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秘书见他心情不好,赶忙悄悄的退了出去。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等到晚上七点,常委们就陆续的到来了,方菲现在也是常委,里面除了她一个人,其他都是烟枪,坐上一会她就咳嗽。

    哈县长来了,他已经很平和了,他还可以和副书记齐阳良开了句玩笑,唉稍微过了一会,吴书记就来了,他每次都很准时的,不会迟,也不会太早,就提前两,三分钟,等他进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到齐了,他也没说什么,就坐到了自己的专座上,他结果坐在身边的齐副书记递来的香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稍停一会,烟雾就从鼻腔里喷射了出来,他看看四周,点头示意组织部长马德森了一下说:“马部长,那就开始吧。”

    马部长先清了清那烟熏火燎的喉咙,说:“这也接近年底了,为调动洋河县的干部队伍活力,我们组织部门搞了个调查和摸底工作,现在就给大家汇报一下。”

    他就开始讲了起来,说是他们组织部门的想法,谁相信啊,没有吴书记的授意,吓死他,他也不敢提出个什么看法来。

    马部长的调查摸底工作做的真是扎实,讲到后来,就说起了哪些单位领导能力欠缺,哪些部分的领导品行不够等等吧,而对另一些人,又详尽的做了肯定和赞誉,最后他说:“这都是我们组织部门的一些意见,还请在座的各位同志给予指正。”

    马部长在那面念,哈县长就是脸色变的越来越阴沉,上面提出批评的,基本都是在他的铁杆嫡系,这个吴书记也太无视自己了,真把自己当成洋河说一不二的老大了。

    但哈县长的这一想法很快就被一种无奈的沮丧代替了,在洋河县的其他领域,自己都是可以和吴书记分庭相抗恒的,唯独这人事权利和常委会,自己没有一点优势可言,这也是哈县长这几年来的一个心痛。

    等马局长讲完了这些话,吴书记眯起眼,锐利的扫视着所有人,说道:“今天提出的这些人,还有他们身上存在的问题,我想请大家谈下看法,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要顾虑。”

    从他的话语里,已经可以看出这些人员是他确定的,所以大家都没说什么,季子强也是一言不发的静静坐在那里,他很超然,也很笃定,自己已经督促吴书记启动了这枚炸弹,现在给哈县长留下的选择已经不多了,他要么诚服,放弃将要到手的一切,要么反击,做一次困兽之斗,应该说哈县长选择后者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因为他还有实力,还有希望。

    但他在季子强的眼中已经是个死人了,季子强既然鼓动了吴书记走出这咄咄逼人的一步,哈县长的路就很艰难了,只要他反击,只要他愤怒,季子强就会找他的他破绽,就会给他刺出那夺命的一枪。

    于是,季子强没有一点讲话的意思,他也知道,会有人出来说话的。

    是啊,也就只有哈县长说话了,他知道今天自己说了也白说,但还是想做下尝试,就看着吴书记说:“吴书记,我来讲几句。”

    吴书记是估计他会跳出来,这是有心理准备的,就微笑着说:“大家都不发言,还是哈县长带个头好,说吧,不用有什么负担。”

    哈县长最见不得就是吴书记这样说话,好像他真是老大一样,说出的话就像是对马仔一个口气。其实他真的是忘了,或者说他心里不愿意承认,人家吴书记本来就是他们的老大。

    哈县长平静的说:“我也认为这里面有的同志的确是不像话,不很合格,但我们这个班子也组建起来也不容易啊,现在我们要的是以稳定为主,中央讲和谐,地方也要讲团结,你们看呢,我就先提这一条。”

    他知道全盘否定靠自己一个人是万万办不到的,只有避重就轻,能保几个算几个,打着这样的小算盘,他才很低调的说出了这翻话,至于有没有结果,那就很难说了,他也没办法控制住目前的局面。

    吴书记却不想给他这样的机会,他已经准备逐步的反击了,要反击就要先拔掉哈县长身边的这些铁杆,所以就笑着说:“哈县长这个提法也不错,但我还是想,我们要改变洋河县的干部工作风气,就要敢于下重手,下大力气,该挤的包就早点动手,迟了受害的还是我们自己,你们大家也说下,是不是这样个道理。”

    其他人也在他眼光扫到之时不断的点头,迎合着,哈县长不去看别人,他可以想象他们都是个什么表情,这样的表情他太熟悉了。

    难道就这样放弃吗,不绝不会的战幕才刚刚拉开,既然这里不是自己的战场,那就换个地方,重新去开辟一个合适的,可以和他姓吴的势均力敌的战场,想让我哈学军就这样诚服,没那么容易,你也太小看我了。

    哈县长打定了这个主意后,就闭上了嘴,闭上了耳朵,不再去说,也不再去听。

    会议出乎吴书记的估计,他本来认为哈县长一定不会轻易就范,所以已经准备好了,在必要的时候就进行投票,从人数上,局面上和心理上,一举击垮哈县长,让他被迫和所有的常委为敌,也让所有的常委做出一个没有回避的选择,让他们没有退路的站在自己的队列来。

    但人生就是有很多的想不到,今天哈县长却没有激动,也没有抗争,一切都很顺利的决定了,他不得不佩服哈县长的能忍。

    看大家都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吴书记就宣布:“同志们,今天大家既然对这个摸底没有什么异议,那下一步组织部门就准备一下,该调整的适当的做些调整,让我们洋河的领导班子更优化,更完善,要是都没什么,那就散会”。

    哈县长晚上回到了家,一直心里也是不舒服,他开始盘算着自己的应对策略,在这个关键时候,不算怎么说,都是不能让老吴轻易得手的,他想保住他的位置,哼,我自己还上再上一层楼哩。

    这一夜,哈县长是难以入眠了。

    季子强是刚刚结束常委会议,就接到了公安局刑警队王队长的电话,:“领导啊,今天有没有安排,我想请领导一起坐坐。”

    季子强刚好这一两天也是准备找他的,上次和郭局长说过,在对哈县长的监听中,需要一两个业务熟练,稳当可靠的人手,季子强就考虑到了这个刑警队的队长,想和他谈谈。

    季子强说:“这么晚了,那就喝点茶吧。”

    王队长说:“领导,喝茶有点太清淡了,要不到酒吧喝酒去。”

    季子强嫌那里面太过吵杂了,依然坚持要喝茶,王队长就说了一家在洋河县最为高档的茶楼,两人越好了一会见面。

    这个王队长从警校一毕业就在公安系统供职,正值壮年的王队长可谓“家庭事业两丰收”,家里有个年轻貌美的妻子,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妻子小他三岁,对他可谓百依百顺、柔情有加。

    这个自己怀里可以随时拥抱,并可以任何时候依照生理需求放胆,放心,使用的妻子,当初俘获她时,却也是顺利得没有任何悬念的。

    还在自己工作的那个时代,虽然男女自由恋爱已经非常流行,但是和现在的男女“碰着就来”的“一夜晴”或者先试婚,再恋爱或者确立是否建立婚姻关系当然不可同日而语,须知,这些后来放胆,放荡却被认为是人性解放的现象,在当时的人们看来,是绝对的洪水猛兽,完完全全的没有丁点伦理道德和羞耻感,是想也不敢想的,遑论实践

    对于王队长来说,起初俘获妻子、彻底征服她的芳心,说来也颇有些传奇色彩。干上公安刑警之后,事业道路上他走的平平坦坦,也平淡无奇,自然也算顺利,过了三四年,洋河县一个村组连续发生了系列恶性盗牛案件,多家农户耕牛被盗,损失巨大,要知道,在本就贫穷的农村,耕牛几乎全是农村家庭唯一值钱的家当,因此当地人心惶惶,怨声载道。

    案件上报到了县公安局刑警支队,那时的王队长还不是队长,他和几个同时奉命前往侦查破案。

    王队长他们几乎说上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案件给破了,犯罪嫌疑团伙一个不漏网地悉数被缉拿归案,因为本来那都市一伙土贼。

    当地乡政府为了表示感激,就在本地一家饭店隆重宴请了所有破案的人员,把他们都必恭必敬地当成天神一样的功臣看待。

    说来蹊跷得很,生活的轨迹,会对谁在什么样的细节里就对生命促成什么样的改变谁也无从知晓、无从预知的,就是这场宴会里,王队长的生活也悄悄地孕育着变化的因子。

    作为英雄,当晚王队长和他的同事们自然受到参加宴会的人们特别的仰望和敬重,为了表示这种气氛的郑重和非同一般,领导们对人世间一切都习惯于颐指气使,乡政府作为当地的土皇帝,当然更不例外,乡党委书记和乡长两个党政一把手把本地中学里三四个模样和气质都数得上的女教师喊来陪几位英雄吃饭,意思自是聊增美色和韵味了,来的女教师里,就有后来成为王队长的妻子的人,她是出生农村的贫寒女子,却长的高挑秀丽,气质幽雅。年轻人对异性自然有着异乎寻常的神往和热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