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毛巾被也只是搭在肚子上,江可蕊就像一个睡美人一样,正看着季子强。

    “对不起,把你吵醒了。”季子强有点歉意的说。

    此刻的江可蕊很美丽,柔顺如黑绸缎般的秀发,淡若远山的柳叶眉,下面配着一双嬌滴滴的含情目,小巧挺立的鼻下有一张如樱桃般鲜红欲滴的唇。精致的瓜子脸盘,皮肤犹如阳光下的冬雪,晶莹剔透,恍若要渗出水来,周身所散发出的气质,犹如仙子般不染凡尘。

    往下看,精瓷般光滑洁白的玉肤,嬌似凝脂,吹弹可破,像清晨开的第一朵带露的芙蓉,不盈一握的杨柳小腰,仿佛一掐就会断似地,修长匀称的美腿,全身上下带着些妖媚的气息,然而妖媚中却也不乏清澈,简直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但两者却也契合的天衣无缝。就如同是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般。

    “没有,我昨天睡的很早,刚才已经醒了。”说着话,江可蕊就伸手来替季子强擦额上的汗珠时,季子强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子冲动,一把将她就搂到了怀里。

    江可蕊还没来得及嬌声惊叫,就被季子强一翻身压在了身下,嘴就覆住了她的红唇。

    江可蕊只听到自己两个人的心跳声和急促的呼吸声……在这张宽大舒适的床上,迎着他灼热的双眼,江可蕊羞涩的闭上眼睛。。。。。。

    天色已经亮了,季子强在哄高兴了江可蕊之后,也必须起来上班了,今天的事情还有很多,不仅是军区那面的调查事情,市里还有好几个事情要处理一下,比如王稼祥的棚户区新城,还有副市长岳苍冥最近负责的北江大桥等等,那面省钢好像前两天也有几个问题要处理一下,所以吃完了早餐,季子强就感到了市委。

    这一屁股坐下去,就是几个小时的时间,他连一口水都没喝,一口气处理了好多个问题,等把这些人都打发走之后,季子强才长长喘了一口气,喝掉了大半杯子水。

    刚要休息,秘书小刘就走了進来,对季子强说:“書記,外面有一个女士,说是你同学,要见你。”

    “我的同学?”季子强思索了一下,说:“什么名字?”

    “姓齐,叫齐玉玲。”小刘很快的报出了名字。

    季子强“哎呦”一声,忙说:“快请,快请。”说话中,季子强也站了起来。

    小刘忙出去,很快就返回了这里,在他身后,季子强看到了好久都没有见过面的那个齐玉玲了,齐玉玲美丽是依然的,但要是足够仔细的观察,又似乎苍老了一点,在脸上,眼神中,多出了一种沧桑和忧郁的神情。

    季子强心中也是一揪,看的出来,齐玉玲在这段时间里过的并不很好,是啊,一个地方干部,到厂矿企业去,总会有很多难以适应的地方。

    可是这一切应该说,都是自己赐予给齐玉玲的,也许,到今天齐玉玲还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落到现在的状况中,但季子强不能因为对方不知道,就变得心安理得,不管齐玉玲当初对自己做过什么,但现在她已经受到了惩罚,这应该够了。\

    “你来了?”季子强有点黯然的招呼了一句。

    齐玉玲淡淡的看着季子强,看着这个自己曾经的同学,她的心里也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要是当初自己在学校爱上他多好。要是当初在新屏市对他一直忠诚,一直支持多好?可惜啊,自己一错再错。

    笑了笑,她说:“季書記,恭喜你。”

    季子强摇下头,知道她说的意思:“这没有什么值得恭喜的,不过是工作岗位的一个调整。”

    “是啊,但在我们这些人来说,这还是值得恭喜的,你见证了一个辉煌。”

    “或许是吧,但你不要忘记,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差别,你还是我多年之前的那个美丽的校花,我还是那个季子强,我们永远都是同学。”

    齐玉玲有点感动的说:“谢谢你,谢谢你还把我当成同学,那个时候,我觉得我们已经不会再有坐在一起的机会了。”

    季子强苦涩的笑笑,说:“不会的,曾经是同学,永远都是,对了,这次怎么来省城了?”

    季子强不想在陷入到这个让自己有些伤感的话题中来,所以岔开问了一句。

    齐玉玲的想法也和季子强差不多,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不说也罢,她微微一笑说:“我现在管工会的,这次到省总工会来办点事情。”

    “奥,这样啊,对了,在企业有什么体会没有啊,那可是一种新的挑战。”

    说到了工会的工作,齐玉玲一下就变成了另一种精神状况了,她没有了刚才的忧郁,没有了对季子强的那份内疚和后悔,变得容光焕发起来,津津乐道的给季子强讲了好长时间的工会工作,季子强静静的听着,在心中也突然的感到了当初自己那样做是对的。

    一个宦海中人,当她一下子面对那些最淳朴,最真诚的工人老大哥的时候,官场中的虚来晃去,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都一下子没有了市场,因为最基层的工人阶级更愿意用直接,干脆的方式来处理所有的问题。

    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和你绕来绕去,当你还想用官场习惯的方式来和他们交流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错了,你根本走不進他们的心中。

    季子强很是欣慰的看着齐玉玲,听着她给自己讲述,虽然齐玉玲讲的那些并不能真正的引起季子强太浓厚的关注,但季子强一直那样认真的听说,没有一点点的不耐烦,他其实听的不是齐玉玲讲述的工作,他听的是齐玉玲的心声。

    后来齐玉玲突然的停住了自己的讲述,她一下的有点不好意思了,说:“季書記听这些一定很无趣吧?”

    季子强很亲切的摇摇头:“你应该叫我子强,另外,我告诉你啊,你在刚才讲工作的时候很美丽,真的,让我会想到多年前在学校的你。”

    齐玉玲一下就更加有点不好意思了,她的脸也红的跟云彩一样,看着季子强温暖的目光,齐玉玲心中一下有了颤动,她眼中也多了一份迷蒙,在这个时候,她算是认识到了季子强,这个男人只所以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这绝不是偶然,更不是巧合,从他对自己的宽恕就可以体会到他博大如海的胸襟。

    从新屏市到企业之后,齐玉玲也在经常的反省自己,她在那些山区厂矿的日日夜夜中,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认识到了自己这么多年走过的很多弯路,这一切都不过是心中的贪婪在作怪,那个心魔让自己丧失了很多本不该丧失的真诚和品格。

    到现在,齐玉玲才体会到平平淡淡才是真这句话的含义。

    好一会,齐玉玲都没有说话了。

    小刘敲门走了進来,他提醒了季子强一下:“季書記,已经下班了。”

    季子强从恍惚中清醒过来,看着齐玉玲说:“我们吃饭去,玉玲同学,想吃点什么好的,你今天随便的点。”

    齐玉玲也摇一下头,让自己变得轻松一点,说:“那我可要让你破费一下。”

    “呵呵,尽管的放马过来。”

    季子强笑着就站了起来,他一扫最初见到齐玉玲时候的内疚情绪,他有点庆幸自己当初终究是没有对齐玉玲下重手,要是当时没有控制住情绪,今天也不可以和齐玉玲坐在这里侃侃而谈了,自己或许会永远背负上一个沉重的心理抱负。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却站住了,他看到了一个让他有点头大的人:“苏记者,你怎么来了?”

    苏厉羽就靠在季子强办公室的门框上,曳着眼,瞪着季子强:“我怎么就不能来?昨天早上在军区门口的时候,你是不是看到我了,还装着没有看到,害得我守了几个小时,一直都没進去。”

    季子强努力做出衣一副认真思索的样子,最后还是很茫然的摇摇头说:“昨天???我到过军区,但真没见到你啊。”

    苏厉羽哼了一声,研判着季子强的表情,想要知道他是不是说的真话,但谈何容易啊,这季子强是什么人,连官场多少老手都无法看清季子强的表情,何况苏厉羽这样一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呢?

    看了几眼,苏厉羽终究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跺跺脚,说:“我不管,我不管,反正你要补偿我一次。”

    季子强就转头看了看齐玉玲,说:“你们应该认识吧,这是苏记者,小孩脾气。”

    齐玉玲就微微的一笑,却不好多说什么。

    苏厉羽也看了一眼齐玉玲,觉得这个女人也蛮漂亮的,虽然漂亮无罪,但苏厉羽看到季子强身边有漂亮女人心里就是不舒服的,心中恨恨的暗道,这32a的胸部92g的屁股,四方黑脸,一字贱眉,整个一印第安农妇么。

    苏厉羽走到了季子强的身边,感觉办公室有点烟味,她打开窗子:“季子强同志,您这是要把尼古丁循环再利用吗?抽烟本来就不好,你还门窗紧闭,嫌自己命长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