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田書記和邬局长都很凝重的点头答应了。

    季子强又对邬局长说:“你们的扫黑工作准备的怎么样了?”

    邬局长咧开了大嘴一笑说:“就等你一声的令下了。”

    “好,今天晚上配合部队的同志,展开行动。”

    邬局长眼中冒出了一种热切的光芒:“没问题,请書記放心。”

    其实对邬局长这一块的行动,季子强到是没有太过担忧什么的,抓捕坏人和扫黑这走到什么地方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季子强不是过去洋河现的那个副县长,为了扫黑还想尽千方百计的想办法。

    现在的季子强最担心的就是纪检委这面的事情,因为这种调查往往是有很大的争议性和后遗症,后来季子强不得不说出他最不想说,但必须要说的想法:“另外我有一个建议,这个建议要求纪检委这方面的同志给与理解。”

    大家见他表情认真,都看着他。

    季子强沉吟着说:“我的建议就是纪检委这次要掌握一个度,那就是峰峡县可以一查到底,但不能在继续蔓延和扩散。”

    田書記和邬局长等人也都明白了季子强的意思,这其实也是他们一直在考虑的问题,现在说真的,哪个干部身上没有一点问题呢?要是无限制的扩大规模,最后谁知道要查到那个层面,此刻季子强的话给大家限定了一个范围,在这个范围内,应该不会出太大的乱子。

    “嗯,我支持書記的想法。”

    “我也支持。”

    “。。。。。。”

    大家都表示了理解,这时候季子强才庄重的说:“那现在就开始行动吧。”

    季子强刚刚说完,部队的这个大校立刻拨通了电话,简短的几句话安排之后,季子强便听见了军号声,接着外面就响成了一片,跑步声,集合声,车辆发动声。。。。。。

    众人迅速离开了办公室,季子强坐在皮转椅里面,闭上了眼睛,到省城的汇报非常重要,考虑了一会之后,季子强拨通了文秘书长的手机,安排了明天市委那面的任务,现在,他要抓紧时间休息,一大早到省委去,这次的汇报至关重要。

    凌晨4点30分,10台军车从军区出发,往峰峡县和市区的一些地点而去,这次最大的对象,就是在峰峡县的的白县长,还有莫军,白刚,以及峰峡县很多中层领导们,按个计划,需要到军区交代问题的总人数,达到了37人。

    邬局长他们是另外的一拨人,他们的行动要简单许多,那些犯罪团伙的据点,早就在他们的监控和掌握之中,只要带上战士,到那里把房子前后一堵,光抓就成了,对这些歹徒们,是完全不需要太客气的,更不需要给他们做思想工作了。

    过去邬局长也和季子强谈过多次北江市的黑恶势力问题,过去大家一直都因为和谐,稳定的考虑,尽量的按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方式来处理这些问题,所以在黑恶势力改变了操作手法,使用更隐蔽,更狡猾的方式之后,好多的罪行都掩盖在一些看似正常的生意之中。

    就比如徐海贵,实际上干的是杀人放火,垄断暴力的事情,但因为有一个光鲜的外衣,所以这些年一直平安无事的,他们黑吃黑,用暴力手段夺取工程项目也被看成是生意人之间的正常竞争,这让很多实实在在的投资人叫苦连天,却无可奈何。

    季子强这次也叮嘱邬局长,争取在大行动中能抓住徐海贵,徐海贵只要抓住了,这对季子强下一步的工作就更为有利,相信徐海贵是能吐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已经出发的大队人马到了峰峡县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不过这个时候也是人们睡意最浓的时刻了,当峰峡县的白县长上车的时候,他就知道麻烦了,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自己清楚,眼前的情形,白县长见过很多次了,县纪委、公安局办案,都是这样的阵势,如果对方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是不会这样做的。

    他就心中担忧起来,估计是莫書記在调查组的压力下,已经把自己的事情都交代了,对了,还有峰峡县的法院院长、检察长早就進去了,一定是他们说出来了什么。想到这里,白县长是面如死灰,想着家里的老婆儿子,想到了自己很多很多,辛辛苦苦做了县长,一时糊涂,换来的是这样的结局。

    市里的诸多变化,白县长是知道的,季子强非常强硬,杨喻义和屈副書記不一定是对手,现在,自己成为了撞倒枪口上的领导干部了。

    他想的大部分是对的,但有一点不对,那就是到现在为止,峰峡县的莫書記还是在负隅顽抗着,每天沉默寡言,问什么都说记不清楚了。

    在带上这些人返回了军区之后,小车全在一栋小楼前面停下来,白县长和莫军,白刚等人看见了田書記等人严峻的神情,他们都已经站不稳了。

    他们还看到了峰峡县那几个法院的院长,检察长们,这几个人神情萎靡,看着他们连招呼都不敢打,这一下让他们都更紧张了。

    進入房间后,很快田書記就带着几个纪检委的干部都進来了,没有握手仪式,没有寒暄问候,只有田書記冷冷的几句话:“白高飞同志,为什么到这里来,想必你是知道的,你是党员领导干部,对政策是非常清楚的,多话我不想说,今天,我们代表市委,要求你如实交代自己的问题,究竟会得到怎么样的处理,就看你自己的态度了,你是县长,还没有免职,身份不同了,我们认识很久了,以前是多年同事,我提醒你,季書記一会就要到省委汇报,如果季書記回到市里,你还没有交代自己的问题,那么,你的案件,就要移交到省里处理了,这些话,我本不该说的,你自己考虑吧。”

    白高飞脸色惨白,大口喘气,他不知道田書記的话是真是假,不过,到了这一步,田書記没有必要骗他了,想起早已经進来的莫树春,还有法院、检察院、公安局的干部,白高飞的防线瞬间崩溃了。

    “我对不起市委,我对不起党,我都说,我都说。”

    看着嚎啕大哭的白高飞,田書記真是佩服季子强,这些话,是季子强教他们说的,看见的几个峰峡县的相关人员,也是季子强安排的。

    季子强已经无法睡觉了,连续发生的情况,令季子强的大脑高度兴奋,到了上班的时候,季子强就准备到省委给李云中書記汇报了,他没有带随行的人员,也没有准备什么材料,目前的事情几乎都装在了季子强的脑海中,他可以直接汇报。

    这也是季子强不同于很多领导的地方,只要是他亲手抓的事情,有没有稿子,他都能说的头头是道,也或者这是他年轻,记性好吧。

    车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省委大院,季子强提前也没有给李云中去电话,他直接就到了小楼李云中的办公室外面,李云中的秘书在得知季子强要见李云中的时候,也不敢耽误的就把季子强带進了李云中的房间。

    这个时候还是刚上班没几分钟,李云中一抬头,突然的就看到季子强走了進来,心中还是有点诧异的,这个小子听说最近神神秘秘的,在搞什么调查,昨天苏良世省长还说起了这事,说季子强最近越来越霸道了,搞干部调查也不和杨喻义,屈副書記等人商议,一派独断专行的架势。

    李云中当时没有说什么,因为就目前来说,李云中和季子强的隔阂是有的,但还没有完全走到对峙和决裂的境况,同时,李云中还有一个最大的心病,那就是他也没有对季子强一击必杀的绝招,季子强已经有了太多的护身符,再也不是当初那样任人宰割的人了。

    所以李云中就无法表态,在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在没有找到对方要命的破绽之前,李云中也总是能沉的住气的,这一点,他比起苏良世来说,要功力深厚了许多。

    “子强,你怎么来了,你老是喜欢突然袭击的。”

    季子强就笑着说:“这大清早的,我倒想提前给你联系,但怕影响你休息。”

    李云中等季子强走近了一点,就发觉季子强眼球有一道道的血丝:“你?你昨晚上没有休息?”

    “是啊,昨晚上忙了一个通宵。”

    “忙什么?”

    季子强接过了李云中秘书递来的茶水,吹了两口,就试探着喝了一点,感觉很烫,又放在了桌子上,说:“忙着安排人到峰峡县去请人。”

    李云中就一下明白了,他眯起了眼睛,他要考虑一下,季子强会有多大的动静,如果仅仅是针对峰峡县,还说的过去,如果他连市里的一些干部都请去了,那就有点过了,自己不得不出面干预了。

    所以李云中只是看着季子强,他要听听季子强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