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季子强终究是太困了,他下班就来到军区,已经在这里待了好长时间了,实在扛不住,季子强在办公室椅子上眯了起来。

    大概在凌晨3点钟左右,田書記叫醒了季子强:“季書記,情况很复杂,牵涉面不小,峰峡县县委,政府班子,好些人都牵涉進去了,政法机关更是严重,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已经不是违纪那么简单的事情了,涉嫌违法犯罪了,现在,他们还在交代。”

    田書記开始介绍情况,季子强听的触目惊心,应该重判的案子,因为有领导打招呼,或者是送钱,轻判甚至是不判,而有人专门招呼要打击的人,想尽办法,不惜捏造罪名,也要关進牢房里面,民政局那位干部,不过是法院副院长依葫芦画瓢制造出来的事件,老人的女儿也是其中之一,安排这件事情的,正是峰峡县的莫書記和莫军、白刚等人。

    季子强一下就清醒了,他听完之后,问:“峰峡的白县长涉入的深不深?”

    “也是比较深,但白县长主要是涉及到经济方面的。其余情况,还在询问和交代的过程中,目前涉及到的人和面有些大,我们不好直接做出决定。”

    季子强沉思了好一会,也是暗自的心惊,说真的,他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一个情况,在季子强的设想中,不过是要借这个事情整治一下北江市官场的干部作风,同时为自己调整干部找一个契机。

    但事情却出乎意料的一不小心给弄大发了,现在局面有点失控,这才是刚刚交代就出现这么多的问题,要是在问问,也许,会出来更多的黑幕,也会牵连出更多的干部。

    但你说就这样算了吧,季子强心中也是不甘的,他很矛盾,反复的思考着最为恰当的处理方式,季子强觉得,现在不能图一时之快,如果没有上面的支持,也许,北江市的黑幕揭开的同时,自己的麻烦也就来了,他慢慢走出办公室,走到了楼上,楼上没有人,季子强再看了看表,凌晨3点30,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掏出手机,毅然拨通了叶眉的电话。

    季子强是有点心虚的,虽然他和叶眉的关系早就超越了省委副書記和市委書記的上下级关系,但这个深更半夜的给叶眉打电话,对季子强来说还是第一次,的确,这么多年了,不管是在柳林市,还是在洋河县,季子强都从来没有这样晚的时候给叶眉去过电话。

    但今天的事情季子强必须有一个决断出来,假如叶眉也认为应该就此打住的话,季子强会立即停止接下来的审讯,并对今天的审讯情况和记录做出适当的调整,甚至是修改,他绝不能让这样一件事情失去控制,无限的蔓延,有时候,该收手就必须收手。

    电话铃声想了好几下之后,那面才传来叶眉有点慵懒,也有点诧异的声音:“子强,怎么这么晚了来电话啊,是不是有紧急的事情。”

    季子强带着一些歉意说:“秋書記,真不好意思,这么晚了吵醒你。”

    “嗯,没什么,不过你一定要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可不要说你酒喝多了,睡不着,想我了才打的电话。”叶眉并没有生气,她怎么可能对季子强生气呢,要是季子强真的说是喝多酒想她了,也许叶眉会感到高兴的。

    但很遗憾,季子强没有那你要说:“我这里发生了一点状况,想和你汇报一下,也希望秋書記能帮我分析一下,下一步我该怎么做?”

    季子强说的是客气话,他不过是需要省委的一个态度,这对他很重要。

    “奥,那你说说,稍等啊,我坐起来。”

    季子强稍等了几秒钟,然后将所有事情一五一十说出来,他说的很详细,没有丝毫隐瞒,包括自己的担心和猜测,全部都说出来了。

    在季子强说完之后的好一会时间,叶眉都没有说话,季子强也不能催促她,季子强知道,叶眉也是需要一个时间来消化这些信息,来思考处理方式。

    大约又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叶眉才清了一下嗓子,说:“子强,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啊,你的出发点我理解,但事情到了这一步,却要多加注意,既不能停手,也还要控制住,我的建议啊,那就是把范围局限在峰峡县之内,不要在扩大下去,特别是不要扩大到市里和省上的干部身上。”

    季子强暗自点头,这个想法和自己的设想是不谋而合,自己最近风头是很劲,但还是有内忧外患的,身边有杨喻义和屈副書記的掣肘威胁,上面有苏省长和李云中的虎视眈眈,要是打击面太大,很可能会激化到所有领导们为了自保,而对自己群起而攻之,要是那样的话,自己肯定是抵挡不住的。

    季子强回答说:“秋書記的意思是在峰峡县内可以全盘清理。”

    “嗯,只要控制的好,峰峡县应该不成问题的。”

    “但我也有一个担心,那样一来,整个峰峡县就需要一次大换血,这一个是我们手上有没有那么多的干部替补,在一个,会不会引发峰峡县的混乱。”

    叶眉毫不犹豫的说:“这一点子强你不用担心,第一个问题你交给北江市组织部长龚自正去处理,第二个问题,峰峡县就算混乱了,又能乱到么程度,相反,对峰峡县官场中人来说,这恰好是一个弘扬正气的机会,也是很多人渴望多年的机会,更是他们可以脱颖而出的机会,所以我觉得,后面不仅不会乱,还会形势大好。”

    “奥,秋書記这样乐观啊。”这一点到是季子强不曾想到的一个侧面,现在叶眉这蜻蜓点水的一说,季子强也恍然大悟,自己太过担心了,一个小小的峰峡县,也是闹腾不起几朵浪花来,只要自己控制的好,不会对其他县区和市里的领导形成威胁,那么,北江市和其他县区的干部都会犹豫和畏惧的对峰峡县做出切割,保持距离和观望的,没有人会响应他们。

    叶眉解开了季子强的心锁,季子强连声说着:“好好,我知道怎么办了。”

    在两人快要结束通话的时候,叶眉又叮嘱了一句:“子强,明天你到省委里来,带着相关材料,直接给李云中書記再汇报一下,我会在必要的时候也给他说说。”

    季子强也答应了,说等天亮了,自己会去见李云中書記的。

    可是到底李云中書記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季子强还是不敢肯定的,就算现在有了如此重大的突破,从已经掌握的情况看,峰峡县莫書記和白县长,还有莫军,白刚等人都没有什么希望了,他们不仅仅是违纪问题,甚至是违法问题,但一直希望稳定的李云中愿意不愿意揭开这个盖子呢?

    回到办公室的季子强,看见大家都没有动,神情严肃,他知道,众人都在等着他表态,这个时候,他的态度至关重要,众人的神情很是紧张,到了这个时候,季子强出去干什么,大家都知道,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支持,季子强单独一人,很难承受这样巨大的压力,也就是说,季子强即将说出来的话,代表了上面某些方面的态度,是继续,还是偃旗息鼓呢?

    “刚才出去了一下,大家久等了。”季子强说出来这句干巴巴的话语,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结局,也猜测不出来事态发展的方向。

    “大家辛苦了,现在,我开始布置任务。”季子强不紧不慢点燃香烟,到了现在,还是有些困的,季子强看见其余人拿着香烟,都没有点燃,眼巴巴看着他,才突然明白过来,自己考虑的时间长了些。

    “调查到了这一步,我们已经不能够完全使用政法系统的力量了,下一步的重点,是调查所有涉案的人员,工作任务很重啊,我有些担心力量不足啊。”季子强的话语,已经表面了态度,刹那间,办公室里面响起了打火机的响声,所有人都明白了。

    “季書記,有我们啊,你忘记我们是干什么的了啊。”会议室里一个大校军官满面红光,忽地站起来说。

    “谢谢你们,好,现在我来安排,有什么没有想到的地方,大家补充,案子调查到了这一步,大家不能松懈,要鼓足干劲,彻底查清楚,请军区的同志配合一下,小楼已经不够用了,今天晚上,收拾出来另一栋小楼,安全保卫措施要更加严密,军区还要调集和支援一些车辆,会议结束之后就出发,凡是涉及到的人员,全部带到军分区,问清楚情况,请他们到军区来的理由,就是接受调查,老田和邬局长,你们迅速开出调查证明,每一组一张,随身带着,至于人员,以军区的人员为主,每台小车,配备一个调查组成员,一个小时之内出发,所有的协调工作,田書記负责,具体怎么办,我不过问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