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可蕊觉察到了季子强的犹豫,问:“你要是觉得不能说,就不说吧。”

    季子强笑笑:“不是不能说,而是觉得你不该知道这些的,唉,明争暗斗,相互倾轧,这些东西知道的多了,会让人提前衰老的。”

    江可蕊说:“那,你一开始就不该让我感觉到嘛。”

    季子强笑道:“你那么聪明,我能瞒得了你?”

    “那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说到一半,又止住不说了,会急死人家的嘛!”江可蕊道。

    季子强只好搂她过来,说道:“好好好,告诉你,都告诉你,要不把你急着哪儿了,我会终生遗憾的啊,呵呵,不过,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她故意气季子强:“那,要是一脱口,说漏嘴了呢?”

    “那也不成,那也是过失杀人,也是要承担责任的哦!”

    “好,那我发誓,如果我说出去了,就”

    季子强没等她说完,就用嘴堵住了她的小嘴儿,他可不想让她发什么誓。

    各位亲爱朋友,谢谢你们这两年来的跟读,我只能说感谢,感谢!下一步,我会提速,争取在短时间完本,另外,请喜欢的朋友去看看我在网易的战王:铁血柔情,等这本完本,那本就会接上,也请朋友们过去收藏一下,以便下一步观看,谢谢你们!

    季子强就告诉了江可蕊自己对杨喻义的怀疑和推断,这次开大会,杨喻义变得很老实,这就更加深了季子强对自己推断的认可,杨喻义已经让自己的含含糊糊的威胁给镇住了,他不得不放的老老实实,但这却并不是一个让季子强完全放心的结果,季子强担心杨喻义会走极端,会对徐海贵继续下手,那样的话,只有两个结果,要么是杨喻义彻底完蛋,要么就是他干掉了徐海贵之后会更加疯狂的对自己反扑。

    这两种结果都不是季子强希望看到的,其实他更希望杨喻义不会走到那个极端中去,毕竟一个像杨喻义这样的干部,培养起来也很不容易,但事实证明,这样的结果恐怕是难以避免了。

    江可蕊在听到季子强的诉说之后,好久都没有说话,她也为季子强担心,没想到看似风平浪静的北江市竟然如此的可怕,好一会江可蕊才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听了你说的这些事,我忽然觉得害怕,害怕有一天”她欲言又止。

    季子强知道她要说什么,他搂住她,安慰她:“不会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经过三思而行的,小心又小心,谨慎又谨慎,再说了,在官场上混的人,谁不是如履薄冰?谁会没有风险?有得到就要有风险,再说了,我一直是相信正义总会战胜邪恶的。”

    江可蕊叹了口气,说道:“话虽这么说,可是,唉,不说这些了。”

    季子强在她的额上亲了一下,说道:“好的,现在,睡觉!再说天就亮啦,手机全部关机,我要好好睡一觉,”季子强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就算皇帝老儿来了,咱也不管他,先美美地睡上一觉再说!”

    江可蕊说:“我要在你怀里睡。”

    季子强笑说:“这不是搂着在嘛。”

    “再搂紧一点嘛!”江可蕊撒嬌道。

    “好好好,再搂紧一点!”季子强笑着,又将她往怀里拥了拥。。。。。。

    第二天,季子强一上班就听小刘过来汇报说峰峡县的那个女警花回去上班了,季子强显得很无所谓的样子点点头,可是说心里话,季子强也算是长出了一口气,一下轻松不少,是啊,要是这样昨天带上江可蕊过去了,那个周敏还是看不懂自己的意思,那就真的有些麻烦了。

    而接下来的几天里,季子强在峰峡县接受的那两个信访案子,就是突破口,通过两个信访案件的查处,可以直接针对峰峡县的一些弊端展开调查和调整。

    这两天,季子强一直都在考虑另一个事情,那就是杨喻义和徐海贵的问题,季子强是真心不希望杨喻义走到无药可救的地步,虽然两人的政见不同,虽然两人也在不断的对攻,但眼看着杨喻义去杀人放火,这季子强怎么也是做不到的。

    所以在季子强的心里,他就想借着徐海贵的这个件事情在全市搞一次扫黑行动,这个行动可以说是有两层意思,一个季子强希望通过扫黑大行动,能抓住徐海贵,这个就避免杨喻义对徐海贵的直接动手,至少可以让杨喻义不做杀人犯。

    另一个意思,季子强是希望可以在自己做干部调整的时候,同时展开这个行动,这就让杨喻义心中有所畏惧,不至于出面阻扰自己的干部调整,要知道,当有的干部知道自己在调整之列的时候,稍微有人引导一下,他们就会让局面变得难以预计,说到底,季子强在北江市还是根基不稳。

    季子强心中设想的这次行动是要有一定规模的,所以他还要寻求一种另外的支援力量,单靠北江市的警力不仅不够用,还可能会在很多关键的时候出现漏洞,这不是季子强不相信邬局长,而是季子强通过徐海贵的提前逃脱,通过缉毒队对徐海贵的突然袭击,感觉到了公安局系统内部的复杂化。

    他就带上司机小周一起到了北江市军区,从季子强的另一种职务上来说,他也挂着一个军区的副政委的头衔,虽然,仅仅的挂着,并不会有实质性的工作,也不可能参与到军分区的管理中,这就像是很多的军分区政委,司令都是当地政府的常委一样。

    季子强这次希望自己的行动能有军区的配合,他要用军区的人来帮助自己完成这次扫黑行动,要做好这些事情,他必须和军区政委魏平安做充分的交流,季子强来到北江的这一个阶段,两人只是在开会的时候有过几次接触,彼此印象都不错,但要说到私交,确实一点都没有。

    季子强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先去看看再说,季子强提前给那面做了联系,所以在大门口,早就有一个中校军官在门口等候着季子强,见到了季子强的车,立马过来,季子强刚一下车,这中校就卡的一个立正,敬礼说:“报告首长,我奉命前来迎接任政委。”

    季子强慌得赶忙还礼,但他从来都没有当过兵,就是大一的时候军训过几天,这些年要说军礼,几乎没怎么用过,现在这动作就有点不伦不类的,自己都感到很不好意思的。

    好在这个中校是一脸的正经,根本不笑,这才让季子强轻松了一点,他也就不坐车了,和中校一路走着,两人也聊了几句。

    季子强了解到,这个中校是政治部的一个什么科长。

    一会就到了军区的总部办公大楼,季子强可是不指望在这里让人家魏政委迎接自己的,人家魏政委是少将军衔,说起来和正部级一样的牛呢,当然,这两者是没有可比性,但仅从级别上来说,一般的省委書記也就是少将级别吧,算了,这个问题比较麻烦的,你们没当将军,省长什么的,不好理解。

    这一路就走到了魏政委的办公室,季子强進门一看,那个气派啊,倒不是说装修有过多奢华,而是那整齐的摆设和宽大,空旷的房间让季子强就像進到了一个没有摆放家具的大会议室,季子强感觉到自己鞋跟碰到地面都有一阵回响。

    办公室的中间还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沙盘,办公室长12米,宽6米,面临楼下巨大的操场,带有落地窗,墙壁中间有一电子挂钟,两把皮沙发。一个书柜,一个落地木制衣架,一张圆桌和一张普通桌子。

    在房间最里面的左侧有一墙壁支架,支架上几张护板围绕一轴心转动。支架上悬挂有地图,其中北江市的行政图,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

    魏将军一袭军装勃然英姿,如琼枝一树,栽于黑山白水间,终身流露着琉璃般的光彩,漆黑不见底的眼眸,如一潭深水直淹没得人无处喘息。,他嘴角不经意的上扬,他双眸犹如烈火,一路摧枯拉朽直焚烧到人的心底。

    “季書記到军区检查指导工作来了,哈哈哈,欢迎欢迎啊,可说好了,今天在这里吃饭,军区食堂还是很不错的,你是政委,算是体验生活啊。”魏将军一面站起来,一面对季子强说。

    季子强也呵呵的笑着,说:“没有问题,不过我可不敢在部队里面拼酒啊。”

    办公室还有另外的几个军区的领导,都过来和季子强一一握手,要说起来,虽然这里不是地方上,但季子强的名气,已经传到了军区,大家都知道了,这个来北江市不久的書記有能力,豪爽,敢于拍板。

    寒暄之后,有的军区干部就离开了,季子强也坐了下来,魏将军看季子强的脸色,也知道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说了,魏将军当然不会问,不过心中也有些期待,这位書記做事果断,不按照常理出牌,有魄力,不知道这次到军区来有什么事情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