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沉吟了片刻,问:“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

    “只有我知道,当时是在书房里面,莫树春书房里面有一台录像机,我还很奇怪,现在用录像机的人太少了。”

    “好,我们先看看。”

    看了一会,季子强就有点渐渐坐不住了,不是那些秽的画面带来的冲击,而是录像带里面,这些男人,随着田書記的介绍,竟然都是峰峡县有头有脸的人物,县委政府的领导就不少,为什么会被录像,究竟是谁干出来的这件事情,平素沉稳寡言的田書記也忍不住了,随口骂出了‘畜生’两字。

    季子强就让关掉了录像,他不想再看了,本来做那样的事情应该是美好,浪漫的,但现在这却变成了一种让人呕吐的污浊,季子强说:“田書記,现在我们去见莫树春,这些录像带,性质太恶劣了,我不相信是莫树春做的,他就是道德沦丧到极点,也不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白刚和莫军的疑点很大,不过,这需要证据,录像带是在莫树春家里搜出来的,莫树春脱不了干系。”

    莫树春已经瘫在床上,几乎失去了知觉,此刻,屋里有两个调查组成员守着他,莫树春明白,自己已经完了,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了,他真的恐惧了,忽然落到这样的境地,莫树春不适应,前不久,还是威风凛凛的县委書記,现在,马上就成为了阶下囚,他恨,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县委書記贪财的,不止他一个,为什么他就这么倒霉。

    门忽然打开了,莫树春勉强睁开眼睛,发觉進来的人居然是市委書記季子强,长期养成的对上级恭顺的习惯让他挣扎着起身:“任,季書記。。。。。。”

    季子强冲着屋里的调查组人员点头示意,调查组的人很快出去,将房门带上了,不过,他们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随时守候在门口,防止发生异常情况。

    “我来看看你。”季子强淡淡的说着,随手掏出香烟,递给莫树春一支,自己也点上了,说真的,现在季子强的心情也是低落的,并不是看到对方这样的状况他就会兴高采烈,一点都不是,他有一种很心痛的感觉。

    莫树春哆嗦着说:“季書記,我对不起党,对不起组织,我有罪,我有罪啊。”

    叹口气,季子强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今天我来,一是看看你,二是有一些话要说,大道理你都懂,你也许会不服,现在不知道多少有问题的领导干部,为什么偏偏你就撞上了,我要告诉你,一定程度内的享受,是存在的,我们没有要求领导干部都是一贫如洗,两袖清风,都是兢兢业业,但是,起码的原则要遵守,你是县委書記,清楚这些原则”。

    莫树春也慢慢的点点头。

    季子强想了想,又说:“退一步说,如果在你家里搜出来的钱财,是100万,甚至是200万,市委也许都能够想想办法,让纪委来处理,可是,你家里搜出来的钱,数目是多少,你是知道的,对你的处理,有什么样的后果,我不敢保证,不过,市委会提出意见,相信有关部门也会考虑的,我刚才认真看了你的简历,你也是一步一步从基层起来的,做到县委書記,不容易了,所以,你要争取主动,说清除所有的事情,证据已经摆在面前,你没有退路了,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季書記,我明白,明白。。。。。。”

    季子强目无表情的看着莫树春,莫树春的头上,已经冒出豆大的汗珠,内心显然在激烈思考着:“今天来,我还想问你一件事情,你愿意说就说,录像带是怎么回事?”

    莫树春身体开始颤抖,内心斗争到了极致。过了好一会,莫树春开口说话了。

    “季書記,我知道,自己罪不可赦,反正是没有什么希望了,我会如实讲清楚情况的,录像带是莫军和白刚放在我那里的,不仅仅是这一套,他们手里也有,他们曾经建议我用这些录像带来控制峰峡县的干部,我也有点动心了,我很后悔,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如果能够重新来过,我情愿做一个普通人,想着这些年的拼搏,尔虞我诈,没有意思,没有意思啊,走到今天这一步,咎由自取。”

    季子强发现,莫树春说这些话的时候,思路清晰,看得出来,莫树春是有能力的干部,也许是其他什么原因,致使莫树春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季子强也被白刚他们这样歹毒的居心震撼了,用这些录像带来控制这些干部,他们手段也太恶毒,季子强摇摇头,不愿意在去想这个问题了,说:“嗯,你有这样的态度,我也放心了,好了,我要他们调查组的同志,马上开始问话,你好好配合,我走了,这包烟,你留着,我会嘱托他们的,你烟瘾大,犯了错误,还是要保重身体,到了这一步,想开些。”

    季子强心情沉重的走出房间,调查组的人迅速進入房间。

    出来之后,田書記就问:“怎么样?他愿意配合吗。”

    季子强点下头:“录像带是莫军和白刚搞的,这些年,他们利用这些录像带,掌握了峰峡县的大小干部,为所欲为,老田啊,这些录像带,一定不能够流落出去,我的意见,案子纪委先行处理,移交是免不了的,调查过程中,检察院可以提前進入,但是,一定要是信得过的人来调查,这方面,我很担心啊。”

    田書記和邬局长明白季子强的意思,两人交换了眼神:“季書記,不用担心的,我们知道两个检察院的干部,工作很不错的,这些年来,因为与领导关系不好,一直没有能够参加案件侦破工作,这次,正好启用他们,只要書記同意,我现在就通知他们。”

    “好的,只要你们认为是可行的。”季子强有点疲惫的挥挥手,让他们都离开了。

    安排完这些,季子强确实顶不住了,几个人见他走路都有点摇晃起来,就一起劝他先回去休息一下,季子强心想现在也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了,那就回去睡一觉再说吧。

    小车很快开到了楼下,季子强上车回家了。

    这个时候天色也暗了,上车之后季子强就有点晕晕的感觉,勉强坚持到了市委的家属院,上楼开门就见一家人正在吃饭,季子强摸了摸小雨红扑扑的脸蛋,对江可蕊说:“我先睡了,太困。”

    江可蕊今天也听到了很多人在议论这件事情,她也知道季子强一夜没有休息,赶忙站起来,陪着季子强到卧室,帮他整理床铺,看着他倒下去,几分钟不到,就呼呼大睡了。

    江可蕊心中也是很怜惜自己的老公,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自己老公就是这样一个工作起来忘记一切的人,江可蕊轻轻的关上门,回去叮嘱小雨,说话小声点,不要把他老爸吵醒了,一家人都变得小心翼翼的,连说话都压低了嗓门,指希望季子强能好好的休息一下。

    这一觉季子强睡的很香,也很长,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季子强竟然迷迷糊糊地就進入了梦乡,而且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我站在一片荒芜人烟的陌生的地方,天空乌云密布,卷起尘沙漫天,自己就在这尘沙中艰难的蹒跚,但怎么也走不动,好像双脚埋在了沙土中一样,季子强挣扎着,叫喊着,但四周茫然,只有自己一个人,季子强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天空撕开一道炫目的闪电,紧跟着,一个炸雷劈在他头顶上的天空,吓得季子强魂飞魄散。

    当然了,这个炸雷,也将季子强彻底的从睡梦中给劈醒了,他睁开眼睛,有点发愣,四周是漆黑的,和梦里几乎一样,季子强一瞬间才发觉自己全身冷汗,手脚冰凉,他的心咚咚的跳着,摸摸脸,确实有肉感。

    似乎这不是梦?

    季子强在摸了摸身边,就摸到了一具微热,柔荑的身体,单单凭手感,季子强就知道这应该是江可蕊的,那么自己在那里?

    他呆呆的看着黑夜,慢慢的,眼睛适应了这里,原来自己还在家里的床上,不过应该有灯光啊,过去每次江可蕊都会把小台灯开开的。

    季子强摸索着,打开了台灯,一下子,他也就彻底的清醒了,是在家里,身边趟的也确实是江可蕊。

    在这时候,季子强才发觉自己连衣服都没有脱,他也知道了,为什么江可蕊没有开灯,自己太困,江可蕊不想影响到自己休息,是的,一定是这样,季子强看看时间,凌晨6点,算一算,自己已经睡了10多个小时,季子强在赶忙看看手机,还好,电话没有关,也没有电话打進来,这也就说明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季子强想,干脆再睡一会吧?可是现在却异常的清晰,一点睡眠都没有,人也精神的很,他迟疑了一下,脱下衣服,走進淋浴室,冲起澡来,当水流从头顶洒落下来的时候,全身漾起的是一种惬意放松的感觉。洗完澡,回到卧室里,躺倒床上,这个时候,季子强才注意到江可蕊竟然只穿着黑色的小裤和罩罩,更衬得全身丰满而白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