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开始仔细的汇报了这几天来对峰峡县的调查结果,从已经取得的证据,以及峰峡县法院院长和检察长,还有刚刚白县长交代的问题,季子强都做了汇报,对于一些还没有浮出水面的问题,季子强也做出了自己的预计和判断。

    李云中有点难以置信的听着,一个小小的峰峡县,尽然闹得如此乌烟瘴气的,这有点出乎李云中的预料之外,从本质上讲,李云中也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只是他身处的位置不同,所以在考虑问题的时候会有很多顾忌,但显然的,季子强给他汇报的这些情况,还是让他不得不生气和感到愤怒。

    他深吸一口气,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不紧不慢的问:“子强同志,这件事情,你是什么意见?”

    “李書記,我认为,北江市的经济社会要向前发展,主要就是依靠干部,有了一帮得力的干部,很多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北江市的情况特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建议,扩展面不要过宽,要维持北江市的稳定,把范围限制在峰峡县,对全市的干部起到一个敲山震虎的警示效果,对已经查出的问题,以教育为主、惩处为辅,对于已经违法犯罪的干部,坚决惩处,对于那些问题不是很大的干部,可以从轻处理。”

    季子强的这个方案也是季子强昨天晚上和叶眉商议过的,不管是季子强,还是叶眉,都对李云中的性格和想法有很深的理解,所以可以说这个方案对李云中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

    李云中慢慢的松弛了一下刚刚绷紧的神经,点点头说:“嗯,我赞成,对有的害群之马是要拿出一点霹雳手段来,但正如你刚才说的那样,要有个限制,这样对你的工作也有利。”

    “是的,我也考虑过,稳定是主格调。”

    “不过季子强啊,我听说你正在准备对北江市的干部做一个调整。”李云中突然的提到了另一个议题,这道让季子强有点骤不及防。

    “奥,是啊,我是有这个打算,但也不算大动吧,就是个别小范围的调整。”

    “小范围,小到什么程度啊。”李云中不以为然的一洒,说:“子强同志,在这个问题上我不得不说说自己的想法,哪怕是调整一个干部,我都希望你能多听取班子其他成员的意见,虽然你在北江市来了之后,做了几个漂亮的事情,但这不是你骄傲的资本。”

    季子强心中一紧,有人给李云中又打小报告了啊:“書記,我这样想的,现在还是摸底阶段,等条件成熟了,肯定会上会讨论的,”

    “不要用上会来搪塞,北江市是个什么情况,我也清楚,不要认为在常委会上有绝对的人数就能横行无阻,要知道,在很多时候,真理未必就在大多数人手中。”

    李云中对这种会议决议的方式太了解了,自己也经常用这种方式来处理问题,现在季子强在北江市夺得了绝对的权威,这一点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可是,李云中一定要让季子强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自己对北江市也一直在关注,自己也能随时随地的介入到北江市的高层决策中去,不要以为你季子强击败了杨喻义等人就可以在北江市随心所欲。

    季子强自然是能体会到李云中的思路,这一点都不奇怪,身在李云中这个层面的人,肯定是要考虑到平衡和对下面的掌控问题,自己太过强势会给他们带来猜度和担忧的,但是事情发展到现在,季子强不能退缩,不能因为他们的担忧就放弃手中的人事调整权力,这一点是一定要坚持。

    季子强一笑,说:“書記说的很对啊,是这样的,真理有时候在少数人的手上,我会和更多的人沟通,也会和个别人交流,这一点请書記放心,我一定会让这次北江市的干部调整做到完善。”

    季子强是有这个把握的,现在杨喻义分不出太大的精力和自己做对,只要徐海贵的事情没有结果,他就不敢对自己过分,当然,要是徐海贵在这次扫黑行动中落网了,那形式对自己更为有利,但这个想法季子强是不能完全抱有太大期望的,徐海贵不同于一般的小流氓,他是大鱼,大鱼当然不能用小网,这次恐怕很难有什么收获。

    到现在为止,已经快九点了,扫黑行动差不多结束了,可是没有邬局长报喜的信息,这也就说明了这个问题。

    “嗯,那就好啊。还有,那个徐海贵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

    季子强暗自好笑,自己刚刚想到徐海贵,李云中也想到了:“这个人现在躲起来了,北江市公安局已经请省厅协助在全省范围内展开通缉。”

    李云中点点头:“我前几天听到省厅的回报,说这个徐海贵极有可能是北江大桥火灾的实际指挥者,看来上次你是对的,差一点点我们就犯了一个错误啊。”

    季子强对李云中有点敬佩了,这才叫拿到起,放得下,错了就是错了。

    但季子强这心中的窃喜还没有结束,就大吃一惊,因为李云中接下来说:“考虑到徐海贵的罪行严重,手段恶劣,影响巨大,我已经同意了省公安厅对此案的全权接手,过一两天吧,可能省厅就会到北江市公安局接手徐海贵的案卷,到时候请你们北江市给与配合。”

    季子强有点愣愣的看着李云中,他突然的感到自己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个徐海贵对自己控制杨喻义是一个最好的筹码,一旦交给了省厅处理,季子强的手中就少了对杨喻义的一种威慑和压力,那样就可能会让杨喻义不再畏惧自己。

    因为省厅自己完全无法涉足,反倒是杨喻义可以通过苏良世等人,对案件的左右程度更高了,他也能得到更多案件進展和走向,这会完全打乱自己的部署,让自己缺乏了最有效的手段。

    “怎么?子强同志不希望如此?”李云中不动神色的问。

    季子强能说不愿意吗?显然是不能说的,因为季子强没有理由不愿意,在重大案件的操作上,本来上级公安机关就有权利提档调查,自己总不能说自己要用徐海贵去压制杨喻义吧,也不可能说杨喻义想要对徐海贵下手,一达到杀人灭口的目的吧?这一些都只是自己的推断,没有一点证据,说出来让人笑话。

    “也不是啊,省厅能协助侦破这可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事情。”

    李云中看着季子强,很认真的说:“你错了,是省厅主办,你们协助。”

    季子强讪讪的一笑,说:“那好吧,我会给公安局打招呼的。”

    “嗯,这就好。”从李云中的内心中,他对徐海贵还有另一份的担忧,上次苏良世那样的帮徐海贵说话,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猫腻呢?对这一点,李云中心情很矛盾,他担心苏良世在徐海贵的案件中陷入的太深,这样会毁掉苏良世的,这不是李云中希望看到的结果。

    但一想到苏良世和徐海贵这样的人有可能相互勾结,李云中的心中有不由的升起愤怒,失望和惋惜。

    这两种矛盾在李云中的内心交替变换厮杀着,他想挽救苏良世,又想公事公办的处理,所以在他没有完全确定他会怎么做的时候,李云中决定让省厅接手徐海贵的案件,这样就能给自己一些思考的时间,也能让自己可以掌控案件的走向。

    因为要是这个案件落在了季子强的手上,谁知道季子强会闹出什么动静来,这小子的毛病自己是清楚的,他一定会用这个件事情,搞个天翻地覆,最后火势蔓延到什么程度,恐怕他季子强自己都不知道。

    离开了李云中書記的办公室,季子强马上给叶眉电话汇报了情况,叶眉似乎早就知道这样的结局,嘱托季子强好好处理。

    季子强在汇报完之后,实在是困了,但再困,现在也睡不成啊,车又把他送到了军区大院,此刻,已经有不少看热闹的群众,在军区大门外面晃来晃去,其中不乏有记者,想着一探究竟,不过,可不是谁都能够進入军区的,自从调查组的事情传开之后,北江市轰动了,从早上开始,大批的群众赶往军区。

    军区也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了,电动门已经关闭,门口站岗的士兵增加了好几倍,严禁有人成浑水摸鱼,就是杨喻义和屈副書記等领导進入军分区,也是经过了严格的检查,两栋小楼就更不用说了,严密把手,魏将军甚至亲自巡视了一圈,不准任何无关人等進入。

    季子强的车在门口稍作了一下停留,就开進去了,这个时候,季子强在外面人群中还看到了一道靓丽的美景,那就是苏厉羽,她正朝自己这面移动,手里的相机也举起来了,季子强不敢耽误,这个时候他可不想让这个姑奶奶纏上,所以连连催促司机开了進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