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己必须给屈副書記减压,让他回归到理性的思维中来。

    在和屈副書記谈完话之后,季子强就召集了一个小型会议,文秘书长,田書記,还有邬局长等人都参加了,很快,大家都觉得奇怪,怎么屈副書記也在这里,并且将要参加这个会议,这个调查从开始到现在,都一直在回避着屈副書記,今天却有点不同。

    季子强等大家都坐定之后,说:“同志们,莫树春都交代了,涉及到峰峡县上一百名干部,这是一件大事,我建议,市委直接挂帅调查,由屈舜华同志担任专案组组长,带队前去调查,我认为,我们还是要以教育位置,惩处为辅,但是,例如莫树春,白高飞这样的情况,我们就不能手軟了,必须严肃处理,如果大家没有什么意见,屈舜华同志下午就出发,这件事情,越早开始越好。”

    季子强的话让田書記心里有点不解的,但慢慢的,他也想通了这个道理,除了纪检委确实忙不过来之外,现在的事情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在弄下去不好收场。

    其他几个人也很快理解了季子强的意图,都表示赞同。。。。。

    而在军区被调查的莫军和白刚彻底垮了,自从進入他们家里,两人就知道完了,家里有些什么东西,两人都是清楚的,这些东西曝光之后,两人就一定是進监狱了,弄得不好,也许保不住脑袋。不要看莫军平时风光,真正遇到问题了,没有一点担待,很快就全部撂出来了,接着是白刚,刚开始他还硬气了一下,但用不到几个回合,很快也全部招供了。

    他们交代的主要有4个方面的问题,一是生活糜烂,这些年,靠着显赫的身份,借着谈朋友的名义,玩弄女性,很多时候,他们还录了像,威胁女孩子不准说出去,同时也能够控制住这些女人;二是依靠录像带威胁峰峡县党政官员,一些要害部门的领导,甚至是县委政府的领导,被他们邀请到舞厅玩耍,他们在舞厅里面,安排有专门的包间,这些人和小姐发生关系的时候,他们都录像了,依靠着这些录像带,他们在峰峡县就成了人人都怕的主;三是收受贿赂,莫军是利峰峡县公安局刑侦队的队长,这些年巧立名目,收取保护费,市里的餐馆、娱乐场所,如果不上缴保护费,根本不要想着正常营业,他和白刚一起,依靠着录像带,接受峰峡县干部的孝敬,两人和县里的黑恶势力还有一定的关系,算是他们的保护伞;四是欺骗组织,骗到工作,莫军進入公安系统,没有通过考试,直接進入,其文凭是假的,档案是伪造的,所谓转业军人一栏,纯属无稽之谈,而且,進入公安队伍以后,莫军从普通干警,直接升任刑侦队的队长,相当于副局级的领导,这都是暗箱操作。

    看完这些材料,季子强抬头看着邬局长和田書記问:“你们是什么意见?”

    田書記恨恨的说:“季書記,我觉得这两人已经涉嫌违法犯罪,而且情节恶劣,完全符合移送条件了。”

    “好,我同意,就按照你们的意见办理,此外,其余几个人员的调查,你们都参加,到时候,在市委常委会上面提出自己的意见。”

    调查组的工作,已经進行的差不多了,纪委办理案件,和检察机关还是有所区别的,既然这些進入调查组的人,基本上都是移送对象,所以,调查组加快了调查進度,反正是双开,开除公职、开除党籍的。

    从成立调查组到现在,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大致的情况,都弄清楚了,调查组的干部,所有人看上去都是弱不禁风,他们太累了,常常是没日没夜问话,整理材料,而且,还和外界几乎是失去所有联系,好在这些调查组成员的家人都知道,自己的丈夫在查办大案子,表示支持,否则,早就撑不下去了。

    季子强看了所有整理好的情况,莫树春和白高飞的交代,最终没有牵涉到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季子强明白,要说市委市政府的班子成员没有一丝的牵连,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两人也是紧咬牙关,承认一切事情都是自己做的,当然,这也有一个调查的主导思想在起作用,要是真的深挖下去,估计他们也撑不住。

    季子强看军区这面的情况基本可以结束了,就找到了魏将军,表示了自己的谢意,并提出了自己准备离开的想法。

    魏将军也表示理解和支持,但决定最后一顿要好好的额慰劳一下调查组的成员,魏将军说:“这些天他们也很辛苦啊,就算我表示一点敬意吧。”

    季子强也大为感动,一个堂堂的将军,能如此对待这件事情,真的很不简单,季子强握着魏将军的手说:“假如有一天魏将军在地方上有什么需要我们出面的额事情,一定不要忘记我。”

    魏将军爽朗的大笑,说:“当然忘不掉你的,你这次吃我们的,用我们的,这个帐以后我们会慢慢的连利息一起回收的。”

    “好好,只要魏将军看的起我们,尽管来。”

    通过了这些天的接触,季子强和魏将军也都对彼此的人格和品质敬佩不已,特别是魏将军,他也早就对地方上很多问题看不惯,这些问题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块心病,但作为部队的领导,他又不能随便的干预地方上的工作,这心病就一直埋藏着。

    这次季子强大刀阔斧的来了这么一下子,他感到很是爽快,也对季子强这个样果断,强悍的作风很是欣赏,两人都有相遇恨晚的感触。

    整天下午,大家在军区吃了最后一顿饭,除了值班警戒的人员,其他人都喝了不少的酒,季子强今天也喝的不少,光是和魏将军一人,季子强就用玻璃直杯,连碰了三杯。

    季子强在军区里面会餐的时候也做了讲话,表示了市委和自己对大家的感激之情。

    回去之后的季子强依旧很忙,他要关心峰峡县案子的调查情况和处理结果,而且市里的其他各项工作他都要抓,现在车本立也筹集够了资金,开始了北江大桥的修建,那面王稼祥在省钢和棚户区也展开了紧锣密鼓的启动准备。

    而地铁的搬迁工作也在继续着,说到搬迁,季子强一直都在提心吊胆的,现在就怕遇到钉子户,还好,这次是修地铁,所以抵触的情绪并不大,上次处理好了小商品城的事情之后,最近一直没有其他搬迁状况出现,但季子强依然不敢掉以轻心的。

    自从调查开始,季子强就难以安宁,前来请示汇报工作的干部特别多,季子强不可能不见他们,季子强也知道这些人的意思,无非是表明态度,这样的情况很正常,所以,季子强耐心接待了这些人,时间就在这样的接待中间耗掉了。

    今天季子强刚打发了几个领导离开,小刘有过来,有点难为情的说:“季書記,鹤园县的县委書記郎玄春在我那面坐着的,说也想见见你。”

    季子强这几天真的让这些人搞的有点疲惫了,你说他们来要是真有工作谈,那也好,问题是他们来大部分都是来讨好奉承而来,自己还要耐心的应付他们,毕竟能坐在自己办公室来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辈,就比如这个鹤园县的县委書記郎玄春,这放在北江市也算一个人物呢。

    季子强只能点点头,说:“行吧,请他進来。”

    小刘真实有点不好意思,最近那些领导一来,都现在他的办公室坐着,让他过来通报,你说不通报吧,似乎也说不过去,通报吧,明明知道季子强很不耐烦这样做,所以小刘也是两头为难的。

    很快的,鹤园县的县委書記郎玄春就跟着小刘到了办公室,一進门,快步上前,嘴里问好着,手里就把烟掏了出来,季子强苦笑一下,接上了烟,等他给自己点上之后,问:“郎書記到市里来办事啊。”

    “是啊,是啊,刚才到政府那面办理了几个公务,这看看还有时间,就过来看看季書記,你也好久都没有到我们鹤园县来视察了,我可是想听到季書記的直接教诲啊。”

    季子强摇下头,心中好笑,还有人想听总觉得教诲啊,扯淡吧。

    “最近忙啊,你们鹤园县还不错,各项工作也都有条不紊,让我们省心不少啊。”

    这个鹤园县的县的郎書記,过去一直是杨喻义的人马,上次为北江大桥的事情还给季子强找过麻烦的,但后来季子强的强势出击,让在这个郎書記有了惧意,再加上后来季子强这一连串的动作,让郎書記彻底的明白了,现在的季子强已经在北江市站稳了脚跟。

    自己要是再不识时务的和他做对,恐怕结局和交通局的易局长是一个结果了,基于这个判断和考虑,最近几个月里,郎書記明显的很杨喻义保持了一点的距离,反倒是来季子强办公室的次数多了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