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表面很镇定,其实心里是非常激动的,严格说,这次的调查,是一次政治博弈,是自己全面掌控北江市的一个开始,也是瓦解和动摇杨喻义等人这牢不可破的关系网的一个最好契机,只有这样,才能给北江市带来一个清廉高效的政治环境,自己也才能施展心中的抱负。

    但这其间季子强的思想还是有一些波动,季子强感觉自身的认识还是有差距的,在他看来,社会不可能是完全公正的,官场不完全是清白的,水至清则无鱼,所以,一定是存在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怎么把握好这个度,而不是全面打击,这一点很不好掌握。

    调查开始的时候,季子强是很担心的,因为调查组讨论之后,提出的调查方案非常大胆和激進,完全是按照办理案件的手法去处理的,调查组表面上是解决信访案件,采用这样的手法,如果不能有大的收获,必然激起屈副書記和杨喻义等人的强烈反弹,到时候,处境会有些被动。

    现在,居然查出来了这么大的问题,峰峡县政法机关在办理案件的过程中,徇私枉法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竟然敢于伪造证据,诬陷他人,老人的女儿就是其中的受害者,至于其他方面,就不用多说了,而这件事情,直接指向了莫军和白刚。

    季子强明白,事情到了这一步,调查组必须要加紧工作,掌握更多的实际情况和证据,等到固定了这些证据之后,季子强就可以出手了,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处理莫军,白刚以及莫树春的时间,已经不远了,接下来,恐怕也必须动动白县长,虽然季子强起初的想法是暂留白县长在位置上,以便稳定峰峡县的政治生态,但从这些调查中来看,很多事情也和白县长有密不可分的联系,那自己就要赶快做好另一手准备,物色好得力的人选,对峰峡县全面接管。

    但同时的,季子强也想到了,这件事情,调查不能扩大,不能普遍开花,最好还是控制在峰峡县内,自己只是需要这个点火索,有了它,自己下一步对干部调整才能名正言顺,要真的全市展开调查,季子强相信,所有系统和单位的领导都存在问题,那样以来,最后北江市就乱套了,人人自危,各各担忧,什么工作都无法展开,所以目前只能循序渐進,一步步的来。

    同样的在军区里面办公的邬局长等人,也开始展开了有效的拉网似的筛选,他们对盘踞在北江市的一些黑恶势力一一统计,对一些有可能存在犯罪的舞厅,酒吧等场所也展开了调查,最后这些统计和调查都汇聚到了邬局长这里,他们针对不同的性质和不同的团伙,做出了详细,周密的部署,为下一步的扫黑行动做详细的准备。

    今天季子强亲自到了军区那个借给北江市办公的小楼,季子强来这里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最近一些天里,在北江市开始传扬的各种谣言让季子强也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压力,显然的,这个调查对很多干部的影响是巨大的,季子强不希望人心惶惶,他不敢继续的拖下去了,他想要快刀斩乱麻的早点动手。

    等田書記等人都集合在一起的时候,季子强召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在会上季子强说:“同志们,调查工作不能往后拖了,要马上突破,涉及到的相关人员,可能已经警觉了,所以,今天晚上非常重要,我们都不要休息了,一定要取得重大突破,我的想法,明天之前,能够涉及到核心人物。”

    办公室的气氛很凝重,仅仅有峰峡县那个公诉科长说的,还是不够的,如果公检法单位的负责人开口了,证据链就可以形成了。

    田書記说:“要不我们在抓紧和他们谈话?”

    季子强站起来,抽着烟在会议室走动了几步,站住说:“这样吧,峰峡县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我和他们谈一次话,不需要有其他人在场,副院长和公安局的副局长,就让田書記和邬局长你们负责谈话,记住,口气要严厉,要给他们足够的压力,我就不相信,做了这么多的坏事,还能够稳如泰山,除非他们是钢铁练成的。”

    邬局长和田書記觉得这样也好,让季子强亲自出面,更能体现这次调查的重要性,也更能给那几个峰峡县的领导施加足够的压力。

    两人一起点头。

    季子强又讲了几个注意的事项,就结束了会议。

    离开了办公室,季子强在田書記的陪同下,就到了滞留峰峡县法院院长和检察院检察长住的二楼,这上面是戒备森严的,有军区的战士在站岗,当季子强在问询室见了峰峡县法院院长和检察院检察长时,两人根本没有想到季子强会亲自出现在他们面前,一时间,两人的眼神有些慌乱。

    季子强看出了他们两人眼中的惶恐和不安,他一点都不客气的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说:“你们两个都坐下,我想和你们谈谈。”

    这两个过去很不可一世的领导有点猥琐的坐在了季子强的对面。

    季子强说:“我有几句话,很简单,说完就走,余下时间你们自己考虑,这次,你们不要再有任何的幻想,如果你们什么都不想说,从明天早上开始,我们就不会以同志相称呼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峰峡县的案子,不会由北江市政法机关处理,也不会是省厅处理,你们如果不愿意交代所有事情,明天我将请示省委,让省纪检委亲自接手这个案子。”

    季子强的话是非常有份量的,还没有说完,法院院长和检察长都开始颤抖了,这些天他们紧咬牙关撑着,不过是希望在外面的人可以帮他们一把,或者是屈副書記,在或者是杨喻义市长,只要有人替他们说说请,打点一下,也许就能熬过这关。

    但季子强的出面让他们知道事情恐怕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了,因为对季子强这个人,他们还是有所了解,在季子强的面前,不管是屈副書記,还是杨喻义市长,他们都起不到多少作用,在这,只要把这次调查移交给了省纪检委,那就更无法幸免了。

    峰峡县的检察长是个50岁左右的男人,这件天進来之后,感到苍老了许多,他有点畏惧的说:“季書記,可是我们真不知道从何说起啊。”

    季子强就冷笑起来,这个检察长看来还很有点反侦查能力,到现在了,他还和自己在绕圈子。

    “检察长,你要知道,你自己進入了一个误区,你认为这次调查并没有掌握你多少证据是吧,所以你还在拖延,还在等待和观望,这样的话,你真的错了,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顽固的,现在進来了多少人了,你知道吗?”

    季子强冷冷的额盯着这个检察长。

    检察长下意思的摇摇头。

    他当然不知道進来了多少人,当初他们是五个人,但后来会不会增加,他肯定无从得知了。

    季子强就轻描淡写的说:“加上峰峡县的莫書記和白县长,已经進来23个人了,你们检察院進来的也不少啊。”

    这就是季子强乱说的了,哪有这么多人,而且白县长也根本都没有進来,他现在还在峰峡县主持工作呢。

    但这个检察长和法院的院长确实听的心中一震,这么多啊,这可是北江市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这几十个人中间,肯定会有軟骨头的,自己是不是还需要继续扛下去。

    季子强也看出了他们的心里,就自顾自的说:“刚才纪检委的同志正在询问一个起诉科的科长,我不认识,也不知道他叫什么,不过他正在说起你们的事情,所以我可以坦率的告诉你们,就算没有你们的坦白,一样可以让你们受到惩罚,不过那时候的惩罚可能会加重许多。”

    季子强说完之后,就摆出了一个准备离开的姿势,那个一直都没说话的法院院长率先开口了:

    “季書記,我说,什么都说,既然做了,就承认,希望组织上能够从轻处理。”

    “当然会从轻处罚,我为什么来,我就是代表北江市组织最后和你们做一次谈话,也可以这样说吧,就是给你们的最后一个机会。”

    “那我说,但希望不要影响到我的家人。”

    季子强点头:“这一点我是可以保证的。”

    很快,等候在外面的调查组人员迅速進入屋里,带走了两人,季子强知道,大功已经告成了,两人如果开口了,下面的人就不用说了。

    果然,法院院长和检察长交代的消息传过来之后,几个副职立刻改变态度,甚至痛哭流涕,表示向组织坦白。

    季子强没有离开,所有人都没有离开,田書記等人正在看交代的相关情况,为了节约时间,每一组的问话人都是4个,其中两人详细记录,两人整理,整理出来的材料,要交给领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