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屈副書記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我有不同意见,刚才田書記通报了情况,莫树春和白高飞两位同志确实存在问题,不过,听起来,问题都不是很大,如今的社会,谁也不能保证不犯错误,莫树春和白高飞同志是峰峡县的主要领导,我觉得,无非是不适合继续担华领导职务了,他们两人参加工作多年了,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现在,犯了一些错误,我们重在批评教育,动不动就立案查处,会让下面的同志感觉到心寒的,所以,我不同意立案查处,可以免去他们的职务,我说完了。”

    季子强根本没有看屈副書記,他早就预料到,屈副書記一定会反对的:“好,屈舜华同志发表了意见,还有没有其他意见。”

    邬局长就说话了:“我说一点,我不同意屈舜华同志的意见,我们的党员领导干部,要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凭什么这样的问题,就是小问题。有罪可以说成无罪,无罪可以说成有罪,还要什么样的错误才能够查处,这已经不是违纪的问题,是违法犯罪的问题,如果不查处,我们怎么向人民群众交代,我坚决支持查处。”

    邬局长是军人,说出来的话铿锵有力,震慑了很多人,邬局长清楚,这两个峰峡县的领导一定有大问题,不过还没有说出来而已,现在放手,一定会失去最好的机会,等到他们出去了,和相关人等统一口径了,这个案子就不用查了。

    “很好,看来就是两种意见了,立案或者是不立案,常委会有争议和分歧,很正常,现在我来总结,我同意对莫树春和白高飞立案查处,今天,我给省委李書記和秋書記汇报了峰峡县发生的事情,两位書記都明确指示,要求我们市委一查到底,绝对不能姑息迁就,我们有些同志,本着从保护干部的角度出发,建议不查处,出发点是好的,不过,我们也可以这样看啊,立案查处,是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清白的机会啊,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还有就是,我们是员,入党宣誓的誓词不能忘,宗旨不能丢,对于当前出现的一些现象,要坚决抵制和反对,我们不能保证干部不犯错误,甚至是犯罪,但是,我们能够保证及时清除党内的蛀虫。”

    季子强说完这些,他看了看众人。没有人说话,就连杨喻义都在蒙着头抽烟,一句话不说,他不说话,杭副市长当然也就不说话了,而屈副書記刚才的话也说过了,他的意思也尽到了,他也知道,有省委两个書記的直接指示,谁都没有头办法来阻挠事情的处理了,他有点黯然的叹口气,不再说话了。

    季子强沉吟着等了等,见确实没有人在想发言了,就继续说:“既然没有不同意见了,那么,就对莫树春和白高飞两人立案查处,田書記啊,你现在给省纪委打电话,汇报市委的决定。”

    田書記的电话打过去了,很快,省纪委副書記接了电话,明确指示,同意北江市委的研究结果,过一段时间,省纪委将派出专人,到北江市,掌握案件调查情况。

    田書記是用免提打的电话,整个会议室里面的人都听见了省纪委的要求,此刻,大家更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一切情况,季子强都已经安排好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季子强很凌厉的看了一眼所有人,说:“很好,现在我来安排下一件事情,既然对他们立案查处了,那么,就直接進入双规程序,刚才已经请示了省纪委,接下来,我们立刻对莫树春和白高飞的家里進行搜查,搜查的程序,必须要检察院和公安局决定,公安局邬局长在这里,检察长和反贪局长也来了,批准搜查、实施搜查,都可以按照紧急程序来办理。”

    所有人都没有人想到,季子强还会来这一手,不少人脸色有些变了,他们可以想象,搜查会是什么结果,莫树春和白高飞死定了。

    不管是杨喻义,还是屈副書記,他们都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他们已经说不出话来,季子强的动作,稳,准,狠,让人没有回旋的余地,现在,他绝对不会问莫军和白刚的事情了,会上没有提出他们两个的事情,已经是手下留情,不过,其他人也知道,这两个小子肯定也不会好过,季子强会逐步的处理,屈副書記担心两个小子乱说,可是,现在无法联系他们啊。

    季子强这次顺利的展示了自己的霸气和强悍,他感到很满意,自己在北江市就是要让有的领导感到害怕,要让他们夜不能寐,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把他们那些肮脏的行为制止在一定得范围之内。

    看看所有人都不再说什么了,季子强也就结束了会议:“会议就开到这里,田書記和邬局长负责对峰峡县几个人,包括县检察长家里实施搜查,今天下午,所有常委都在军区吃饭,张主任,生活没有问题吧。”

    那个肩扛大校军衔的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就笑呵呵的说:“季書記,没有问题,想吃什么有什么,食堂里面,还珍藏有好酒,今天下午,一并拿出来喝了,大家可要多喝啊。”

    季子强露出了今天少有的笑容:“好,好,最后强调一点,常委会的决定,不可能完全保密,这件事情,势必在北江市引发轰动,所以说,大家都有保持稳定的责任,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要掌握各类情况反映,宣传部席建安部长,舆论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如何宣传,重点是什么,你请示屈書記,一定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可是宣传。”

    席建安用力点头,他知道他有很多事情要做了。

    依旧是军区的车辆,田書記等人带着搜查证,还有已经被吓得几乎失去知觉的莫树春,白高飞等人,每组一台小车,一台大车,田書記和邬局长精神饱满,根本看不出来一夜未眠,调查组除了留下必要的人员,其余都跟着出发了,那个一直配合调查的军区大校特意安排了几个能力出众的军人,分配到各组。

    其他人都在军区等着,晚饭安排在下午五点左右,这么长的时间,相对于搜查来说,已经足够了,季子强自己也完全的相信,今天一定会有大的收获的。

    其实这也不是他一个人这样想的,几乎所有人都在这样想,只要突然的去搜查,就没有查不出问题的,果然,到了34点的时候,爆炸性的消息传来了,莫树春的家里,搜查出来33张存折,合计金额859万,现金279万元,物品更是琳琅满目,有金首饰、金项链、戒指、名烟名酒,具体数目还在清理过程中,烟酒装了半车,在他家里,还搜查出来15盘录像带,内容不堪入目,是在莫树春的书房里面搜查出来的,他老婆都不知道,而白高飞和法院院长,检察长家里,搜出来的现金和存折,数目都超过了500万元,还有不少的礼品。

    此刻,所有常委都在会议室等着消息,消息出来之后,杨喻义和屈副書記都惊呆了,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再也不会为莫树春和白高飞说一句话了,开玩笑,金额如此巨大,足以引发北江市官场地震了。

    季子强立刻给省委李云中書記的秘书打了电话,通报了搜查的情况,接下来给叶眉也打了电话,当然,这些电话,都是单独在一边打的,同时,季子强还特意的让杨喻义把这个情况给苏良世等几个省长也做了一个汇报。

    不一会,李云中回电话了,语气非常严厉,要求北江市委要查清楚这个案件,决不姑息,像金额如此巨大的案件,在北江市都是不多见的,所以李云中的态度也是很明确。

    搜查结束之后,已经是5点半钟了,所有人都还没有吃晚饭,等着搜查组的人员,车辆進入军分区以后,田書記最先下车,進入会议室之后,田書記根本没有管其他情况,在季子强身边耳语了几句话。

    大家都在观察着季子强的表情,但季子强面色如常的说:“大家辛苦了,走,我们去吃饭,都饿了,老田,你将搜查的具体情况,上报省纪委,直接给省纪委领导汇报。”

    吃饭的时候,魏将军亲自作陪,作为主人,魏将军的兴致很高,不停劝大家喝酒,不过,毕竟场合和气氛不同了,所有人都各怀心思的,没有人放开量来喝酒,就算是和这件事一点都不想干的人,心里也是有点发毛的,季子强让他们第一次感到了当官原来也是一个很危险的行业。

    很快就吃完饭了,饭后各忙其事,田書記,邬局长等人留在军区,其余人都离开了,此时,

    办公室的人就少了,田書記才对季子强说:“季書記,这些录像带不堪入目,据莫树春自己交代,这些都是莫军和白刚放在他那里的,我只是放了一个开头,马上就停止了,是不是先看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