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从后视镜中看到了苏厉羽气的在挥手,好像嘴里还在骂着什么,季子强不用想都知道,那一定是在骂自己呢。

    现在顾不得这些了,办正事要紧,而季子强刚進去下车,就见邬局长迎了出来,笑呵呵的说:“季書記,昨晚上我们收获很大啊,连端了10多个窝点。”

    季子强努力的睁大眼睛,配合着笑笑,说:“好好,这一下,北江市要清静一段时间了。”

    “嘿嘿,那是啊,还在行动中抓了几十名通缉犯,但季書記,徐海贵一伙却没有搜到。”邬局长不无遗憾的说。

    季子强也早有思想准备的,所以只是点点头,安慰着说:“没事,迟早会逮住他的,对了邬局啊,刚才在云中書記那里听说,下一步省厅准备接手徐海贵的案件,到时候你们配合一下。”

    “这。。。。。。怎么能这样呢?我们没有请求他们接手啊。”邬局长睁大了眼睛,有点急躁的说。

    季子强用手拍了拍邬局长的肩头,刚才在回来的路上,季子强也是考虑过这个问题的,所以现在季子强也不生气了,说:“他们接手就接手吧,但最后谁逮住徐海贵那可没有规定,是吧?”

    邬局长一愣,看着季子强,呵呵的就笑了,说:“那是,那是,警察总不能看着罪犯不抓。”

    季子强笑眯眯的说:“关键是抓住之后,未必马上就能确定到底是谁,对不对?验明正身也是有个过程的。”

    邬局长就完全笑起来了。

    走進了会议室,纪检委的田書記就过来给季子强问了好,一听说季子强还没吃早餐,赶忙请身边的几个军官给安排一下,一个军官就给厨房去了个电话,很快的,一碗稀饭,几个馒头和几碟小菜就送到了办公室。

    季子强真实又饥又困的,也不再招呼他们,坐下来,一口气吃掉了两个大馒头,喝了一大碗稀饭,这才精神缓过来一点。

    纪检委的田書記就忙又给季子强点上了一支烟,等季子强美美的吸了一口,吐出了烟雾之后,田書記把最新的情况给季子强汇报起来:“季書記,北江市此刻可热闹了,所有人都在议论,都说峰峡县这些人被带到了军分区,峰峡县都无法正常办公了。”

    “市政府有什么反映吗?”季子强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暂时都是议论,还没有其他大的影响,不过,好像听说杨喻义市长火气蛮大的,早上上班的时候,直接到了市委办公室,要找您,可惜,办公室也不知道您去哪里了,其他知道的领导是不会告诉他的,文秘书长索性关了手机,他无法应对这么多的问话,后来杨喻义市长和屈副書記都到军区来了,但杨市长和屈副書記都没有能够進入小楼,被魏将军给拦住了,这个时候,他们估计还在军区办公室发脾气呢。”

    这早上事情传开之后,杨喻义就感到了一种紧张,因为听说抓的人很多,他开始担心,怕事情扯到自己这面来,所以找不到季子强之后,他急急忙忙的约上屈副書記到了军区,要求進入小楼,卫兵是军区的,才不管你是什么市长書記的,他们就听首长的要求。

    后来杨喻义和屈副書記找到了魏将军,没想到被魏将军干脆利落拒绝,杨喻义气的脸色铁青,在军区办公室转来转去,他不知道季子强到哪里去了,电话处于关机状态,到了这个时候,杨喻义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峰峡县基本上算是乱套了,带走了这么多人,县委、县政府牵涉的人不少。

    屈副書記更是心烦,峰峡县的書記,县长被带到军区,他没有接到任何报告,事先一无所知,他的第一反应是到季子强办公室,要问清楚究竟,是什么样的大事情,但屈副書記还是有些心虚的,没有找到季子强,在接到了杨喻义的电话后,两人才驱车到了军区。

    因为不能進入军区小楼,杨喻义和屈副書記索性不走了,就在军区办公室休息了一会。

    季子强在听了田書記的汇报之后,说:“这样吧,你通知所有常委赶到军区,现在是10点,一个小时之后召开常委会,特别要求,不准请假,常委会上,你汇报峰峡县的案情,今天要对峰峡县的莫,白两人采取措施了,你好好准备一下。”

    季子强想到了很多,莫树春绝不仅仅是这么点小问题,既然到了这一步,就要彻底搬倒莫树春,今天消息已经传开了,时间非常紧急,如果莫树春和白高飞的家属清醒,可能要开始转移财产了,所以,现在必须对他们两人采取措施,要搜查莫树春和白高飞的家,时间还来得及。

    不过,采取这么大的行动,必须要常委会研究了,季子强就是再霸道,也不能单独拍板了,这样的决定,有固定的程序,季子强不能出现程序上的差错,今天在李云中那里,李云中也发出了这样的警示,自己还是小心一点,当然了,常委会上的争论是少不了的,没有什么了不起,季子强不在乎,已经掌握了这么多的证据,莫树春,白高飞一定要倒,找到他们证据,其他人都不好在闹腾,北江市的局势就开始松动了。

    季子强这里正在安排着,就见杨喻义和屈副書記走了進来,季子强见到了满脸怒气的杨喻义和脸色阴沉的屈副書記,心中暗想,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季子强就热情的招呼:“杨市长,屈書記,你们来了。”

    “季書記,我们终于见到你了,电话也打不通,我们都很着急啊。”杨喻义像是真的一样说。

    季子强很淡然的笑了,说道:“的确有些忙,我刚刚从省委回来,云中書記已经听取了我的汇报,做出了明确的指示,现在,我们到会议室去,马上召开常委会。”

    “你到省委去了?”杨喻义有点惊讶的说。

    “是啊,这样大的一个行动,不给省委汇报那怎么行呢?”季子强好整以暇的说。

    杨喻义和屈副書記的脸色已经变了,他们就是有天大的怨气,也说不话来了,李云中書記做了指示,他们已经没有资格表示反对了,杨喻义恨得咬牙切齿,这个季子强还真是会算计啊,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

    也不知道他是给李云中怎么汇报的,但从季子强胸有成竹的表情来看,估计已经说通了李云中書記的支持,这事情只要李云中書記点头了,谁都没有办法来改变这个局面了,自己也要仔细的考虑一下,调整自己对此事的态度,这样一想,杨喻义和屈副書記心头都涌上了一片愁云。

    季子强他们進入会议室的时候,其他的成为已经都在会议室等着,大家都很严肃,这次会议的内容,他们已经知道了,秘书小刘也过来了,正在忙碌着给领导沏茶,连续好长时间没有休息,大家也都很累了,特别是季子强和田書記,邬局长等人,已经是熬了一个通宵了。

    季子强用略带嘶哑的声音说:“大家都辛苦了,今天我们在这个地方召开常委会,议题很简单,会议时间不长,不会耽误大家很长时间,所以开会期间,请大家不要离开会议室,市委办公室参加会议记录的同志,做好会议记录,每一句话都要记清楚,文秘书长,通知市检察长和反贪局长到军区来。”

    季子强话音刚落,会议室里面的气氛更加凝重了,因为这样的会议让北江市检察长过来,那就意味着有人遇到大麻烦了,季子强稍微停顿一下,又说:“现在开会,田書記请通报莫树春和白高飞两人的情况。”

    纪检委書記田展照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材料,逐字逐句念出来,他的声音不大,但底气充足,所有人都听的很清楚,田展照念出来的材料,都是莫树春和白高飞自己交代的事情,季子强发现,屈副書記的神色非常紧张,听的非常仔细,生怕错过一个字。

    10分钟后,田展照念完了材料,田展照特别强调:“同志们,这些,还只是初查材料,很多情况,有待于進一步调查。我补充一点意见,莫树春和白高飞两人交代的情况,已经涉嫌违纪甚至是违法,根据《中国纪律处分条例》的相关规定,应该立案查处了。”

    会议室里面鸦雀无声。

    季子强接上话说:“很好,就田書記提出来的意见,请大家表态。”

    现在,所有人终于明白了,今天的会议,是要准备处理莫树春和白高飞了。好一会都没有人说话,但屈副書記不得不说点什么了,这莫書記和白县长都是他的人,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情况,而自己的人在受到处理的时候,自己一言不发,那会让很多嫡系们心寒的,这样的情况将会成为瘟疫一样在自己的阵营里蔓延,最后影响到整个团队,也会让那些本来意志就不坚定的人疏远自己,所以,不管有没有用,话是一定要说,态度是一定要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