自己和钟菲依过去。

    他们坐在车里,季子强隐约的看到钟菲依的眼泪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打转,此时,也许沉默感受车轮的声音才是对吧,季子强还是没话找话跟钟菲依说了两句,她说她今天太伤心,季子强不再想说什么,因为此时再说,万一她在车上哭起来,季子强怕吓倒出司机小周,季子强更怕自己,因为眼泪会引流的,本身自己也是一个超级感情动物。

    车很快行驶到人民中路的新天地,小周在季子强他们下车后就离开了,季子强他们先找了一个地方進餐,季子强知道钟菲依什么也不想吃,也许是照顾自己吧,她也陪着吃了一点,钟菲依就是这样首先为别人想的女人,在她最需要人关心的时候,还在想着季子强,虽然她吃的很少,而且把增加能量的肉都给了季子强,季子强很感动,心里想,她吃了一点,她哭的时候不会晕倒。

    随之而后,他们来到了新天地没有目的逛了一遍,甚至季子强想到,打车送她回家,季子强怕这是她一次的冲动,让她不快乐,出来逛逛就罢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