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吴书记苦思冥想这,难道季子强真的忍下了这口气,永远准备着低调的对待这件事情吗

    那个谁不是说过吗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问题不管多复杂,总是有他的答案,吴书记到底还是听到了答案,昨天晚上,畜牧局的贾局长摆了一桌子,说是给季子强压压惊,在酒席中,季子强醉了,他不知道是因为贾局长的马屁把他拍醉的,还是躲过一劫让他过于兴奋。

    好像今天贾局长给吴书记说,季子强醉的很严重,但这不是吴书记想要听到的,他季子强醉不醉和自己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他想听到季子强都说了些什么。

    到底他还是听到了,吴书记从贾局长那絮絮叨叨的汇报中听到了季子强说:“唉,我心里不舒服,但有什么办法,我的对头是哈县长,可我一个人那里是他的对手啊。”

    这就够了,季子强的这一句醉话,验证了吴书记早就分析的定论,季子强不敢两线作战,他需要同盟,而自己,对季子强来说,就是洋河县最好的一个同盟。

    吴书记决定了,他要拉季子强一把,让季子强把仇恨都发泄出来吧,淹死哈县长,淹不死他也让他疲于应付,而自己就可以完成一个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月的计划。

    他拿起了电话,给季子强打了过去:“子强啊,我吴,想和你好好的聊聊,想让你明白我的无奈,是啊是啊,你能理解最好,唉,有时候啊,一个人有太多的不得已,好吧,我等你。”

    季子强慢慢的放下了电话,他的脸上嘴角勾了起来,笑意从他那勾起的嘴角流露出来了,季子强自言自语的说了声:老贾啊,我可真没看错你。

    离开政府自己的办公室,季子强思考着就到了县委吴书记那里,吴书记一个人在办公室看着文件,听到季子强的敲门就着呢起来热情的说:“进来吧。”

    一看果然是季子强,吴书记笑着走了过来,很正式的和季子强握握手说:“子强,最近你是不是情绪还没缓过来,也没见你过来坐坐。”

    季子强有点愧疚的说:“几次想来的,怕书记见了我不舒服,就没敢过来。”

    吴书记很不解的看看季子强,一面帮他在饮水机记上接了杯水说:“此话怎讲,我怎么会见了你不舒服。”

    季子强低头,嗫嚅这说:“书记一定会认为我还在嫉恨你没有帮我吧”

    这话题一下就让吴书记有点吃不消了,他没有想到季子强还没客套寒暄结束,就说出了这个敏感的话题。

    吴书记脸一红,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子强啊,那你会嫉恨我吗”

    问是这样的,但答案对吴书记来说,早已经知晓,季子强怎么可能不恨自己,他又不是傻瓜,嫉恨是一定会有的,但季子强同时还是一个官场中人,他早就应该明白,也应该习惯于官场中的尔虞我诈,真真假假,他要是把忠贞和信誉用在这个地方,那他也不是季子强了,他早就可以被淘汰出局了。

    在这里人们看的是利益和局势,没有朋友,没有友谊,同时也没有长久的敌人。

    所以就算他季子强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来低就于自己,但他还是会走出这一步,也必须走出这一步。

    和他料想的一点都不错,季子强表现出一种惊慌的神情,说:“吴书记你误解我了,我一点都不会对你有什么怨言的,我理解你,谁也没有办法去和上级的意图抗衡,你只能那样做。”

    季子强说的情深意切的,但吴书记还是知道这都是假话,包括他脸上那夸张的表情也是假的,不过呢,吴书记是不会揭穿季子强这个幼稚的把戏的,他也假戏真做的说:“子强啊,你对很多事情是看的很清,也想得透彻,我们既然身处在这个地方,又有多少事情可以自己做主呢,就包括你吧,难道你没有违心的表过态,违心的投过票,违心的为你本来不屑的发言鼓过掌,唱过赞歌吗”

    这到是让季子强不得不承认,是的,吴书记所说的这些自己也都曾今有过,而且还不是一两次了,他也有感而发的说:“吴书记这话严重的,不错,这些违心的举动我都有过,不这样做,就没有办法在这里生存,而作为一个人,最大的问题也就是活着了。”

    吴书记的观察是细致和精准的,他看出来,季子强已经逐渐卸掉了那一层虚假的伪装,正在走向认可和现实,这就好,这样大家才可平心静气的好好谈谈。

    吴书记叹口气说:“是啊,在这里生存才是第一位,就算你有满腔的抱负,宏伟的理想,高尚的情操,但你没有站住脚,没有存活下来,一切都是枉然了,你只好找块山地,结个茅庐,自怨自艾。”

    他们两人的观点就慢慢的走到了一起,越是谈的多,越是说的明,他们的认同度和融洽性就愈加的强烈,最后两人终于是化干戈为玉帛,推心置腹的谈了起来。

    吴书记就巧妙的把话引到了季子强和哈县长的矛盾上来,季子强说:“其实我和哈县长本身是没有多少利害冲突的,关键是他要通过对我的打击,来扩大效果到另一个层面,我算起来应该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吴书记很认同季子强的看法,说:“这事情谁都知道,现在的问题是你怎么想了。”

    季子强想想就说:“我认为,我的好坏已经不是我个人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抗争,但我没有多少可以抗争的实力,到是吴书记你,本来是有很多机会的,可惜你放弃了。”

    吴书记眼光如电的看着季子强说:“我有什么机会我也不需要什么机会啊。”

    季子强有点黯然的说:“也许我们都没什么机会了,要不了多久,我和你都会离开这个地方,唉,离开也好,树挪死,人挪活,换个环境未尝不是好事。”

    季子强的无意间的这一刀狠狠的就戳入了吴书记的心口,多长时间了,吴书记夜不能寐,长长思考着自己的未来,自己在上面是没有什么后台的,自己的每一点进步都是自己靠能力,靠辛勤,靠智慧换来的,但眼看着这一切都将失去,洋河县的局面只要按部就班的发展下去,毫无疑问的,哈县长要动一动,他的变动就必将让自己也动一动,自己能怎么动,当市委副书记,当副市长,哈哈,那是天方夜谭,自己只能到县政协或者人大去看报纸了。

    可是自己还没有想要放弃这些,自己岁数并不老,还应该在为国家,为人民做几年的贡献啊,就这样下去了,其心不平,其气不顺。

    显然季子强也是看出了这一点,他这漫不经心的一刀砍痛了吴书记,吴书记脸上的肌肉不知觉的抽搐了几下,他压压心中的愤恨,试探着问:“该离开的时候就只好离开吧,不想离开也由不得自己,你说是不是,小季”

    季子强摇摇头说:“我也许没有多少机会,但你其实可以不用离开的,在洋河县,你名誉上还是老大。”

    吴书记再一次被季子强的话戳痛了,自己难道只是名誉上的老大吗那么洋河县实际上的老大又会是谁是哈学军

    想到了哈学军,吴书记还是有了点气馁,是啊,难道他没有和自己分庭抗礼吗自己还不是再很多事情上要对他忍让,退让,迁就。

    他有点失落的说:“也许你说的对,呵呵,但还是没有用的。”

    季子强漫不经心的说:“错了,其实你的时间好来得及,只要祭你的权利的大旗,抢在年底组织部门考评前拿下一些位置,也许洋河的局势就好控制了许多。”

    吴书记有点诧异的杨了杨眉毛,这个季子强真是不简单,自己准备了半年的策略他也可以想的出来,这确实是个人才,那么也许现在已经到了该出手的时候了。

    他的脸上就显出了阵阵的萧杀之气,他的语调也少有的强硬和冷峻起来:“你也认为洋河县的干部调整可以进行了”

    季子强脸上露出了坚毅的表情说:“刻不容缓。”

    吴书记收缩起瞳孔,冷冷的注视着季子强,长久的沉默起来。

    过了两天,所有的常委就接到了通知,晚上在县委小会议室召开一个常委会议,专题讨论县上中层干部的摸底情况,这突如其来的通知让哈县长吃惊不小,他没有想到,吴书记怎么可以在没有和自己事先通气的情况下就突然的端出了这个议题,他老吴想要干什么

    看起来吴书记已经迫不及待了,他不想继续等待,他想要保住自己的位置,他难道就不怕挑起战端吗

    哈县长就有了一种愤怒,一种受到袭击后产生的紧张和失态,他当着自己秘书的面,骂了一句:“什么东西,还想翻天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