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笑了笑,说:“好吧,作为补偿,我现在请两位一起吃饭,这可以了吧。”

    苏厉羽心里实在不愿意和齐玉玲一起分享和季子强在一起的时候,但她这话也是不能提出来的,就想了想说:“那吃什么呢?”

    季子强说:“你们喜欢吃什么都可以?”

    “那就吃肉,我知道一家羊肉做的很好。”

    这是在故意让齐玉玲受不了,大夏天,谁没事去吃羊肉啊,而且那羊肉的膻味在夏天更是严重,几乎所有的女人都不可能去吃这玩意的。

    季子强也是一愣,有点难以置信的说:“苏厉羽,你胃口真好。”

    苏厉羽一笑,很平常的说:“是,我的食欲不受时间、地点和陪同对象的限制,只要有人请,我就能吃得下。再说现在肉多贵啊,我今天多吃点,明天可以一天不吃肉了。不,没人请客的话,我可以三天不吃肉。”

    苏厉羽说得一本正经,季子强忍不住笑了:“我怎么看不出你这么会省钱,你把一个月买鞋子的钱拿来买肉,估计就够你吃半年的了。”

    苏厉羽摇摇头:“我是严格按照自己的习惯来安排饮食的,跟置装费是两码事。”

    季子强作出夸张的惊讶表情:“所以你这么能吃还这么瘦,是因为吃肉太少的缘故?”

    苏厉羽很严肃地说:“我还有绝招。”

    季子强挑了挑眉:“绝招?”

    苏厉羽点点头,很认真的说:“早晨大便的时候留一半,中午肚子就不会饿得那么快。”

    季子强刚好这时候喝了一口茶,这句话让他一口水全喷在了桌子上,好几份文件都弄湿了,连齐玉玲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感觉胃里一下很充实了,再也不想吃饭了。

    苏厉羽无辜地摊了摊手:“没办法啊,我们是低收入人群,就要这样精打细算的过日子。”

    季子强好不容易才整理好表情:“苏厉羽,你厉害,你够直接。”

    苏厉羽笑都不笑一下:“所以你也直接点吧,我的承受能力比你强得多,说吧,到哪吃饭。”

    看着季子强一脸严肃,苏厉羽又说:“不过是开个玩笑,季書記啊,你干嘛把眉头皱成这个样子?说啊,到那吃饭?”

    苏厉羽充满期待地看着他,以为能听到某种动听的意外。

    季子强想了想,说:“我决定了,就在市委的伙食上吃饭,至于你要吃肉,我可以管够,但市委吃饭的规矩你也知道,不能剩菜的,所以点的肉你一定要吃完。”

    苏厉羽一下就翻起了白眼,没想到季子强比她还狠。

    这顿饭季子强吃的是很不惬意的,他要照顾两个美女,这还罢了,关键是苏厉羽老是捣乱,一点都没有和自己独处时候的温柔,女人啊,一但心中有了嫉妒,还是很可怕的。

    下午上班之后,季子强就到了军区,那面又有了重大的突破,莫树春做出了交代,说出了贪污受贿1000多万元的事实,主要涉及的就是买官卖官问题和工程招标问题,莫树春从担任峰峡县县长,就开始收受贿赂了,几年来,贪污受贿的金额,不知不觉就超过千万元了,莫树春也怕,不过,看着如此多的钱,莫树春很满足,他是非常细心的人,做的绝大部分事情,老婆都不知道。

    随着整整两包香烟的抽完,莫树春回忆起了大部分的资金来源,包括是谁送的,为什么事情送的,调查人员非常惊骇,几年前的事情,莫树春都能够记得清清楚楚,这可不简单,对于莫树春实在想不起来的资金,调查组人员表示理解,这年头,很多的灰色收入,哪个领导能够记得那么清楚啊,逢年过节的,单位来拜访,送点小钱,多了,就是大钱了,就是神仙也记不住的。

    莫树春的交代,涉及到峰峡县近100多名干部,这个案子,一时半会是办不完了,纪检委田書記看了材料,无奈摇摇头,峰峡县短期之内是不要想着能够做好工作了,不过,还需要请示季子强,如何对待这100多干部和部分商人,关键是纪委直接办理还是和检察院联合办理。

    情况越来越复杂,季子强在听取了田書記的汇报后,也是心中坎坷不安,甚至有些烦不胜烦了,莫树春居然一口气说出了100多干部,都是副科级以上干部,这是什么概念,峰峡县三分之一以上干部都成为了审查对象,季子强奇怪,这个莫树春,记忆力怎么有这样惊人啊,莫树春交代了,不肯能置之不理,一定是要查的,怎么查难住了季子强。

    按照常理,应该是田書記挂帅,市纪委進驻峰峡县,开始审查,不过,季子强有些犹豫,田書記这个人太认真,一律是要求从严查处,好些时候,季子强不得不出面制止,田書記从莫树春的案子中间得到启发,甚至准备开始调查另外两个县委書記,因为他们有检举信在市纪委,也是贪污受贿、买官卖官问题。

    季子强果断制止了,现在已经闹得够大了,人无完人,金无赤足,如果继续深挖下去,弄得人人自危,人被逼急了,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到时候,可能不仅仅是稳定的事情,会牵涉出数不清的麻烦,铁面包公在官场上是没有生存余地的。

    季子强考虑到最后,决定换一种方式来处理峰峡县的这个问题,所以季子强特意的打电话叫来了屈副書記。

    屈副書記最近是很紧张的,对季子强下一步会怎么走,他一点底都没有,特别是峰峡县的很多事情,都有可能牵扯到自己的身上,对这点,屈副書記是担忧,而且害怕的,但作为老谋深算的屈副書記,也已经做好了应对各种危局出现的准备,他设想了好几套方案,假如季子强让事态过于扩大,他就要展开全力,对季子强進行猛烈的反击了。

    最近几天,他也是很忙的,到处联系,为全面反击做好准备工作。

    但当他赶到了军区的时候,季子强的一句话就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了。

    “屈書記啊,请你过来我是想和你商量一个事情,我在考虑,峰峡县的调查工作你去负责一下,你有什么想法吗?”

    屈副書記有点不解,也有点难以置信,因为季子强明明知道自己和峰峡县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他还把这个调查放在自己的手里,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意图,是想设置陷阱?还是想拉拢自己?

    屈副書記没有表现出自己的惊讶来,他一如往昔的冷静,问:“季書記,我在没有什么可推辞的道理,作为市委的领导,我有责任为这个事情处理,但不知道季書記对这个调查还有什么要求?”

    他需要探清季子强的底牌,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只有明白了季子强的企图,屈副書記才好对症下药。

    季子强思考着说:“这件事情,涉及的人太多了,我担心啊,会影响到峰峡县的其他工作,所以,希望你过去,要集中精力,短时间拿下来,我的原则是,教育为主、惩处为辅,能够不移交司法机关的,尽量不移交,你去了之后,可以采取灵活一些的措施,比如说自首,这样也可以减轻工作压力,另外,峰峡县的干部配置问题,抽时间考虑一下,其余的,你看着办吧。”

    季子强的话让屈副書記有点明白了,看来季子强并不想让事态过于扩大,这也是他用自己,而不用田書記的一个原因,那田書記嫉恶如仇,肯定会搞的更严厉,而季子强也明明知道自己去了会息事宁人,把事态逐渐控制下来,所以他找上了自己。

    这其实对屈副書記来说,应该是一次比较好的机会了,只要他直接的负责和参与到对峰峡县的调查工作中去,肯定会让很多峰峡县的领导感到有点希望,不至于张口乱咬,最后把整个北江市都拖入泥潭,同时,自己还能在处理中做很多人情,这对保护和稳固自己是有利的。

    屈副書記想通了这些,就不再犹豫的说:“季書記,我明白,我一定会处理好的,你看我什么时候出发?”

    “等一会开会之后,你准备准备,就带着人出发吧,人不要带多了,可以适当用用峰峡县纪委的干部,这样,利于稳定人心。”

    “嗯,嗯,好好,我知道了。”

    季子强心中叹口气,事情也只能这样处理了,用谁都不如用屈副書記好,他一定会让蔓延的大火逐渐的平息下来,对峰峡县的这个事情,走到这一步也够了,在弄下去,那就大发了,最后肯定不好收拾,不仅李云中和叶眉是这个意思,就是自己,也一样要为北江市的稳定和各项经济工作考虑啊,连锅端了峰峡县,那是很痛快,但恐怕几年之内,峰峡县的工作都难以正常了,这样的损失太大,得不偿失。

    除此之外,季子强还有另一层的考虑,从最近的种种迹象上表明,屈副書記已经快到受压的极限了,也正在暗中构筑防御战线,再走下去,或许屈副書記会放手对自己展开一搏,固然,自己并不怕他,但现在不是时候,这个对垒是对自己不利的,一旦大部分干部在惧怕和担忧,恐惧中都集合到了屈副書記的身边,他们为了自保,为了抵御自己有可能会继续展开的调查,而彻彻底底的和屈副書記,杨喻义等人联合起来,那将是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就算压制住了他们,但北江市从此也会走入一个混乱之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